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谭梧正在后院深处独自练剑,剑光霍霍,杀气四溢,四周的草木枝叶被激荡而出的剑风激得摇摆不定,不远处的石板小径上,忽然走过来一名白衣女子。

    不仅衣白、鞋白、袜白,这女孩肤色也是极白,不正常的那种苍白色。

    眉眼倒是颇为清秀,柔顺的黑发被一条蓝布带扎在肩后,发丝扎得有点低、有点松,身量倒是不矮,一米六几的样子。

    略显遗憾的是,她身形单薄,很瘦,苍白皮肤下隐隐都能看见细细的青筋。

    更遗憾的是,她一双本应明亮的双眼,却灰扑扑,黯淡无光,眼球也微微凹陷。

    她端着一只木托盘正在往这边走来,托盘上有一大碗稀饭,四五个大馒头,以及三小碟开胃的咸菜。

    她是吴瞎子的女儿——吴小芝。

    吴瞎子年轻时候,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

    全是盲人。

    这是他吴家的遗传,无论男女,都双眼不能视物。

    只是,三十多年过去,吴瞎子这三儿两女,还活着的,已经只剩下一儿一女。

    儿子三十三岁,吴家的天衍书,已经修到第七章,吴家《天衍书》共九章,常被人说成“九章天衍书”。

    据说九章天衍书修到大圆满,就能成就陆地神仙,前知八百年,后知五百年。

    儿子吴灿三十三岁,就将天衍书修炼到第七章,这自然是喜事,被人知情人当作吴瞎子的衣钵传人。

    可这件事对年仅十八岁的吴小芝来说,这却是死亡通知书。

    因为吴家数百年来,不管生下多少【敌龙无】子嗣,每代最后都只能有一人长大。

    从无例外。

    所以,哥哥吴灿修到天衍书第七章的时候,吴小芝就停住继续修炼天衍书。

    即便当时她的天衍书也已经修炼到第五章。

    父兄不止一次鼓励她继续修炼天衍书,父亲更是告知她,他已经有心得,有把握为她逆天改命,她未必会死,但吴小芝还是微笑以对,私下却是彻底停止修习天衍书。

    久而久之,父兄也不再劝她,只希望她能平和喜乐。

    双目不能视物,可此时走过来的吴小芝却与常人无异。

    并不像其他盲人那样走得小心翼翼,每走一步都要向前试探一两下,她走的不快,但每一步迈出都很自然,就像她能看见脚下的路一样。

    事实上,她也确实能看见!

    很矛盾是不是?

    一个盲人怎么还能看得见?如果能看得见,她又怎么还是盲人?

    其实不奇怪!

    因为吴家天衍书第一章修的就是心眼通。

    心眼通修成,双眼虽然依旧不能视物,但周围风景,已经能一一映照在心湖之中,如景物投映在镜中。

    吴小芝有五章天衍书的修为,心眼通自然是有的。

    如果不从五官的漂亮与否上看,她的行动确实与常人无异。

    吴小芝面带微笑走过来,也不呼唤正在练剑的谭梧,伸手轻拂臀后裙摆,她盈盈笑着在石凳上坐下,将手上托盘放在旁边的石桌上,一边含笑“看着”正在练剑的谭梧,一边轻手轻脚地将托盘里的东西一一拿出,在石桌上摆好。

    天衍书很神奇,心眼通也匪夷所思,妙用无穷,但心眼通终究不是双眼,显现在心眼通里的景物,自然也和双眼看见的不同。

    就像此时,谭梧练剑的身影呈现在吴小芝心湖中的影像,其实是没有颜色的,或者说都是呆板的黑色。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的世界看见的都是黑色,所以她最喜爱的颜色是白色。

    这从她一身白衣白袜白鞋,就能看出来。

    之所以扎头发的布带是蓝色,而不是白色,只是为了避讳。

    现代社会避讳头上戴白色东西的人已经不多了,偶尔在电视电影里,还能看见戴白帽子的人,但出身在玄学世家的吴小芝却还是传统思想。

    家里有长辈在世,绝不头戴白色或者黑色头饰。

    因为黑白,都是孝布的颜色。

    吴小芝在石桌这边坐下不久,旁边的收音机里忽然传来这样的声音:“下面即将送给大家的,是杨奇告别专辑里的最先一首歌,很好听的一首粤语歌,好了!一首《水中花》送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

    电台女主播的声音刚刚落下,收音机里就传来一段很好听的音乐前奏,吴小芝嘴角含笑,侧耳听着。

    她双眼不能视物,耳朵却很灵敏,任何一首歌,她能听到的东西,都比常人更多。

    一边“看着”表哥在那边练剑,一边在这里听歌,于她而言,是一件很惬意舒服的事。

    可,那边正在练剑的谭梧听到收音机里“杨奇”二字,却是脸色突然一变,突然刺出去的一剑猛然定在那里,霍然回头看向石桌上的收音机。

    条件反射之下,他猛然拧腰转身,一剑扬起,下意识要一剑隔空斩了石桌上那台收音机。

    但,在突然看见吴小芝坐在那里的身影的时候,谭梧已经扬起的一剑却突然定在半空,脸色又是一变,红白交替,变幻不定,但一双满布杀气的双眼却紧紧盯着石桌上那台老旧的收音机。

    这收音机是吴小芝送他的。

    说是可以让他在练剑的时候,不显得太清冷。

    此时吴小芝含笑就坐在那里,他如果突然一剑斩了这收音机……

    谭梧脸色变了变,暗暗咬了咬牙,最后抿了抿嘴,深吸一口气,收剑倒提着大步走过来,硬挤出几分笑容对吴小芝说:“啊,表妹!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又给我送早餐了?真是辛苦你了!”

    “表哥!你练完了吗?练完的话,快过来吃吧!今天的馒头我减了一点盐,你看看合不合你口味!如果还觉得咸的话,我明天再减一点!”

    吴小芝柔柔地浅笑着,说话的声音细声细气。

    大概是因为听到谭梧声音的缘故,她脸上浮现出几分喜色。

    谭梧僵硬地笑着,冷眼瞥了瞥那台收音机,强忍着挥剑劈了这台收音机的冲动,保持着笑容,努力平复着情绪,走过去在吴小芝旁边坐下,拿起一只馒头就咬了一口。

    “嗯,很好!不用再减了!”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