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清心殿内,众老祖和同盟高层们一片错愕和不解。但是无比尊重姜老祖的最后遗愿,陆续退出了清心殿,不打搅他召见苏尘。

    王紫阳听到姜老祖这句话,神色更是愕然和酸楚。

    身为姜老祖唯一的亲传弟子,他曾经在蓬莱仙宗,跟随师尊在神山上苦修了近一百多载,对于师尊的习性和亲友故交们,那是再熟悉也不过了。

    他自然知道的清楚,师尊最后一位亲近的亲人,早在四五百年前就死了。最后一位深交的故友,也在三百年前死了。

    当最后一名故友离世之后,姜老祖替这位老友办完丧礼,心情郁郁,便回到蓬莱仙宗隐居修炼,全力冲击化神期境界。几乎很少关心外界的俗务,更别说结交新友。

    如果说修仙界内还有什么关系深厚的人的话,那就是他这个唯一的亲传弟子。除此之外,没有比他更亲近的人。

    可是偏偏,姜老祖已经到了生命弥留的最后一刻,要与世道别,没有任何遗言要交待给他这唯一亲传的弟子,却是要单独召见一名未曾听过,在过去几百年也几乎没有任何联系的年青金丹修士。

    这让他无法理解。

    “是,弟子这便立刻去召他来。”

    王紫阳心头不由有些苦涩,依然毕恭毕敬,准备离开清心殿。

    “紫阳弟,姜老祖时日不多。你还是在此地多陪老祖一刻,我亲自去将那苏老弟找来。”

    梅盟主却连忙劝阻住王紫阳,陪着姜老祖。他则立刻主动带着几名手下,去问道殿找苏尘。幸【敌龙无】好现在灵岛同盟的绝大部分金丹修士们都赶来参加论道会,聚集在问道殿。否则,想要在偌大的东海找到一名金丹修士,恐怕要数月,甚至数年之久,姜老祖这临终遗愿也别想完成了。

    苏尘是谁?

    梅盟主记得同盟内所有金丹岛主的资料,但对此人没有印象,也没交情。

    别说他了,灵岛同盟的金丹修士一二千之众,恐怕绝大部分金丹修士都对此人没特别留心。毕竟这苏尘在灵岛同盟,也并不活跃,经常闭关修炼不见人影。

    金丹修士一旦突破元婴,便去追寻领悟真正的天道,不再被人道所纠缠。除非人道危难,老祖们极少分心于人道,更别说各种闲杂的俗务。

    所以灵岛同盟的高层首领们,都是一些金丹后期修士。

    王紫阳的最大后台,便是姜东冉这位人族最顶尖的元婴老祖。

    王紫阳已经三百余岁,接近金丹后期巅峰的修为。如果在数十年内,突破元婴境的话,也会放下灵岛同盟的俗务,一心修炼。所以,也需要考虑,王紫阳一脉在同盟权势的继任者。

    莫非,姜老祖是打算隔代栽培?

    将苏尘扶持为灵岛同盟新的领袖,姜东冉、王紫阳这一脉的继承人?

    梅福气暗自寻思着。

    苏尘的修为是够了,没人会质疑。

    但是他从不执行任务,对灵岛同盟的贡献几乎为零,在同盟内明显没有任何威望,众岛主们必定不服。

    身为领袖,“德高望重”是必须的前提。

    想要把一介新人,短时间栽培成同盟首领?恐怕是没什么戏。

    。。。

    梅福气带着几人来到问道殿,在上千名金丹修士直接找到了苏尘,告知姜老祖临终前要单独召见,见最后一面。

    他亲自来找,其实出于好奇,想要看一看此子究竟是何人,为何能得姜老祖临终前的最后单独召见?寻思着姜老祖此举的意图!

    但见到了,梅福气心底却有点失望。

    苏尘确实很年轻,而且很低调,四五十岁就成了金丹中期修士。对于拥有五百岁漫长寿元的金丹修士来说,这样的年龄和修为,简直是年轻的过分。

    但除此之外,梅盟主也没有看出苏尘身上有其它特别之处。只能算是中上人之姿吧,离那些一眼能看出的天骄之辈,差的还是很远。

    至于威望、气势和领袖风度,在苏尘身上更是看不到,并不比其它金丹修士更强。

    “呃,姜老祖要单独召见我?”

    苏尘神情愕然。

    他正在和阿奴、吴樵、吕老夫子等人商量着,离开多重山仙城之后,结伴去何地历练一番。多年相逢,也好叙叙旧。

    没想到,却见梅盟主亲自来找他,并且说姜老祖临终前,想要见他最后一面。

    这让苏尘也很是莫名的惊诧。

    要知道,他和姜东冉老祖不过是在蓬莱仙宗的神山有一面之缘,姜老祖因为庄绿旖的缘故曾经给他一点好处,此外并没什么交情,召见他干什么?

    苏尘想到这里,立刻明白了过来。

    姜老祖临终前,要见的不是他,而是少年时的玩伴庄绿旖。

    他立刻跟着梅盟主,前往清心殿拜见姜老祖。

    。。。

    当苏尘进入清心殿后,众修士们早已经都退了出来。

    王紫阳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亲自开启了清心殿的一座阵法守护屏障。

    清心殿很快被一道水蓝色的光幕屏蔽起来,内外完全隔绝开来。此屏障有着强大的守护力,而且隔绝神念探查。

    纵然是元婴老祖,除非破开这道屏障,否则也无法窃听里面的任何动静。姜老祖既然亲口说了,要单独召见苏尘,自然不愿意被任何其他人听到,或者看到什么。

    巨大空旷的清心殿,只有苏尘一人留下,守护在紫冰灵玉床榻旁边。

    姜老祖死灰色的目光望着苏尘一眼,挪动了一下枯黄的嘴唇。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说话,元神在全力维持着最后一口气,更不敢消耗神念。

    苏尘知道他的意思,立刻让庄绿旖从他的木葫芦内出来。

    “呼!”

    一道浓浓的黑色鬼雾,从木葫芦里冒出,摇身一晃落在地上,出现一道绿衫靓影。

    随后,苏尘自动退开到数十丈开外,让姜老祖这最后弥留的时间,跟庄绿旖相处。

    庄绿旖出现在床榻旁边,看到姜东冉重伤躺在灵玉床上,不由大惊失色,扑倒在床榻旁边,望着垂垂老朽的姜东冉。

    “东冉,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庄绿旖伸出手,脸上神色十分悲伤。

    “绿旖!我快死了,没法在看护你了。”

    姜老祖原本即将涣散的眼眸,重新聚焦起来,落在庄绿旖那熟悉的脸庞上,眸中闪过一丝柔情。

    曾经,他是蓬莱仙宗十多岁无忧无虑的少年郎,跟在庄绿旖这位世家女身后的小屁孩。

    他少年时心性内敛和木讷,无比的羡慕这位精灵一样古灵精怪的小姐姐。。。直至心底生出爱慕,却不敢说出口。

    可惜,庄绿旖因为天生夭折之病,数年后便从他的世界消失了,再也不见她的踪影。

    他尚未萌芽的感情,便早早夭折了。如果当年,他勇气更强一些,敢开口告白的话,或许也不会留下毕生遗憾。

    姜东冉沮丧了好些年之后,封尘了这段记忆,才重新振作起来。

    后来,他勤修苦练,并且遵循姜氏家族之命和另一位世家女结婚生子,为振兴姜氏家族和蓬莱仙宗而拼命。

    数百年后,妻妾,儿子、孙子、曾孙、曾曾孙,还有昔日蓬莱仙宗的众多旧友,一个个老去。。。逝世。离他血缘最近的后裔,早已经是十多代后了。

    如今,只有他活了千年,举目四顾,早已经没有一个是数百年前的旧人。

    仅有一个亲传弟子王紫阳,也是在二百年前收下的,一位旧友的后人。

    他这一生,辉煌过,落寂过,大部分时间都在为妻子、子孙、姜氏世家和蓬莱仙宗,为他人而活着,不曾一日真正的为自己活过。

    只有一个遗憾终身的牵挂,纵然死也无法放下。。。他少年时爱慕过的绿旖姐,年仅十八岁芳龄却被迫成了一名鬼修。她活得太短,老天爷对她太不公平了。可是,他却无能挽回。

    “我不需要看护……东冉,我只要你好好活着!”

    庄绿旖悲声哭泣。

    姜东冉深情的望了庄绿旖一眼,枯黄的脸庞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劝慰道:“绿旖,我已活了千年,这辈子也活够了。纵然是意外身死,也算是善终。我死前能有你陪着,也算是无憾了。你且先回去,我还有最后几句话,要单独跟苏尘说!”

    他朝苏尘望去。

    苏尘在远处站着,闻言愕然。

    姜东冉老祖召他过来,目的不是想见庄绿旖最后一面,不留遗憾吗?怎么还有其它话要跟他说?

    老祖单独召他过来,难道真的有重要的遗言交待给他?!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你是我师弟,我不会采你阳气的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