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六辆马车之中传出些异音,有两辆车身的内里就像是有浪潮在滚动,震得车窗帘不停的抖动。

    这两辆马车之中的修行者很愤怒。

    即便他们十分清楚拦路的这四骑是金乌骑,但他们依旧不认为这四名骑者是他们的对手。

    然而他们同样清楚金乌骑之后是铁策军,是林意和剑阁。

    黄万年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原本他面白无须,面容俊秀,气质也是温文儒雅,但是此刻面色发冷,他的眉梢挑起,却是显得有些狰狞起来。

    “既然林将军执意如此,那我们便过去看看。”

    他缓缓抬起了手,对着身后的马车挥了挥。

    哗啦哗啦,车门帘子一阵抖动,马车车厢里的人全部下了马车,都是阴沉着脸。

    其中一名身穿紫衫,身材高大的中年魁梧男子走到了黄万年的身边。

    这名中年魁梧男子一张方脸,浓眉怒目,足足比黄万年高了半个头。

    铁策军营区之中已经一片沉寂。

    尤其那些刚刚从徐子监提出来的人根本不知道林意要做什么,但他们都知道宁州黄家的名头,心中便都是忐忑不安。

    林意就在一块石上坐着,看到四名金乌骑带着这些人过来,他也不站起,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

    那黄万年心中早已猜出林意到底是因为何事,但他却也镇定,走到林意面前不远处时,却是连脸上阴狠的意味都收敛了,反而是先行恭谨行了一礼,道:“黄万年参见林大将军。”

    林意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想【敌龙无】必你知道我所为何事?”

    林意此时面色平静,目光也无不凶狠,但这淡淡一句,却是让黄万年心中咯噔一下,莫名又生出些寒意。

    他微微犹豫片刻,也不敢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轻声道:“我知道将军您心中对我黄家不满,只是先前您囤兵洛水城,您便已经来信,我黄家也已经表达了歉意。”

    林意依旧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因何不满?”

    黄万年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林意如此作态,却也激起了他心中的一丝戾气,他的眉头深深皱起的同时,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也不再回避,“因为林鱼玄。”

    林意看着他的眼睛,接着道:“林鱼玄嫁你为妾,虽是侧室,但你身为她的丈夫,自然有疼爱珍惜之责,但翁氏多次责难羞辱她,甚至在她病时,却让她如同下人一般,在寒风之中帮她洗衣,我且问你,若是当时我已是十一班大将军,或者我根本不需要是十一班大将军,我只需是铁策军左旗将军,有魏观星这样的副将,你和翁氏,还敢如此对她?”

    黄万年身体微微一震,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面上却是变得毫无表情,他只是冷声缓缓道:“林大将军,人死不能复生。”

    “林鱼玄是我远房堂妹,而且是我同窗,是我好友。”

    林意的面色也没有改变,他平静的看着黄万年,道:“她嫁入你们黄家,却屈死在你们黄家,我只问你们要了两千石粮食,只不过相当于你父亲黄

    太仆卿一年的俸禄,你说过不过分?”

    黄万年的眼眸之中浮现起一层冷意,他想了想,微躬身行礼,道:“不算过分。”

    “我铁策军到了钟离城,韦睿大将军用奇兵,水淹了钟离,城中粮仓和我铁策军的粮草也都被水淹,其中有一部分便是你们黄家送来的那两千石稻米。水淹过后,钟离大捷,所有粮草也都翻出,重新在城外翻晒。只是处理及时,钟离城中和我铁策军的其余粮食、稻米都没有霉变或者出芽,但你们黄家送来的那两千石稻米,却是霉变厉害,气味难闻,连喂军马都是不能。”

    林意依旧平静的看着黄万年,淡淡的说道:“当时我铁策军一些军士也查验过,却没有发现问题,应该表面一层都是新收的稻米,但中心却都夹杂着霉变的稻米,而且应该是特意吸蓄了水分,其实根本不用水淹,我们行军的时日只要一长,你们送来的这批稻米自然就霉变的厉害,若是我们和其余粮草混杂一处,其余粮草恐怕都深受其害。若是我们铁策军不去钟离,而应援他处,或许时日一长,到了战场,就无粮可食,你们黄家,算不算过分?”

    黄万年没有回应,他的面色却渐渐苍白起来。

    “最让我想来觉得难过的是,当时查验和收库的那些铁策军,我想责罚都没有机会,因为在钟离城城破之时,他们和钟离城中的守军镇守粮仓重地,已经全部战死了。”

    林意突然笑了起来,他看着黄万年,边笑边问:“今日我喊你过来,这其中的因果,你自己可想清楚了?”

    林意的眼神依旧平静,但是黄万年看着他的笑容,心中却是油然生出极大的恐惧。

    他张了张口,嘴唇和牙齿都打战起来,一时不知如何说话。

    “林大将军,此一时彼一时也,你今日得势,却也不要欺人太甚。”

    他不说话,他身旁那名身材魁梧的紫衫中年男子却是冷笑了一声,丝毫不惧的看着林意,寒声道:“您说的不错,若林鱼玄嫁入黄家时,您哪怕只是铁策军左旗将军,她断然也不会有如此结果,但趋炎附势,朝中本身就是如此,我家夫人是尚书左丞之女,身份尊贵,林鱼玄当时甚至算是罪臣之女,她不得夫人喜欢,我家少爷也维护不得。至于那些粮草,林大将军,您是胆子大,您不想想,当时您只是不入流的将领,我家老爷是十班大臣,而且是负责皇帝日常出行,整日伴随皇帝身边,哪怕你此时是十一班大将,官位在他之上,但同样说一句话,您说给谁听,他又能说给谁听,您不想想,他能够送你两千石稻米,当时已是能吃,难道还不算给了将军您颜面?”

    林意笑了起来。

    “你算是什么东西,敢和我这般说话?”

    他看上去依旧只是面色温和的笑着,但是突然之间,一声厉喝,伴随着雷鸣般的爆响!

    他的身体骤然在坐着的石上消失,化为一道流光,撕裂了前方空气,带起一阵阵炸响,一步就跃到了这紫衫中年男子的身前。

    这紫衫中年男子面色剧变,他心中无比骇然,林意的气势,让他只觉得前方不是一道人影,而是一只

    蛮荒巨兽带着巨浪海啸,碾压过来。

    他体内真元疯狂涌动,衣袖间嗤啦一声裂响,一道银白色的飞剑飞了出来。

    但是这道银白色的飞剑才刚刚探出头来,还根本没有来得及加速,林意的一掌就已经拍在了这道飞剑上。

    他连丝毫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林意的这一掌直接拍得这道飞剑光焰全无,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直接压着这道飞剑,一齐拍在他的胸口。

    咔嚓!咔嚓!…

    这名紫衫中年男子口中鲜血狂喷,胸口碎骨声阵阵,也不知道被拍碎了多少根骨头。

    他沉重的身躯就像是一截被伐倒的木头一般,往后倒飞出去。

    咚!

    这一瞬间的交手太快,这名紫衫中年男子身后还有两名修行者,但还没有反应得过来,这名紫衫中年男子就已经重重坠地,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一声,就已经昏死过去。

    “敢在我军中对我动剑,行刺于我?”

    林意面无表情的收回手去,他的身体无比稳定,连一丝的晃动都没有。

    在他的声音响起之前,他身前所有这些黄家的人,已经浑身如坠冰窟,浑身都不停的颤抖起来。

    太可怕!

    尤其是剩余的两名修行者,他们终于确定那些传说中的事情都是真的。

    连一丝真元波动都没有,似乎只是纯粹的肉身力量,却可怕到了极致,那种力量感,如同巨山压顶,让人直觉根本无法抗衡。

    这一名承天境巅峰的修行者,竟然连这样的一击都挡不住!

    林意没有去看这些面色煞白,身体不断颤抖的黄家人,他的目光淡淡的落在身前的数名铁策军军士身上,道:“将那人拿下。”

    那几名铁策军军士也已经许久没有看到林意出手,此时听到林意的声音,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全部朝着那名昏死在地的紫衫中年男子跃了过去。

    “这人似乎是你们黄家的人?”林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的声音并不响亮,但是每一个字,却如同一个重锤落在黄万亿的身上。

    此时别说是他们,就连那些刚刚出了徐子监的人,都知道林意根本就不会给黄太仆卿的面子,一定要将事情做绝了。

    黄万年浑身都是冷汗,连发丝上都开始滴下水来。

    “林大将军。”

    他不敢直视林意的眼睛,声音颤抖道:“不知道林大将军要如何才能解恨。”

    “林鱼玄病重,那翁氏却故意令她在寒风之中洗衣,如此毒妇,若不死,便休之。”林意的声音寒冷了起来,他的面上也笼上了一层寒霜,“至于你们黄家,之前我要你们两千石你们不给,这次你们便给我送两万石粮米,在我们铁策军到达齐通郡之前,便要先给我送到齐通郡。”

    “休了…。”

    黄万年只是听到第一句话,他的身体便发抖得更加厉害。

    “不死,便休之…。”

    但旋即,他骇然的抬起头来,他明白了林意给他黄家的是什么样的选择。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