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良久李晨哲才缓缓摇了摇头低声道,“妥协,这是绝对不行的。且不说如果咱们这次妥协的话就会无法按时完成战区司令部交给咱们的任务。更重要的是,如若此先例一开消息传了出去,日后日本人一旦打了败仗,所有人都用百姓来威胁我们,那我们还怎么打仗?难道我们就应该乖乖的等死么?”

    李晨哲的话一出口,那名中年的参谋顿时就急了,忙不迭的说道:“师座,可若是我们连百姓也一块打的话日本人肯定会大肆宣传的,那样我们四战区在华夏的名声就全臭了,而且苏长官他们也未必会同意我们的做法吧?”

    李晨哲一听顿时就怒了,瞪了参谋一眼喝道:“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乖乖的等着日本人的援兵到来吗?”

    中年参谋不假思索的说道:“我们可以先请示苏长官啊。”

    “你啊。”

    听了中年参谋的话,李晨哲和吴成枫全都暗暗摇了摇头。这个参谋心忧百姓有仁慈之心这是对的,可他却忘了现在他们实在打仗,每一分【龙无敌】钟都关系到无数条生命的存亡,在这种危急时刻需要的是军事主官立即做出决断,而不是将问题推诿给上级来解决,否则你这个军事主官就是不合格的。看来这个人这辈子也就是参谋的命了,这种性格的人根本就不适合独当一面。

    这时,吴成枫发话了。他把手一摆后说道:“既然老李你也赞同我的话,那就这么决定了。攻击计划不变,但同时我们也要把这个情况上报给战区司令部。无论结果是什么都由我和李师长来承担,你们把命令发布下去吧。”

    “是。”

    所有的参谋都齐齐的应了一声,虽然有几个人对这个命令心中还有异议,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军队里讲究的就是服从命令,一旦军事主官下了命令,他们就要不择不扣的执行,哪怕这个命令是错的也不例外。

    看到参谋们纷纷去传达命令,李晨哲对着吴成枫笑道:“老吴。这次咱哥俩算是豁出去了,弄不好你还真的有可能被降级,而我也要去骑兵团喂马啰。”

    吴成枫苦笑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但我只知道如果不做样做的话那么将来就会有更多的百姓被日本人压上战场,至于是非对错还是留待后人评说吧……”

    此时,在日军的一处阵地上。下野一霍看着阵地前方那一排排被绑起来的百姓得意的笑着对身边的十三联队长青森正仁说道:“青森君,支那人就是假仁假义。有了这些支那百姓在前难免,那些假仁假义的支那人就再也没有对我们发射过一枚炮弹,我们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等到增援部队的到来了。”

    看着志满意得的下野一霍,青森正仁不知为什么心中总是高兴不起来,他叹了口气道:“青森君。我总觉得这样做会不会太过激怒支那人,而且要是被他们捅到了媒体上会有损我们天皇仁慈的形象。”

    “形象?什么形象?”下野一霍不满的看了青森正仁一眼道:“一名真正合格的军人就是要不择手段的将对手击败,哪怕这个对手和你没有任何可比性也不例外,青森君你要记住,仁慈这个东西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谈论。如果你早弄明白这点,兴许今天上午你们联队就不会失利了。”

    青森正仁脸上一阵青气闪过。下野一霍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但他还偏偏不能说什么,不管怎么说上午的仗他毕竟是打败了。由于心中有气,青森正仁低着头不再说话了,气氛一时陷入了尴尬之中。

    正在这时,前面传来了一阵喧哗,心情正烦躁的青森正仁扭头一看,原来是前面阵地上一队被绑起来的人正在和身后看押他们的日军士兵大声说着什么。

    “八嘎。”

    原本青森正仁被下野一霍讥讽了一下后心情就不好,此刻看到这样的情形他就更光火了。心情烦躁的他一下就抽出了腰间的指挥刀朝着前方走去。

    很快他就来到了那些百姓的身后的大声问道:“你们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一名士兵就报告道:“联队长阁下,这些支那百姓太刁蛮了,他们竟然不肯继续站在阵地前充当肉盾,闹着要回去,所以我们才训斥他的、”

    “纳尼,还有这种事?”青森正仁一听不由得勃然大怒,什么时候华夏的老百姓竟然干反抗起皇军来了。他快步走到这些百姓的跟前看了看,发现这一队百姓几乎全都是老人,另外还有两三哥半大的孩子,此时他们全都被绳子绑了起来串成了一排正气鼓鼓的看着他。青森正仁的眼里透出了凶狠的目光,恶狠狠的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喝道:“你们滴……良心大大滴坏,皇军来到这里是来帮助你们共建大东亚共荣圈和皇道乐土滴,你们竟然这样对待皇军,难道你们想要造反吗?”

    不得不说,原本青森正仁的就长得不怎么样,一双三角眼配上大饼脸加上矮小而壮硕的身材让他显得格外难看,再加上凶狠的表情和手中明晃晃的指挥刀,确实是能吓坏一些胆小的人。一些原本嚷嚷着要回去的老人和孩子被他吓得不敢吭声,但事无绝对,有一名老人不但没有退缩,反倒是站了出来大声道:“你们口口声声说要帮助我们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但是却又把我们抓起来放到这里送死,这就是你说的皇道乐土吗?”

    “八嘎,你滴良心大大的坏啦。”

    青森正仁没想到在这么多士兵的看护下还有人敢反抗顶嘴,再一看,一旁的参谋长下野一霍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他,仿佛正嘲笑他的无能。感到面子上挂不住的他的眼中杀气不禁一闪而逝,手中一挥,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这把锋利的指挥刀便刺进了这名老人的胸口。老人发出了一声惨呼,和快就倒在了血泊里。

    青森正仁用力抽出了刀子,拿着这把尚在滴血的指挥刀指着众人狞笑道:“这就是反抗皇军的下场,我劝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配合皇军的行动,否则你们通通都要死啦死啦滴。”

    “爷爷……”

    这时,一名小孩从人群里跑了出来,一下扑到了那名倒在血泊里的老人身上大声的哭了起来。

    “嗯……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青森正仁眼睛又是凶光闪过,一不做二不休高高举起了指挥刀对着那名小孩就要劈下去……

    “日……”

    突然,空中传来的一声尖锐而刺耳的声音让周围所有人立刻都变了颜色。在场的人都是老兵了,他们一听声音就知道这是高速飞行的炮弹和空气摩擦时发出的声音,而且这枚炮弹的着弹点离自己肯定不远。

    说时迟那时快,包括青森正仁和下野一霍在内的士兵们全都不假思索的纷纷扑在地上。

    “轰……”

    正当他们的刚接触到地面时,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在他们附近响了起来,巨大的声音震得所有的耳膜都嗡嗡作响。

    当这枚爆炸声响起之后,又是十枚炮弹在阵地中部爆炸。剧烈的爆炸不但将周围的日军士兵炸死了一大片,就连被日本人押送到阵地前的老百姓也炸死炸伤了不少。

    等到第一波爆炸过后,青森正仁挣扎着从地上爬到下野一霍的旁边大声质问道:“青森君,你不是说我们只要把支那百姓放在这里就可以阻止支那人的进攻吗?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此时的下野一霍也慌了,他完全没有意料到对面的华夏军队竟然不顾本国百姓的安危悍然开炮,这种做法已经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了。

    不过下野一霍也察觉到,这次华夏人的炮击并不象今天早上那么密集,而是东一炮西一炮打得很分散,而且除了刚开始的那几炮外,剩下的炮击他们还特意避开了日军阵地前方老百姓的所在,专门往防线后方轰炸。

    “难道支那人是在吓唬自己?”

    下野一霍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念头,只是没等他思考完毕,旁边的青森正仁却已经忍不住下达命令了,“所有人进入阵地,反战车炮各就各位,挺身队准备。”

    第十三联队不愧是全日本最老牌也是最凶悍的联队之一,虽然早上已经被装甲一师给胖揍了一顿伤亡惨重得几乎崩溃,但经过了几个小时的休整他们又回复了一定的战斗力。

    就在日军纷纷上了阵地的时候,原本被栽在阵地前的百姓们也慌了,被日本人用绳子绑成了一串串的他们并没有受过军事训练,在刚才炮击的时候完全不懂得如何规避,因此伤亡也不小。

    此刻看到前方华夏军队已经开始向这里发起进攻后全都慌了,被绑成了一串串的他们开始四处奔逃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谢谢cjj71的打赏。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谢楼主更新
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