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赝 《青铜人头》 第一百八十八章、因为我吃醋了! 柳下挥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董事会发生的「逼宫」事情,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公司。

    是林初一故意让它传播出去的。

    毕竟,对方逼宫失败了。

    当然,要是逼宫成功了,也会迅速传遍整个公司。。。。。。。董事长都换人了,下面的人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说了吗?听说董事长的弟弟想要夺权,成为咱们的新任董事长。。。。。。”

    “董事长的弟弟?就是那个喜欢「二次元」的家伙?我看到他们家的采访报道,好像长得还挺帅气的。。。。。。。”

    “只是好看而已,听说没有什么能力,所以大家都不愿意把票投给他。。。。。。”

    “好看就行了,好看又有能力。。。。。。这样的男人你能抓得住?”

    “难道你想把【龙敌龙】他抓住?不过也是,听说小林董还没有结婚呢,如果他来公司上班的话,那我们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

    ------

    与之相随的,是赵容胜被经侦大队带走的新闻。

    “赵容胜是个大色狼,以前就喜欢对人动手动脚的,每年都要换好几个秘书。。。。。。。而且一个比一个漂亮。”

    “听说库房主管明丽就是赵容胜的情人,这次赵容胜被抓,就是明丽举报的。。。。。。”

    “活该,自作孽不可活。”

    ------

    赵容胜被经侦大队带走,也给其它董事们敲响了警钟。赵容胜的屁股不干净,自己呢?

    林初一能够不动声色的以雷霆手段把赵容胜给送进去,她的手里是不是也握着其它人的小辫子?

    在没有足够的把握之前,还是不要和这个年轻地有些过分的女人对着干了。能支持的支持,能配合的配合。最好不要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歪心思。

    赵容胜不是已经为自己的狂妄自大埋单了吗?

    无论如何,林初一凭借此次事件一举稳定了局势,也将整个集团的大部分董事们团结起来,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的去解决眼前的危机。

    林秋是个例外!

    是的,林秋留了下来。虽然他没有得到大多数股东的支持,统一行动的合伙人赵容胜还被经侦带走,没能得到绝对的控股权而坐实集团董事会主席一职。可是,他仍然是集团的最大个人股东,他想要留在公司,一般人是没有拒绝权利的。

    更何况他的态度如此谦卑,而且把父亲林遇也给搬了出来。。。。。。那些跟随林遇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们想到老友已去,唯一的儿子想要跟在身边学习学习,这样的要求怎么能拒绝呢?

    林初一刚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林秋就跟在她的身后走了进来。

    林初一端起桌子上的温茶水抿了一口,看着林秋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姐姐,你不会生气吧?”林秋笑着问道。

    “生气?”林初一盯着林秋,说道:“我当然生气了。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跳出来捅我一刀。难道你觉得我不应该生气?”

    “我和你打过招呼啊。昨天在赵容胜的办公室,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吗?我要履行自己身上的义务,我要承担起爸爸交付给我的责任。。。。。。。爸爸把那么多股权放到我的名下,应该是希望我能够有一番作为的吧?”

    “是的。这一点钱我承认。刚才开董事会的时候我也说过,如果是两年以前,你愿意来履行义务也好,承担责任也好,想要长大成熟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只要你说你愿意来坐这个位置,我立即拱手走人。但是,现在我不能让给你。”

    “林秋,尚美的情况很糟糕,比你所想像的还要更加糟糕。我每天晚上夜不能眠,睁开眼睛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公司怎么办。。。。。。。我如果在这个时候把尚美交给你,那是害了你,也是害了尚美。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倒闭,或者资产重组被人收购。那样的话,爸爸那么多年的心血。。。。。。不就白费了吗?”

    “我以为我能做好。”林秋说道:“或许,心里还是有一些不服气吧。想着你能够做好的事情,我也同样可以做的很好。只是今天的投票结果让我明白了,大家对我并不信任。他们不信任我,他们把我当作一个孩子,一个无所世事的闲人。。。。。。既然如此,那就仍然由你来担任集团的董事会主席吧。我会在旁边跟着学习,然后积极的配合你。”

    林初一一脸警惕的盯着林秋,问道:“你不会给我捣乱?”

    “姐姐,我怎么会给你捣乱?你想啊,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一家人。你是我的亲姐姐。我为什么要给你捣乱?把公司搅黄了,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林初一沉吟不语。

    “再说,姐姐也不可能照顾我一辈子吧?你可以看着公司一年两年。。。。。。五年后呢?十年后呢?以前爸爸活着的时候,我想着反正有爸爸在,有姐姐在,我只需要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就好了。现在爸爸不在了,天塌了,姐姐。。。。。。也终究是要嫁人的。如果我一直不去学习,没有任何长进的话,以后自己能守住这家公司吗?姐姐,让我留下来好不好?”

    林初一点了点头,说道:“好,我可以让你留下来。但是,林秋,你是来学习的。如果让我知道你做了任何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无论使出任何手段,我都会把你赶出去。”

    “放心吧,我不会让姐姐失望的。”林秋说道。他的脸色黯然,低声说道:“姐姐,能不能让我用爸爸的办公室?我想。。。。。。距离爸爸近一些。”

    林初一也是心情沉重。

    她畏之如蛇蝎,父亲去世之后,她就只去过一次父亲的办公室。那次还是为了配合警方搜查,看看父亲到底是不是真的自杀,有没有他杀的可能性。。。。。。。

    从此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进去过了。

    当她接任集团的董事长一职之后,秘书小和也问要不要搬进之前的老董事长办公室。林初一当即拒绝了。

    秘书小和问为什么不搬,毕竟,董事长所在的办公室是集团最高的楼层,有着最好的风景,和一整套辅助办公设备。而且,其它的董事们都在那一层办公,开会串门什么的也都方便。

    林初一没办法解释理由,她也不能说出那些原因,她所经历的一切实在匪夷所思。。。。。。父亲已经声名狼籍的离开了,她不想再让他承受更加肮脏的骂名。

    她不想让自己看起来比现在更加的凄惨,更加的可怜,更加的不受人待见。

    倘若搬进那间办公室办公,终究会想起那些糟糕的、绝望的、让人感觉到恶心的事情。那实在太影响心情了,甚至会让人崩溃掉。

    可是,自己畏之如虎的地方,却是弟弟一心想要靠近的。

    他想要距离自己的父亲更近一些,去感受他生前的气息,去触摸他触摸过的壁柜,去修剪他栽种的那些绿植。

    他想念自己的父亲!

    林初一点了点头,说道:“好。我让人把爸爸的办公室收拾出来。”

    “不用了。”林秋说道。

    看到林初一疑惑的眼神,林秋笑着解释:“我不是刚刚来公司上班嘛,业务上的事情也不懂,就从收拾父亲的办公室开始工作吧。”

    “可以。”林初一爽快的答应了。

    “那么,姐姐。。。。。。。我先去收拾了。不打扰你的工作。”林秋笑着说道。

    他对着姐姐摆了摆手,转身准备离开。

    “林秋。。。。。。”林初一出声唤道。

    林秋转身,看向林初一,问道:“姐姐,还有什么事情吗?”

    林初一沉吟片刻,说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林秋咧开嘴巴笑了起来,伸出一根手指头扶了扶眼镜,说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林初一赶到修复室的时候,江来已经在修复室工作了。

    林初一看了一眼秘书小和,小和立即会意,说道:“老板,我去为你们准备咖啡。”

    江来不喝咖啡,小和也不需要当真去准备咖啡。她只需要守在门口不要让无关紧要的人闯进来就成了。

    毕竟,老板在里面「约会」呢。

    “恭喜。”江来抬头看了林初一一眼,笑着说道。

    “你都知道了?”林初一出声问道。

    “小和已经告诉我了。”江来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艳丽而智慧的女子,说道:“这一局赢得漂亮。原本我还有些担心来着,施道谙说我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些。”

    “哦,你和施道谙聊些过这些?”

    “是的,我觉得他比我聪明。。。。。。。我指的是这些阴谋诡计方面,他确实比我厉害许多。我担心你的状况,就和施道谙说了,希望他能够给我一些建议。他要是给了我建议,我就可以把这些建议转送给你了。”

    “然后他说你根本不需要担心?”

    “是的,他是这么说的。”江来无比坦诚的说道:“施道谙说,你准备了那么久,千里迢迢的把我从敦煌带回来,就一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算有些事情偏离了预定的轨道,你也有能力把它拉回来。”

    “那我要对他说声谢谢了,没想到我还有位知音呢。”林初一嘴角带着笑,心里却是暗暗警惕。施道谙,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他确实对你很了解,他说他在碧海亲眼见证在那段最艰难最黑暗的时刻,你勇敢的站了出来,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以一已之力保全了尚美的根基。。。。。。。那个时候内部心惶惶,外界风言风语,而且还有竞争对手到处挥舞着支票挖人。施道谙还说,就算是他自己,也没办法比你做的更好。”

    “真是感动呢。”林初一沉默片刻,说道:“没想到施道谙会给我这么高的评价。看来我要好好请他吃顿饭了。”

    “不行。”江来斩钉截铁的拒绝。

    “为什么?”林初一奇怪的问道。施道谙是江来的师兄,是江来的家人,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自己是他钟情的女人,是他的女朋友。江来不是一直希望他们俩人能够和平相处吗?为什么自己说要请施道谙吃饭,他又不乐意了?

    “因为我吃醋了。”江来说道。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