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火化、置办丧礼,杨伯原死后,这些事自然都要一一进行,杨奇没怎么插手,几乎都是他父亲和小叔在张罗。

    但杨奇从头到尾都陪在爷爷身边。

    即便是爷爷被送到殡仪馆火化的时候,杨奇也站在不远处看着,带着爷爷的骨灰回到家里置办丧事的时候,杨奇多数时候,也是跪在爷爷的灵前,整个人显得异常沉默,父母亲人担心他的状态,多次劝他去休息,他都只是微微摇头,母亲罗尚梅想把他硬来去休息,却发现无论她怎么使力,都拉不动他分毫。

    杨岳功夫粗浅,却不是没见识过真功夫的,见状,心里暗叹,对罗尚梅摆摆手,叹道:“算了!既然他不想起来,你是拉不动的,随他吧!”

    杨家的亲戚先后赶来参加杨伯原的丧礼,杨奇的两个舅舅、两个堂叔,还有一些其他亲戚先后到来,让杨家人满为患,每天晚上大部分人都只能去附近的宾馆休息。

    父亲请来道士,至于是超度还是什么,谁也看不懂,只是看上去挺神秘,也让丧礼的气氛越发肃穆、沉重。

    三天后的清晨,出殡!

    身为长孙,杨奇捧着爷爷的遗像走在道士身后,杨岳捧着杨伯原的骨灰盒走在后面,杨家三个男人披麻戴孝,其他亲戚头缠白布的、臂戴白巾的,一路所过之处,人人避让,人人【龙无敌】侧目。

    因为杨奇明星身份,出殡当天,手拿相机、肩抗摄影机的记者至少有二三十人,沿路还有不少看热闹的市民和粉丝。

    相机的白光频频从眼前闪过,各种议论不断传入耳中,但杨奇似乎都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低垂着眼帘、捧着爷爷的遗像走在前面,面无表情,目光暗淡。

    路边偶有粉丝呼喊的声音,也没有引起他任何反应,眼帘都没有抬过一次。

    其实他爷爷这次的葬礼,本来可以更隆重的,这两天莫文静私下跟他汇报过很多次,演艺圈有不少熟人打来电话,想向他表示哀悼,其中大部分人都表示会抽时间前来参加他爷爷的葬礼。

    但无一例外,杨奇都拒绝了。

    即便如此,这两天杨家还是收到不少明星、名人送来的花圈,远在京城的岳家甚至也派人送来两只花圈。

    今天真正一起陪着出殡的外人,只有杨奇的几个亲传弟子。

    像李弘彦、李悍、任知暑、周阿星、林秀玲。

    是的,今天林秀玲也来了,杨奇看见了她,却没有上前说话,只是无声点了点头。

    路边的人群里,兰欣也来了,看着捧着遗像走在出殡队伍前面的杨奇,看着他低垂眼睑、面无表情的样子,兰欣眼神复杂,但并没有上前喊他。

    她已经很久没有近距离见过杨奇,没想到再次看见,却是这样的日子。

    出殡队伍经过另一条街的时候,路边的樟树下,潘洁瑜也站在看热闹的人群边缘看着走在出殡队伍前面的杨奇。

    这两天杨奇日夜守在爷爷灵前,没有看新闻,所以他并不知道他爷爷这次过世,很多媒体都报道了。

    原因?

    当然是因为杨奇如今在影坛的地位和人气,他自编自导自演的《七杀》还没有上映,所以,无论圈内圈外怎样不看好这部电影的未来票房,都还只是猜测,已经尘埃落定的是杨奇最近两年主演的几部电影电视剧的高票房和高收视率,包括口碑也都是上佳。

    比如去年打破国内国产电影票房纪录的《剑与飞船》,比如《黑拳王》系列两部曲,等等,都是杨奇过往耀眼的成绩。

    很多人虽然不看好《七杀》上映后的票房,但却都认为就算《七杀》亏本,口碑也不行,对杨奇如今的影坛地位和人气影响也不会太大。

    简言之,杨奇的功夫已经得到圈内圈外的公认,再加上他越来越出色的演技,几乎所有人都看好他的前途,尤其是最近杨奇接演何不丞新戏《硬币》的消息得到证实以后,外界对他的看好就更一致了。

    大家之前不看好的只是杨奇自编自导自演这样的玩法,现在大家发现他并不是要在自编自导自演这条路上一条道走到黑,仍然还会接演别人的电影,大家对他的前途自然又看好了。

    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说现在的杨奇人气和关注度非同凡响,但凡是关于他的新闻,外界的关注就不会少,偏偏杨奇的性格古怪,平时极少接受媒体的采访,所以,当媒体难得发现有一个关于杨奇的消息可以报道的时候,便蜂拥而来。

    今天到场的记者已经不是第一次报道杨家的丧礼,也是因此,杨家今天出殡的消息早早就在媒体和网上传开了。

    所以,今天杨家出殡的一路上,围观的市民和杨奇的粉丝很多。

    兰欣和潘洁瑜只是其中两个而已。

    路边的樟树下,潘洁瑜看着捧着遗像走在前面的杨奇,她心里有点心疼,也有点陌生。

    心疼自然是因为她对杨奇余情未了,陌生则是因为时隔有年,杨奇如今的模样和神情都不是她以前所熟悉的。

    只是看表面,她就感到杨奇已经不是她原来认识的杨奇,可这点陌生感并没有让她放下她对他的感情。

    有些感情,随着时间流逝,会消散淡去。

    而有些感情,随着时间流逝,却像窖藏的美酒,越来越浓,历久弥新。

    她对杨奇的感情就是如此,也许是当初结束的太草率,所以,当时间过去,事情过去,当潘洁瑜发现促使他们分手的事并不像她想的那样的时候,后悔和遗憾便随着时间流逝,在她心中越来越清晰。

    一份被错误终结的感情,她怎能释然?怎能放得下?

    尤其是当她站在路边的人群边缘,看见杨奇明明走在出殡的人群中,却给她一种孑然一身、茕茕孑立的时候,她心中想要安慰他、给他慰藉的心就更真切了。

    ……

    杨伯原被安葬在恒店西郊的三福陵,三福陵是恒店最大的公墓群,墓碑已经刻好,杨奇捧着爷爷的遗像,站在墓碑前,看着父亲亲手将爷爷的骨灰盒放进地下,这两天来他没再流泪的双眼中又滚下两行泪水。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