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卷八 谁将新樽盛旧月 章一九零 谁的心魔 烟雨江南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帝都北部有一座小型浮空艇起降场,专供区域住户使用。

    中午时分,临江王的舰队降落。

    作为重镇藩王中的第一人,他可带入帝都的轻装编队是一千九百人,甚至超过天王仪卫。不过眼前的人数并不满员,大概只有一半左右。显然这位年少之时肆意张扬的宗王,如今已被岁月打磨得内敛。

    即使仅数百人规模,对这座起降场也颇有压力。战舰只能轮流降落把人放下,列队的仪卫们将整个场地挤得满满的。

    没有人注意到,原先在地面等着迎接的一队随扈中,有一个上了旗舰没有下来。

    等所有仪卫和统领全都整队完毕后,穿着宗王大礼服的临江王走下舷梯,直接坐进加长越野车中,队伍立刻开拔。

    起降场上的战舰陆续升空,舰队不能留在帝都里,他们已在城外申请了地方扎营,那里还会进驻临江王的另外一半仪卫。

    当所有战舰都拔升到一定高度,开始集体向西转向,只有旗舰在继续爬升,直到进入外虚空,然后开始做定点环飞运动。

    旗舰的主舱室里,皓帝和临江王对面而坐。两人中间的桌子上,除了茶具之外,堆了不少文件图册之【龙无敌】类的东西。从规制看,一部分应该是皓帝带来的,另一部分则是临江王带来的。

    临江王在看一本奏折,封皮样式应是出自内阁军部,他很没耐心地一目十行,匆匆翻到最后一页,随手往桌上一扔。

    皓帝比他神态悠闲,捧着一个薄胎瓷的杯子,目光落在杯中碧青茶色上,像是在纯然享受佳茗。

    临江王道:“祖王一支族人都处理完了?”

    皓帝道:“祖王的孙辈以下,全部自宗室玉册除名,姓氏由他们自改。封地也已换出皇家保留领地之外,迁居的事,大概还需要一年吧。”

    长生王当初虽然差点让帝国崩溃,但今天听说他整支后人被逐出宗谱,临江王仍不禁有休戚之感。他沉默一会儿,叹了口气,终究没说什么。

    临江王将目光落到他先前看的那封奏折上,道:“军部那地方,现在已经变成大杂烩了,什么人都能来插一手。当年祖王在的时候,麻烦是麻烦,可几个山头总有脉络可寻,也没乱成这个样子!你把军部收入内阁,现在看来,不见其利,反见其害。”

    皓帝淡淡道:“以当年太祖武帝的威望,也没把军部变成一言堂。帝国世家自治,诸帅坐镇战区,协调战事的军部是整个帝国唯一跨战区、跨封地平衡资源的部门,从设立之日起,就是一个是非之地、博弈之所。”

    “如今几位天王至少面上是都不干政的,文臣之中则是历来无人能镇住武将。祖王事后,朝务调整,各大势力的原同盟被打破,新同盟尚未形成,几大山头分裂成了诸多小山头,乱一些也很正常。”

    临江王皱了皱眉,军部是帝室、门阀、世家、军团的角力之地,当初林熙棠以元帅之位兼领文官之首,都不过在里面只占了三分天下。

    原本长生王陨落后,军部被降格并入内阁,若太宰一位由林熙棠担任,那还有控制住事态的可能。如今不要说太宰之位空悬,就连那位新上任的缩水右相要坐稳自己的位置,都还需要一段时间。

    帝国这样的庞然大物,就像一架有超过千枚部件的精密仪器,几个零件的损坏还能快速修补。可像天王叛乱这种犹如抽掉主轴之一的大震动,虽然还不至于整体崩溃,但修复工作相当于局部重造,哪有那么容易?

    临江王抓起茶杯喝了一口,想想那些破事就有点起火,然后他想起一人,就是此次前往封地宣召他的帝国特使方青空。

    “方青空呢?我记得他此前即是监察司右使,提个一级任内阁首席大臣,虽说资历浅了点,但也不是不可以。”

    “方青空原本就是替林师掌管战略情报的,现在那块还在他手上。”说着,皓帝顿了顿,笑笑道:“他已向我请辞,要求回北府军团去。”

    临江王吃了一惊,“北府军团出了什么问题?”

    皓帝道:“军团本身倒没什么问题。方青空只是打算从北府那边改回他原来的军籍和名字林无。”

    北府军团目前在编制上已是国公私军,不过因为异兽军团入侵的缘故,被留在了西陆协防。林家又一直没有合适人选接手,手续就始终没办完。然而让林家那些普遍才十级出头的战将去领一支精英军团,也着实太难为人了。

    因早年之事,临江王对方青空的来历比旁人知道得略多。这人出身军中刺杀营,原是一个没有来历的死士,硬生生从黑暗中走到阳光下。只是这样的履历,在加入文官系统的时候,免不了需要改头换面一番。

    以方青空如今神将修为,从北府军团恢复军籍的话,任军团长都是低就,至少要给个战区副帅。但是林熙棠在西陆上的战区被出自赵阀的元帅接过去了,这两拨人可不好放在一起。

    临江王还在思索此事背后的意思,皓帝又道:“我已经答应他了,他手上的战略情报部门今后就全交给你。”

    临江王脸色黑了黑,别以为如此权力是好事,帝国最高层次的战略情报是核心要害,也是沉甸甸的责任。

    不过临江王也很清楚皓帝为何要将这个部门给他,皇家天机院有备战略咨询的功能,一定是需要战略情报来相互验证的,现在李后掌了天机院,临江王作为监国,要能控得住情报才可不受掣肘。

    只不过临江王来前并没想到皓帝会放权得如此彻底。

    临江王忍不住刺皓帝道:“早知道你这么大方,我应该多带点人手过来的。”

    皓帝若无其事地道:“啊,王叔最好将长史府全部调过来。”他为表示自己并非在说反话,很诚恳地补了一句,“人手是真的不够。”

    临江王顿时有些气不顺,指指刚才看的奏折,道:“既然现在情报还在方青空手中,那这个关于林公的谣言究竟怎么一回事?才几天功夫,传得我都听说了。”

    皓帝淡淡道:“那个呀,起源地是西陆叛乱行省幽南,然后两天就到了帝都,至于桥嘛,其一是折桂殿。”

    临江王眼神一沉,“又是赵阀!他们还有完没完?!”

    皓帝指了指桌上的一摞资料,道:“王叔尽快熟悉朝务吧,我想近期就去西陆走走。”

    临江王已听方青空通报过天王会议和帝国大事,可现在看着面前一大堆资料,即使里面有部分已经看过,仍然露出有点牙疼的神色。

    他突然想到一事,“储位呢?”

    皓帝轻描淡写地道:“朕若一直活着,自是不需要储君。”

    皓帝已是天王,只要不陨落,只要他愿意,都可以从重孙辈里挑储君。可是,上了战场,任你何等尊贵强大,谁敢说自己一定能活着回来?皓帝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他将一切细节都安排好了,怎会唯独忘记这个?

    临江王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坐直身体,盯着皓帝,道:“储位可是帝国根本。”

    皓帝缓缓道:“不,王叔,储位对帝国并不重要。”

    临江王细细品味这句话,神色愈发凝重,片刻后,他方才沉声道:“天王们怎么说?”

    皓帝微微一笑道:“帝室不问世家内政,世家也不管帝室家务。天王们能有什么意见?”

    “可两位叔祖王不是帝室……”临江王突然收声,皱眉看着皓帝。

    皓帝淡淡道:“如今的宗室和世家有区别吗?青阳张氏和昊北张氏同源同姓张,帝室和宗室同源同姓姬,如此而已。”

    临江王一时无言以对,千年以降,门阀世家多多少少都有分宗之事,姬姓没有。

    可实际上,姬氏千年传承的方式和其他世族没有什么两样,盘根错节的联姻和由此带来的盟约,帝王一系与宗室的关系不见得比世族的嫡系和旁系更近。

    姬氏尚存一主十六支,其中十五支世系全部换过主宗,在长生王后人被逐出姬氏后,真正没有间断过传承的帝血只剩下先肃帝这一脉。

    事实上,临江王自家知自家事,他母亲是公主之女,曾祖母是宗室女,身上也有太多世家烙印。早年他一度成为林熙棠政敌中的旗帜性人物,其道理和张伯谦如今的门阀领袖身份是一样的。

    而临江王和张伯谦还不一样,并没有他那独特的身份和地位,也没有他横冲直撞、肆无忌惮的大气魄,所以当年也只能自请远镇边疆。

    沉默许久之后,临江王道:“浮陆之战,我记得你有五名皇子出征,一死两废两伤,而且最后的阵亡名单上,还多了一名皇女。”

    皓帝静静捧茶,面上眼中没有丝毫波澜。

    临江王继续道:“若你有什么闪失,皇后名下子女又全都被排除在大位之外,最后继位的,很大可能是赵妃之子,这样真的好吗?”

    皓帝后宫中就没有出身低于世家的妃嫔,在他一视同仁的情况下,皇子皇女的地位只来自个人天赋和身后的母族。

    如果皓帝没有立储就陨落,那么毫无疑问大位会变成门阀世家的角逐场,背靠赵阀的赵妃是胜出可能性最大的一个。但是在帝王意志缺位的情况下,皇子们自然就变成了世家代言人。而赵妃的脾性,不说也罢。

    皓帝却反问道:“有哪里不好吗?”

    临江王被这一句话堵得有点语塞,道:“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赵阀自己内部恐怕就要先乱上一乱了吧……”

    皓帝笑了笑,道:“该给赵阀的,朕可从来没有少过他们的。哪怕威远公不能扬名,爵位和战功也都归于赵阀,当然他们族内怎么分配,朕就管不了了。至于天勋刻名,朕也不知道军部为何会送那样一份报告给张王,他亲笔批了字,就连老王爷们都不愿管呢。不过燕云赵氏在天勋榜上不缺名字,想来也不介意少上个把。”

    临江王忍不住苦笑,任何家族都不是铁板一块,血亲和姻亲哪个更重要,简直就像是母亲和妻子要帮哪一边般无解。更不要说四代以上同堂,直系儿孙站出来不下百人,栽培谁?打压谁?长辈们但凡能做到按家规行事,不过多插手,就已是公正。

    以赵阀而言,如今声势已压过了张阀,就差一个天王。然而赵阀自这一任阀主脱离原有的继承秩序,由承恩公坐上主位后,内部就已失衡。在这关头上,再给赵阀砸个帝位下去,看似鲜花着锦,实则是烈火烹油。

    临江王叹道:“你还真是讨厌赵阀。”

    皓帝淡淡道:“赵阀也讨厌我啊,讨厌我没关系,讨厌老师是个什么道理?况且,就算朕是帝王,也不能克扣赵阀军功,冷淡赵家女儿,苛待赵家的皇子外孙吧?朕又不想削藩,为什么要压制他们?”

    临江王哑口无言,赵阀和皓帝的恩怨完全是一笔糊涂账。

    起因是上一代的赵后之死,据说是被肃帝纳了一个歌姬气得早产,一尸两命。这事本就是宫闱闺阁说不清楚,谁知道十多年后,那歌姬之子坐上了大位,简直是一巴掌重重打在赵阀脸上。

    赵阀心存不满,不待见皓帝都很正常,在皓帝微时,将这份厌恶由着门阀和帝党的天然对立,延伸到了林熙棠身上,也就更正常不过了。

    皓帝又道:“如果赵阀觉得姬家欠他们一个皇帝,那就还他们一个皇帝吧。”

    临江王呆了一呆,不可思议地道:“谁在传这种话?疯了不成。”

    皓帝笑笑道:“秦帝乃世家共主,威德者居之。这是当年立国时,诸世家公推太祖称帝,太祖亲口所说。所以,王叔啊,秦帝是帝国之主,姬氏却不一定啊。自洛水起事开始,我姬氏从此走上高台,如今已经一千两百年了,就随着载曜之始的结束,一起谢幕吧。”

    说完,皓帝从一堆册子里抽出两份,一一打开摊平,并排放到临江王面前。

    “朕给王叔的任命准备了两份,一份是监国,一份是摄政。王叔自取,朕都没有意见。”

    临江王以手支头,按住双眼,沉默良久。

    皓帝神色不动,十分安逸,还有空暇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茶。

    临江王终于抬起头,望着皓帝半晌,伸手将那份摄政王的诏书揉成粉末,道:“如果林公还在,是不会这么做的。”

    皓帝露出怀念之色,道:“张王也这么说。”

    临江王愣了愣,叹了口气,道:“那个孩子呢?还是阵亡了吗?”

    皓帝道:“没有,希望他这次能彻底置身事外吧。”

    临江王听着话头不对,狐疑道:“此事现在有几人知道?”

    “张王、你、我。”

    临江王脸色发青,很想不顾风仪地骂点什么,最终道:“你这家伙,也就在小老师面前装装纯良!”

    皓帝反口讥讽道:“你连装都装不来。”

    两人脱口而出后,都是一愣,瞪视对方许久,终是相对释然一笑。

    这一笑穿过了时间,仿佛多年以前,小皇子和小王叔就这样在人后拌嘴。身份尊贵又怎样,性情温好又怎样,在那个人眼中都一样啊。

    临江王叹气道:“林公这些年推行新政不顺,如今他一走,许多事情就此搁置,我还以为你会继续下去,却没想到,你要让帝国回归建立之前的世家自治。”

    “王叔你会错意了,不过是姬氏既然谢幕,就由后来者自己选要走的路。”皓帝道:“其实老师的新政,你有不少是不同意的吧?”

    临江王怔了怔,道:“不错。”

    “青阳王也是大多不同意的。”皓帝道:“抛去各自立场,纯论政见。老师希望的是尽量扩大受庇护的基数,给予起步资源,然后优中选优。青阳王则是觉得那完全是一个理想化的纸上方案。”

    “其实老师的主张并不是什么新观点,翻看帝国历史,先人也有提出,也有实践。人族天生个体比黑暗种族脆弱,因此逃离食栏之处,都是一地一族。立国之后,在此基础上构筑了帝国。”

    “现在大部分人的起点是家族,起点的高低依赖于家族强弱,以及自己在家族中的位置。只是这样一来,家族能力不强的寒门、平民,各种原因造成的流民后代,乃至底层永夜大陆那些人族,能获取起步资源的机会就微乎其微。”

    “帝国当初建立黄泉、暗花、剑雨泉、大道方圆四大训练营,只凭天赋,不拘出身,就是出于这种考虑。运转到如今也有几百年,结果差强人意。黄泉也是在出了老师和张王两人后,才得到比其它三家更多的资源倾斜,可问题是他们两人也都不是平民。”

    “盖因一名强者的成长,点燃原力只是起步,后面才是更为漫长的过程。而一个平民战兵,通过这样的资源倾斜,与世族子弟的战兵站到同一位置后,仍然会遇到缺乏家族支持的问题,这个时候缺的可能不仅是资源,还有秘法、经验、和人脉。”

    “所以,老师的优中选优,才会在张王眼中只是建一个温室,养一群绵羊,永远厮杀不出狮子,还不如顺其自然,物竞天择。因为谁也不知道这种扶持要到哪个点上才能松手。”

    “资源不会凭空产生,人心千差万别。向门阀世家和士族之外的寒门平民,投出大量资源,期望提高人族整体的黎明原力觉醒比例,这个事情本身就是结果不可测。又有多少家族愿意为此分薄本该给自己子弟的资源?”

    “从这千年来看,小范围是可以的,大范围则无可能。世家愿意上交部分战争资源,在帝国范围内统筹使用,自己也会向士族、寒门和平民招募附庸、发布悬赏,可是这些投入,怎么都不够所有人用。说到底,还是帝国太弱小了。”

    “最失败的试验区,莫过于西陆那两个省的叛军吧,他们现在和其它地方的灰色地带没什么区别,依靠在人族和黑暗种族之间的贸易过日子,也渐渐形成阶层。并没有给上面那个无解的问题,提供任何一点新路。如今也只能留下失败的经验,以待后人了。”

    临江王叹了口气,道:“林公近些年,提拔寒门平民的举措太激进了啊,其实他最大的问题,不是动了世家的根本利益,而是他不结党。就像你说的,起步不同的问题,在每一道门坎上都存在。”

    “林公提拔人,只看天赋,不问出身,也不收为已用。被提拔的人如果没有背景,在更上一层的时候又会遇到障碍。如果有背景,就要与他划清界线,免得被自己派别疑心。更有一些小人,微寒之身得了这个机会后,反而大力抨击他,以为投靠某个派系的晋身之阶。”

    “红蝎就有这么一个家伙,据说还是出身黄泉,为了通过南宫家搭上我的路子,说了许多闲话。他和宋子宁在黄泉同期,两人大概有摩擦,还攀扯了不少林公和宋子宁真假掺半的事情。”

    皓帝皱眉道:“红蝎里还有这么一个人?”

    临江王挑了挑眉,“哦,这人如此上进,我可是给足了他上进的机会,已经很久没听到他的消息。”

    皓帝眉心一松,有点哭笑不得,这位小王叔可从来不是善茬。

    临江王站起来,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停在舷窗前,望着外面的虚空。过了一会儿,方道:“如若我们和永夜全面战争,结果会是什么?”

    “最好的结果,是小输后和谈。”

    帝国整体实力劣于永夜,全面战争还能在小输状态下,让永夜愿意坐下来和谈,肯定已经是打到双方都无以为继的地步。本土大陆的损失先不要管它,天王陨落几乎是必然的,从目前布防位置来看,首当其冲就是皓帝和定玄王。

    临江王脸色变了变,追问:“最坏的结果呢?”

    “帝国被打散,大部分人族重归黑暗时代吧。”

    皓帝说得十分轻描淡写,临江王虽有些心理准备,脸色仍是越来越难看。

    皓帝看了临江王一眼,笑笑道:“其实也有第三种可能。圣山之上有人族一个位置。如果在此期间,帝国能出一位圣山之上的天王,议会或许会像以前那样抛来邀请。”

    临江王却不觉得这邀请会那么简单,“条件呢?”

    “放弃‘以血还血’,开放五级战兵以下的人口贸易。”

    “以血还血”是帝国对黑暗种族血宴无比强硬的回应,每有发生,必然对肇事者追杀到底。实在无法追索凶手,或者是暂时没有条件追杀凶手的,也会在同个区域内大肆杀戮,以血还血。

    帝国建立千年,许多国策都应时变动,唯有这一条被坚决执行到现在,即使要付出沉重代价,都无人退缩。

    临江王沉默良久,道:“谁会答应这样的条件?”

    皓帝冷淡道:“或许将来会有人不介意融合。”

    临江王突然想起两个传言,再想一想那三个姓氏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只觉得一阵头疼。“圣山之说,以前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有,那几位先祖根本没考虑过要答应吧。”

    皓帝道:“只有帝国历史上那几位大能本人,和历代皇帝知道了,不过是否有异姓天王亦被游说,就不得而知。”

    临江王听了一堆秘辛,很有一种进套了的感觉,没好气地道:“陛下今天告诉我这么多只有帝王能与闻的绝密之事,如果将来真是赵妃之子继位,是否需要臣下代为转告?”

    皓帝当真想了想,才回答道:“不用了。”

    临江王不由气结。

    接下来皓帝像是又想起一事,道:“啊,差点忘了,我打算取消‘人皇’只由帝室持有的规定,凡宗室、门阀、上品世家的神将,都可申请一试,最契合者即赐为配枪。王叔要不要先试?”

    临江王面无表情地道:“我嫌弃它火力不够。”

    皓帝再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眨了眨眼睛,好容易才忍住笑意,道:“‘人皇’会很失望的。”

    临江王却没心思和他皮,“其实我还是不明白,你成就天王比张青阳还要早一年,将来未必圣山无望,岂非更能掌控帝国前途?你就真的放心让那些人去搞吗?”

    “老师曾经对我说过,星轨每一刻都在变化,未来可能更好,也可能更坏,可能对一部分人更好,可能对一部分人更坏。天机术做出的选择都只是当下最优,而不是最优,所以他从不介意声名,也不介怀失败,只希望能够有更多选择。”

    “而我在幼时,从未向往过那个大位。我在坐上大位时,也一刻没想过做一个英主。我现在唯一的愿望,是想替他去看一看载曜的结果。”

    临江王蓦然闭上眼睛,抬手掩去自己所有表情。

    那个人总是这样,眼中有整个世界的星云,唯独没有自己的身影。贵子也好平民也好,他一路救了无数人,却从不回顾,无论身后留下的是感激也好,怨恨也好,都丝毫不会让他眼中星云明亮一点,暗淡一点。

    等临江王再次睁开眼睛,舱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皓帝已经悄然离开。

    他仿佛回到三十年前,所有人都在向前走着,唯有他背负着不知是不想还是怯懦卸下的重担,画地为牢。

    心魔不除,终难成王。

    PS:存稿箱彻底爆掉了,还有新来的编辑妹子已经哭了。嗯,接下来请几天假。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
以迅速回贴为荣,以看贴不回为耻。
以认真回复为荣,以恶意灌水为耻。
以虚心受教为荣,以屡教不改为耻。
以真心称谢为荣,以背本趋末为耻。
谢谢楼主更新!爱你!好书要支持
`               
    谢谢更新!!!
`
  临江王叹道:“你还真是讨厌赵阀。”

  皓帝淡淡道:“赵阀也讨厌我啊,讨厌我没关系,讨厌老师是个什么道理?况且,就算朕是帝王,也不能克扣赵阀军功,冷淡赵家女儿,苛待赵家的皇子外孙吧?朕又不想削藩,为什么要压制他们?”

  
天网灰灰
谢楼主更新!
好文章读过以后是一种享受。
绿水本无忧, 因风皱面
青山原不老, 为雪白头
开心就好
他仿佛回到三十年前,所有人都在向前走着,唯有他背负着不知是不想还是怯懦卸下的重担,画地为牢。

    心魔不除,终难成王。
谢谢更新!!!
`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