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常晓春是哥痛快人,说完后便一溜烟的钻进了座舱了,坦克尾部的排气管很快就冒出了一股浓浓的青烟,熏得后面的猴子他们一阵咳嗽。

    “轰轰……”

    在输送了足够的油料后,这台坦克在500马力的4冲程12缸水冷柴油机的推动下爆发出了强大的能量,它为这台重大三十多吨的钢铁巨兽提供了足够的动力,很快,t-34坦克便以二十多公里的时速冲向了前方,而在他的身后则紧跟着另外一辆坦克,他们如同暴怒的老虎般冲向了前方,再往后则是数十名端着步枪、冲锋枪的士兵。

    “大野次郎你眼睛难道是长在屁股上吗,往哪里打呢?没看到支那士兵都躲在战车的后面吗?你应该往坦克后面打,我们的迫击炮是对付不了他们的战车的。”日军的迫击炮阵地上,一名日军中尉正对着【龙敌龙】旁边一名上等兵破口大骂。

    正当他骂得起劲的时候,一名士兵突然叫了起来:“中队长阁下,支那人的坦克朝我们冲过来啦。”

    “八嘎,支那人发现我们的阵地了。”这名中尉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慌的神色,不过随即便冷静了下来,他立刻转头下令道:“波田鸠耐小队长,你马上组织受伤的勇士组成挺身队,背上炸药包埋伏在前面两百米的地方,等待支那战车过来后就冲过去把他们的战车炸掉,务必要将他拦住,否则我们这个阵地就要完啦。”

    “哈伊。”

    这名名叫波田鸠耐的年轻少尉接到命令后并没有转身离去,而是给这名中尉鞠了个躬,然后才恳求道:“水原大祥队长,我是家里的独子,我的父亲在日俄战争中已经去世了。我是我的母亲一手拉扯大的,待会如果我玉碎了,我在北海道的老母亲就要拜托您照顾了”

    中尉郑重的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你放心的去吧。”

    “哈伊。”

    波田鸠耐得到了上司的保证后。松了口气。他对着后面高声喊道:“所有能动的伤员都到弹药囤积处领取炸药包,然后过来集合。”

    随着波田鸠耐的喊声,二十多名还能行动的轻伤员挣扎着站了出来,他们默默的来到弹药囤积点各自拿起了一个炸药包背在了身上,准备跟随着他们的长官朝前方做最后的冲锋。

    在武士道精神的熏陶下,日本军队有一种和其他军队很不一样的观念,那就是如果在战斗中遇到不利情况,部队需要撤退的话那些伤员就要留下来断后。而如果遇到了对手太过猛烈的攻击,己方要抵挡不住时,这些伤员就要承担起抱着炸药包为部队开突围辟通道或是阻止敌人攻势的任务。因此伤员对于日军来说那就相当于万金油。只要是需要牺牲的时候就是指挥官第一个考虑抛弃的对象。

    按理说日军这样做应该会非常影响军心的。如果是在欧美国家的有哪个指挥官敢这么做的话下面的伤兵绝对会立马对他打冷枪绝无二话。但对于饱受武士道精神茶毒的日本军队来说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士兵也习惯了当炮灰的命运。

    已经从旁边的士兵手里接过炸药包背在了背上的波田鸠耐少尉对着面前二十多名同样也背着五公斤重的炸药包的轻伤员们大声喊道:“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们,现在已经到了你们献身的时候了,为了天皇陛下。为了帝国大业,大家跟我着我冲啊。”

    “冲啊。”

    “为了天皇陛下为了帝国,冲啊。”

    早就被武士道精神训练得泯灭人性的日军士兵们狂喊着口号冲向了前方迎面冲来的坦克。

    与此同时,紧跟在坦克后面的猴子手里拿着一支汤姆森冲锋枪对着旁边的士兵大声命令道:“大家都瞪大眼睛,小心鬼子的敢死队。绝不能让他们靠近咱们的坦克。”

    猴子带着两个排近三十名士兵紧跟在坦克的后面,每辆坦克后面都分配了十多名士兵,十多双眼睛紧盯着坦克周围,一旦发现有日军士兵的身影他们手中的武器立刻就会在第一时间内喷射出死亡的金属弹雨。

    突然,一名士兵大声喊了起来。“左前方发现日军,他们冲过来了。”

    “啪啪啪……”

    这名士兵在发出警报的同时,他手中的伽兰德步枪便同时响了起来,但清脆的枪声立刻被坦克的履带声给掩盖了。

    不过他的警告也起到了作用,随着枪声的响起。周围的士兵也发现了前方隐隐若现的敌军身影,他们也纷纷扣动了扳机,雨点般的子弹朝着前方倾泻而去。

    “快隐蔽、隐蔽,不要再冲锋了,赶紧躲起来。”

    指挥着伤兵进行决死突击的波田鸠耐少尉看着前方密集的弹雨,他很清楚如果再继续冲锋的话他这区区二十多名伤兵最终的结局只能是成为对方的枪下亡灵。

    在波田鸠耐少尉的身后,那名日军炮兵中尉通过望远镜把前方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就在刚刚过去的不到三分钟里,已经有五六名企图冲过去炸掉对方坦克的士兵倒在了前方猛烈的火力下。

    “八嘎,支那人的火力太猛烈了,我们的挺身队根本就穿不过对方的火力网。”

    这名中尉握着望远镜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渗出了大量的汗水,望远镜也变得有些滑手起来。

    突然,四名日军士兵从一个不起眼的但坑里同时跃了出来,他们每两个人分成一组朝着距离他们不到三十米的坦克冲了过去,中尉从望远镜里已经能够看到他们背后的炸药包上的导火索已经被点燃,红色的火苗在哧哧的燃烧着,很快那四名士兵就冲到了距离坦克不到二十米的地方。

    眼看着这四名士兵就要冲到对方的坦克跟前,中尉脸上立刻露出了兴奋的神情,情不自禁的大声喝了起来:“好。”

    只是他笑容还没有完全显露出来,前方便出现了十多道火舌,无数的子弹击中了那四名士兵,紧接着就是几声轰鸣的巨响,炸药爆炸了,四股浓烟几乎是同时升腾而起。

    爆炸响起的时候,所有的日本人都紧张的瞪着爆炸点,但是他们很快就失望了,当硝烟散去后,两辆坦克从硝烟里摇摇晃晃的开了过来,而架设在炮塔前方的并列机枪射出的火力更猛烈了。

    “再来四个人摸过去,绝不能让支那人的战车靠近我们的炮兵阵地。”躲在一颗枯树根后面的波田鸠耐有些气急败坏的对周围的士兵吼了起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四名士兵从各自的隐蔽点爬了出来,他们虽然都是伤兵,但同时也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他们或是匍匐着前进,或是隐蔽前行,很快他们就又靠近了正朝他们隆隆驶来的坦克。

    很快两辆坦克距离他们已经很近了,这四名存了必死之心的伤兵立刻又扑了上去,但这回他们的下场比起他们的前任还要差,这几人还没来得及拉开导火索就坦克后面瞪大了眼睛的士兵们扫倒在地。

    眼看着自己带领的士兵越来越少,但却连一个战果都没有,波田鸠耐绝望了,这名年轻的少尉大吼了一声,带领着最后的五名挺身队员们朝着前面扑了上去,很快几声隆隆的爆炸声继续响了起来……

    用螳臂当车来形容绝望中的日本人是很恰当的,当看到波田鸠耐和他率领的二十多名挺身队员全都被密集射来的子弹打成筛子后,一直举着望远镜观战的中尉绝望了,当两辆坦克冲进了他的炮兵阵地时,他甚至来不及做出太大的反映,就被横扫而来的子弹打成了马蜂窝。

    “前进……继续前进。”

    “兄弟们,冲进诉讼县城,全歼三十九师团。”

    随着诉讼县城的外围阵地被突破,很快一百多辆坦克和数千名士兵就蜂拥着涌进了宿松县城。

    “将军阁下,我们的城南阵地已经被支那人突破,现在支那人的战车已经进城了。”

    在讼诉县城中心的三十九师团指挥部里,一名参谋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向师团长山协正隆报告了这一消息。

    “怎么会这样?”已经连续一天一夜都在指挥部里指挥作战的山协正隆愤怒的一拳砸到了桌子上,震得桌上的茶杯当当作响,“福永勇吉是怎么守阵地的?现在才过去四个小时啊,难道他的联队都是木头人吗?福永勇吉现在在哪里?”

    参谋赶紧回答:“报告师团长阁下,福永联队长现在已经率领二三一联队退守南门,他正在和第三十九工兵联队一起驻守南门,刚才福永大佐在电话里声称他将在南门和支那人拼搏到底,如果不能把支那人挡住他绝不活着回来见您。”

    听到这里,山协正隆的火气总算消退了一些,冷哼了一声:“哼,这个家伙的武士道精神总算没有完全丢光。你告诉他,一定要坚持到明天中午,等待十五师团的到来,否则他就自己剖腹吧。”

    “哈伊。”

    ps:

    谢谢新生活开始、冷夜风雨吹、魔界小小虎、cjj71等筒子的打赏。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棒极了吧台上网络游戏剧烈运动物理我们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