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所以,当岳中棠看见从景山宾馆大门走出来的是杨奇的时候,他眼睛突然睁大,又惊又喜,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两眼眨了又眨,确定自己没看错,这才欣喜地快步迎上去。

    “这么快?小杨!这楼里的鬼佬不多吗?”

    “嗯,不多!”

    杨奇怔了怔,有点失笑,但他并没有反驳,就顺着岳中棠的话说了。

    而岳中棠却不疑有它,松了口气,释然道:“哦,怪不得!我就说你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吓我一跳!呵呵!”

    杨奇笑笑,目光往马路两边一扫,已经看见刚才送他们来的那辆车已经在往这边开。

    车子停在杨奇、岳中棠面前的时候,开车的便衣降下车窗,看神一样的目光看了杨奇两眼,热情地说:“杨先生!岳先生!快上车吧!两位辛苦了,咱们先去城里找个地方吃饭,休息一下再去下一站!”

    ……

    洛阳城西警署招待所。

    杨奇、岳中棠,以及开车的便衣,正在一间小包间里吃饭,这里当然是开车的便衣安排的,他奉命给杨奇和岳中棠开车,手上肯定是有些权限的。

    比如:他可以借用全国各地警署的力量。

    直接让警署出兵帮助杨奇他们肯定不行,但借用警署的招待所,给杨奇他们安排一下吃饭和住宿还是没问题的。

    席上无酒,因为吃完饭,他们还要继续上路,赶往下一站。美国人的入侵,来势汹汹,没太多时间给他们浪费,能快一点赶到下一站,可能就能多救很多人的性命。

    警署招待所的饭菜当然比不上星级酒店的精美,但份量很足,油水也很足,鸡鸭鱼肉什么的,样样都有。

    杨奇和岳中棠也确实饿了,两人吃的都很快,并没有像有些有点钱有点权的那些人那样,这个不吃,那个看不上。

    便衣也在吃,但他多数时候都在伺候杨奇和岳中棠,不时给他们夹菜,倒水。

    不仅如此,他语气还带着几分小心翼翼与殷勤,似乎有点小心思。

    “来!杨先生!这个甲鱼裙边您尝尝!这可是好东西啊!嘿嘿!”

    【无龙敌】“哪!岳先生,这地锅鸡您多吃点!这里的地锅鸡做的不错,很香的!”

    “杨先生!这些菜还行吗?如果您还有什么想吃的,您尽管跟我说,我去跟厨房说!呵呵,这里鲍鱼、鱼翅什么的是没有,但其它的,基本上应有尽有!”

    ……

    夹菜、小意的话说了不少,终于,话题被他转到今天的行动上。

    “嘿嘿,杨先生!说真的,以前我还是您的影迷呢!您的动作片是真的精彩,我全家都爱看,没想到现实中您的功夫比电影上还厉害百倍,今天景山宾馆那里的一战,您可真是超神啊!我到现在都还有点不敢相信,呵呵!”

    杨奇没有接话,只是笑笑,继续吃饭吃菜。

    倒是他旁边的岳中棠以庆幸的语气说了句:“说起景山宾馆这一战,确实很险,还好今天在那宾馆里的鬼佬不是很多,当时我可是心惊胆战啊!”

    说着,他庆幸地笑着微微摇头,心有余悸的样子。

    “什么?那里的鬼佬不是很多?杨先生一个人杀了六七十个鬼佬,还不算很多?”

    便衣呆了呆,愣愣地看看岳中棠,又看看杨奇,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随即,他惊叹道:“哇!看来岳先生和杨先生的功夫之高,还远远在我的认识之上呀!看来那些鬼佬不足为虑了!呵呵!”

    岳中棠:“……”

    “六七十人?”

    这次换岳中棠呆了,也换了他怀疑自己的耳朵,他神情异样地看了那便衣一眼,又缓缓转脸看向若无其事吃饭吃菜的杨奇,嘴唇动了动,他忽然问:“小杨?你从宾馆出来的时候,不是说里面的鬼佬不是很多吗?”

    不等杨奇回答,他又看向便衣,问:“你小子说的是真是假?你跟我一样也没进那宾馆,你是怎么知道今天里面有六七十个鬼佬的?莫非动手之前,你故意隐瞒了这个情报?”

    问到后面,岳中棠眉头已经竖了起来,随时就要发怒的样子。

    “没!没有!岳先生!我怎么会隐瞒情报呢?您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隐瞒这么重要的消息啊!”

    “那你刚才说里面有六七十个鬼子?”

    “哎!哎呀!岳先生您误会我啦!是!我是也没进景山宾馆,可我们有很多同事啊!刚才就在我们离开景山宾馆不久,我们的同事收到消息,就已经赶过去善后、处理现场了,里面死了六七十个鬼佬,那也是我这边的同事电话告诉我的!真的,岳先生您相信我!”

    “电话?你什么时候接的电话,一路上我怎么没看你接电话?”

    岳中棠将信将疑,依然有些怀疑。

    便衣神情无奈,苦笑解释:“开车的时候,那电话还没打来,您当然没见我接啦!我是刚才出去吩咐厨房给我们安排饭菜的时候,接的电话,您不信的话,等等!我给您看我的通话记录!”

    说着,他掏出手机,将手机调到通话记录页面,递给岳中棠看。

    岳中棠也当真看了两眼,等看见便衣的手机通话记录里,果然有一条半个小时前的通话记录,这才信了。

    “早说嘛!刚才老夫差点一掌打死你!”

    递还手机的时候,岳中棠失笑着说。

    便衣男子无奈苦笑,嘴上还得说着:“没事!这误会不是解开了嘛!呵呵。”

    心里释然的岳中棠低头继续吃饭,便衣男子迟疑着,目光在杨奇和岳中棠脸上转了几转,忽然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嘿嘿,杨先生、岳先生!您二位都是有真功夫、大本领的高人,呃,您们看我也是个警察,平日里也有很多危险的工作,我、我有个不情之请,嘿嘿,嘿嘿,不知道能不能说?”

    这年头谁比谁傻啊?

    杨奇和岳中棠微微抬眼看他一眼,都是微微失笑。

    岳中棠微微翻了个白眼,杨奇态度好点,微笑接话:“想跟我们学功夫?”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