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天母蜡的村寨之中出现了片刻的沉寂。

    这些年轻的天母蜡战士都十分犹豫,他们并非是完全手足无措,而是他们不确定若是将这村寨之中许多机关布置都用来对付这样一个人,会不会遭受族中长辈的严厉责罚。

    但年轻的骄傲和荣誉感压倒了他们心中的这种恐惧。

    听着那沉重如蛮兽的脚步声的逼近,数名天母蜡的年轻男子咬了咬牙,直接抽刀砍断了数根树藤。

    林意身上的山蜂如雨坠落,他的身后有无数山蜂在飞舞,但却再也不敢靠近。

    他从容而自信的睁开眼睛,抬头看向天母蜡的寨门。

    他正好看到许多滚木就像是被巨人凌空洒落的柴火一样,通过简易的数根木杆形成的滑轨,越过寨门,抛飞在他前方的山坡上,然后隆隆的朝着他滚落。

    简单却实用。

    正对着天母蜡寨门的这条山道十分倾斜,这些十分沉重的滚木顺着山道滚落,而且在越过寨门的时候,就已经滚动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所以这些滚木的力量,比起城墙上砸下的滚木更加威力惊人。

    即便是一支重骑军都恐怕无法面对天母蜡的这些滚木。

    只是对于林意而言,这些滚木依旧太慢,依旧力量不够。

    他的手中原本还有一根标枪,当这些滚木在山道上开始滚动时,他直接丢掉了手中的这一根标枪。

    他微微蹲身,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中,一根首先弹跳而来的滚木被他直接用肩撞飞,上方天母蜡的这些年轻战士的惊骇神色刚刚在脸上浮现,他的双手已经伸出了出去,硬生生的接住了前方的一根滚木。

    即便是此时的林意,也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势,但是他的身体只是顺势往后退了两步,再次站定的刹那,他的双手便已经稳定的抓住了这根滚木。

    这根在他手中静止的滚木虽然沉重,但比起他的镇河塔心还要轻上许多,所以在这些天母蜡人不可置信的目光里,他就像是挥动一根竹竿般,将这根滚木轻易的玩出了各种剑术和枪术的招数。

    点、撩、挑、拨、抡

    、砸…。。

    所有沿着山道滚落的滚木,在他面前就像是被农夫挑起的稻草一样,从他的两侧飞出。

    而他向前的脚步却依旧没有停止。

    当最后一根滚木从他【无龙敌】的身前飞出时,这些手足冰冷的天母蜡的年轻战士们才赫然醒觉,他已经距离寨门不过数十丈的距离。

    震慑人心的效果已经达到,林意知道再怎么蹂躏这些天母蜡年轻战士的内心,还是不可能直接达到他想要的结果,因为能够真正做出决定的,只有天母蜡的那些首领。

    真正经历了和席如愚、杨癫那种悍不畏死的精锐军队绞杀的他,面对这样的场面也没有太多的新鲜感,所以他也不想浪费时间。

    在这些天母蜡的年轻战士们才刚刚从慌乱之中回过神来的刹那,他手中的这根滚木已经被他直接抡飞出去。

    轰!

    沉重的滚木化为一道呼啸的影迹直接砸在紧闭的寨门上。

    巨大的栅栏门一刹那便发出了刺耳的碎裂声,无数的木片炸裂开来,如箭矢般弹射出来。

    几乎同时,他先前的沉重的力量感完全变成了敏捷的速度感。

    他的整个身体变成了一道肉眼都几乎无法捕捉的淡淡影迹,他落足的地方,一道道烟尘如同花火一般绽放。

    在这些碎裂的木片还未落地之时,他的身影已经高高的跃了起来,跃过了寨门,如同投石车投过的巨石一般砸落。

    三名天母蜡的年轻战士下意识的持刀想要朝着他的落地处冲去,但是迎面而来的狂风和砸地时那种轰然的气势,就让他们的身体猛然一滞,直觉根本无法抗衡。

    那些女箭师全部做出了反应,数十枝羽箭如闪电般精准的落在烟尘中的林意身上,然而她们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起来。

    她们看到烟尘之中双膝微弯的林意挺直了身体,而那些射在他身上的箭矢纷纷颓然弹跳开来。

    天母蜡建立这个村寨的时候,世代便做好了面对数倍甚至十数倍自己敌人的打算,然而面对这样的敌人,此时这些天母蜡人心中却涌起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无力感。

    这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敌人。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修行者。

    林意平静的看向四周。

    他看到前方的地面也不是平地,这个寨门遮住了下方的视线,从下往上攻来,恐怕任何人都会认为这个寨门之后是一大片平地,然而却是只有一条只能容四五个人并肩行走的通道。

    这条道两边的泥土都被掏空了,道路两侧的巨大深坑里,都是犬牙交错的削尖了的巨木。

    而这条通道的后方,还有一条两三人高的石墙。

    石墙的后方,隐约可以见到很多简陋但应该也很实用的布置。

    所以若是有大军袭来,若是将领见到一冲破寨门就掉以轻心的话,恐怕在这寨门之后就又要遭受巨大的损失。

    加上瘴气、之前的那些山蜂,一支上万人的大军恐怕都难以攻克这里,更别说恐怕还有其它厉害的手段。

    他在心中有些赞叹,同时却是微微一笑,发出声音,“还有打下去的必要吗?”

    一时没有人应声。

    这些年轻的天母蜡战士其实此时也都退到了那道石墙的后方,但是听着他的这句话,所有人都僵住了。

    “我们认输。”

    隔了至少有数个呼吸的时间,一个艰涩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名低垂着头,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的天母蜡男子出现在石墙的墙头,正是一开始和林意对话的那名男子:“但这只是我们认输,并不意味着我们天母蜡彻底认输。”

    “我明白你的意思,所以现在是不是可以等着你们天母蜡的其余人过来?”

    林意平和的看着这名天母蜡男子,决定再让这些年轻的天母蜡战士更加尊重自己一些,所以他故意淡淡的摇了摇头,道:“不过我觉得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因为我在钟离城率领数千人,就让十几万北魏精锐大军无可奈何。你们天母蜡再强,也不可能强过十几万北魏大军。”

    “竟然敢如此吹嘘!”

    这些天母蜡的年轻战士浑身一震,心中第一时间涌出的都是这样的念头。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顶顶顶顶顶顶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