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赝 《青铜人头》 第一百九十七章、心在滴血! 柳下挥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董育林担心江来生气,赶紧上前轻轻拍打着他的肩膀抚慰,说道:“江来小友,并不是我有心想要隐瞒,实在是事关重大,它对我太重要了,我也不敢轻易将其交付他人之手。所以才有了此番考验,还请多多理解。”

    “你好好说话,别拍我肩膀。”江来说道。“衣服起球了。”

    “。。。。。。”

    江来倒是没有真正的生气,毕竟,修复《唐女郎鱼玄机诗》诗集也是要钱的。。。。。。修什么不是修?

    江来无视董育林的表情,好奇的问道:“你想要我修什么?”

    以一本铺刻版的《唐女郎鱼玄机诗》诗集来做考题,这董育林也真是够大手笔的。

    董育林看了小七一眼,说道:“小七,去密库把那幅画给取出来。”

    小七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过了一会儿,小七捧着一个长方形盒子回来。

    董育林接过盒子,小心翼翼的放到桌子上,看了江来一眼之后,说道:“江来小友,请自行打开。”

    江来倒是没有客气,径直走到桌边打开盒子,然后从里面掏出一幅卷轴。展开卷轴,看到里面的内容之后,江来便清楚董育林为何如此的小心谨慎行此考验之事了。

    要是自己有这样的宝贝,怕是也舍不得轻易交到别人手里去修复。

    哦,差点儿忘记了,自己就是修复师。。。。。。。。

    给人看一眼都舍不得。

    画面之上,牡丹与竹子从空中倒挂而来,给人极其诡异的视觉冲击力。石壁兀立,线条尖锐硬朗,并且延伸至画外,一幅无穷尽的感觉。石壁之下,一块尖而不稳的石头上面,蹲立着两只丑陋的孔雀。这是江来见过最丑的孔雀,如果不是看到画卷上面题着的名字,都会让人把它们认作某种不知名的野鸟。

    画面上题诗一首:孔雀名花雨竹屏,竹梢强半墨生成。如何了得论三耳,恰是逢春坐二更。

    这是八大山人的《孔雀竹石图》,而八大山人又是江来最喜爱的画家之一。

    八大山人是一个人,不是八个人。原名朱耷,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权的九世孙,本是皇家世孙。明亡后削发为僧,成了亡命之徒。朱耷一生坎坷,作为明宗室后裔,身遭国破亡家之痛,一生不与清王朝合作。他性情孤傲倔强,行为狂怪,常以诗书画发泄悲愤抑郁之情。

    八大山人擅书画【无龙敌】,花鸟以水墨写意为主,形象夸张奇特,笔墨凝炼沉毅,风格雄奇隽永。这幅《孔雀竹石图》就是他的代表作品之一。

    江来久慕而不得,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却在这里遇到了山人真迹。

    看到江来神情亢奋,眼神发亮的捧着画作仔细观摩的模样,董育林一脸骄傲的说道:“江来小友,此画如何?”

    “妙不可言。”江来出声说道。

    “小友也喜欢八大山人?”

    “神交已久。”

    “哦。”董育林看了云成之一眼,心想这小子不会吹牛吧?你懂鱼玄机也就罢了,毕竟少年多情,又有猎奇心理,对于鱼玄机这样的奇女子多一些关注和了解也是应当。但是八大山人你也懂?然后看向画作问道:“这画有何奇特之处?还请小友为我解惑。”

    他现在已经不称江来为「江来小友」了,把名字去掉,只唤「小友」,显得更加亲切,仿若往年交一般。

    江来没有注意到董育林和云成之的视线交流,而是神情专注的欣赏着手里的画卷,说道:“诗中「三耳」的典故出自《孔丛子》里所记的「藏三耳」。藏是个奴才,奴才的本性是逢迎拍马唯命是从,当然,还喜欢告密别人,所以比常人多了一只耳朵。”

    “看过清宫戏的都知道,清代的那些官员们,帽子后面一般都拖着孔雀尾巴毛做的「翎」,花翎是皇帝特别赏赐方可佩戴。你看看这幅画,画中的孔雀尾巴不多不少只有三根,用来影射那些只懂得奉承溜须的官员。”

    “至于这句「恰是逢春坐二更」,更是直截了当的讽刺那些高官小人。当年康熙江南巡行之时,这些官员纷纷来接驾,诚惶诚恐。本来皇帝是五更天才到,他们二更时便早早赶在那里等着皇帝的到来。那块不稳的石,暗喻的就是统治阶级的江山并不是牢固的。八大山人一生都在和腐朽的清政府做抗争。”

    “行家一出口,就知有没有。”董育林感慨万千,说道:“江来小友果然是博学多才啊。”

    “我本身喜欢八大山人,他的画作也收藏过两幅。。。。。。。恰好前几天看过一本画册,上面也着重介绍过这幅《孔雀竹石图》。”

    董育林瞪大眼睛看向江来,说道:“你说。。。。。。你手头上也有八大山人的画作?”

    “是啊。”江来一脸笃定从容的模样,说道:“因为喜欢,就买下来了。”

    “。。。。。。。。。”

    董育林看向云成之,想要确定一下江来有没有在吹牛。毕竟,八大山人的画作价值不菲,有几幅画更是有钱也不见得能够买到。因为他的画极其特殊,又有很强烈的识别度,粉丝极多,那些藏家们可不会轻易割爱。

    云成之苦笑不已,说道:“我这个小师侄有钱的很,可不像我们这些穷修书的。。。。。。。他说有两幅,那就确实有两幅。这种事情他是不会骗人的。”

    “小友收藏的是哪两幅?能否借我看上一眼?”

    “不借。”江来干脆利落的就拒绝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只是看上一肉而已,难道还能让你少了一块肉不成?你现在还捧着我们家收藏的《孔雀竹石图》呢。”小七看到自己的爷爷被无情拒绝,面子上挂不住,怒声呵斥江来。

    “第一,是你们求我来看的,不是我主动要来看的。第二,你们之所以让我来看画,是因为你们需要我来修画,我又不需要让你们帮我修画。第三,看一眼少不了一块肉,但是我的心在滴血。所以,不借。”

    “你。。。。。。”

    “好了好了。”董育林摆手,说道:“江来小友也是性情中人,不借就不借吧。山人的画作能够恰好落在小友手里,也是良缘。”

    “不是恰好落在我手里,这缘分是我花钱买来的。”江来说道。

    “。。。。。。。。”

    江来端详了一番画卷,摇头叹息,说道:“这画不好修。”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