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坐在炮弹箱旁的李晨哲用羮勺舀了一羮勺的午餐牛肉吃了一口,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皱,随手把羮勺仍在了炮弹箱上骂骂咧咧的说道:“他娘的,这玩意真他娘的难吃,老子实在是受不了了”

    吴成枫笑了,望着他戏谑的说道:“我说老李啊,你这想法可不对头啊。你知不知道现在全国有多少老百姓连饭都吃不上,你现在竟然连牛肉都开始嫌弃不想吃了,这要是传出去老百姓可是要戳你脊梁骨的哟。”

    李晨枫老脸红了一下后这才笑骂道:“你小子就装吧,我就不信你就没吃腻。说实话,这玩意刚开始吃这么几天味道还不错,可要是让你天天吃,一连吃上一年半载的那味道还不如窝窝头好吃呢。【龙敌龙】”

    吃过罐头的人都知道,这罐头由于为了为延长保存期和增加味道,罐头食品在制作过程中势必要加入防腐剂、香料、色素以及人工调味剂等添加剂,刚开始吃的时候味道或许还不错,但吃久了那味道没几个人受得了。

    “你拉到吧。”吴成枫白了他一眼,啧啧的摇了摇头:“这罐头是不好吃,但它至少能填饱肚子不是。老李啊,我发现你变了,你变得堕落了,当年那位在徐州敢当面质问苏长官的那位慷慨激昂的热血大学生已经变质了啊。”

    “滚你的蛋。”

    看着在前面摇头晃脑装模作样的吴成枫,李晨哲哭笑不得扔掉了手中的羮勺顺手给了他一拳。“老子只是感慨两下,这都不行啊。”

    “嘿嘿……”

    吴成枫也笑了起来。他把罐头盒里的最后一口午餐肉吃掉后打了个饱嗝,随手用衣袖擦了擦嘴巴这才说道:“好了,你也别在那侨情了,赶紧的把东西吃完,咱们再合计合计,看看下午的仗应该怎么打,否则再拖下去的话等到鬼子的十三师团赶来增援这仗就不好打了。”

    李晨哲也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可现在的问题是小鬼子在阵地前挖了好几道反坦克壕。我们即便是填平了那些壕沟,但面对那些疯狂的日本人组织的敢死队我们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否则一个不小心一辆坦克可就没了。”

    “嗯,那倒是。”吴成枫对此也很赞同,他想了想又说道:“其实今天早上的战斗我也看到,我认为今天早上之所以损失了十多辆坦克,那是因为你们的推进速度太快而导致步兵跟不上。缺乏了步兵的火力支援后你们才会露出火力缝隙导致坦克被日本人的敢死队靠近后炸毁的。这点你不能否认吧。”

    李晨哲老脸又是一红,“嗯,这点我也看到了。那些兔崽子总是想着一鼓作气冲上日军阵地,脑子一热就会猛踩油门,这才导致了步坦协同脱节,不过你放心。待会我一定会叮嘱那些兔崽子让他们守规矩的。”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何况部队原本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地方,虽然装甲一师和四百师奉命一起对第六师团发动进攻,但两支部队总会在下意识的想要比较一番想要第一个攻占日军阵地,而装甲一师在这方面自然是站了优势。是以在今天早上的战斗中那些装甲兵们总是有意无意的加大了油门,将步兵抛在身后。失去了步兵火力支援的坦克自然更加容易被日军的自杀式攻击所击伤或击毁。

    吴成枫哼哼了两声这才说道:“你能记住就好。要知道现在可不是争强好胜的时候,要是因为这个而耽误了长官们的计划,我们谁也担待不起。我老吴要是出了叉子大不了不干这个师长,但至少当个团长还是可以的,而你李晨枫要是办砸了别说这个师长了,我估计苏长官能让你去骑兵团喂马。”

    “哼,用不着你吓唬我,我自然清楚。”听吴成枫这么一说,李晨哲的脸上也变得有些难看起来。虽然这些话很难听,但并非没有道理,他吴成枫即便不干这个师长,但至少还能混个团长当当,可他李晨哲要是被派到骑兵团喂马,那无论是里子还是面子可要全都丢光了。

    此时的李晨哲十分清楚,吴成枫既然这么说那也是在隐隐的表示他的不满,在今天上午的战斗中,不少步兵就是因为失去了坦克的掩护而负伤甚至丧命的,吴成枫身为四百师的师长自然也是不满的。

    两人吃完了饭后,又一起合计了一下,决定下去再派出两个装甲团和步兵日军第二道防线发起攻击,并且还增派了不少的神枪手专门负责狙杀日本人的敢死队。

    下午十三点二十七分,两个装甲团共一百八十多辆坦克和一个步兵团在掩护的炮火停下来后开始对日军阵地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但是下午的进攻刚刚开始就碰到了被迫停了下来。

    “什么?日本人在他们的阵地上放置了大量的本地老百姓?”指挥部里的吴成枫和李晨哲接到前沿打来的电话后不禁大吃了一惊。

    “走,马上到过去看看。”吴成枫豁的站了起来,脸色阴沉的率先向外走去。

    出了指挥部,两人在十多名卫兵和参谋的护卫下冒着被日军发现的风险来到了前方距离日军阵地不远的一个临时观察哨里,开始掏出了望远镜看了起来。他这么一看不打紧,一看之下却是差点被气炸了心肺。

    吴成枫所在的观察哨距离日军第二道防线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上用望远镜可以清楚的观察到日军一举一动。通过望远镜,吴成枫可以清楚的看到在日军的战壕前稀稀落落的站着不少老百姓,这些百姓有男有女,不过这些人都是老的老小的小,青壮年基本上没有。而这些人此刻全都被绑了起来并用绳子串成了一长串,日本人把他们分成了很多队,每队约莫二十人左右,在每串人的后面都站着几名虎视眈眈的日军士兵。

    而这时,一名日军军官正在后面拿着一个喇叭用汉语大声的喊话:“对面的支那军士兵们,现在你们也看到了。我们的手中掌握着大量的支那百姓,他们的性命现在掌握在我们的手中,如果你们再继续进攻的话第一个死的将会是他们,如果你们停止进攻,那么他们的性命将会得到保全,你们听清楚了吗?我再重复一边,支那的士兵们……”

    “王八蛋。”

    听了远处传来的日军军官的话,吴成枫气得额头上青筋凸起,脸色突然间涨得通红,双手也在微微颤抖,在他旁边的李晨哲同样也气得身子直颤,此刻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实在是低估了这个民族的无耻。

    “师座,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旁边的参谋们也同样气得不轻,一个年轻的少校如同旋风般冲到了吴成枫的身边大声说道:“师座,小鬼子太无耻了,我们绝不能向他们屈服,应该立即下令发起进攻,把这些畜生干掉。”

    “不行,前面还有百姓呢,如果我们这么做,那些百姓就全都没命了。”这时,一名中年的参谋却提出了反对的意见。

    “现在是打仗,不是喝喜酒过家家,如果我们停止了进攻那我们的任务怎么办,你别忘了,战区司令部给我们的命令是用最快的速度击败或击溃第六师团,否则等到敌人的援兵到来就麻烦了。”

    “那也不能用老百姓的生命来做赌注,你别忘了我们是军人,不是土匪。”

    “你那是妇人之仁。”

    两人一边说着当场就吵了起来,而周围的几名参谋也分别发表了意见,有的则认为应该暂缓进攻等待时机,而一些参谋则认为不能纵容了日本人的行为,否则日本人若是看到计谋得逞日后跟着有样学样那还怎么打仗,随着参加讨论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够了。”

    被弄得头昏眼花的吴成枫突然吼了起来,“你们都***给老子闭嘴,这样吵来吵去能有个屁用,现在先来个人,清点一下日军阵地前老百姓的人数。”

    吴成枫的话音刚落,刚才那名少校参谋大声说道:“报告师座,职部刚才已经清点过人数了,阵地前的老百姓人数约为五百多人,多为老弱妇孺,估计是日本人仓促间从前面的镇子里抓到的百姓。”

    吴成枫的脸沉得如同锅底似地,冷笑道:“好啊,早就听说第六师团的无耻程度在日本军队里也是数一数二的,没想到今天我算是亲眼见识到了。老李,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向日本人妥协吗?”

    李晨哲的脸上犹豫的神色不时一闪而过,虽然这几年的军旅生涯已经把他从一个单纯的学生变成了一个杀伐决断平日满嘴粗话的将军,但面对这样的生死抉择他依然感到很难做出选择。这种事一旦应对不好很容易就会被国人千夫所指的,这样一来名声可就臭了,这对于骨子里还保留着传统儒家思想的李晨哲来说是很困难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PS:谢谢cjj71的打赏。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