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天谕神朝强者望向那张惊世的威严面孔,微微拱手道:“我等失礼了,这便告辞。”

    纵然心中有许多不爽,但他们却什么也无法说,身份不对等,而且,现在他们还不敢和梵净天翻脸,毕竟关乎天谕格局,他们谁也承担不起这后果。

    说罢,天谕神朝的强者便收敛气息,不仅仅是他们,各方强者都相互收敛,没有人敢继续战斗。

    “打搅陛下了。”紫霄天宫等各方强者也都相继拱手,随后皆都身形闪烁离去,没有久留于此。

    他们没有必要再留下了。

    上霄神宫不少人凝望女皇容颜,心中微有波澜,但也没有说什么,跟随着天谕神朝的强者一道离开。

    纵然他们来自上霄神宫,但梵净天的女皇,是站在至尊道界的顶尖人物,他们属于后辈,自然不敢放肆,没这资本,即便是他们的长辈在,都一样。

    转眼间,诸势力的人便纷纷离去,但还有一些强者留在这,譬如叶伏天等昊天仙门之人。

    只见叶伏天凝视虚空中的面容,他眼神没有避讳,甚至,想要问些什么。

    女皇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般,那双威严的眼眸朝着他看了一眼,而后渐渐消散,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苍穹之上的威压也同样散去,很快虚空之上恢【龙无敌】复了以往的平静,但刚才那场大战以及女皇的面容,却依旧烙印在下空梵天城无数人的脑海之中。

    今日之战,必将传遍天谕界,就连女皇陛下都被惊动,许多人露出极为激动的神色,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女皇陛下,纵然他们就在梵天城中,但想要见女皇陛下一面,依旧极难,女皇陛下极少现身。

    她或在梵净天上修行,又或者在三千大道界的各方。

    梵净天女皇离开之后,叶伏天眼眸却依旧没有收回,凝望虚空,深邃的眼瞳之中似露出思索之意,良久,他的目光才收回,对着前方的诸多人皇和妖皇拱手道:“多谢诸位前辈。”

    大战爆发,这些皇级人物率先保护他,否则,他的天赋虽强,但在天谕神朝的诸皇面前,依旧不够看。

    “以后要小心些了,天谕神朝已对你动了杀念。”昊天仙门一位人皇开口提醒道,在刚才,所有人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天谕神朝的杀心,而且实实在在的动手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更何况,叶伏天因为和顾东流之前的关系,再加上他表现出来的立场,已经是站在天谕神朝的对立面,这种情形下,在他成长起来之前抹杀自然是最正确的选择,也是最容易的,到了人皇境界之后,想要再杀叶伏天,便需要耗费更强的人力了,难度将会大不少。

    “嗯,晚辈定当谨慎。”叶伏天点头道,他眉头微微皱着,这次动了杀念,以后天谕神朝对他下手便也是寻常事了。

    既然做了一次,必然就不会在乎再来一次,不惜冒着得罪神象族的危险,也要杀他。

    叶伏天心想,他是该自豪呢还是如何?

    毕竟,这意味着天谕神朝将他看得很重,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也要除掉他。

    “我们也回吧。”昊天仙门强者开口道。

    “我还有件事想要做。”叶伏天微微摇头,他目光转过,朝着一处方向望去,竟是远处梵净天之人所在的方向。

    脚步迈出,叶伏天朝着下方玄天阁所在之地而行。

    玄天神女看向朝着她走来的叶伏天,眼神微有一缕波澜。

    “叶伏天见过神女。”只见叶伏天身形在玄天神女身前停下,微微拱手道。

    “你还有何事?”玄天神女冷淡开口,仿佛因之前的事情对叶伏天有所不满。

    “晚辈想要再问一声,解语在不在梵净天,还请神女不要隐瞒。”叶伏天躬身下拜,态度赤诚,解语两次在他的脑海中出现,这绝不会是幻象,也不会是因为他的思念。

    而且,再加上这一切发生的事情,他越来越感觉此事不简单,为何梵净天要为秦禾挑选道侣?

    秦禾身为梵净天第一圣女,地位非凡,为何勉强她?

    之后,从梵净天的态度来看,她们和天谕神朝也没有想要联手的意思,而且,刚才梵净天女皇陛下出手,也算是替他解围吧?

    这一切,究竟是为何,他总感觉和解语有关。

    玄天神女看着叶伏天,她眼神一如既往的平静,并没有因叶伏天的话有丝毫波澜。

    叶伏天眼神深邃无比,他问话之时紧紧的凝视着玄天神女,仿佛想要从对方的眼神中捕捉到什么,哪怕是一丝情绪的波动。

    然而,玄天神女的眼神却是那样的平静,一丝波动都没有,就像是听到了无关的名字,和她无关的话语。

    “你在说什么?”玄天神女淡淡开口,那淡漠的语气,让人不会去质疑她。

    依旧否认了么。

    叶伏天看着对方,为何不是疑惑的神情?

    玄天神女真的不知道吗?

    他不信。

    “晚辈斗胆,想前往梵净天求见女皇陛下。”叶伏天躬身道,女皇无疑最清楚这一切的,上次问话没有得到任何答案,他依旧想要试一试。

    “女皇陛下没空见你。”玄天神女开口说了声:“今日之事,我不与你计较,回去吧。”

    “我想看看秦禾。”叶伏天又道。

    “她回梵净天了。”玄天神女说罢便直接转身,没有理会叶伏天,直接虚空迈步而行,梵净天的仙子人物都随她一起同行离开,只剩下叶伏天还站在那里发呆。

    齐玄罡和丫丫他们迈步来到叶伏天身边,只听齐玄罡问道:“你在怀疑什么?”

    “老师,我有两次在修行之时感知到了我妻子的存在,而且,都和梵净天有些关系。”叶伏天看向齐玄罡,齐玄罡神色中闪过一抹异色,他后来听说过叶伏天的事情,以叶伏天的境界,感知不可能会出错。

    也许,真的活着。

    “我想去梵净天看看。”叶伏天开口说道。

    “去吧。”齐玄罡点头,既然怀疑,自当要努力去追寻答案。

    叶伏天点头,随后和诸人说了声,便迈步离开,朝着一处方向而去。

    有人随行,有人离开。

    夏青鸢也随同一起而行,花解语,真的会活着吗?

    此时她的内心竟有些矛盾,这让她有些憎恨自己,为何她会矛盾,有那无情的一面。

    …………

    梵净天抵触梵天城以北,在整个梵天城的上空。

    叶伏天站在梵净天的脚下,抬头望向眼前的那座山和无尽阶梯,头顶上空云雾缥缈,在云端,隐约能够看到一座天外之城。

    他身形闪烁,朝上而行,一路上不少强者凝视于他,直至叶伏天来到半空中,天门之外,有仙子将他拦截住,威压外放,冷漠的扫向他,对方没有说话,不需要说话。

    谁不知道这里是梵净天的天门?

    “叶伏天求见女皇陛下。”只见叶伏天抬头看向天门之上,高声喊道,他相信,纵然在天外之地,但梵净天女皇号称一念三千界,人未至,神念直接降临玄天阁上空,他的声音梵净天女皇必然能够听到。

    天门外的仙子听到叶伏天之名露出一抹异色,不久前秦禾回到梵净天,她们听说了一些事情,如今,这叶伏天来梵净天是何用意?

    梵净天没有任何回应,叶伏天的声音就像是遁入了虚无之地。

    “叶伏天求见女皇陛下。”只听叶伏天继续开口说道。

    然而,还是没有声音。

    他一次次开口,让天门外的强者皱了皱眉,一位女子走上前冷淡道:“叶伏天,够了。”

    叶伏天于此大喊,自然会打搅到一些人的修行。

    她们已经感觉到有不少人皇意念扫下,显然听到了叶伏天的声音。

    叶伏天同样感知到了,依旧没有离开,继续高声喊道。

    他想要求一个答案。

    解语究竟在不在。

    然而,似乎注定不会有人理会他。

    …………

    梵净天上,云雾缥缈之地,一座仙宫前,只见一道身影跪在蒲团之上,娇躯略显有些单薄。

    这时,有脚步声传来,秦禾微微抬头,看到了一人身影。

    “秦禾参见陛下。”秦禾低头道,她不解,为何女皇要见她,不过,无论什么惩罚,她都不会在乎。

    女皇安静的站在那,看了秦禾一眼,沉默片刻,随后开口道:“以后,你随我修行。”

    秦禾一愣,她抬起头看向女皇,便见女皇已经转身进入缥缈仙宫。

    秦禾她并没有太多的喜悦,只是有些茫然、不解。

    这一切,究竟是为何?

    梵净天女皇步入仙宫后,在这缥缈仙境之地,还有一道身影在这里,安静的坐在那,这身影同样美到极致,宛若神女一般光彩夺目,似乎在入定修行状态。

    梵净天女皇看向她,开口道:“你让我很失望,早知如此,我应该选择她,而不是你。”

    那身影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般,依旧安静的坐在那,纵是梵净天的女皇陛下开口,都没有理会,恐怕梵净天上,不会有第二人敢如此!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我对你因为我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