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木人楼……”

    杨奇被岳中棠的介绍勾起一丝好奇心,下意识往敞着门的木人楼大门走去,想进去见识一下康家的木人楼。

    这个木人楼,让他联想到木人桩和传说中少林寺的木人巷。

    刚才听岳中棠的介绍,这木人楼的作用,倒是和少林的木人巷有点相像。

    不同的是,传说中少林寺的木人巷,是武僧想脱离少林的时候,才需要闯的地方,闯的过去,才允许脱离少林,下山还俗。

    而闯不过去的话,就只能继续留在少林。

    而这康家的木人楼的作用,好像仅仅只是考核康家子弟的地方,康家子孙一生里可以多次来这里闯关。

    杨奇想进去看看里面的木人是什么样子,摆放的位置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以此来推测这木人楼闯关的难度。

    见杨奇往里面走,岳中棠笑了笑,也举步跟上,跟在他们身后的便衣也像个小尾巴似的跟着,他也有点好奇。

    杨奇双手背在腰后,刚走进木人楼的一楼大厅,入目看见一座座姿态各异的木人伫立在黑黝黝的楼内,嘴角刚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准备好好欣赏一下,忽然他脸色一变。

    前方黑乎乎的地方,忽然传来一阵破风声,一物疾速向他袭来,风声不大,但听在杨奇耳里却与狂风无异。

    因为那风声中饱含杀意。

    刚听见破风声,黑乎乎的一物就砸到他脸前,杨奇脸色一变,紧急一侧身,电光石火之间,避开那一物。

    “哗啦”一声大响,那黑乎乎的一团物什砸在他身后的门框上,瞬间碎裂炸开。

    一股浓浓的白酒香气飘进杨奇鼻腔,原来是一坛酒?

    杨奇瞳孔一缩,还没来得及细看,刚才那坛酒砸来的方向就突然传来一声杀气四溢的冷喝:“什么人?找死!”

    冷喝声起,那边就传来一条木板突然断裂的声响,下一刻,黑乎乎的一楼大厅里,那些影影绰绰的木人林中,就突然乍现两道森寒的刀光,声势浩大,两道刀光后面一道身影,如出膛的炮弹猛然飞扑过来。

    双刀如轮,挡在【敌无龙】他与杨奇之间的一座座木人,被那两道刀轮触碰到的,全部四分五裂,有的脑袋飞起,有的胳膊断成几截,更有几具木人是直接炸开的。

    漫天的“残肢断臂”和“头颅”木屑飞溅中,那两道刀轮一闪而至,瞬间扑到杨奇近前,左右两道刀轮交叉合击,交错切向杨奇的脖子。

    “住手!!康家的!”

    刚刚踏进门来的岳中棠一见,脸色骤变,急忙制止,从这两道刀轮,他一眼断定来袭之人必定是康家子弟。

    可是,他制止的还是晚了点,此时那两道刀轮已经一左一右切向杨奇脖子,这时候就算想收手,也已经来不及。

    杨奇双眼眯缝成两条细缝,本来背在腰后的双手突然一闪,来到身前,叮叮两声,左右手各有两根手指弹在这两道刀轮上,弹的那两道刀轮向上扬起,间不容发之间,从他头顶上方交错而过。

    还没完!

    刚刚弹开那两道刀轮,杨奇就趁势突然向前突进,突然前跨一步,身影一侧,右肩重重撞在此人心口,嘭一声,将此人撞飞出去。

    轰隆隆一阵乱响,倒飞出去的这人一连撞倒五六座木人,才终于跌落在地。

    而此人的反应也不弱,后背一着地,他双脚凌空一剪,借着双脚凌空这一剪之力,力贯腰背,霎时就翻身凌空跃起,双脚稳稳落地。

    双刀在身前一横,身形微微伏低,警惕地戒备着几米外的杨奇。

    “你们是什么人?不是那些美国鬼子派来的?”

    此人在黑暗中盯着杨奇他们,冷喝。

    态度上,依然很不友好,随时都可能再扑过来杀人的架势。

    “废话!我们当然不是美国鬼子派来的!老夫姓岳!岳中棠,你听说过吗?小子!你是康家的老几?老夫看你刚才出手显露的康家双刀造诣,应该是康老头的三个儿子之一吧?你是老几?”

    杨奇还没说话,身后岳中棠已经没好气地叱责。

    不仅叱责,岳中棠还怒气冲冲地向前走了几步,走到杨奇身前,挡在那人与杨奇之间。

    杨奇冷眼看着,和岳中棠一样,一见刚才这人出手的两道刀轮,他就猜到这应该是康家之人,那些美国来的鬼佬,应该没人会这样的双刀刀法。

    当然,就算杨奇看出刚才这人的身份,他也不可能站在那里不动,给人砍,出手更是没有留情。

    高手是有尊严的!

    修为高到一定程度,骨子里就不容许任何人对自己不敬,杨奇自己可能都没发现,随着他的修为渐渐恢复,但凡向他出手的人,无论是谁,他都已经习惯性地先把人打倒再说。

    有什么话,先把人打倒了,再慢慢说也不迟。

    “岳中棠?岳家家主?”

    黑暗中,刚才向杨奇出手的那人似乎怔了怔,随着他的声音,他迟疑着向前走近几步,借着门口的淡淡星光,歪着头仔细打量岳中棠几眼,又仔细打量杨奇和那名便衣几眼。

    忽然收了手中双刀,举刀向腰间一插,双刀立时入鞘。

    然后拱手向岳中棠行了一礼,粗声粗气地说:“原来真是岳先生!失礼了!我是康开疆!康云峰的二儿子!这两位是?”

    最后一句,他是看向杨奇和那名便衣问的。

    “康开疆?难怪……”

    听了康开疆的自我介绍,岳中棠有点恍然,似乎明白这小子刚才为什么突然出手了,伸手向杨奇,道:“小康!这位是杨奇!老夫的忘年交,这两年你应该听说过他,对吧?至于后面那小子,你不用管!那是警方的人!”

    “杨奇?”

    闻言,康开疆下意识又往前走了一步,目光惊疑地又打量杨奇几眼,讶道:“真的是你?”

    顿了顿,他看看杨奇,又看看岳中棠,皱眉问道:“岳先生!杨奇!你们这时候怎么来到这里?难道是我爹邀请你们二位来助拳的?”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