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一切都发生在短短数秒之间。

    变故发生的太快了,从窗户玻璃突然破碎,无数玻璃碎片溅飞进来,到索风飞跃进病房,一剑刺向杨奇心口,再到杨奇突然睁眼,抬手两指一夹宝剑,再到他反手一击,利用索风的剑,用剑柄将索风击飞出去,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直到这个时候,刚刚破碎飞溅进来的那些玻璃碎片才终于全部掉落在病房地上。

    而这个时候,刚刚那十几个记者,也才只有三四个冲出病房,其他的,不是受伤倒在地上,就是死在地上,还站着的几个,身上也都插着玻璃碎片,受伤了。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刚刚下意识从墙角冲向杨奇的莫文静才扑到杨奇床前,左腿跪在床前,双手扶在杨奇身上,紧张又惊讶地看着杨奇,惊讶之极。

    “老、老板!你没事吧?”

    莫文静此时的表情很奇怪,有紧张、惊讶、也有担心、欢喜。

    还是那句话——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到这短短几秒时间,惊变和反转就已全部出现和结束,她惊吓的情绪还没有去,欢喜和惊讶的情绪就来了。

    缩在杨奇床底下,双手捂眼的颖儿则呆在那里,外面的动静消失了?

    莫文静扑到床边?她问杨奇有没有事?杨奇受伤了没有?他还活着吗?外面的动静怎么消失了?杨奇死了吗?

    浑身发抖的颖儿战战兢兢地拿开捂住双眼的双手,脸色煞白,如受惊【敌龙无】的小兽。

    她此时当然看不见床上的杨奇情况如何,但她却看见刚才那个黑衣面具人软软地倒在对面的墙边,嘴角带血,手里的剑散落在一尺之外,看样子受伤不轻,几次想爬起来,竟然都跌回地面。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颖儿小脑瓜里一时反应不过来,凶手好像很惨……那……是谁把他打这么惨的呢?谁来救了杨奇?

    至于是不是杨奇干的,颖儿一时根本没往那方面想,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杨奇还是昏迷的,应该不可能正好这个时候醒来。

    而病床上已经睁开双眼,刚刚击飞索风的杨奇却并没有立即起床,他有些疲惫地闭上双眼,刚刚击飞索风的右手缓缓落回床上,莫文静张着嘴近距离看着,她怎么看,都觉得杨奇这是浑身乏力的模样。

    可她刚才又亲眼看见他一睁眼就击飞刚才的黑衣人。

    对了,黑衣人!

    莫文静紧张回头,却见刚才还身手极其矫健的黑衣人倒在墙边,模样比杨奇还惨,努力昂着头想爬起来,却就是爬不起来。

    此时,病房门口那些记者受伤的还在哼哼,但已经有几个胆大的记者瞪着眼睛,拿着相机要钱不要命地回身咔嚓咔嚓抓紧时间拍照了。

    这样的记者不多,就那么两三个!其中就有《魔都娱乐报》的王金城,此时他心里又惊又喜,还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悲喜交加都难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今天这个新闻抢得太惊险了,搞得自己破相不说,身上还有好几处受伤,旁边还倒着几个同行,凶杀!他刚刚竟然亲身经历一场凶杀!

    而这场凶杀的对象,竟然是他们今天想抢的新闻主角,新晋功夫巨星——杨奇!

    太刺激了!

    王金城一向自诩自己胆大,没有自己不敢挖的新闻,但就在刚刚那么几秒钟,他发现自己硬是吓出一身汗来,刚才那几片玻璃向他脑袋飞来的时候,他甚至以为自己今天要死了。

    因为心有余悸、劫后余生的庆幸,所以王金城这个时候拿着相机对着杨奇和那个黑衣人猛拍,借以发泄自己心中的惊恐,也为了找补自己的损失!

    他觉得今天这个新闻,自己冒的风险太大了,命差点都丢了,如果还不多拍点照片,多抓点新闻素材,他今天冒的险就太不值了。

    多拍几张压压惊!

    一边猛拍,王金城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

    拍照的双手在颤抖,王金城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但他心头也极为欣喜,因为他知道自己终于抓到大新闻了!

    亲身经历杨奇被刺杀事件,如果这还不是大新闻,那什么才算大新闻?

    病床上,杨奇终于睁开眼,其实他刚才也只闭了一两秒,再次睁眼,他手撑着床沿起身,莫文静看见,赶紧伸手扶他。

    在她的搀扶下,杨奇脸色苍白地从床上下来。

    摇摇晃晃的样子,看上去随手一推就倒,弱不禁风,尤其配上他那张清秀的苍白脸庞,怎么看,也难以让人将他和刚才信手击飞黑衣人的形象联系起来。

    墙边还没爬起来的索风看在眼里,心里更觉悲哀。

    一个虚弱到如此程度的人,他竟然都能失手。

    看杨奇现在的样子,他相信刚才他如果能够多撑两招,杨奇一定会死在他剑下,他估计杨奇刚才是强行发力击败他的,后力必定不继。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时光不能倒流,他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杨奇刚才那一击重伤了他,他现在比杨奇还虚弱。

    杨奇在莫文静的搀扶下,冷眼走到索风近前,索风面具后的双眼看着他走近,突然提气说:“动手吧!给我一个痛快!”

    骨子里,索风是一个狠人,很光棍的那种性格,他不怕死,如果怕死,他这些年也不会一次次出去杀人,一次弄的比一次惊险。

    他享受那种惊险刺激的感觉,讨厌自己的生活一成不变、波澜不惊。

    他早就有心理准备,如果哪天自己失手,就必死无疑!他很清楚自己这些年犯下的事,一旦落到警方手里,绝对是一个死字!没有别的可能。

    他此时但求速死。

    杨奇目光瞥了眼门口那些记者,尤其是那几个还在拍照的家伙,又瞥了一眼索风掉在地上的宝剑。

    那柄宝剑不是金色。

    但杨奇还是怀疑眼前的黑衣人是谭家余孽,因为他的仇人不多,生死仇敌就更少了,用剑的生死仇敌,大概也就谭家一个。

    何况,之前拍《七杀》的时候,在广州他和雪幸就遇到过一次谭家余孽的刺杀。

    微微摇头,杨奇微微露出一丝笑容,开口却对搀扶他的莫文静说:“扶我去厕所!”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