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庶子风流 正文卷 第五百三十六章 皇恩 屋外风吹凉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见贾琮连贾母派来的救兵都敢喊打喊杀,薛蟠愈发唬的心惊肉跳。

    等两个亲兵拖着面无人色连求饶都张不开嘴的嬷嬷下去后,他也再坚强不得了,“噗通”一下跪地哭道:“琮哥儿,你可千万别打杀我啊!看在我妹妹的面上,你救我这一遭吧!”

    贾琮面色阴沉,起身审视了薛蟠稍许后道:“到里面再说。”

    ……

    荣庆堂。

    看着面色凝重的贾琮与一脸涕泪的薛蟠,众人面色都不好看。

    薛姨妈又惊怒又心疼,眼泪都快落下来了。

    王夫人眼中闪过一抹阴鹜,贾母则怒声道:“你这孽障,一天都不肯清静,又闹什么幺蛾子?姨妈是亲戚,什么了不得的事不能说?你只这般胡来,又将我和太太的脸面放在哪里?贾家的亲戚故旧让你打杀的打杀,得罪的得罪,干脆连我们也一并赶走,往后你就一个人独活?”

    因为薛蟠是外男,所以除却宝玉宝钗外,其她姊妹们和李纨都回避了。

    这会儿宝钗怔怔的看着贾琮,眼神中满是担忧……

    还有一点点的难过……

    王夫人见贾琮被斥骂也不反驳,便温声问道:“琮哥儿,可是你薛大哥犯了什么事,让你生气?”

    贾琮缓缓摇头,吐口道:“太太,昨夜琮忙至半夜,只为顺天府官仓盗卖一案。河套发生水灾,朝廷要赈济,却发现粮食被一帮蠹虫和奸商勾结盗卖了。天子震怒之下传旨,捉拿一切逆贼。连太后娘家、义忠亲王、军机大臣和十二武侯看顾的京城最大的四大粮商,还有顺天府自知府而下的所有官员,顺天府官仓的全部官吏,还有诸多大小涉事官员并粮商,悉数拿下,逃不过抄家灭族之祸。今晨琮才得知,薛家丰字号,卷入案中,被人招了出来。”

    “啊?!”

    “什么?!”

    一阵惊呼声响起,再无人有心思见怪贾琮了,一群妇人唬的面无人色。

    薛姨妈更是崩溃的放声大哭起来,宝钗惨白着脸,震惊的看着贾琮。

    见薛家人连薛蟠在内都没个反应了,王夫人不得不出头,她用帕子抹着泪看贾琮,道:“琮哥儿,看在我的面上,你可有什么法子没有?”

    贾琮苦笑一声,道:“太太,昨儿琮亲自去拿人,那祝氏子仗着有义忠亲王在背后撑腰,还敢拘捕,被琮下令当场击杀。这一会儿……琮若【无龙敌】徇私半分,少不得惹出阖族之祸来。”

    王夫人闻言,一下闭上了口。

    她虽心疼妹妹一家,可若让她赔上贾家去救,莫说贾母不会答应,她自己都不会答应。

    只是这样一来,本还听闻动静的薛姨妈,彻底慌了神了,一颗心冰凉。

    可贾琮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能强求不成?

    连薛蟠也吓的大哭不止,只道不想死。

    唯有宝钗,无声的看着贾琮。

    贾琮迎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见她如此无助伤心,亦有些心疼。

    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贾琮道:“如今唯一的生机,便是丰字号虽涉及此案,但薛大哥本人并不知情。是丰字号粮米铺的掌柜伙计,欺上瞒下,借着薛家的名号,经营他们自己的买卖……”

    话没说完,就听薛姨妈一迭声的叫道:“极是极是,必是这般,必是这般!琮哥儿啊,你最知道你薛大哥是什么模样,家里的生意他何曾料理过?上回你不是还说,下面有掌柜的弄鬼,坑害薛家的银子吗?就是这般,就是这般啊!”

    薛蟠也回了元气,委屈的哭道:“我刚就说了,不是我做的!是老苍头那忘八儿子,反叛肏的害的我啊!”

    贾琮提醒道:“虽如此,薛家到底是主家,少不得要担责……”

    薛姨妈关心则乱,又慌了神。

    王夫人担心牵连到贾家,她又是薛姨妈的亲姐姐,不好多说。

    倒是贾母看出了点端倪,沉着脸道:“琮哥儿,你可有什么法子没有?”

    贾琮想了想,道:“这件事琮只能秉公处置,但却可将原委奏明天子,也算徇一回私……”

    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直面天子的,实际上京中绝大多数官员,一生都没有与天子直接对话的资格和机会。

    贾琮又道:“薛大哥为薛家家主,薛家丰字号卷入顺天府官仓大案,纵然有苦衷,但若只交出几个奴才,怕是说不过去。河套遭难,钱粮亏空,陛下因此心忧。琮建议,薛家能为君王分忧,捐一笔钱粮出来。看在此诚孝之心上,天子必会体谅薛大哥年幼不当事,被下人糊弄的苦衷的。”

    薛姨妈闻言,忙急道:“给给给给……只要你薛大哥能安然无恙,就是拿我这条命去填,我也认了!”

    贾琮稍稍犹疑了下,道:“姨妈,这我并不敢跟你打包票,只能尽力而为。毕竟,涉事家族悉数被琮抄家,家财同样被抄入国库……只能看皇恩如何。”

    薛姨妈刚才还有些心疼银财,虽说的痛快,可若简简单单的办妥,事后少不得怨恨贾琮……

    薛家虽然豪富,但薛姨妈却不是大方的主儿。

    贾琮对人情世故了解渐深,怎会不知此道?

    故而提前让薛姨妈分清,他所为之事,到底是恩还是怨。

    果不其然,听闻贾琮之言,薛姨妈又心惊肉跳起来,且她一听也在理。

    天子震怒之下,下令抄家岂不是得到的更多?

    因而心中再无心疼银钱之意,毕竟,相较于银钱,她还是更在意薛蟠的性命。

    薛姨妈看着贾琮乞求道:“琮哥儿,姨妈如今只能指望你了,姨妈只你薛大哥一个儿子,若是他没了性命,我也是活不成了……”

    见她哭的那样可怜,贾母和王夫人劝道:“且宽心,琮哥儿会上心的。”

    贾琮点点头道:“琮自会尽力而为。只不过,薛大哥还是要先走一遭诏狱。”

    “啊?!”

    薛姨妈闻言愈发惊惧,薛蟠也快哭死过去了,双手捂着腚,叫道:“我不去诏狱,我不去诏狱,娘啊,妹妹啊,救我一救……”

    薛姨妈见薛蟠惨叫不已,心都要碎了,宝钗虽恨哥哥不争气,可到底是自己亲哥哥。

    贾琮看着她,温声道:“如今不比从前了,现在诏狱是我管辖之地,不会有事的。”

    宝钗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杏眼中目光感激的看着贾琮。

    贾琮微微颔首后,见一旁薛蟠的哭喊声减弱了大半,知道他一直留意自己的动静。

    没好气之下,正要领他出去,却见从一旁扑来一老妇和一年轻些的妇人,跪地磕头道:“求侯爷开恩,也救我家男人一救!奴婢给你磕头了!”

    见贾琮不解,薛蟠抽噎着解释道:“这是我奶嬷嬷,就是老苍头的老婆。”

    贾琮闻言面色一沉,目光看向贾母,道:“借老太太几个人手一用,送这两人出去,锦衣缇骑不好入内拿人。”

    “这……”

    贾母闻言一怔,看向薛姨妈。

    “太太,我家素来忠勤,太太救命啊!”

    那刘嬷嬷跪地大哭哀求道。

    贾琮见薛姨妈竟迟疑起来,面色淡淡道:“姨妈,这一家欺上瞒下已是肯定的。因贪渎给主家招来这样的抄家大祸,她们不完,薛家就要完。”

    贾母难得与贾琮意见一致一回,劝道:“姨太太,这样的奴才再留不得了。贪些不妨事,可要将主子置于死地的,那比毒蛇还毒,留下是要生祸的。”

    薛姨妈闻言,哪里还顾得上旧情,忙道:“到底老太太见识广众,我还是见识浅了些。”

    贾母简直苦笑:“我有什么见识?当初手下就那么几个贴心人,被人家一锅端了,全送进了诏狱去,这会儿怕连骨头都化了。我又能有什么法子?不过自己劝自己想开些,难不成还能和那孽障怄死?”

    说罢,打发了几个健妇,拖着薛蟠乳母儿媳二人出去。

    贾琮也告别诸人,领着哭哭啼啼抹泪的薛蟠出去了。

    看着身形挺直,气度逸然出众的贾琮,和萎顿不堪,形容狼狈的薛蟠二人的身影,莫说贾家众人,连薛姨妈都有些动摇起来,难道她儿子果真比人差那么多?

    ……

    大明宫,养心殿。

    东暖阁内,正在与六大军机大臣议事的崇康帝听完贾琮所奏后,嘴角浮起一抹讥讽,看着他道:“果真是薛蟠无能,对手下奴才管束不力?”

    贾琮还未答,一旁义忠亲王刘孜就忍不住了,插口道:“冠军侯,你这是假公济私,徇私枉法!谁不知道贾史薛王四家的关系?在我们你就喊打喊杀,到了你家亲戚就成了手下奴才的罪过?”

    贾琮没有理会,而是坦然的看着崇康帝,道:“陛下,此案到底和臣相干,臣愿意回避,可将丰字号掌柜伙计交由中车府讯问。若查出臣有徇私舞弊之心,臣甘愿受罚。薛家子不过一吃喝玩乐之纨绔子弟,臣在江南时便已得知,薛家商号下众多掌柜伙计上下勾结,欺瞒主家。只是当时是钦差之身,不好处置私事,因而没有理会。只是没想到,连薛家身旁的奴才都出了问题,招惹出此等大祸来。”

    崇康帝闻言,沉吟了稍许,问道:“薛蟠现在何处?”

    贾琮恭声道:“已打入诏狱。”

    崇康帝面色舒缓了些,瞥了眼木然而立的宁则臣,心中有了计较,对贾琮道:“都道朕刻薄寡恩,朕就要让他们瞧瞧,只要忠诚于朕,纵然有些许错过,朕也能有宽大之心。这次就罢了,看在爱卿的面上,且饶过薛家那糊涂混帐一回。不过既然义忠亲王他们补了十万两银子,让薛家也补十万两吧。但朕警告你,只此一例,没有下次!念你没有私自徇私,坦诚告之于朕的份上,朕才给你一回体面。记下了?”

    贾琮闻言,跪谢皇恩后,出了东暖阁。

    等他走后,戴权小声问崇康帝:“主子爷,要不要奴婢派人将薛家奴才抓回来,审问一番?”

    “多嘴!”

    崇康帝目光凌厉的瞪了这狗奴才一眼后,对宁则臣等人道:“如今钱粮已经备妥,要挑选精干良臣去赈济安抚灾民。朕知道,赈灾历来是腐。败重灾之地。有些混帐官员,公然宣称,想要赈济灾民,先将底下那些官儿喂饱。朕就不信这个邪,这一次,哪个敢伸一根指头,朕诛他九族!!”

    “陛下。”

    只一日间,便衰老了许多的宁则臣躬身道:“臣举荐赵青山,任赈灾钦差,亲赴河套赈济安抚灾民。”

    崇康帝闻言,面色骤然阴冷。

    ……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