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那就是要看你们是否言而有信了。”

    林意并没有停止激将法,他冲着这些人的背影喝道。

    风中传来一声冷笑。

    对于林意的这句话,这些天母蜡的人似乎根本不屑辩解。

    林意也不多说什么,他直接朝着前方瘴气弥漫的山林行去。

    这些黄绿色的瘴气对于树木似乎并没有什么妨碍,松木依旧长得郁郁葱葱,只是感知里却没有任何蛇虫的动静。

    林意很自然的闭住呼吸,连身上的毛孔都收缩起来。

    这些黄绿色的瘴气原本稀薄如纱,但是当他走入瘴气笼罩的区域时,他周围的瘴气骤然变得异常浓厚起来。

    一时间他的身影被骤浓的瘴气彻底淹没。

    木恩忍不住看了身周的白月露和沈鲲等人,看着他们都是毫无反应的样子,他便愈发忍不住,轻声道:“我们做什么?”

    “我们暂且什么都不用做。”

    沈鲲忍不住笑了笑,道:“我们等着看。”

    木恩还想再说什么,但沈鲲却已经接着说道:“放心,若换了我是这些天母蜡的人,我也根本想不到有什么方法可以对付他。”

    木恩愣了愣,他强迫自己信服沈鲲的话,但是心中却是想到,林意这个时候是赤手空拳,他进入这林地,似乎根本就没有带任何的兵刃。

    也就在此时,林间原本流动不快的瘴气突然湍动起来。

    林意早已经闭上了眼睛。

    这些瘴气虽然流淌过他的身体时,给他一种黏稠的感觉,但是却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不适的感受,所以他心中大定。

    在他的感知里,数十枝箭矢和十余根标枪从前方的林地里呼啸而来。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他抬起双臂,交叉挡在面前,与此同时,他依旧稳定的朝着前方行去。

    噗噗噗噗…。。

    箭矢和标枪落在他的身上,发出令人心悸的沉闷撞击声。

    这些箭矢的箭杆十分坚韧,竟然没有折断。

    但越是如此,当这些箭矢微微弯曲从他的身上弹跳开来,将他前方的瘴气搅得更乱时,这种画面落在寨中高处的那些天母蜡人的眼中,便显得分外惊悚。

    林意的确是赤手空拳进入了这片瘴气笼罩的山林,他的刀剑在钟离之战遗失,后来也未曾找到,不知是沉入了大河之中,被水【无龙敌】流冲走,还是被北魏残军带走。他的镇河塔心太过沉重,这次赶来这里,便没有随身携带。

    只是当这些箭矢和标枪落下,他却是反而顺手捞了两根标枪。

    天母蜡的这些标枪的枪杆也是某种硬木,但是枪头却是三棱形的某种玄钢,血槽很深,这样的枪头若是刺入血肉之中,出血点便很难止血。

    一些皮鞭炸裂般的声音在他的身后林间响起。

    许多粗藤的一端系着坚硬的石块飞舞而来,在他原先所在的地方抽打着,如无头的蛇一样乱跳着。

    负责第一波阻击的天母蜡人根本没有想到这些箭矢和标枪根本没有对林意造成任何的威胁,甚至没有能够让林意有半分停顿,这些又是如同套索,又是如同流星锤一般的粗藤完全落在了林意的身后,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林意并不想有意卖弄,这些年轻的天母蜡战士明显也是不够经验,或者说他率领铁策军一开始接触到的对手就是北魏的最精锐军队,所以此时这些年轻的天母蜡战士的反应时间明显有些过长。

    乘着这些天母蜡战士愣神的刹那,他的身体陡然加速,在这片林地里变成了一连串狂暴的残影。

    他可以确定地面上一定会有其它机关设计,所以他的身体腾空而起,落脚处都是前方松木的枝丫。

    树枝上不断响起爆裂声。

    无数碎裂的树皮四下飞溅。

    事实上天母蜡在这片林地里所设的机关自然不限于地面,然而林意的身影太快,在许多机关埋伏触发的刹那,他的身影已经远离那片区域。

    一些箭矢落在了林意的身上,只是这些箭矢全部无力的弹开。

    绝大多数天母蜡的年轻战士还没有从初时的震惊中恢复过来,林意的身影已经带着一条如长蛇漫卷的瘴气,直接冲出了瘴气笼罩的林地。

    萦绕着他的瘴气无声的消散,他的身上就像是有一些火焰的余焰袅袅升起。

    随着数声惊怒交加的历啸声,林间浓厚的瘴气重新变得稀薄。

    木恩和沈鲲等人原本还想择一高处再看,此时看着瘴气稀薄,他们就近选了一株大树掠了上去,便已经看清林意的身影。

    林意又往前走了几步,他确定再无瘴气包裹,这才从容的睁开了眼睛。

    有牛角号的声音在他前方的村寨里响起。

    伴随着这些牛角号声音响起的是一些急促的脚步声。

    这些天母蜡的战士终于彻底回过神来,明白那些箭矢和标枪对他似乎根本没有用处,此时并没有任何一枝箭矢再射来。

    在下一刹那,上方的村寨之中响起了一阵急剧的爆鸣声。

    林意的眉头微微往上挑起,他心中直觉这种声音就像是牛筋绷断般的声音,在他抬头往上看去只是,只见数十颗黑色球体已经从上方抛飞而至。

    这数十颗球体抛飞而来的感觉,就像是投石车投出的石块,但这些成人一抱般大小的黑色球体却并不算沉重,表面有着许多尖刺,看上去倒像是山中的某种刺藤缠绕而成,但从空中飞坠而下,内里却是有着奇特的嗡嗡的声音,像是有许多活物。

    林意心念动间,右手握着的标枪被他投了出去,正中一颗黑色球体。

    他这一击力量十分恐怖,标枪直接穿过这颗黑色球体,而这颗黑色球体啪啪啪一阵炸响,那缠绕成球的刺藤似乎十分干脆,自己直接炸了开来。

    嗤嗤嗤嗤…。

    无数带着尖刺的碎木在空中激射的同时,内里却是无数黄黑相间的蜂虫飞舞了出来。

    “这种手段倒是奇特。”

    林意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这种刺木团就像是平时天母蜡人蓄养这种山蜂的蜂箱,对敌之时,他们居然是直接就这样投射了出来,而这些山蜂体型硕大,看上去经过特殊的蓄养,比起山中那些野蜂都要凶悍。

    这样一群群的野蜂要是在大军之中乱飞乱叮,哪怕是精锐军队恐怕都要针脚大乱,损伤惨重,哪怕是修行者,也必须用真元密布全身,这样一来,虽然能够抵挡,但真元的消耗却是太过剧烈。

    只是他现在毛孔收缩,肌肤紧绷之下,浑身和密不透风的皮甲一样,随着刺木团的不断落地,不断炸开,无数的山蜂蜂拥而来,落在他的身上,瞬间就积了厚厚一层,但是这些山蜂却根本无法落针,随着他重重踏步继续前行,身体巨震之间,这些如毯一般挂在他身上的山蜂反而被大批大批的震死。

    村寨之中的这些天母蜡的年轻战士的视线全部凝固了。

    林意的脚每一次落地,他们只听到一声如雷般的轰鸣,大片的烟尘涌起的同时,他们都感觉到好像一场小型的地震。

    等到他们再次反应过来时,林意已经走到正对寨门的山道上。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