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门阀 正文卷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节 人心(1) 要离刺荆轲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到了八月,长安的气候越发炎热。

    但,人心也同样炙热起来。

    因为,麦子熟了!

    去岁新丰丰收后,新丰麦种贵重一时,关中富商贵族之家,纷纷争相抢购。

    九卿有司亦纷纷下场争抢。

    如今,新麦既熟,无数人自是争相翘首,等待着各地亩产数据的回报。

    不过,很显然这又是一次大丰收无疑了!

    大司农桑弘羊,如今已经乐得嘴角都要翘起来了。

    以至于其连上朝,都有些轻飘飘的样子。

    “桑公……”刚入宫门,桑弘羊迎面就遇到了自己如今在朝堂上的盟友太仆上官桀,上官桀近前一步,作揖道:“桑公可是有喜事?”

    桑弘羊微微抚须,笑道:“关中丰年岁登,天下升平,为人臣子,焉能不喜?”

    上官桀也是跟着笑起来:“此桑公之功也,陛下必有重赏!”

    桑弘羊闻之,没有和往常一样谦虚的推辞,只是默不作声。

    倒不是他膨胀了。

    而是,这功劳他不能谦虚,更不能推辞!

    如今朝局看似平静,实则诡异无比。

    自贰师将军归朝,天子拜之为卫将军授光禄大夫,实际是荣养了起来。

    由之,贰师系在短短数月之中,近乎分崩瓦解。

    除了少数死忠外,余者尽皆做鸟兽散,各自寻找出路去了。

    到得如今,至少在军事方面,贰师系已经是完蛋了。

    然而,诡异的是,丞相澎候刘屈氂的相位,却坐得相当牢靠。

    御史弹劾、贵人讽谏,天子闻之都是笑而不语。

    甚至上个月刘屈氂六十三岁寿诞,天子钦赐御剑一柄,更手书‘国家柱石’四字以贺。

    更诡异的还是那位如今已经基本被架空的卫将军光禄大夫了。

    天子居然让小皇子刘弗陵以其为师!

    由之朝局向着所有人都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让人不得不怀疑,那位卫将军,是不是还有起复的机会?!【敌无龙】

    在这样的局势下,哪怕素来内敛的桑弘羊,也不得不找一切机会刷脸,找一切办法表功。

    因为,他若不刷脸不表功,那么就可能会被边缘化,甚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上官桀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轻叹了一声,道:“桑公知否,前日有河西使者入宫……”

    “张鹰扬又有何事?”桑弘羊微微一楞,问道:“可是匈奴又有变故?”

    “非也!”上官桀道:“居延粟田大丰,亩产几近五石!”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犹如平地惊雷,让桑弘羊竟毛骨悚然,只觉站立不安。

    便听上官桀道:“此外,令居都尉领护羌校尉事韩增亦表奏天子曰,湟水丰收,已是定数,预计亩产将不低于三石……”

    桑弘羊听着眼睛猛然瞪起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良久道:“圣人用心,如渊如狱,为人臣子,唯谨奉诏罢了!”

    居延亩产五石不稀奇,因坐镇居延的乃是创造了亩产七石奇迹的张子重。

    稀奇的是,天子却引而不发,没有和往常一般立刻宣告天下。

    以至于他这位大司农,还需要从与宫中关系密切的太仆嘴里听说此事。

    而这意味着什么?

    再联想到,天子今年的一系列人事安排与政策制定。

    答案已是呼之欲出了。

    “太仆以为,张鹰扬可愿回朝理政?”桑弘羊勉强安定了心神,低声问道。

    当今天子,今年春秋已然六十六载!

    已是汉家诸帝之中享寿最久之君,孔子说六十花甲,七十古稀。

    今天子以近古稀之年,哪怕其如今身体情况不错,但恐怕也不得不为身后事做安排。

    尤其是这位陛下一直担忧太子据,怕其百年之后,太子朝令夕改,于是便立太孙以制衡。

    但这远远是不够的。

    朝堂之上,必须有一位能够镇得住场子的人,且能够为了当今天子而不惜挑战君权的大臣来充当中流砥柱。

    舍张子重,更有其谁?

    但张子重功高,为制衡其,于是卫将军、丞相澎候得以保留。

    更为避免其一家独大,天子于是在今年开始一系列人事安排。

    拜霍光为水衡都尉领卫尉事,以尚书令张安世为御史中丞,拜侍中赵充国为奉车都尉,又拜宗室敬候刘佩为驸马都尉……

    从前,桑弘羊没有联想的这么多,但现在,他将这一系列事情联系在一起,便知道这是天子在为将来张子重入朝辅政扫清障碍。

    现在,唯一的问题,只有一个——那位鹰杨将军愿意回朝总领内外大政吗?

    而他一旦回归,这长安内外,三公九卿,有一个算一个,做好了给鹰杨将军当洗脚婢的准备了没有?

    上官桀吞了吞口水,看着桑弘羊,苦笑一声,道:“此岂你我所可以揣测的?”

    但在内心之中,上官桀知道,那位鹰杨将军,几乎是一定会回来的。

    毕竟,河西风沙那么大,西域条件那么苦。

    四周又尽为夷狄膻腥之辈,张子重为公羊学派领袖,士人楷模,岂会在那种地方多待?

    刷够军功与名望,差不多就得回来了。

    对士子而言,帅师伐国,何如口画天下之政,立万世不移之法有趣呢?

    而一旦其归朝……

    以其威势,以其人望,以其战功、政绩。

    满朝文武,无人能有资格与之抗衡。

    届时,他就将是周公一般的人物,三公九卿都只能唯其马首是瞻。

    上官桀也好,桑弘羊也罢。

    可都不想看到那一天,也不愿意看到那一天!

    这天下,眼看着就要步入那三代一般的盛世,当年秦人刻在官署地砖上的铭文曰:海内皆臣,岁登成熟,道毋饥人,践此万岁,而现在,正一点一滴的慢慢出现于汉家。

    粟麦亩产高涨,四夷宾服,东南治河也是如火如荼。

    此等盛世,无论是谁,只要站在舞台上,便足可受万世祭祀。

    倘若能站在中央,那么,就是当代的周公、傅说、管仲。

    是有机会生为名臣,死而为神,甚至配享社稷,与国同休的。

    故而,长安诸公,现在有一个算一个。

    无论曾经与那张子重是友是敌,关系远近亲疏,都是不肯让其回来的。

    他回来,等于所有人都沦为配角甚至是史书上的‘诸臣’。

    便如当初,周武王自诩‘予有乱臣十人’,然而,大家就记得姜太公与周公。

    带着这沉重的心情,桑弘羊与上官桀相对而视,想要说点什么,话都嘴巴却如鲠在喉一般,难受的紧,一个字也吐不出口。

    直到一个熟悉的人影,进入他们的视线。

    “霍令君……”桑弘羊与上官桀对来者微微拱手。

    “桑令君、上官公……”霍光微微笑着,还了一礼,近上前来,好奇的问道:“两位明公何故如此心事重重?”

    “劳令君挂记,无甚大事!”桑弘羊敷衍着回答,然后问道:“却不知令君此来有何赐教?”

    “岂敢在两位明公面前言教?”霍光拱手道:“只是,吾与明公久未相聚,甚为想念,若两位明公不弃,本月癸卯,光于寒舍略备薄酒,扫榻相待……”

    桑弘羊与上官桀对视了一眼。

    他们自知,自从卫将军李广利折戟西域,他们与霍光之间的盟友关系便走到了尽头。

    随着,双方爆发了无数摩擦与纠葛。

    这主要是因为,霍光想要入局,于是屡屡举荐他的故旧、亲朋,更试图挤压上官桀与桑弘羊的权力。

    由之这数月来,他们和霍光见面都只是点头一笑,相视而过。

    然而现在霍光却主动递出橄榄枝。

    此乃高帝召韩信,所图者项羽而已!

    心中念头一闪,桑弘羊问道:“未知令君除请我等,还有何人?”

    霍光轻笑了一声,道:“执金吾、御史中丞、大鸿胪与太常卿皆已应允!”

    桑弘羊与上官桀闻之,立刻拜道:“固所愿尔,不敢劳令君之请!”

    霍光闻言,笑着点点头,然后越过两人,走向前方。

    而桑弘羊与上官桀目送着霍光远去,内心皆是震撼无比。

    因为,这不得不让他们想起当初他们与霍光抱团的目的——为了对抗彼时如日中天,不可一世的公孙贺父子及李广利集团。

    现在,旧日的联盟,再次要吹响集结的号角。

    剑锋所指,已不言自喻!

    只是……

    在数年之前,那位如今需要霍光亲自串联,连同朝中九卿、三公共同制衡、抗衡的对象,还只是一个小虾米,一个在他们眼中需要帮助、提携的小兄弟。

    不过三载,当初的小兄弟,就已经成为昔日大哥眼中的大魔王。

    其人远在河西,连影子都没有看到,只是一些线索和迹象,就吓得大家需要抱团取暖,才有可能制衡一二。

    造化之妙,机遇之变,未有奇如此者!

    ……………………………………

    建章宫中,老迈的天子刚刚饮完宦官献来的冰镇燕窝汤。

    他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挥手叫来侍立在殿中的谒者令郭穰,问道:“郭令吏,朕让令吏去做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回禀陛下,奴婢按照您的吩咐,已经将您的意思,暗示给了诸位明公……”郭穰叩首拜道:“只是,诸位明公会如何去做,这就是奴婢所不能知晓的事情了……”

    “继续盯住这个事情!”天子轻声道:“他们的动静,随时报告给朕知晓!”

    “诺!”郭穰再躬身叩首,便屈身退到一旁。

    “陛下……”这时,一个宦官走进来,拜道:“太孙殿下受命入觐,如今在殿外候命!”

    “传!”天子立刻露出笑容,高兴的道。

    片刻后,大汉太孙刘进,便亦步亦趋,来到天子面前,躬身参拜:“孙臣进,恭问皇祖父大人安!”

    “朕躬安!”天子道:“太孙起来吧!”

    “孙臣谢大人!”刘进连忙起身:“未知大人唤孙臣来,可有训示?”

    “朕便不能只是想与太孙说说话?”天子笑着打趣。

    “孙臣……”刘进一时有些语塞。

    天子见了,也就不再逗他,对其问道:“太孙可知道,张子重,又给太孙找了个妃嫔?”

    “啊……”刘进目瞪口呆,随即认命了一般,问道:“未知是哪国公主?”

    没办法,在之前,这位大汉太孙已经被自己那位大臣塞了二三十个各族女子进了后宫,其更踹动着刘进,多娶各国妃嫔,美其名为‘殿下身系天下,为天下之重,安能不广纳妃嫔,绵延子孙,福泽社稷?’,更将迎娶异族夷狄女子,上升到了关乎天下社稷百姓的高度,让刘进就算想拒绝都拒绝不了,只好捏着鼻子收下了那些形形色色的各族女子。

    “乌孙公主!”天子笑着道:“朕已然同意了,将遣宗正往乌孙一行,为太孙迎娶公主!”

    “太孙可知,那乌孙此番,可是准备了许多嫁妆啊!”天子笑着道:“连大宛之地,乌孙人都欲以为公主嫁妆!”

    刘进恭身道:“大人,孙臣以为,这恐怕是乌孙人的障眼法吧?”

    天子闻言,赞道:“太孙说的没错,确实只是一个障眼法……但……在朕面前,乌孙人的伎俩,安能奏效,进儿就做好准备,将来从诸子之中选一人往大宛为王吧!”

    “唯!”刘进恭身。

    将来,自宗室甚至是皇室之中,择以贤良、有力之士,封于西域甚至异域万里之外,这是刘进与张越、天子商议过多次,并取得了共识的事情。

    宗周以为天下先,所以封侯八百,于是方有今日。

    汉室刘姓安能落于人后?

    “此外,朕叫你来,乃是打算叫你来看一场好戏的……”天子将大宛的事情放到一边,拉上刘进的手,走到殿中内室。

    这里,已经被人重新装饰过一遍,布局也重新调整了一次。

    刘进一进其中,便瞪大了眼睛。

    因为,他看到了,这内室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小纸条。

    而在这些纸条之侧,钉着竹符,竹符上,写着一个个人名。

    大司农桑弘羊、太仆上官桀、执金吾韩说、太常卿商丘成……

    长安城中,三公九卿,有一个算一个,大名皆列其上。

    刘进见着不明所以,看向天子,问道:“大人……这是……”

    “进儿……”天子拉着自己的孙子的手,走到被烛光照亮的地方,指着那些墙壁上的纸条,道:“朕今日叫你来,是要教你怎么驭下,如何用人的……”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