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深夜,窗外狂风呼啸,暴雨倾盆。

    这个季节,在长安地界有这样的暴雨,应该是很罕见的,外面糟糕的天气,一如床上谭梧的心情。

    他心情很糟,自从今天早上在吴小芝这里得知自己不适合修炼天衍书的原因,他这一整天的心情就没好过。

    他很想学天衍书。

    只要一想到,自己练成天衍书,练成心眼通和天眼通之后,三百六十度再无死角,敌人的任何攻击都在自己心中无所遁形,他就心头火热,恨不能立即开始修炼天衍书。

    何况,据他母亲当初所说,天衍书越修到后面,就有越多的神通出现,他想学天衍书的愿望就更强了。

    谭家金剑未必是最强的功法,但如果谭家金剑加上吴家的天衍书呢?

    岳家和那个姓杨的还能抵挡吗?

    心烦意乱间,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平时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熟睡的谭梧突然在床上坐起来,啪一声打开床头灯,靠在床头神情阴郁。

    窗外的狂风暴雨听在他耳里,加深着他心里的烦躁。

    伸手从床头柜上摸来香烟和火机,点燃一支抽着,眉头深锁。

    明灭不定的烟头火光映照下,他的神情似乎也在阴晴不定。

    他的眼神很亮,如刀子一样凌厉。

    香烟没能熄灭他心头的烦躁,反而令他心里越发烦闷的厉害。

    又伸手从床头柜上摸来手机,他用手机上网找到杨奇的照片,看着照片里神情温和平淡微笑的杨奇,杨奇脸上的温和和笑容看在他眼里,却是那样的刺眼。

    这个姓杨的,明明双手沾满他谭家族人的鲜血,在人前却还能笑得那么温和自然,杀了那么多人,他的心境就一点没受影响吗?

    还是说,他从来不觉得杀那么谭家族人根本就不是罪孽?

    明明双手沾满鲜血,却还享受着天王巨星的荣耀和风光,听说他现在身家最少过10亿了,还想退出娱乐圈做自己想【敌无龙】做的事?

    看着与自己有血海深仇的仇人活得这么好,这么滋润,谭梧心里就杀机四溢。

    他的父母没有逃过那天晚上的杀戮,弟弟妹妹也没能逃出来。

    还有爷爷!

    虽然谭梧知道自己父母和弟弟妹妹,以及爷爷,都不是姓杨的亲手杀的,但他早就知道那次对他们谭家的灭门行动,就是这个姓杨的发起的。

    如果不是此人,凭岳家?

    早就被他们谭家打压得只能在京城一隅苟延残喘的岳家有胆子、有能力对他谭家灭门吗?

    岳家是他的仇人!但谭梧最恨的却是杨奇!

    在他眼里,杨奇才是灭他们谭家的元凶,是导致他家人全部死亡的根源!

    看了一会杨奇的照片,谭梧忽然深深闭上双眼。

    一个念头在他脑中闪过:既然只有瞎子才最适合修炼天衍书,那么……

    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不断盘旋,要不要戳瞎自己双眼?

    一想到自己再也看不见这花花世界,从此自己的世界也变得一片黑暗,他心里就有点畏惧。

    但同时,一旦天衍书修炼有成,将会获得的心眼通和天眼通等各种神通,他就跃跃欲试,很有一股冲动想立即戳瞎自己眼睛。

    人都说对别人狠不是真的狠,对自己狠,才是真狠。

    谭梧此时就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如果是戳瞎别人眼睛,自己就能修炼天衍书,那他肯定毫不犹豫就下得去手,别说戳瞎一双眼睛,就算戳瞎十双八双,他也能很快付诸行动。

    可是此时需要戳瞎的却是他自己眼睛,这就令他难以狠下那个心了。

    现在的医学很发达,但他还从来没听说过能治好被戳瞎的眼睛。

    戳瞎自己眼睛容易,但一旦真戳瞎了,以后再想恢复就不可能了!

    他很清楚地记得吴小芝今天早上说的一句话: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双能看见这个世界的眼睛。

    心眼通、天眼通虽好,却比不上肉眼看这个世界生动、鲜活。

    吴小芝从来没有用肉眼看过这个世界,她都有这样的遗憾,何况他谭梧,以前他倒是没想过拥有一双正常的眼睛是多幸福的事,但此时面临这样的抉择,他才意识到双眼能看见这个世界,是一件多好的事。

    他此时闭上双眼,就是在体验看不见眼前世界的感觉。

    那种眼前一片黑暗,永远见不到光明的感觉,令他很怕,无比眷恋。

    同时还有一个恐惧的念头在他脑中闪过:万一我戳瞎眼睛后,还是修不成天衍书,练不成心眼通和天眼通,那怎么办?岂不是太惨了?

    有些事不能想,越想越害怕。

    忽然,谭梧叹了口气睁开双眼,起身披衣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望着窗外狂风如怒,暴雨如注,他忽然觉得只要眼睛能看见,这样恶劣的天气也是美景。

    要放弃修炼天衍书吗?

    想着这些,他心里更加烦闷。

    然后就走到床头柜那里,打开柜门从里面拿出一瓶白酒,坐在床沿上一边看着窗外的狂风暴雨,一边一口接着一口地往嘴里灌酒。

    他想等酒劲上来,趁着酒劲,心一横,突然下手。

    因为清醒的时候,他狠不下那个心。

    因为意识到这一点,谭梧一边灌自己酒,嘴角一边露出一抹苦笑。

    原来我也是这样软弱的人啊……

    他心里如此感叹。

    一瓶酒很快喝完,酒瓶突然砸碎在脚下,谭梧心一横,右手突然勾起两指,两指如钩,猛然扎向自己双眼,指间劲风凌厉,还没扎到眼球,指风就已经刺得他眼皮突突直跳。

    眼看就要扎爆自己双眼,突然,如钩的双指停在眼脸前,他的双眼已经条件反射地紧紧闭上。

    谭梧身形定在那里,双指就停在眼脸前,只差一点点就能扎爆双眼,可就是那么一点点距离,他再也扎不下去。

    心底的软弱,在这一刻被他清晰无比地感受到。

    而这种感觉,却令他无比痛恨、鄙夷自己。

    是的,在这一刻,他很看不起自己,明明再向前一点点,就能做到的事,自己却就是狠不下那个心。

    脸色青红不定,右手缓缓放下,双眼缓缓睁开。

    “啊!!!”

    谭梧突然面色狰狞地大吼一声,霍然起身疯狂地冲出房间,木质房门被他一冲而破,木块飞溅,一眨眼他疯狂的身影就冲进外面的雨幕中。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