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散初唐 正文卷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被拒绝了 北冥老鱼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怎么了,宁安没有同意?”看到狄仁杰垂头丧气的走出来,李休也急忙上前问道。

    “嗯!”只见狄仁杰这时一脸委屈的点了点头,这是他第一次向心宜的女子表明心迹,当然也是第一次被拒绝,因此这时他也是大受打击。

    “这……这怎么可能?”虽然早有猜测,但李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道,自己都被宁安这丫头拒之门外,可是狄仁杰一来她就开了门,身为过来的人李休自然一眼就看出宁安对狄仁杰有意思,可是怎么会拒绝,难道说宁安有点害羞,所以不好意思同意?不过也不对啊,这丫头一向胆大,怎么会在这种重要关头退缩?

    “我也不知道,本来我们谈的好好的,可是当我提出想娶她时,结果宁安就脸色一变,随后就拒绝了我。”狄仁杰这时哭丧着脸再次说道,被心宜的女子当面拒绝,哪怕是狄仁杰一时间也恢复不了信心。

    “你等一下,我进去问一下她!”李休这时更加感到奇怪,当下大步来到宁安的房门前,然后推门进去,结果却只见宁安竟然正伏案痛哭,这让李休也再次一愣,明明是宁安拒绝了狄仁杰,要哭也应该狄仁杰去哭【龙无敌】,怎么宁安哭的这么伤心?

    带着心中的不解,李休迈步上前轻轻的拍了拍宁安的肩膀问道:“宁安,你……你怎么哭了,有什么心事就和为父说,千万不要憋在心里!”

    李休的话一出口,立刻起到了效果,结果只见宁安一下子跳起来,也不顾脸上的泪水,推着李休出了门,然后“呯”的一声把门关上了,这下任由李休再怎么敲门她也不开,这让他也是大为郁闷。

    宁安不开门,李休这个当爹的也没办法,最后只能安慰了狄仁杰几句,让他也不要放弃,自己也会找个时间和宁安聊一聊,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狄仁杰喜欢宁安好多年了,虽然这次被拒受到了打击,但他性格坚毅,也不是轻易放弃的人,所以很快就调整过来,并且还表示自己过几天再来见宁安,最后李休也亲自送他出了门。

    狄仁杰刚一走,衣娘就立刻再次找到李休,刚才她不方便和狄仁杰见面,所以就躲开了,只是她现在也知道了宁安拒绝了狄仁杰的事,当下也十分不满的道:“夫君你说宁安这丫头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拒绝这门亲事?”

    “我也不知道,不过宁安从小就有主见,今天她心情不好,连见都不肯见咱们,所以还是再等几天,等她心情好了再问问。”李休这时也抚着胡须道,人的年纪大了,儿女们也都长成了,他们夫妇这几年是为了儿女们的婚事操碎了心。

    不过李休打算的虽好,但是宁安这丫头却没有给他机会,第二天吃过早饭,宁安就又搬到晋阳宫和兕子住在一起了,这让李休和衣娘想问都找不到人了。

    “父亲,听说仁杰向三妹提亲,结果被拒绝了?”这天晚饭后,李休正在房间里休息,却没想到长子李安跑进来颇为神秘的问道,他和狄仁杰是好友,而宁安则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所以他自然也十分的关心。

    “不错,我也不知道宁安这丫头是怎么想的。”李休这时叹了口气道,李治登基后,李安也立刻被任命为中书舍人,虽然品级不是很高,但却掌有实权,而且明眼人都知道,李治这只是让李安熟悉一下中书省的动作,日后很可能会将中书省交给李安掌管。

    “嘿嘿,我倒是知道一点。”只见李安这时再次一笑道。

    “你知道什么?”李休听到儿子的话也立刻精神一震道。

    “我知道的也不多,不过我却早就知道仁杰喜欢宁安,而且宁安对仁杰也有意思,今年上元节时,宁安这丫头还主动邀请仁杰一起出游,这已经十分明显的表明她的心迹了。”只见李安这时再次笑道。

    “既然宁安对仁杰也有意思,可她为何会拒绝仁杰的提亲?”李休听到儿子的话也再次惊讶的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觉得兕子肯定知道。”李安先是摇了摇头,随后又提意道。

    “我就怕兕子不说,毕竟这两个丫头口风都很严,她们不说我也没办法。”李休这时苦笑一声道,他也知道兕子应该知道,可是想到兕子的病情,他也不想再去打扰她。

    “如果父亲不愿意去的话,不如我让丽质去探探兕子的口风,她们姐妹情深,说不定可以问出些什么来?”李安这时忽然开口提议道。

    “还是算了,兕子这丫头和宁安一样,都是鬼精鬼精的,恐怕丽质刚一开口,她就能猜到丽质要做什么。”李休听到这里却是摇了摇头,过了一会这才又开口道,“实在不行还是我去吧,刚好这两天也没去探望兕子,顺便看看她的身体怎么样了,如果她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到时我再问她也不迟。”

    听到父亲如此说,李安也是点了点头,随后父子二人又聊了一些政务方面的事,李休虽然不在朝堂,但却对朝堂的局势把握的很准,很多方面都能给李安一些指点。

    不过在与儿子的交谈中,李休却十分敏锐的发现一件事,那就是在李治登基后,长孙无忌明显变得更加活跃了,而且还主动将很多政务揽到自己身上,这虽然为李治减轻了许多的负担。

    但这也并不是个好现象,特别是想到长孙无忌日后的下场,更让李休有些担心,现在他只希望长孙无忌能够自己醒悟过来,如果他实在放不下,日后自己也只能找个机会提醒一下了,也算是尽了朋友之义。

    第二天上午,李休乘着马车先去了药观找孙思邈,询问了一下兕子的病情,然后两人这才一起乘车去了晋阳宫,本来李休是想找宁安的,可是到了那里才发现,宁安竟然不在,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找到兕子,希望从她这里能够探听出一些消息。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