捡到一本三国志 正文卷 第0412章 巅峰盛世 历史系之狼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吕布派往雒阳的人,先是去拜见了陛下,并且告知了他高句丽将败的消息,就连高句丽王身死的消息也一并告知了天子,天子闻言大喜,幽州之外的强敌,只能勉强算一个高句丽,如今高句丽已平定,只怕幽贺之地,能得到一段很长的发展机会。

    士卒又告知了张温的上奏,请求天子,是否能够暂时将高句丽王身死的消息隐瞒住,好让太尉能够彻底的平定东方,天子眯着眼睛,愣了片刻,问道:“太尉是想要将整个扶余一并拿下?”

    士卒看到天子,本就激动的难以言表,听到天子询问,更是哆嗦了半天,方才说道:“不知也。”

    天子大笑,说道:“你不必拘束,这些日子,你们南征北战,劳苦功高啊!”

    “不敢。。。多谢陛下。。。”

    士卒显的有些惶恐,天子笑着,太尉想要一举平定整个东部,他是支持的,先前,他便一直不明白,为何阿父总是拦着这些将领,无论是张温,还是董卓,他们每次想要主动平定一些地区,阿父总是不允许的,除非是对方进行劫掠,惹到了阿父。

    在他看来,与其等着他人动手之后再报复,不如直接让对方没有任何的机会能够对大汉产生威胁,这样的行为才是最好的,何况,在大汉的制度下,各方的百姓只会过得更好,例如这三韩,原先三韩各部大小君主,征伐战事不断,民不聊生,就连吃饭都是难题。

    可是如今呢,驰道四通八达,处处耕地铁矿,家家富裕,其税赋甚至能够承担的起这番大规模作战的大半军费,在更加优秀,更加开明的制度下,对百姓,平民带来的只有好处,而不会有坏处,因为孝康皇帝曾定下政策,无论是鲜卑,匈奴,羌人,三韩,大汉之内,皆为大汉之民。

    他们的税赋与中原地区是一样的,甚至,因为他们产粮少,税赋还要低一些,而门子学同样对他们开放,如今门子学之内,便有不少的匈奴人与鲜卑人,他们都是习雅言,读儒经,日后也能参与考核,若是通过,还能分派到地方为官。

    孝康皇帝的这项政策,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大汉的内部矛盾,自从建宁十六年起,大汉境内很少会出现匈奴,鲜卑,或者各地蛮族出现叛乱的事情,官吏们也不敢通过逼反他们来获取政绩,毕竟王符在汉律上明确的增加了这几条规定,违者死。

    如今的高句丽,甚至是扶余,如此抵触大汉的原【无龙敌】因,还是因为他们本身的贵族统治者,大汉的军事行动,只会影响到这些贵族统治者的权益,故而进行抵抗,天子心里明白,只要在平定高句丽之后,能够让当地的百姓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些百姓定然会忘了那甚么高句丽王,成为大汉的子民。

    毕竟,大汉的各项政策,都比高句丽不知要完善多少倍,就算甚么都不做,只是将税赋调到与大汉其余地区一样的水平,就已经算是造福当地百姓了。

    “朕知晓了。。。你归去之后,便可与太尉禀告。。。至于他所要借的人,本身便是他太尉府的属官,你可接去!”

    听到天子如此言语,那士卒这才大拜,告退。

    随后,他从雒阳带着一人,极速返回高句丽。

    此刻已经是熹平二年的八月了,在这个时候,其实在朝中也正在出现巨大的变革,天子渐渐掌握住了朝政,三公九卿全然是天子的心腹,建宁时期的不少老臣,如郑玄,王允等辈,都被天子赶回了家,或者是门子学这样的地方,钻研经学。

    曹嵩也是无奈的告老还乡,在百官的针对下,他没有办法继续待在自己的位置上,从始至终,曹操都没有出手帮助他,这也是他特意吩咐的。

    朝中,只剩下袁逢,蔡邕,张俭,张郃,邢子昂,崔寔,张温,卢植这些投效了天子的老臣,其余人员全然都是朝中新人,以司农曹操为首,又任用了马日磾为太傅,以樊陵为少府,以黄琬为司徒长史,以赵谦为光禄勋,以周忠为光禄大夫,以淳于嘉为卫尉,以赵温为大鸿胪。

    又有种拂,王伟,王升,周忠,荣邵,赵岐,许芝,丁宫,刘渊,邓泉等新人进入庙堂的核心。

    建宁年前的群臣,彻底消散在了长河之中,只能在那辉煌的忠烈堂里,才能看到建宁贤臣的赫赫功绩,在地方上,将这些久经磨练的太守们调入庙堂的同时,天子又令邢子昂提拔了一群新人作为县令以及太守等,接替他们的位置,这个时候的县令,实在是让人感到无比的惊艳。

    首先,方才那些进入庙堂,坐在核心位置的大臣,都是在史书留名,被孝康皇帝刻意在地方上进行培养的大臣们,他们入驻庙堂,定然会让原先有些沉默的庙堂重新焕发出新的活力,这一点,如今便已经非常明显了,他们都不是庸人,各个都有自己的才能。

    在他们进入庙堂之后,人人都在展示自己的能力,想要坐稳这个位置,顿时,各项新的政令层出不穷,邢子昂在尚书台劳累的夜不能寐,几位老臣也是手忙脚乱,他们有些跟不上如今这些大臣的速度了,毕竟,他们的确是有些老了。

    庙堂迎来这次的大变,早在他们的预料之中,只是,比他们所想的要提前了几年,他们苦笑着,能说甚么呢?不愧是孝康皇帝的种麽?

    看到庙堂之中出现的这些变化,天子大喜,随后便看向了地方。

    天子看着手中的列表,看着着醉入迷。

    三韩相田丰,东濊太守刘备,汉中太守袁绍,贺州刺史刘虞,南阳太守臧洪,幽州刺史陶谦,北海太守袁涣,青州刺史沮授,武威太守凉茂,冀州刺史国渊,除了这些太守刺史之外,在县令的配置上,王烈,司马芝,钟繇,王朗,顾雍,张范,逢纪,管宁,王修,徐奕,满宠,郭图,韩浩,董昭,刘烨,吕虞,吕常。。。。

    纵然一观,全是天书之中能够留下姓名的贤才,最次都是日后的两千石啊,这些人作为各地的县令,让天子都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着,忍不住的大笑。

    熹平二年,朝中朝外,人才济济,他们的上任,让整个熹平二年都变成了充满了活力的一年,朝中出现了大量的政治举措,有关耕田方面,有关官学方面,有关水利方面,就连袁逢也不再那么的劳累,他的府中诸官吏,便有曹操,华歆,陈宫,审配,许攸,荀谌等等的贤才。。。

    袁公原先还有些瞧不起他们,谁知,他们赶来之后,袁公顿时清闲了下来,甚么也不必去做,看着他们便好,若有事不明,他们还会询问袁公一二,到后来,就完全不用袁公干涉了,这让袁公心里实在不好受,有些酸苦,其余地方也大多如此。

    尤其是司徒崔寔,麾下更是人才济济。。。毛阶,黄琬,荀彧,荀攸,袁胤。。。。。

    崔寔也有些搞不懂,莫非在建宁年间,孝康皇帝便开始了对这些人才的培养麽。。。。

    朝中诸事且先不提,在地方上,这些县令们也开始发挥自己的作用,朝中的大量政策,在地方上得到了很好的执行,有的地方,甚至还自己进行了改进与完善,沉稳的局势顿时被打破了。

    远在高句丽的太尉张温,这个时候,也等到了自己所等待的那位人才,他原先派遣吕布前往雒阳,全然是为了此人,到此人赶到了高句丽的时候,引起了一阵鸡飞狗跳,公孙瓒,吕布,董卓,皇甫嵩都是连忙离开了军营,前往各地修整,除非此人离去,否则绝不回来。

    张温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刘东濊。

    此时以单名为贵,双名为贱,故而,当今天子为刘东濊取了单名为默,是为刘默,字东濊,东濊之字,也是对他投效之功的嘉奖,刘东濊拱手大拜,有些感动的说道;“多谢太尉为我东濊复仇,臣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够待在高句丽之地,观其王之尸首。。。。”

    “太尉不知,这些高句丽人,行事极恶,曾多次侵我东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臣之父母,臣之兄弟,全然死于高句丽之手,此仇此恨,臣未从敢报,太尉今日为我东濊复仇,臣实在感激,不知如何答谢。。我们东濊,原先也是百姓富裕,家国太平,我东濊之鱼虾,味道鲜美,更有一种鱼虾,长着。。。”

    “咳咳。。。君不必多说,我自知,长着龙须。。。。”

    太尉打断了他,连忙说道:“我这番请君前来,是有要事,要君相助的。。。”

    “太尉请言,无论何事,臣绝不畏惧,只是臣不善兵马,不通武艺,除战事之外,臣皆然可矣,太尉为我东濊复仇,此等恩情,臣是绝不会推辞的,若是高句丽之事,臣更。。。。”

    “君且慢。。。。”

    张温再一次打断了他,说道:“乃是扶余之事,我虽平高句丽,却有扶余在边,令我心不安,若是我率大军退去,扶余再攻,只怕又起战事,故而请君前来。。。。”张温缓缓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刘东濊认真的听着,皱着眉头,不时的点点头。

    “你可知晓了?”太尉皱着眉头问道。

    “臣知晓,臣这番离去。。。。”

    看着面前口若悬河的刘东濊,张温呆愣的听了许久,过了近一个时辰,看他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张温这才借着犯困,赶忙将他赶了出去,并且告诉他,明日直接前往便可,不必再来向自己告辞,刘东濊自然又是一阵的感谢与告辞。

    次日,张温为他选了几个最为勇猛的士卒,护送他前往扶余。

    他这番前往扶余,乃是为了高句丽王而去,显然,大汉在攻破了高句丽之后,并没有发现他们大王的身影,可能是逃到了扶余,刘东濊前往,便是要求扶余人交出高句丽王,若是不交,定然会引来大汉的怒火,张温会顺手将他们也一同覆灭。

    若是交不出,又不想遭受张温的攻伐,那也可以,必须要向大汉俯首陈臣,并且大汉会派出相来以管制,也就是将扶余作为大汉的诸侯国之一,由国相来进行管理,如河间国,中山国之类,不接受,便只能开战了,这几个士卒,经过了大半个月的痛苦煎熬,才将刘东濊送到了扶余人的那里。

    当扶余士卒看到了前来的车马之后,惊慌失措,连忙大声询问道:“来者何人?”

    他们用的,自然是扶余语。

    刘东濊开口说道:“大汉使者刘默!以太尉之令,拜见扶余王!”

    他用的竟然也是扶余之语,身边几个士卒瞪大了眼睛,也不懂他们究竟在说些甚么,张温之所以将此人找来,就是因为,在张温大军之中,能说扶余语的,只有高句丽的降卒,除了他们,没有任何将领是会的,而刘东濊,他就比较恐怖了,他精通东濊,三韩,雅言,高句丽,扶余,南扶余,甚至是贵霜语。。。。

    而他言语之上的才能,也是有的,张温信不过那些高句丽的降卒,便将他找来,让他出使。

    至于扶余人会不会在愤怒之下砍死刘东濊,张温也并不在意,若是杀了他,自己却是正好有机会,能够将扶余王的头颅砍下来,送到雒阳去!

    不能砍高句丽王头颅的这件事,让太尉耽耽于怀。

    听到刘东濊的言语,那几个扶余士卒大惊,又仔细的观看了一番他们,确认前来的不到二十个人,他们这次召集了百余士卒,将他们带了回去,刘东濊观察着周围,在周围,他们建立起了一些粗糙的防御措施,有拒马,有陷阱,还有些土块筑成的城墙。

    这些连高句丽的军队都不知能否防住,在大汉军旅面前,就完全是个笑话了,就连公孙瓒率领的骁勇营,能够轻松的突破这些障碍,当然,能不能打得过障碍身后的扶余人,另当别论。

    扶余人提出要收走他们的武器,刘东濊难得硬气了一回,怒斥他们的行为,并且告知他们,大汉太尉率军十万,就在他们的身后,听到这样的消息,扶余人也就没有再言语了,连忙禀告他们的将领,将领又去禀告扶余王,扶余王这些日子里,可谓是胆战心惊。

    早先听闻汉军几万人便杀得高句丽大军崩溃,不到半月便被夺取了半数土地,他是非常的开心,觉得高句丽也不过如此,自己率五万大军,便能一举平定,说不得还能夺取高句丽全部的土地,与大汉接壤,这个想法是美好的,开局也是完美的。

    他攻破了高句丽后方无数城池,这些城池并没有士卒把守,直到他们来到了王城,那一战,高句丽王率领一万多惨军,便将他率领的五万士卒打败,杀得他们丢盔弃甲,慌忙逃离,最后仅带着不到三万人马,集中在了边界处,高句丽王又来了个追击,他们反而被高句丽王夺取了一部分的土地。

    扶余王顿时清醒了,连忙开始了准备,抵御高句丽王的入侵,好在有着汉军这个大敌,高句丽王无奈还军,到现在,他还是极为的惊恐,当他听闻汉军使者前来,他顿时意识到,高句丽亡了,若不是高句丽灭亡,汉军绝不会如此大摇大摆的派出二十余人,从高句丽的领土上来到扶余。

    “速速派人前往迎接汉朝大臣!!”

    “不,等等,我亲自去迎接!”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主题颇具新意,内容紧凑,情节跌荡起伏,人物特点分明,关键处,总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变化!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