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密林里卷起了一阵风。

    只是这阵风并非从更高的山上来,而是平地涌起。

    密林上方的天空里好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要将这片密林间的空气全部吸空。

    无数枯叶和细枝从地上飞起,朝着天空飞去,就像是倒卷的雨帘。

    枯叶和残枝敲打着沿途所遇见的一切事物,发出无数细碎的响声。

    戴着色彩斑斓的木质面具的修行者僵立在密林之中,他的心中尽是寒意和苦意。

    枯叶和残枝划过他的面具,发出低沉而细微的声音。

    这阵平地涌起的风中有着太多强大和他难以理解的神圣意味,他很清楚这样的力量来源于何处。

    他也十分清楚面对剑阁的那名亚圣,此时想要逃都根本不可能。

    他所能做的选择,只是投降或者自杀。

    此时他心中更多的是难以理解。

    他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两心蛊”明明已经同时落在了黄万年和林意的身上,为什么黄万年瞬间倒下,但那只蛊虫却根本无法奈何林意,反而被林意捏在手中。

    “林意,你!”

    黄家的车队之中响起数【龙无敌】声惊怒至极的厉喝。

    林意看都没有看这些黄家人一眼,在这些枯叶和残枝飞舞之间,他已经听到了一些异样的响声。

    他也没有出手的打算。

    因为原道人会比他快出很多。

    天空微亮。

    平地涌起的风骤然消失。

    原本往上飞去的枯枝和落叶,骤然失去了承托,往下坠去。

    这些枯枝和落叶原本极轻,然而落在这名修行者的身上,却是发出了无数声沉闷的撞击声。

    这名修行者一声闷哼,每一片落叶和每一根枯枝落在他身上,就像是一块重石压在他的身上。

    他感觉到无数砖石瞬间在自己的身上堆叠起来,让他的身体无法动弹。

    不只是身体无法动弹,连他体内的气血和真元也无法动弹。

    无数道细小而强大的真元力量从这些落叶和枯枝之中涌出,瞬间渗入他的血脉和经络之中。

    他的血脉和经络也似乎瞬间被无数的落叶和枯枝充斥。

    他惊骇无比。

    他真正的僵硬在地。

    他知道一名亚圣是何等的可怕,然而当自己真正面对时,他才发现这种差距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只是一念之间,他便是连自己的生死都已经无法决定。

    在下一刹那,他面上的木质面具碎裂了开来。

    碎裂的木质面具却是中空的,就像是蜂巢。

    内里有更多的飞虫飞了出来,然而却在下一刹那,被无数飞舞的落叶所带的力量搅碎,化为一蓬色彩斑斓的血雾。

    色彩斑斓的血雾之中,慢慢透出的是一张有着独特刺青的脸。

    这张脸不算年轻也不算老,眉心和两颊,都有着色彩斑斓,如同蝴蝶翅膀一般的刺青。

    所有的黄家人停止了呼喊。

    他们就算是再笨,直到此时也已经反应过来,黄万年的突然倒下和山林之中这名修行者有关,但更令他们震骇无言的,却是来自原道人的这种力量。

    白月露的身影出现在了已经昏迷的黄万年的身侧,此时的黄万年被一名黄家的修行者扶着,白月露在铁策军之中并不像齐珠玑一样引人注目,此时黄家这些人又被那片密林之中的动静吸引,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到来。

    白月露看了黄万年一眼,然后对着林意说道:“没死,是蛊虫。”

    那名和她距离很近的修行者骤然反应过来,但看见她的同时,不知为何,也只觉得这名少女不是寻常人物,一时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一道身影很快出现在了密林之中,这道身影并非是原道人,而是魏观星。

    他的手落在这名修行者的身上,轻易的将这名修行者提起,然后化为道道残影,返回铁策军的军营之中,落在林意的身前。

    魏观星身上荡漾着的元气波动,再次提醒这些黄家的人,铁策军不只是拥有原道人这样的存在,还拥有不止一名神念境的修行者。

    这样的提醒,让这些黄家的人再次噤若寒蝉,即便关心黄万年的生死,也不敢再多说任何一句话。

    “我并不在意他的生死。”

    林意看清了这名被制住的修行者的面容,看着他脸上显得有些狰狞可怖的刺青,很直接的说道:“你应该知道,只要你落在我们的手里,就算是他现在直接死在我军中,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

    这名修行者苦笑起来,只是他浑身僵硬,只是嘴角牵扯出一丝苦意。

    一道清风徐来,击中他的咽喉。

    啵的一声轻响,这名修行者面部僵硬的血肉一松。

    他轻咳起来,发现自己的头颅可以转动,已经可以说话,但是身体却依旧不受自己的控制。

    “不要想着自己能死。”

    魏观星的声音在他的耳侧响起。

    魏观星的手依旧落在他的肩头,听着这样的声音,这名修行者真正的苦笑起来。

    “你是哀牢白蛊宗的弟子?”

    也就在此时,一名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名修行者的身体顿时一震,他震惊的转头去,他完全没有想到,铁策军之中竟然还有人能够直接猜出自己的师承。

    他此时的神情变化逃不过众人的眼睛,林意也是有些诧异的转过头去,看着出声的罗姬涟。

    “无量山和哀牢山之中,有不少部族善用毒和用蛊,之前无论是党项的商队,还是南朝的商队途径这些部族的地盘,都会酌情给这些部族一些利益,有些时候会留下一些货物,有些时候会帮他们带出一部分土产售卖。”罗姬涟看了林意和这名修行者一眼,道:“在前朝末年,前朝派出了军队镇压这些部族,起因是哀牢山中发现了数个银矿和玉石矿,前朝想围绕着那些银矿和玉石矿建立州郡,但这些部族的首领却认为这些银矿和玉石矿自古以来都在他们的领地之中,不肯服从,在前朝看来,这自然是这些部族起兵叛乱。”

    “前朝吏治虽然混乱,但军队和修行者却自然要比这些部落的力量强大许多,再加上前朝负责平乱的一些将领买通了其中两个部族,所以前朝的军队虽然也水土不服,死伤甚巨,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将当时叛乱的十二个部族灭了七个部族,后来便由哀牢山中两个并未参战的部族牵头进行了和谈。”

    罗姬涟微笑着看着这名面上色彩斑斓的修行者,道:“如果我没有记错,前朝当时被派去平乱的大将是熊经略,而萧锦则是熊经略的军师。而能够控制蛊虫攻击某个特定敌人的白蛊宗,就是后来两个主持和谈的哀牢部族之一。前朝平乱之后不久,萧衍在雍州起兵,熊经略才刚刚出了哀牢山,就也遭遇兵变,被萧锦和部下所杀。之后萧衍登基,改换了新朝,对无量山和哀牢山中的这些部族却是殊为关照,采取了和前朝截然不同的手段,给与诸多好处,甚至还分封赏赐了那些部族首领。那些部落首领都觉得对他们大肆杀戮的是前朝皇帝,现在的皇帝对他们十分优厚,所以他们也十分感激,后来南朝虽然并未在其中设郡,但通商和开采矿产,这些部族首领却也简直和南朝的郡守没有什么差别了。”

    罗姬涟是细细的说了些旧事,但林意却是听出了其中的重点,他的眉头微微挑起,嘴角便浮现出一丝冷笑,看着这名修行者问道:“所以你是萧家的人?”

    这名修行者苦笑起来。

    “这种问题没有什么意义,我不会承认是谁的人。”

    他苦笑着看着林意,认真的说道:“就算你们找到了一些证据,查出我的身份,查出和我萧家有关,哪怕是这些黄家人,也绝对不会站出来证明,我想在这里对着一名十一班的大将动手。”

    “你说的不错,这南朝本身就是萧家的,哪怕黄万年死在你手里,黄太仆卿明知和你们萧家有关,他在建康恐怕也不敢放个屁。”林意点了点头,他说着这些话,却是没有丝毫的愤怒情绪。

    他甚至平静的停下来想了片刻,然后才又看着这名修行者,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截这些黄家的人?”

    这名修行者顿时微微一怔,如实道:“我只是知道他们是黄家的人,却并没有听清楚你们的说话。”

    “我找黄家,是为了报仇。我有个堂妹叫做林鱼玄,嫁入了黄家,却被欺凌致死,所以今夜,若不是你这意外,黄万年的正室翁氏今晚就会死去。黄家黄太仆卿是什么官位,你自然也清楚,翁氏也是九班大臣之女。”林意冷漠的看着这人,缓声道:“我和你说这些,是让你明白,我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而且我报仇起来,根本不在意对方是谁,是什么后果。我想你是不怕死,也不怕折磨,但这里距离哀牢也不算远,我率军过去灭你些族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这名修行者的眉心骤然多了些皱纹,他脸上的色彩很斑驳,但此时却是显得苍白起来。

    “我对你出手,并非是想要你的命,只是有人对你修行的功法感兴趣。”

    他微微犹豫了片刻,声音微颤的说道:“在我原先的计划里,我想着让你们中蛊昏迷,然后我来解你们蛊毒的同时,顺便从你的口中得到你所修功法的秘密。”

    林意也沉默了片刻。

    他认真的想了想,然后道:“这些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活着,想不想你族人好好的活着。”

    “没有人会喜欢死亡。”这名修行者艰难的抬起头来,带着说不出的苦意,道:“而且我的族人是无辜的。”

    “你一开始所想不错,我就算握住了你是萧家的人的证据,也不能做什么。但你要为你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林意看着他,说道:“我要你先救黄万年,然后随军为我效力。”

    这名修行者一下子愣住。

    所有黄家的人和许多铁策军军士也愣住,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林意会说出这样的话。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