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请自重 卷二 或跃在渊 第二百三十三章 潜龙在渊 姬叉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代表着大乾国运的气运之龙载着魔女飞走了,龙渊城乱成了一团,皇帝在宫中大发雷霆。屋漏偏逢连夜雨,他最为宠爱的两名妃子,死了。

    那是观寂大师进献的两名身怀异术的天女,长得妖娆,懂人心意,实是贴心无比。此外每次与她们和合之后都能感觉神清气爽,原本人至中年已经有点不太行的能力每次在她们面前就能雄风大起。皇帝不是不知道她们可能是大欢喜寺特意送上魅惑他的,灵虚都进谏很多次了……然而实在割舍不了,反而日渐沉迷。

    结果随着观寂失踪,这两名妃子也死了……浑身无伤,连御医都查不出问题。

    咨询灵虚,得到的答案是,她们为了争宠,互用谶纬妖术,导致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看着灵虚搜出的巫蛊小人,皇帝勃然大怒,一把扯了过来摔【龙敌龙】得粉碎:“所谓仙家,都是混账东西!”

    灵虚不语。

    他知道这“混账东西”,指的可未必是秦弈观寂孟轻影,也未必是两名私用巫蛊的妃子,而是指他灵虚自己。“所谓仙家”四个字,指桑骂槐,含义隐隐。

    因为这两名妃子就是他暗中施术弄死的,可不是什么互用巫蛊两败俱伤。

    观寂和慈慧等一堆普渡堂核心尽死于此,正是群龙无首一团混乱之时。他潜龙观本就在和大欢喜寺争利,他不趁机弄死这些大欢喜寺天女,也不配做半个政客性质的国师了。

    皇帝想必隐隐猜得出来,只是没有证据,也不合在这种风雨飘摇的时候和自家国师彻底翻脸。

    但他心中也是叹息,就这么几天,已经多处义军兴起,大多是以推翻当地大欢喜寺外门寺庙为导火索的,继而驱逐县令,攻占城池。各地告急雪片般飞来,这皇帝重视的居然还是宫中妃子这点小事情。

    也难怪秦弈觉得这皇帝没救了。

    灵虚知道此刻皇帝心中对自己极为不满,故意道:“秦弈勾结妖女,谋夺龙气,他带来的南离小国王……我们是不是……”

    说着做了个切的手势。

    皇帝有些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刚刚弄死两个妃子,又伸手向一个区区两岁的小女孩?你要试试自己的影响力也不要表现得如此迫切。

    其实他本来也对那孩子有点反感,毕竟迁怒是人之常情。如果灵虚不提,他大约也就跟对待冷宫一样不管不问。宫人势利得很,自己态度摆着,那女孩的日子会很难捱,夭折也不稀奇。

    但灵虚这么一提,他反而不想这么做了。便道:“秦弈不过挂名的南离国师,与咸宁有什么关系?咸宁是南离王归附而来,朕收为义女,此千金市骨,万国咸宁是也。这才多久就无故夭折,天下人怎么看朕,南疆人怎么看朕?不仅不能杀,还不能冷遇,传朕旨意,咸宁如朕亲出,谁敢以螟蛉视之,以乱国论处!”

    灵虚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皇帝觉得自己的权术还是压了这国师一头,心情略好,抚须道:“至于那龙气……那不过是个观测的意象,根本不能代表我大乾山河。国师无须杞人忧天,朕乏了,退下吧。”

    灵虚唯唯而退。

    皇帝这句话也不能说有错,即使按秦弈的理解,这龙气取走也不是致命的问题。如今连京中大欢喜寺残留和尚都被灵虚弄得差不多了,妖氛为之一肃,大乾基础好得很,完全可以重新振奋。只要他能励精图治,也未必不能山河中兴,龙气再起。毕竟谁家国运都不是天上掉的,都是各种原因逐渐凝聚而成。

    可转头就是乏了,而不是什么举措,这就等于一句屁话了。

    灵虚慢慢出门,在廊道树丛的阴影下,秦弈安静地站在那里,一袭青衫,如松如竹,灵虚很怀疑就是有凡人站在他面前,不细看都未必知道有人。

    这是与天地相融的玄奇,这位秦弈道兄已近道矣。

    他上前施了一礼:“道兄。”

    秦弈道:“做得不错,以后孩子还请道兄多多关照。”

    灵虚转头看了看咸宁宫的方向,以他的观星望气之术,可以看出那边隐有龙形,虽然很小,却是真龙。

    他微微一笑:“依道兄之言,我扶的大乾与道兄心中不同。然而咸宁公主此时代表的却恰恰是我所需的大乾,所以道兄尽可放心。”

    秦弈道:“我会时不时关注此事,如果让我发现无仙有失……”

    灵虚摇了摇头:“道兄,时至今日,你我虽然出发点不同,但最终目标已经再度一致了。”

    秦弈失笑:“那万道仙宫就依然是你的后台。”

    灵虚慢慢道:“那贫道就在此祝愿道兄,让万道仙宫只有道兄一种声音。”

    秦弈眯起眼睛看了他一阵:“承君吉言。后会有期。”

    “道兄保重。”

    眼前一花,已经失去了秦弈的踪迹。

    再度出现时,秦弈已到了咸宁宫中。隐身术一用,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李无仙的寝殿。

    有两个小宫女正在帮她换尿布……秦弈安静地等她们换完,打了个响指,两个小宫女忽然瞌睡大起,伏在床边睡着了。

    秦弈现出身形,李无仙就睁着大眼睛看着他,一点也没觉得惊奇。

    毕竟已经是个跟着他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娃娃了吧,对这些怪事接受度比较高?秦弈也没多想,蹲在床边捧着小女孩的脸蛋,笑道:“小天才,我知道你听得懂……最后给你一个选择,你还可以跟我回山。这里或许有你的前途,但山上有你的安乐。”

    “爹爹这里很好玩鸭,爹爹也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我不是你爹……”秦弈无奈道:“为什么总这么喊我?”

    “母后说,姑姑她们口中那位英雄,最多称为父王,不是爹爹,能关心我保护我的才是爹爹。”

    “……”秦弈默然半晌,低声道:“那我也不配。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喊我姑父,或者师父。”

    “?”李无仙喊不出来的样子。

    秦弈摸出一块玉佩戴在她脖子上:“我在玉中录下了最好的基础修仙法门,还有武道入门,都是我自己学的那种。等你再大一点,握着它就有功法传递进你心里。同时它还能给你祛病防灾,希望你健康安乐,等我有空,还会来看你。”

    “师……师父。”小女孩终于喊了出来:“你要走了吗?”

    “这世上有很多人,并不觉得人是人。我不认同,但我要追上她们,既能让自己做个人,也能护佑你安然成人。”

    “听不懂……”小女孩道:“我要做一条龙,好漂亮好威风。”

    秦弈哑然失笑,指了指天空:“知道这座城的名字吗?”

    小女孩懵懵地摇摇头。

    “这叫龙渊城。”秦弈捏了捏她的小脸:“潜龙在渊,或许指的就是你。”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 ̄▽ ̄~)~~( ̄▽ ̄~)~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