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邵师背负双手漫步在街头,一位身着白衣的中年男子落后半步,沿途随行。

    这是一座新建没有多久的城市。

    不,还称不上城市,到处能看到新建的痕迹,就像一个大工地。

    尽管已经是夜晚,但是到处都是灯火通明,一片热闹景象。城市的四周,高耸的山峰好似一把把锋利尖锐的长剑,插入夜幕之中。看来此地位于一处隐秘的山谷,邵师心中暗道。他瞥了一眼山峰的形状,在脑海中搜寻,却想不起来哪里和这些山峰特征吻合。

    邵师问:“此地何名?”

    跟在他身边的男子连忙道:“安魂乡。”

    安魂乡?

    邵师心中一动,问:“此名可有什么讲究?”

    男子解释道:“大人曾言,此地为上古福地,死后魂魄安眠于此,可永享安宁。”

    邵师笑了笑:“这个说法好。”

    抬头看了一眼头顶,苍穹星光模糊不清,就像隔着一层薄薄的水幕。邵师眼力非凡,一眼便看出这层薄薄的光幕,不同一般。

    “天上是什么?”

    “那是上古禁制。”男子的声音中透着骄傲:“也是迄今为止唯一发现还能运转的上古禁制。上古禁制一旦开启,在它消耗殆尽之前,谷内和外界彻底隔绝。哪怕宗师,也绝对无法找到我们。”

    “所以你们也出不去?”

    “所有人都出不去。”男子轻笑道:“敝会鱼龙混杂,如此关键时刻,还是保险点好,免得有人走漏消息。”

    邵师心往下一沉,口中貌似随意道:“连上古福地和禁制都能被你们找到,运气不错啊。”

    男子神情狂热,傲然道:“可见,天下气运都青睐敝会。”

    他呵呵一笑道:“譬如赤瞳这把钥匙,如今也在敝会手中,邵师以为如何?”

    邵师也不生气:“你们还没解开钥匙。”

    “时间的问题。”男子信心十足:“论起炼制【天神心】,邵师无双。不过若论及对赤瞳的研究,敝会大概是唯一能和兽蛊宫相提并论吧。”

    “各有所长。”邵师点点头,接着不置可否道:“不过你们想用镇妖井化解神像图布,只怕没那么容易。”

    男子赞叹:“邵师目光如炬。”

   【无龙敌】 邵师有些意外:“哦,莫非你们还有其他手段?若是机密,就不说了。”

    男子微微一笑:“邵师是自己人自然无妨。再说如今此地,连宗师都飞不出。”

    他稍稍停顿片刻,见邵师露出倾听之色,有些得意:“神像图布确实厉害,不过,就好比肉体再强横,那能护得住魂魄吗?”

    “魂魄?”邵师愣住:“你们从魂魄入手?”

    男子笑而不答。

    邵师眉头紧锁,脑子里满是疑惑:“你们居然能从魂魄入手!这魂魄该如何入手?”

    男子意味深长:“邵师,此地何名?”

    “安魂乡啊,你刚刚不是说……”

    邵师猛地睁大双眼,当场愣住。

    男子满脸得意。

    此时恰好走到街道的尽头,一棵高大的树木映入邵师视野,茂密的树冠散发着柔和的白色光芒,说不出的安宁祥和。

    邵师下意识地开口:“这是……”

    男子看了一眼:“那是安魂树。”

    安魂树?

    邵师察觉到这个名字特殊之处,莫非安魂乡和这棵树有什么关系?

    就在此时,始终很热情的男子淡淡道:“前面是敝会禁地,邵师若有兴趣,等加入敝会,可以随意参观。”

    邵师神情恢复如常:“那回去吧。”

    说罢转身,朝自己住处返回。他有种感觉,自己的这个举动,让身旁这位牧首会核心成员放松许多。看来,这棵安魂树,大概就是牧首会破解赤瞳的关键。

    牧首会的新成果?

    但是,令他觉得有些奇怪的是,这棵树似乎有些眼熟。

    似乎……自己好像在哪见过?

    ##############

    这是一件奇怪的房间。

    墙壁、地板和天花板都是如出一辙的灰色,空荡荡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一扇门。

    房间内,红容颜正在逐字逐句阅读手中的信笺。

    “在多方调查兽蛊宫宫主邵师当年叛逃经过,属下发现一些线索……”

    片刻后,手中的信笺化作一蓬飞灰,散逸不见。

    他抬起头,表情有些奇怪,自言自语:“原来如此。”

    安静思索片刻,他的神情恢复如常。伸手在脸上轻轻一抹,他便换了一副面容,变成一个气质冷艳的女子。

    他推开房门,喧嚣的声浪扑面而来。

    举步走出房间,呈入他视野是一处巨大的广场,以及熙熙攘攘的人群。身后的房门,如同泛开的涟漪,消失不见。

    红容颜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草堂自从建立以来,从来没有这么多人。

    走在人群间,有两人聊天引起他的注意。

    “有线索吗?”

    “没有,你呢?”

    “也没有。牧首会***都是一群老鼠吗?钻到哪个山洞里去了!唉,我的赏金啊!”

    “没几分能耐,能和天心城神之血叫板吗?”

    “换个地方吧,线索肯定不在草堂,草堂还是人家牧首会建的,还能给咱们留下线索?”

    “那倒不一定。你没发现吗,草堂的人越来越多。”

    “是越来越多。你还别说,这玩意还挺方便,传送消息比什么都方便。”

    “人这么多,牧首会有什么反应?没有反应,草堂还是大家想进就进。要换作你,你不会早就关闭草堂了?或者不允许别人进。”

    “说不定人家牧首会不在乎呢。”

    “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牧首会也没办法关闭草堂,没办法阻止大家进入,他们对草堂的控制程度,没有大家想的那么高。”

    “你这么一说,好像也对啊……”

    待两人的声音渐渐远去,红容颜默默转身,离开草堂。

    ##############

    一棵巨大的古树,垂下一根根纤细柔和的光丝,就像是无数水母的触须。

    柔和的光芒倾洒而下,树下许多人正在盘膝静坐。他们的眉心,都有一根光丝刺入连接。

    正在大厅值守的人员看到红容颜到来,连忙上前行礼:“大人!”

    红容颜微微颔首:“赤瞳来了吗?”

    “还没有。”

    “继续值守。”

    “是!”

    正欲离开的红容颜忽然问:“草堂能关闭吗?”

    “啊,关闭草堂?大人,草堂是无法关闭的啊。”

    红容颜点点头:“哦,我忘记了。”

    就在此时,有人飞奔而至,满脸喜色:“大人,镇妖井有反应了!”

    ##############

    忽明忽暗的鲜红血光,从井口溢出,映照得井栏上“镇妖”二字愈发妖异可怖。

    五座元力塔全力运转,嗡嗡的声音响彻四周,震得人心慌。这是大量元力引起的共鸣潮汐,若是修为稍低者,进入五座元力塔的范围,体内的元力会当场失控,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有性命之忧。

    井旁只有红容颜和秋水,其他人不敢靠近,只有远远观望。虽然隔得远,但是他们脸上无不流露出兴奋和期待之色。唯独人群中的邵师,神情严肃,不苟言笑,颇为显眼。

    这么多天,神像图布终于露出疲态,呈现出被元力侵蚀的迹象。

    红容颜他们用的办法并不复杂,却非常有效。利用大量的元力,源源不断冲击神像图布。五座元力塔全力运转,没日没夜,汹涌的元力不断冲击神像图布。

    数不清的珍贵材料,那是牧首会一代代积累的财富和家底,此刻却如同廉价的柴薪,成车成斗投入元力塔之中,成为元力塔运转的“燃料”。

    每一位成员看到这般景象,心头都在滴血。但是他们也深知,眼下的机会对牧首会同样千载难逢。一旦红容颜大人的计划能够成功,那牧首会将会成为这个世界未来的主宰。

    没有人能够抵挡这样的诱惑。他们就像一群赌徒,红着眼睛把手中的筹码不断扔上赌桌,等待解开骰盅的那一刻。

    现在,骰盅掀开了一条缝,他们看到通赢的曙光。

    神像图布开始瓦解。

    井口溢出的血光,鲜艳而剔透,就像是神魔最后的倔强。

    就连井旁的红容颜也罕见地流露出一丝笑容,显然心情不错。如此不顾一切把整个牧首会都压上去的做法,他也承受极大的压力。

    如今证明他的选择正确,他也松一口气。

    井底艾辉周身的神像图布上血眼显露,而眼角部分已经消融不见。等血眼全部消融,神像图布也就灰飞烟灭。

    泥偶坐在他肩头,嘟囔着:“好烦啊!这破布!这么久才化这么一点点。”

    红容颜恢复平日的神情,眉宇间还是透着一缕忧郁,但是语气透着轻松:“这已经很顺利了。艾辉实力虽然不错,不过到底比不上赤瞳。倘若是斩断因果之前,光这神像图布,便不是我们敢想的。估计几位宗师联手,都不够看。”

    泥偶吓一跳:“这么厉害吗?”

    “魔神之物,岂是凡人能揣度?”红容颜冷哼一声,片刻后才幽幽道:“不过,就算是魔神,也逃不过天地之变。才有了我们染指的机会。”

    泥偶拍了拍手掌:“所以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红容颜的目光有些迷茫,自言自语:“好时代还是坏时代?”

    “谁知道呢!”

    转身离开镇妖井,红容颜注意到人群中眉头紧锁的邵师。一缕精芒在眼眸中一闪而逝,他朝邵师走去,温声道:“邵师为何烦忧?”

    邵师抬头:“可否近处一观?”

    红容颜摇头:“涉及敝会机密,实在抱歉。”

    邵师直视红容颜,沉声问:“怎么才能加入你们的计划?”

    红容颜笑了,温声道:“邵师的【天神心】独步天下,南宫无怜东施效颦,不过得到一个残缺品。完整的【天神心】炼制之法,换一缕赤瞳神血,邵师可全程参与,不知邵师意下如何?”

    邵师哂笑:“我一个糟老头,要神血有何用?”

    红容颜道:“邵师还有孙女。”

    邵师一愣,下一刻神情激动起来:“你们找到我孙女?”

    红容颜:“有点线索了。”

    邵师急声问:“什么线索?”

    红容颜微微眯起眼睛盯着邵师,道:“谁有初代天神心,谁就是您的孙女。”

    邵师身体一僵,片刻后冷声道:“这就是你们找到的线索?”

    红容颜展颜一笑:“是啊,刚刚找到。”

    他没有再看邵师,转身离开,寒风中飘来温柔的话声。

    “您好好考虑一下。”

    邵师留在原地,神情变幻不定。

    红容颜肩膀上的泥偶一脸迷茫:“初代天神心?邵师的孙女?这是什么关系?怎么会扯到一起?大人,您是怎么发现的?”

    “猜的。”

    “猜的?”泥偶张大嘴巴,一脸呆滞。

    “嗯。”

    泥偶呆呆地问:“怎么猜的?”

    “随便猜的。”

    “……”

    泥偶越想越是兴奋:“大人,邵师会答应吗?”

    红容颜:“那你要问邵师。”

    泥偶激动地挥舞小手臂:“邵师一定会答应!这可是他孙女!大人,您要是装了天神心,是不是就无敌了?哈哈哈,无敌啦无敌啦!”

    “无敌?呵……”红容颜看了一眼远处。

    夜幕深沉如墨,不知何时才能见曙光。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
以迅速回贴为荣,以看贴不回为耻。
以认真回复为荣,以恶意灌水为耻。
以虚心受教为荣,以屡教不改为耻。
以真心称谢为荣,以背本趋末为耻。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