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齐珠玑根本没有回应,面对这名官员的惊疑,他只是很有深意的看了这名官员一眼。

    这名官员顿时醒觉。

    林意此时已经是十一班的大将,满朝皆知,而随着林意在钟离守城的一些铁策军重要人物也皆有封赏,且不论齐珠玑原先的出身,现在的齐珠玑也已经是受封九班的将领,以齐珠玑的官位,实在和他相差太远,根本不需要对他解释什么。

    更何况十班以上大将在战时原本就有提囚入军权,这种地方上的监狱苦牢的囚犯,在战事紧急时,都可以提入军中作为军士用,只是要办齐相关手续而已。

    至于战事是否紧急,那便是齐珠玑和林意这种将领说了算。

    将来要出什么事情,自然也是林意顶着,和他们这种按规矩办事的地方官员没有任何关系。

    “请齐将军稍待,我这便准备相关文书。”

    他转身就一路小跑,不过数十个呼吸时间,他便有些气喘的带了文书,然后对齐珠玑再行一礼,道:“齐将军随我来。”

    桐山监就在这座衙门之后,不需骑马,只需步行。

    之所以叫做桐山监,是因为这座衙门后方原本有一座小山,叫做桐山。

    但这座桐山所产的黑石所做的砚台极受文人和达官贵人的喜爱,所以在过往的百年间,这座桐山被采石人挖去了大半,现在的桐山只剩余了断墙残垣般一截。

    那些被挖空的地方,反而地势较低,建造的牢房便大多阴暗潮湿。

    从前朝开【敌龙无】始,这里就是宁州一带关押重刑犯的地方。

    “你将这上面所列的人都给我提出来。”

    齐珠玑跟着这名官员到了桐山监外,却并不进监门,只在门外一处空地一站,便将一卷羊皮小卷递给了这名官员。

    这名官员看了一眼,看到上面只列了十几个人名,顿时觉得不多,虽然明知将来哪怕出了问题,也和自己无关,但还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宁州地方上官阶最高的镇戊将军也不过七班,听得是铁策军这样的大将到来,这桐山监内的官员哪里敢怠慢,只听桐山监内厉喝声四起,只是片刻时间,十几名囚徒便排成一字长蛇,被押了出来。

    “将功抵罪,你们想必都听过。”

    齐珠玑看着这十几名囚徒,丝毫没有废话的淡淡说道:“随镇西大将军去党项,军饷五倍,若是战死,葬银也五倍。若是愿意,即日起,就有军中文书发书回乡,告知家人你们已经脱狱入军。”

    “五倍军饷?”

    即便知道此时铁策军今非昔比,但是先前那名领带官员和桐山监内出来的官员和军士都是大吃一惊。

    他们自然是不知道林意的打算,心中只是下意识觉得,对于一支大军而言,军饷只是翻倍便已经负担惊人,更不用说五倍。

    所有这些囚徒听到镇西大将军的字眼,都未感到不解,这些时日他们即便都被关押在狱中,但平时无论是被收押还是在外苦役时,听得最多的就是钟离之战,光是镇西大将军和党项的字眼,他们就已经明白是铁策军经过,在补充军士。

    “我们恐是必死,如何知道你们不欺我们?”

    其中一名囚徒猛然抬起头来,眼中并无惊喜,反而冷笑出声。

    “军饷预支一年,随家书送至你们家人。但若是你们在军中不奉命而行,不守军纪,便尽数收回,累及家人。”齐珠玑看着这名囚徒,也是冷冷一笑,道:“你们各自可以在桐山监带五人离开,作为你们在军中的下属。他们也同样五倍军饷,若是战死,葬银也是比寻常边军多五倍。只是你们必须在一盏茶的时间之内想好人选。若是你们从这监中带出的人选在铁策军之中有违军令,不能成为合格的军士,那你们也受连坐。”

    “什么?”

    先前那名领带官员心中原本以为齐珠玑只是要十几个人,现在听得齐珠玑这么一说,他顿时是暗中抽了一口冷气。

    这十几名囚徒也是身体齐齐一震,眼中也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怎么,这相当于给你们每个人赦免五个囚徒的权利,除非你们真的是傻子,还需要多想。”

    齐珠玑看着这些人,讥讽的冷笑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不只是在这桐山监,接下来的树头监、徐子监、白事监,我们铁策军都会像在这里一样带走不少人。你们自己心里难道还不清楚,这桐山监关押一千七百十三人,为什么偏偏挑选你们这十四人?你们因何获罪,在获罪之前是何等样人,难道你们自己不清楚?无论是桐山监,树头监还是徐子监、白事监,这些都是各州最大的重监,若是只在一处带走六七十人,或许对上还能交待应付得过去,但若是沿途所有重监都带走这么多人,便一定会引起诸多非议,虽然这些并非是建康城内的国监,但其中恐怕也有不少在很多权贵看来不可赦免的犯人。林意虽然在钟离城立下大功,此时直接变成十一班大将军,但刚刚获得如此封赏,就做如此出格之事,这等代价,难道在你们看来,就只是为了让你们去铁策军送死?”

    “。…。。”

    听到齐珠玑说在树头监等沿途重监都要像今日这样提人,在场的数名官员和军士全部彻底无言,心中都是震撼难当,都直想这铁策军林大将军是到底要做什么。

    “不疯狂不成事。”

    齐珠玑看着这十几名眼神全部都变了的囚徒,有些说不出冷傲的微扬起头,道:“三千人对十几万北魏大军我们也做过,现在就看你们这些人,有没有胆量陪我们疯一把,再对个二十万党项大军,若是不敢,那你们便留在这里,乖乖滚回牢房。”

    “就如将军所言,我们当然明白我们之前为何获罪,既然如此,又何须激将。”

    这十几名囚徒互相看了一眼,一名胡须和头发一样长的中年男子冷冷一笑,上前行了一礼,“林大将军本身就是罪臣之后,在我看来,即便获功,都需小心谨慎,揣度圣意,但既然林大将军都不在乎,都感如此,那我们就将命交给林大将军,又有何妨?”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