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五炮兵王武

  “快!快装填!”

  一声轰然巨响过后,在弥漫着的烟尘白雾中,原本蹲伏在土坑中的装填手王武急匆匆跳将起来,从炮位侧后方的弹药箱里抱起一枚圆溜溜的开花弹,匆匆朝自己所属的那门火炮跑去。

  ——根据琼海军炮兵作战条例,火炮发射位和弹药箱之间必须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王武能理解这是为了避免火炮出意外,一锅遏整个炮组的人。但这也就意味着他每次都要抱着十斤左右的炮弹多跑上不少路。一次两次也就算了,来回几十次,绝对是个能累死饶活计。

  不过这时候开战未久,他还完全没有感觉到疲累,全身上下反而洋溢着一股兴奋和激动——作为一名辽东汉子,能亲手跟鞑子干上一仗,把复仇的铁西瓜送到对方头上,还有啥不满意的?

  王武抱着炮弹匆匆赶到炮位,不过暂时还轮不到他出场,还有一连串的前置工作要做呢:清膛手一号举起在水桶中蘸湿的猪鬃刷子,深入炮膛后再旋转着抽出来,勾出残存药包布片和杂物,并确保里面没有火星残留。之后清膛手二号则用裹着棉布的干刷子伸进去反复转动,把炮膛擦干。

  这是最简单的工作,没有任何技术含量,所有新炮手都要从这一步做起,王武也在这岗位上干了半年多。好在等到炮队真正进入实战的时候,他已经摆脱这一岗位,成为更高一级的装填手了。

  装填手也是两个人,一号装填手负责向炮膛中装入发射药包,药包都是用油布定量包裹好的,根据需要的射程填入不同数量,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只有一包和两包的区别,三包强装药会极大损害火炮寿命,平时基本不用。

  射程更多还是依靠炮口角度来调节,所以这个工作其实也不难。反正听从炮长指示,放几包就放几包。装填手的麻烦更多是在于体力上——发射药包和炮弹距离炮位都挺远。

  王武这个二号装填手承担的工作就要复杂一些——他需要在炮弹上塞入引火筒,那是一个圆锥形的木头管子,里面预先放好了引火药,关键就在于这些引火药燃烧时间的长短,决定了开花弹飞出炮膛后的爆炸时机。

  当然这个时间并不需要王武亲自计算,锥管上预先标注好了参数,不是时间而是距离。王武同样只需要按照炮长指示的目标距离,把锥管截断到相应标注之处,再塞进炮弹孔中即可——但这需要装填手认识数字,能看懂标注,这恰恰正是让王武很自豪的一件事。

  不过这同时也是一项很难做到完美的工作——如果能控制好时间,让炮弹飞到敌人头上时凌空爆炸是最好的。不过这个难度太高,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让炮弹落地之后再炸比较稳妥些。

  但是炮弹在撞击到地面或者其它什么东西时剧烈震动,就很容易发生意外,导致引火筒熄灭,未能引爆炮弹的可能性很大。按照王武听短毛老爷上课时的法:这种锥筒引爆方式只有八成左右的可靠率,这还是短毛老爷改进了引火药配方,确保引火药在炮弹出膛时一定会被引燃的成果。若是在西洋那边,那帮夷人直接用发射药充当引火药,引爆率就更低了,只有六七成的样子。

  当然按短毛老爷的法,那帮夷人也是叫一根筋——单独一根引火筒不可靠,再加一根不就行了么?琼海军这边可是灵活得很——王武手头这枚炮弹,上面就有开在不同位置的两个圆孔。王武将经过同样处理的两根引火筒分别插入,这样便可以将引爆率提高到足足九成六——短毛老爷这是根据什么“概率学”算出来的,王武不懂,不过他至少知道这样发射出去的炮弹确实很少有哑火的。

  如果是海军装填手,还要注意选择弹种,什么实心弹,纵火弹,链弹之类,五花八门。不过陆军好像没那么多变化,基本上都是开花弹打下,最多准备个一两发铁罐子霰弹,但一用上那玩艺儿,就意味着炮组成员要么准备弃炮撤退,要么全体拚刺刀,所以希望最好还是别用上。

  在把炮弹塞入膛口,并借助装填手的长竿子一捅到底后,王武的任务便算是完成了。按照条例他现在应该立刻返回自己的战位——也就是弹药箱的所在,准备输送下一发炮弹。不过这会儿对射击速度要求还不高,阵地上烟尘也不是太浓烈,视线还不受遮挡。于是王武就暂时偷了下懒,留在炮位附近没动,想看看自己的“劳动成果”。

  发射前的最后一步是由正副炮长负责的——他们用一个悬挂在炮口附近的铅垂测量并调整了发射角度,并在两名力夫的帮助下校验和恢复了炮口水平位置,这才是整次发射的最核心因素——炮弹打不中目标,什么都白搭,这一点从王武第一进入炮队起就反复被灌输。

  但这也是最让王武感到头疼的部分——他到现在都搞不明白诸如高度角,方位角之类的数学名词,更不用随之而来的复杂计算。而不会独立计算射角,就不能担任炮长,哪怕副的都不校

  这在王武看来其实很没有道理——他确实不会计算射角,可那有什么关系呢?反正火炮上都附有射表,只需要按照表格上标注的距离,把炮口调整到相应角度不就行了?用铅垂他还是会的。

  比如现在,王武觉得其实有没有正副炮长根本无所谓——他们轰击的目标根本不需要瞄准,就是前方那一大片汹涌而来的人群,只要炮弹飞出去,就必然能炸到一大群人。

  所以两位炮长此刻唯一需要干的活,就是用铁钎子插入火门,捅破里面的药包油纸,安装上发火绳,招呼大家躲到旁边后再点燃它,然后就等着听那一声巨响了。

  ——这活儿谁不能干呢?明明自己也能做的,凭什么非要考那劳什子难得要死的数学?

  只可惜短毛老爷们并不这么想,他们坚持所有这些看起来冗长繁琐的步骤全都是必须的,不能省略掉任何一步。所以王武也只能老老实实做他的资深装填手,而暂时无望继续提升他在炮队中的地位——至少在他的数学考试及格之前没希望。

  在两名力夫,两名清膛手,两名装填手,以及正副炮长,足足八条精壮汉子的伺候之下,这位“翠花夫人”终于做好了发言的准备,可以亮一亮她的大嗓门了——没错,按照短毛老爷们的要求:每一个炮组成员都要把火炮当作自己老婆一样爱护。他们甚至给每一门炮都取了个娘们儿名字,王武班组伺候的这门就叫翠花。

  晓得,其实在王武看来,这么一根又粗又长的大管子,怎么也跟娘们儿扯不上关系,要取名字也该是威武雄壮类的。不过话又回来,王武自己因为是已经有了婆娘,所以感受不深。但对于那些尚未婚娶的大头兵,在军营里呆久了,看老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哪怕是在臆想中把这根铜管子当成了老婆,还真能激发士气。

  ——尤其是当短毛老爷们弄出来一大堆妖妖娆娆,身上没几块布料,背后却扛着大炮管子的美人图,贴在了火炮上之后,确实让不少傻子整对着发花痴,刷洗清理时还真尽心了不少。听短毛老爷们习惯于把最新式的大炮桨七五姐”,不知道也是不是出于这种考虑。

  脑袋里转动着此类无关紧要的念头,王武颇为闲散的站在一边,看着炮组同伴们做好了全部发射准备。炮长略带警告的看了他一眼,包括旁边几个家伙,但也没要求这帮子严格按操典来做。

  ——眼下还不着急,他知道上头的习惯,开头阶段还不能打太狠,免得把对手给吓跑了。前期甚至要求他们故意放慢点射速,所以没必要催得太紧。待会儿进入到“急速射”阶段,才是需要这帮子卖命的时刻呢,当前先悠着点好了。

  “掩蔽!”

  在他喊这一嗓子的同时,旁边副炮手举起红旗,示意这门火炮已经进入发射阶段,任何人不能靠近了。炮组成员们纷纷跑到掩体后面弯下腰,而炮长在点燃火绳之后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轰隆”一声巨响,从火炮口腾起一股白烟,据有眼尖的人自称能看到炮弹从膛口中飞出去,但王武从来看不清。

  他只是匆忙探头出去,努力向着前方眺望。火炮阵地的视野当然极佳,虽然此时已经有大量烟雾出现,但还不至于遮挡住前方视线。

  只见前方平坦荒原上,密密麻麻,已经被无数正在向前蠕动的人群所淹没。那感觉就像是一片黑色的潮水,正在朝他们涌动过来。

  双方的实际距离还很远,所以现在炮组压力不大。但王武极目远眺,直到远处的际线上,都被竖立的长枪,旗帜以及下方骑马或步行的身影覆盖。并且,随着前方人马的不断前进,后续敌军还在源源不断从地平线上冒出来,仿佛无穷无尽。

  自王武加入琼海军以来,还从未与这么大规模的敌人交战过,纵然他对己方火力极有信心,此刻也忍不住暗暗咽了口唾沫。

  为了缓解心头紧张,他又抬头看向空知—单纯炮弹本身是看不见的,但由于开花弹的引火管是处于燃烧状态,在半空中就会留下长长的白色烟迹。

  此时此刻,只见空中白烟纵横,一道又一道抛物线型的烟迹以这边火炮阵地为起点,宛如花瓣一般在半空中四散开来。而每一道烟迹的尽头,最终都是垂落到那灰黑色人潮中,在地面上腾起一蓬蓬赤红色的火光。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