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蝉 第一卷 夜将行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身是宝(中) 卧冰求鲤鱼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余休离开旅店,走到街道上,随意抓了一个寨中人进行问话,然后便来到了众人处理蛇妖尸首的地方。

    临时搭建起来的帐篷中,十来个人围着中心的蛇妖尸体,一块一块发白的蛇肉从蛇妖的脊骨上面取下,堆积在油布上面。

    同时蛇皮已经被较为完整的撕下来,用竹竿撑在一旁,正有人站在蛇皮前对其进行处理。

    现场热火朝天的,余休走进这里,顿时闻见了浓烈的酒气。他环视一看,赫然发现棚子中正有人煮酒,煮酒的炉子旁还有一个蒸笼,不知里面放着什么东西。

    “少侠,您来了。”旅店老汉突地出现在余休身前,恭敬的说话:“大家伙刚刚才理完大蛇,正准备进行炮制。”

    余休见他走到自己身前,随意的点点头,然后背着手,在现场驱巡。

    “老祖宗采用烈酒泡,一并加入老参、黄精、蟾酥……但药材泡酒之前还需要进行晾晒。但现在时间紧凑,寨子直接采用三蒸三煮的法子进行炮制……”

    老汉在余休耳边絮絮【龙无敌】叨叨的说着,唯恐说的不详细,怠慢的余休。

    甚至连捕蛇寨泡酒的祖传法子也一并说了出来,余休在一旁听一边,记下来,顿觉以后可以自行为之。

    转悠一圈,余休感觉捕蛇寨用蛇制药的手段果真熟稔,甚至超过传言,他心中暗道:“看来将蛇妖的尸体交给他们,的确是个明智之举。”

    最后来到仅剩一条脊骨的红磷蛇尸跟前,余休制止了旅店老汉说话,出声问:“另一条蛇妖尸体呢?”

    老汉听见,当即一指旁边的一个木桶。

    余休抬眼看过去,眼中略微诧异。

    木桶不过半人之高,里面装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头,同时还有残破的鳞片和蛇皮堆着。

    他走过去,用刀将桶子中的蛇尸挑起来,问:“青蛇妖……都在这里了?”

    旅店老汉点点头,解释说:“寨中汉子搬这蛇妖时,也是很惊奇的发现蛇妖内里空空的,肉和内脏都干瘪成了皮子。”

    余休听着老汉的话,回想着女尸之前抽食青蛇妖血肉的场景,心中依旧略微发悚。

    不过他没有露出太多的神色,躬下身子,将蛇尸全都从木桶中挑出,一寸一寸的摸索起来。

    老汉看着他的动作,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也不敢多说,只是小声解:“这大蛇的皮肉都干瘪不成样子,我们也不知它还有没有药效,所以堆在桶里面还没有炮制……”

    在青蛇妖的尸首上摸索一阵子,余休眉头皱起,心中道:“蛇珠呢?”

    他看着蛇妖的脑袋,略微沉吟,然后拿着刀,直接将人头劈。

    咔嚓一声,人头裂开,内里并无浆糊般的东西,空空的,倒是有一个干瘪的三角蛇头掉出来吗,暗红的颜色。

    余休将蛇妖的脑袋仔细翻看几遍,依旧没有发现珠子模样的东西。老汉站在一旁,见余休的脸色变得阴沉,有些惴惴不安。

    “蛇妖死的地方可曾发现其他的东西了?”余休站起身,忽地出声。

    “我、我这就去问!”老汉听见,连忙将四周的人喊过来。

    可经过一番仔细的询问,又派人去街上搜了几遍,直到天亮,众人也没有发现余休口中的东西。

    得知这个情况,余休轻眯眼睛,打量着四周的寨中人。

    许多人看他的脸色阴沉下来,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唯恐触怒了余休。毕竟在他们看来,余休就是那种游走四方、手段玄妙的奇人异士,若是一个不小心得罪了他,小命难保。

    “少、少侠……”老汉小心谨慎的说,“可是丢了什么东西,我们这就连夜找。”

    同时他一咬牙,说:“要是寨子中有那个崽子的手不干净,不用少侠出手,我们这就结果他。”

    余休转头盯着他,看得老汉浑浊的眼珠子颤动不已,心生惶恐。可是余休突地出声:“不用,许是贫道记错了。”

    他环视四周,看着寨中人,拱了拱手,“请大家继续炮制蛇尸,贫道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众人连连回话,丝毫不敢承余休的话。

    余休也懒得理会他们,拱手之后,直接甩袖转身离去,往旅店大步踏去。

    等走上石街,路过青蛇妖身死的地方时,他的目光在地上巡视一番,并没有发现之前被他打落的两只蛇妖眼珠子。

    收回目光,余休一路往旅店走去。

    等进了旅店,刚回到客房,房中的女尸就抬起苍白的小脸望向他。

    余休走到女尸身前,心中组织着言语,正想问之前的两只蛇眼在何处,女尸自己就低着头,怯怯的伸出了手掌。

    在女尸的手掌之上,正有两个泛青的白珠子,小指指甲盖大小,恰似极品的珍珠。

    余休看见这两颗珠子,目光微怔,出口到:“蛇珠。”

    没错,女尸手掌中摊开的两只白珠子,正是余休在红鳞蛇妖记忆中见过几眼的蛇珠,也就是青蛇妖口中的宝物。

    此物唤作“细蛇珠”,并非蛇虫成精,体内自行凝结的宝物,而是道士采用丹法炼制出来的异宝。

    具体的炼制方法余休并不知道,但根据红鳞蛇妖魂魄中的怨恨情绪,此物的原材料少不了要从蛇虫的身上采摘。

    余休略微迟疑,从女尸的手中接过细蛇珠,放在手中细细的把玩起来。两只细蛇珠上还泛着腥气,显然是刚从蛇目中剖出来。

    将蛇珠拿在手中,余休轻轻一捏,一丝血气窜入一只蛇珠中,便见那蛇珠表面的淡淡的青色褪去,化作纯白色,充斥起一股让他熟悉的气机。

    若是有道士、武士之流在此,立即就会发现余休的气机衰弱,突地降低到了蛇虫的地步,令人难以察觉。

    “如蛇妖魂魄中透露的,这蛇珠果真能帮人隐匿气息,不为他人察觉。”捏着蛇珠,余休琢磨起来。

    他发现蛇珠并非是将他的气机镇压或是封印住,而是将他的气机降低到了蛇虫般弱小的地步,用以混淆人的灵觉。

    如此一来,修行者若不是亲眼看见,便只会下意识的以为房中无人,只是有着蛇虫等小动物存在。

    “异宝、异宝!”余休心中欢喜。

    有此蛇珠存在,无论是逃生跑路,还是做梁上君子,皆是大有可为!

    其实余休不知,青蛇妖和红蛇妖正是靠着盗取的两只蛇珠,这才从道士手下逃出,恢复了自由身。

    而逃脱之后,青蛇妖仗着力强,收管了红蛇妖偷到的蛇珠,一同藏在自己人头的两只眼睛里面。

    这也是青蛇妖能悄无声息的游走在寨中,直到自行现身,才为余休所察觉的原因……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主题颇具新意,内容紧凑,情节跌荡起伏,人物特点分明,关键处,总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变化!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