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赝 《青铜人头》 第一百九十六章、得加钱! 柳下挥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网上有一句烂俗的话:一个人的气质,藏着你读过的书,走过的路,爱过的人,喝过的酒。

    哦,「喝过的酒」是笔者后加上去的。

    既然爱过了人,又怎么可能缺少了「酒」?不管是喜悦的酒还是忧愁的酒,是发生争执时的气闷之酒还是分手时的那杯断肠之酒,终究都是要和酒打交道的。

    酒能助兴,让高兴更加高兴。酒也能解忧,一醉解千愁。

    因为某些原因,小七一直对江来怀有深深的敌意。所以,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极其不喜。听到他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话语时,对他更是厌恶。。。。。。见过狂妄的,没见过这么狂妄的。江来的存在简直刷新了她的三观和对这个世界的男人认知。

    她把江来对自己的「倨傲」当成了典型的「沙猪主义」,是对女性的藐视和不尊重,她一定要对其进行坚决打击。

    可是,当江来小心翼翼的捧着那本《唐女郎鱼玄机诗》诗集,以充满同情和怜惜的口吻诵出鱼玄机的那首自悯诗时,却又给人一种温文尔雅良善多情的古君子之风。

    他懂诗,还懂女人。这样的男人在这样的时代已经不多见了吧?

    她身边环绕的那些男人,不乏卓越多才之辈。让他们说出鱼玄机的名字,或许这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让他们随口就诵出鱼玄机的诗作,怕就是强人所难了。

    江来并不像是他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的「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可是,接下来江来那句话就让她很不乐意了。

    “你说谁呢?谁无礼骂人了?”小七反击说道。

    虽然江来没有提过她的名字,但是那嫌弃的眼神已经表达了很多东西。

    “小七,让江先生工作。”董育林严厉的看了小七一眼,出声喝止。

    “哼!”小七不敢反驳爷爷的话,只得把一团闷气憋在心里。

    江来没有理会小七的情绪,小七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小七啊。凭什么让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喜欢自己呢?这不公平。

    像这种规模的藏书室里面都配备【敌无龙】有专业的修复间,修复间里面存有一整套的修复工具。

    江来打量过一番,没有用他们的修复设备。而是打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工具箱,这是他吃饭的家什,出门在外都是会带在身上的。

    而且,自己的工具就像是相处多年的老朋友,用着趁手。侠客的剑,诗人的笔,王二麻子的磨刀石,都是不可以随意替代的。

    江来端坐在修复桌前,仔细的将书页一页页的翻看,从头到尾把整本诗集给翻阅一遍。这样可以检查到书籍中间是否有沾页或者卷边,虫噬或者霉斑,做到对整本诗集的损坏情况有一个清晰的了解。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方便接下来进行第二步的修复工作。

    第一遍翻页的时候极其缓慢小心,第二遍翻阅时就迅速很多。两遍翻完,江来对整本诗集的大致情况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

    这本书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虫噬之后留下的破洞以及尸斑,所以,只需要将这两个主要问题解决就好了。至于其它的损坏,那都是顺手而为的小程序。

    江来先用镊子,把诗集上的绳子给小心翼翼的摘了下来,把书籍给拆散开来,然后拧开紫外线杀菌灯,将那些书页一页页的给举到杀菌灯下面进行杀菌灭虫。

    咔啪咔啪。。。。。。

    纸张乍一接触紫外线,就立即发出细微的「咔啪」响声,空气里还弥漫着淡淡的肉香味道。

    站在旁边观看的小七脸色难堪之极,她知道是因为自己选择盒子的粗心大意,致使这些书籍生虫。。。。。。那些咔啪声自然是菌虫被紫外线杀死时发出来的声响。

    江来做的很仔细,也很认真。将纸张一寸寸的在紫外线光照下映照一遍,完事之后再翻页,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等到把所有的书页全部消毒杀菌之后,再用毛笔沾上自己之前调制好的浆糊抹在那薄如蚕翼的补纸上面,将那些破烂极其严重的虫洞进行「填补」。这些坑洞若是不进行修补的话,翻看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撕裂书页或者加大缺口,使它的破损更加严重。

    虫洞有大有小,补纸便要根据虫洞的形状修剪至同样的大小。小了补不全,大了则难看。差之毫厘,则失之千里。

    只见江来那双修长纤细的手掌灵动异常,一手握补纸,另外一只手则挥舞着一把铜制剪刀,剪刀轻巧的转一个圈圈,一张大小合适恰如其分的补块便剪好了。

    直到这个时候,小七才知道爷爷为何在央求云爷爷把这个叫江来的家伙请来修书了。。。。。。不说别的,单说剪纸这一项,这份眼力,这份手劲儿,以及那行云流水般的专业和专注,就不是其它的修复师可以比拟的。

    这个江来,确实和其它的修复师是不一样的。

    揭湿、去污、装订成册。。。。。。二十几道程序过后,这本诗集的修复工程也终于结束了。

    小七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发现只用了五个多小时的时间。江来说三个时辰,竟然提前就把一本古诗集给修订好了。

    江来把装订好的诗集交还给董育林,董育林双手接过,翻看了一番,满脸激动的说道:“不遇良工,宁存故物。这本诗集我视若珍宝,一直不敢请人来修复。。。。。。。现在遇到了江来小友,是它的造化啊。好,修得好啊。这手艺,这成色,简直让人叹为观止。我相信,江来小友这么一修复,再保存个百八十年是没有问题的。难怪成之对自己的小师侄赞不绝口,果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修复天才。”

    云成之也跟着大笑,一脸得意的说道:“既然如此,是不是可以放心的把那件宝贝交给江来来动手修复了?”

    “什么?”正在收拾工具的江来瞪大眼睛看向云成之,又看看董育林,这两个老家伙,原来让自己修《唐女郎鱼玄机诗》诗集只是一个引子,是对自己的考验。考验合格之后,才能够见到他们真正想要自己修复的东西?

    他们欺骗了自己纯粹的感情,玷污了自己幼小的心灵。

    得加钱!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