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九十二章 归来吧,地球的战士 骷髅精灵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马东接过旁边秘书递上来的毛巾在自己脸上狠狠的揉了几把,已有助手带来礼服就在这大厅高台上迅速更换。龙舌兰的香水喷到了身上,发型师以最快速度替他整理了头发,更有一副深蓝瞳色的隐形眼睛遮挡住了他满眼的血丝。

    只是分分钟,马东就像这几天完全没有熬过夜、刚刚才从温暖的卧室起床并且冲过了凉一样,整个人的精神为之焕发,离开时顺眼看到了摆放在桌子镜框里的一张照片,那是他和王重的合影。

    老王啊老王,你的战场在地界、在两个月之后,而我的战场则就在此时此刻!

    马东嘿嘿咧嘴一笑,伸出两根手指撩拨了下额头【龙敌龙】上那两根短短的头发,只感觉重新焕发了青春。

    兄弟,让我们并肩作战!

    地球那没有硝烟的战场正在激战甚酣,可老王却浑然是毫不知情,早在机械族通过文明战的判决下来时,老王就已经玩起了消失。马东联系不上他,天门内的其他人也联系不上他,只知他在内门深处,潜心闭关,可要说到底在哪里,就连马东都答不上来。

    地界,天门……

    七宝山的一处内门别院内,封闭的空间隔绝了一切有可能来自外界的探查,这别院占地极大,还有一个宽阔无比的练武场,能在天门内门靠近天河源头的七宝山上拥有这样一处别院,整个地界也找不出几个来。

    这是天贝督主的别院,地球人和火魔族一战,说真的,连督主都不看好,但天贝族还是希望地球人能打出自己的血性,尤其是王重,至少赢那么一场。

    对于王重这个冲动的决定,天贝族没什么想法,本质的情况也是双方矛盾不可调和,其实有个输赢,最近沸沸扬扬的矛盾也会得到平息,可以说符合天贝族的利益。

    看在以往的那点缘分上,督主才会借这个地方,希望王重能接这个地界最好的地方蓄势待发。

    木已成舟,文明战既已定下,那就已经再无任何的退路。

    王重沉浸在冥想当中,自从进入之后就一直如此,外面什么样,他都不去管了。

    ………………

    天贝别院中的平静显然只属于那一小块地方,现在的整个地界外部却早已是天翻地覆了。

    自文明战公布,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半月了,各方的热议早已将这一战传遍了星盟的每一个角落,无论高等文明还是底层族群、无论是各族的王公大臣还是贩夫走卒,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不知道这件事儿的,此事影响之深远、流传之广泛,只怕整个星盟一个纪元内也难得遇上一次。

    地球之前积累的资金只是一些试水的小投入,在补盘的同时间接操控赔率,试探各个盘口的资金深度,真正的大动作全都在后面,因此现在表面看来,盘口几乎是一面倒的。

    这很正常,就算有人能想到地球或许会孤注一掷,能想到有许多散户想以小博大,但一个刚进入星盟才三四年的区区四级文明又能拿得出多少钱来?就算把整个四级文明卖了恐怕也不过几十万金星,加上那些赌徒散户的资金,扔到这巨大的赌盘市场中也完全是九牛一毛。血魔族的赔率居高不下,甚至各城市区域盘口屡屡有冲破十倍赔率的趋势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除了一些梦想着一夜爆富的红眼赌徒之外,没人看好地球,有关地球的各种资料现在早已在整个星盟乱飞,大街上随处都可以买到一份。虽然号称六级文明,但整个文明拿得出手的战力居然仅仅只有三个人,艾俄洛斯,木子和王重。而且这三个人里竟然没有任何一个是达到金丹境的。

    虽说有关这三人的信息已经在地界流传开,比如艾俄洛斯的不败记录、比如木子的冥王奴仆、比如王重曾在生死擂击败普米修斯,甚至连在地下世界击败金丹巴彦的消息也都传遍了星盟,可那又怎么样?

    不败的记录只是在实丹中创造的;虽然有冥王作为奴仆,可离开了冥河的冥王、还是承载在一具实丹的肉身里,还能有多可怕?至于王重,这或许是地球人中目前唯一一个被视为拥有正式金丹战力的人,地球的六级文明资格也是由此而来,但是,仅仅只是拥有金丹战力罢了……

    对大多数低等文明而言,或许只要是金丹便已是神的存在,但对真正的强者来说,就算金丹和金丹之间也是有着巨大差距的,普通的金丹遇上天尊班的那些实丹境殿下,大多都只能勉强维持个平手,甚至有可能输乃至被斩杀。而强大的金丹,则能以一己之力镇压半个星盟,比如血魔族的血魔老祖,除非是地界的其他王级金丹出手,否则单靠文明势力,根本没有任何文明的科技或是军队能对这样的强者构成威胁。就算是强如一个七级文明的军队,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也能慢慢的给你杀个精光!

    什么天才、什么妖孽级的实丹,在人家面前就和三岁小孩没什么区别,因此甚至层有人说只有踏足金丹境,才能算是一个全新的起点,那是一条独属于真正强者的路。

    顶端战力的巨大差距就不说了,甚至还有数量的碾压!

    地球,能凑够九个有资格站到那文明战战场上的人吗?还是准备直接三打九?

    笑话,就连瞎子都知道这是一场碾压级的胜利,也只有一些完全赌疯头、只想着搏黑马的人才会冲动无脑的买地球了。

    “地球的潜力很高,可惜崛起的时间太短,没有一个真正强大文明的底蕴。”

    “本身高端战力就不够看,数量还不足,这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也就那个王重还有点看头,如果遇上弱点的金丹,没准儿他能赢上一场,但血魔族大概是不会给他这种机会的。”

    “地球是靠这王重崛起的啊,如此天才,没有生在我族,又不懂得低调做人,可惜了。”

    “省省吧,这种天才宁可不要。如果不是他刚好有金丹战力、又是天尊班成员,地球就不会被评估为准六级文明,那和血魔族的文明等级差大过了两级,机械族就不会批准这次文明战。太嚣张太膨胀,敢主动挑起血祭战,这才是祸乱的源头。”

    “呵呵,真是成也王重,败也王重。”

    “给整个星盟奉献一场盛会,这大概就是地球的价值了吧。”

    文明战批准之前,许多人顾忌天贝族以及有可能崛起的地球,还不会公然议论,可现在,铺天盖地的舆论声早就已经开始变得肆无忌惮了,地球已经注定陨落,谁还在乎是否会得罪他们呢?别说别的文明,就算是地球人自己,又何尝真的看好自己?元老会那些高层不过是在马东的高压下迫不得已的支持,但也仅仅只是财富上的支持,因为那些东西他们根本就无法在马东眼皮底下藏起来,除了一些死忠外,有不少元老会成员都已经在通过自身的关系,悄悄联系别的文明,在暗中做着移民准备了。下面的民众则完全是不知血魔族的强大,盲目的相信王重这个战神而已。

    至于星盟,没有人看好地球,除非瞎了眼。

    TH002区,机械城的核心战争堡垒,一场私密的小型会议正在进行中。

    但瞧这规模,与其说是会议,倒不如说是来自里昂大法官的私人召唤。

    罗德D和万万珉都在,作为天门执法会的两位副会长,也是机械族和虫族培养的未来核心高层,即将从天门毕业,两人都已经开始在接触和负责一些执法议会和星盟议会的重大决策事件了,而要说最近星盟有什么最重大的事儿,那必然就是地球文明和血魔族之间的文明战了。

    两人现在负责的就是此事,此时正在不停的向大法官汇报着有关此事的各方面资料,说到星盟诸多势力对此战的看法以及虫族的赔率时,两人显然都有些不太自然。

    但里昂大法官的神情却显得十分轻松,他知道罗德D、万万珉这两人和王重之间的关系,让他们负责此事也是对他们的一次考验,作为执法者,不应该被私人的感情左右自己的判断。看起来,罗德D和万万珉做得都还不错,至少所有调查的判断和结论,他们是做到了完全公平公正的,没有夹杂私人的看法。就是情绪的控制差了一些,汇报完成之后的吐槽多了几句,显得不够完美,但那又怎么样呢?成长是需要过程的,天门执法会里学到的只能是执法技巧,说白了他们仍旧还是学生,只要等他们真正接触了权力和责任,那丝不够完美之处自然就能修复了。

    “大法官阁下,王重在这次会谈中提到了镜面世界的墨问,按照律法中文明战的规定,参与者双方是可以进行一切特赦的,让所有待罪之身都恢复自由,让他们为自己的族群的生死存亡而战。只是镜面世界不是地球所能联络上的,而且现在的镜面世界,抵抗军根本就拒绝与一切星盟成员打交道,只怕仅仅只靠星盟一道特赦令并不能起到作用……”罗德D说到这里有些迟疑,去镜面世界搞特赦可是件麻烦事儿,特别是当对象是抵抗军的时候。罗德D知道那个墨问并不是很强,但他只是单纯的想帮王重多拉一个帮手,就怕里昂大法官不批准,以这位大人的性格,公事公办一向都是常态,就像这次文明战的审批。

    “距离开战还有……呵呵,时间也差不多了,这事还是你亲自跑一趟吧。”里昂大法官的回答却是让罗德D有些意外,非但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反倒是带着笑意。甚至,听里昂大法官的口气,就好像他早已预备好了一切:“可以多带两个人手,顺便,还有两个地方……”

    他伸手在罗德D的额头上轻轻一点,一圈波纹荡散,自有一股信息输入了罗德D的大脑。

    “这、这是?!”罗德D的表情凝固住了。

    大法官阁下输入他大脑里的是两个信息,是两个让罗德D有些震惊的地球人的信息。

    其中那个叫奈皮尔的,罗德D倒也听说过,是王重告诉他的,甚至有请他帮忙去地下世界寻找。但那可是地下世界行走在阴影中的刺客,常年面对执法队的追捕,反侦察手段超一流,短短一两个月时间岂能那么容易找得出来?可此时,有关奈皮尔的一切信息却已经出现在他脑海中!

    不愧是大法官阁下,同样作为机械族高层的一员,最近又负责文明战的诸多调查工作,罗德D也能调动机械族情报科的一切力量,可却根本就查不到奈皮尔的踪迹,就更别说那信息中另一个藏得更深的家伙了。

    如果有这两个家伙的加入,如果这两个家伙真有大法官给出的信息里那么强大,那至少地球看起来就不像原本那么被动、那么毫无胜算了。

    “虽说胜算仍旧不高,但地球并非完全没有一战之力。”里昂大法官淡淡的说道:“这既是对王重、对地球的终极考验,也是地球的最大机会,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么多,把他们带来,要想面对血魔族,地球必须倾力一战!闯不过血魔族这一关,那他们就没有资格背负更多。”

    罗德D和万万珉都明白了,大法官阁下并没有放弃地球,也没有放弃王重,从一开始就没有!正如王重所猜想那样,大法官知道的有关地球的信息,远远超乎星盟的其他任何人,甚至要比王重这个地球的领导人还要更加清楚,所以他选择从背后推了一把……

    里昂对星盟太了解了,以地球现在的树大招风,要么是强势的迅速崛起,要么就是在诸多文明的阴手暗招中迅速的陨落,明刀和暗箭,你总要选一样,显然还是前者更好应付一些。血魔族的文明战,虽然看似将地球推到了悬崖边,但那同时也是地球最佳的新生摇篮,若是能过这一关,那地球在星盟的地位就将再无人能轻易撼动。如此巨大的利益,哪怕只有百分三十、甚至是百分之二十的机会,也足以下注了。

    “是!”

    两人恭敬转身,几乎是快步跑出了这小厅,那急急忙忙的样子,看得里昂大法官哑然失笑。

    还是太年轻,执法的精英啊,他们以为机械族每个纪元都在追求的机械之心是什么?那事实上并不只是给外族的考验,也是专门给这些机械族未来接班人们准备的,也不想想王重的机械之心考核,为什么每次罗德D都会恰好在场。只有当他们交上了朋友,只有当他们懂得了情感,才能谈得上控制。而也只有当这些精英们懂得了如何完全控制自己的情感,那才是一个真正成熟的机械族领导者。

    里昂大法官的思想不仅微微飘飞。

    ……………………

    文明战的事儿传得很远,不仅仅是在地界,连地下世界也是早有耳闻,只是关注度就没有在地界上那么高了,冥王既已‘滚蛋’,那不管是地球还是血魔族,地下世界的各大势力乃至平民们都根本不想关注,也懒得关注,不过只是狗咬狗而已,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何况地界的消息传递下来总是很慢,等地下世界那些底层听到文明战判决的生效的消息时,已经是至少一个月后了,就像地下世界的人真是一群臭老鼠,只能舔一点地界人玩剩的边角料一样,这种感觉让地下世界的普通人那是相当的不舒服,谁爱八卦谁去,反正老子对地界那些垃圾是没兴趣的!

    繁重的生活压力之余,人们更乐意将时间和乐子花在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上,比如各种剧团。

    最近但凡是剧团之类的娱乐,生意都特别好,冥王事件闹得地下世界好几个月风风雨雨,人人担惊受怕,那段时间哪有人还有心情去看马戏团之类的表演?可现在,冥王被一个地球人收复,还被召唤去了天门,离得地下世界远远的,整个地下世界所有居民,从来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一样轻松过,就连路过冥河边上时也敢悠闲的往里面吐上一口唾沫,而不是小心翼翼的跪拜了。

    轻松,安全,人们就总有多余的精力和积蓄的情绪需要发泄,像剧团这类表演那自然是大受欢迎,新冒出了不少,而像天耀剧团这种成名在前的,那就完全是场场爆满了。

    “啊,真是抱歉,今天的蛋又没了。”每当这个时候,天耀总是笑的最开心的。当初他觉得这个砸蛋的主意能流行那么一两个月就已经很赚了,却没想到那些观众一直乐此不疲,马戏团能有一个节目可以保持如此长盛不衰的受欢迎程度,而且比他潜心研究的那些戏法都还赚得多,也是不容易。但天耀知道,这不是巧合而是规律,地下世界的底层受苦的很多,当孙子的更多,花上一点点小钱就能在这个倒霉的小丑身上找回做人的自信,这才是砸蛋节目长盛不衰的真正原因:“我们倒霉的丑蛋已经快被你们砸成蛋浆了,饶了他吧,他晚上还要去约会他的小丑情人呢!”

    “哈哈,小丑的情人会比他长得更丑吗?”下面有观众肆意的笑着。

    “我觉得明天可以增加一个余兴节目,让倒霉的奈皮尔的老婆也出来接受一波鸟蛋的洗礼,她每天舔这家伙身上的蛋黄肯定都已经上瘾了,哈哈哈!”

    台下立刻响起各种污秽的语言和大笑声。

    剧院已经收场。

    天耀相当满足的点着手里的大袋星币,前面那个撅着屁股扫地的小丑,简直是怎么看怎么顺眼,虽说偶尔有几次半夜起床发现这家伙不在宿舍上,显然是偷溜出去玩儿,不守马戏团的规矩,但那又怎么样呢?这可是自己现在的小财神,半夜跑出去找两个妞又怎么了?人家白天当小丑,晚上还不允许做做大爷么?只是不知道这家伙的口味怎么样,小丑的情人,也会画个小丑装吗?隔着厚厚的妆容,那两个人还怎么亲热呢?那还不是一口下去就是一嘴苦涩的粉末?想起先前那个观众的话,天耀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

    他从满满的星币袋子中抓了一把,正想要将那个卖力打扫的家伙叫过来好好嘉奖一番,陡然间,一道银色的光亮从剧场的大门处闪耀起来。

    紧跟着,那上了锁的大门轻飘飘的被推开,两个银色的人影出现在门口。

    等等,那是……

    天耀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的不敢置信。

    那竟然是两个机械族人?!等等,机械族?

    天耀忍不住瞬间就打了个寒颤,对地界的人来说,面对机械族或许会产生畏惧和讨厌混合的情绪,但对地下世界的人来说,机械族这个名字则只代表着一个词——绝望!

    没有任何一个地下世界的人不怕机械族,而且是深入到骨髓里的那种怕,只要看到机械族,就算是各大宗门势力的高层也只有瑟瑟发抖!不是他们真的胆小,而是整个地下世界,几乎就没人敢说自己是干净的,而机械族一旦以本来面目出现在地下世界,那就铁定没有好事儿!都已经不再只是调查的程度了,而绝对是掌握了真凭实据后的逮捕!

    贼见到兵,除了怕,只能跑!

    几乎是源自于本能的意识,天耀立刻就想要转身就跑,虽说天耀剧场并没有太多违法的地方,但在开设剧场之前,为了赚取开设这个剧场的本钱,天耀可真是黑着良心干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儿,即便以地下世界的程度来说,他都绝对算不上个良民。

    可还没等他迈开腿,前方的机械族已经开口了。而且更神奇的是,他们居然连看都没看天耀一眼,而是径直走到了拿着扫帚的奈皮尔身前。

    “你们来得可真迟。”

    那个一直撅着屁股扫地的佝偻身影,此时竟然慢慢的挺直,脸上虽然仍旧还是那看起来让人发笑的小丑装扮,甚至还在笑着,可不知怎么的,天耀竟然从他的眼睛里感受到一股森冷的寒意,寒冷到让他瞬间就忘记了跑掉的念头,牙关咯咯咯的直打颤。

    “而且人也太少了点。”奈皮尔微笑着,并无慌张之色。

    干上杀手这一行,那就是走到了机械族的对立面,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的,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不过,只来了两个人吗?看来机械族的情报做得不够足啊,如果他们知道前天闪金镇那个九阴宗余孽是自己干掉的第四个金丹,那他们肯定不会只派这么两个人过来,要想抓自己,没有一整只机械族的大军怎么够?

    一股阴冷的杀气正在他的指尖凝聚,若不是想听听机械族的声音,只怕眼前已经是两堆破铜烂铁。

    “我叫罗德D,是来带你离开这里的。”那机械族居然没有像想象中一样历数自己的罪状,脸上那‘笑容’虽然相当勉强,但作为机械族来说,能努力做出一点近乎于微笑的动作已经是让人感觉不可思议了,和传闻中的机械族完全不同:“这不是逮捕,请不要误会。”

    他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摸出了两份文件递了过去。

    只是看了看那文件的抬头,奈皮尔就明白了,地球和血魔族文明战的事儿,奈皮尔是知道的,地下世界的消息虽然不灵通,但好歹还是在传,只是传闻中的开战时间上和此刻文件中看到的有很大出入。原本他还以为是下个月,打算等到下个月混在一个商队里潜伏去地界的,可显然,如果真那么做,就已经迟了。

    机械族……原以为是冲自己这杀手身份而来,是查实了什么杀人罪证后的逮捕,却没想到竟然是来帮地球接人。

    有意思!

    “我可是个杀手。”奈皮尔合上了文件,眼睛里闪动着光芒,虽说机械族的出了名的实在人,可奈皮尔并不信任他们,这辈子,除了王重和墨问,他就没有毫无保留的信任过第三个人。何况他是贼,机械族是兵,谈何信任?

    “那只是你曾经的身份,而你现在的身份则是地球的战士。”

    “我杀过很多地下世界的人,包括金丹。”奈皮尔说道,既然被发现,他就不想自己的身份成为地球的拖累。

    罗德D的眼睛亮了,他感觉这家伙比大法官给他的资料还要更猛,当然,也要更有趣:“文明战可以特赦一切罪名,那些都已经成为了你以前的过往而已,用不着在意。”说着,他突然压低了声音,且低音中带着一股淡淡的笑意:“我知道那四个人是谁,我倒是觉得,你算为民除害了。”

    奈皮尔的眼睛微微眯起,随即那妆容中本就开裂的大嘴裂得更宽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紧跟着,他转过身来,冲天耀喊了一声:“老板,不好意思,我可能要请个长假。”

    天耀惊呆了,嘴巴张得大大的一直都没能合拢。

    “假期或许会很久。”奈皮尔笑着说道:“你恐怕真得找个小丑情人了。”

    ……………………

    几乎是在奈皮尔做出决定的同一时间,地界的神圣角斗场……

    扎力罗晃正站在一扇巨大的封闭铁门前,手里拿着一封信,面露迟疑之色。

    地球和血魔族的文明战,甚至王重、木子等人的消息,早就已经在地界漫天飞,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现在距离文明战开启已经仅只有半个月时间,只是瞒着艾俄洛斯一个人而已。

    能瞒住也是凑巧,大概两个月前,在干掉第两百个实丹巅峰后,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实丹敢来神圣角斗场向他挑战了,哪怕就是用再多钱也砸不来。没有了出场的机会,自身似乎又有了不少战斗的积累,艾俄洛斯决定闭了一次关,这一闭关就是两个月。任他外面的消息满天飞,可这闭关的家伙却是绝对接触不到的。

    此时扎力罗晃手中的信来自地球,是一个叫马东的家伙寄来的,如今的地球在地界可是家喻户晓,扎力罗晃知道马东这个角色,即便不看信里的内容,他也知道信里大概说的是些什么,不外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想要让艾俄洛斯代表地球出战文明战而已。

    但,自己到底该不该把这封信转交给艾俄洛斯呢?

    作为曾经生死与共的兄弟,扎力罗晃很清楚艾俄洛斯的性格,更清楚他到底将兄弟情义看得有多重,如果他知道这消息,毫无疑问是会去参加的,去与他的兄弟同生共死,那是他的荣耀。

    如果此事但凡有那么一线胜利的曙光,扎力罗晃都不会如此犹豫,可问题是同样作为七级文明的泰坦一族,扎力罗晃太清楚血魔族的实力了。如果艾俄洛斯真的参战,这不是什么竞争,而是去送死。自己难道真的要亲手将这催命符送到自己兄弟的手中吗?或许,只需自己默不作声,等艾俄洛斯闭关出来时,文明战已经结束。

    那他必然会埋怨自己,甚至因此和自己决裂,但那又怎么样呢?至少,兄弟保住了性命,自己甚至可以用等待报仇的时机劝他留下性命,那说不定还是给地球留了一脉翻身的机会。

    是不惜让兄弟和自己反目成仇来保住他的性命,还是成全他的兄弟情义,让他去慨然赴死?

    准备按向那铁门上的大手,举起又放下,放下又举起。

    正迟疑间,却听得‘嘎吱’一声响,紧跟着,那沉重的铁门缓缓开启,一个赤裸着上身,全身都浸满了湿漉漉臭汗的魁梧巨汉从里面走了出来。

    “迎接我出关吗,我的兄弟。”艾俄洛斯的笑声依旧爽朗,但却让扎力罗晃感觉似乎有了一些变化,他的声音更具穿透力了,虽然看得出来她仍旧没有凝聚金丹,但整个人的气场却已经变得更加强盛,而且是明显提升了一大截那种强盛!甚至连身高都在这短短两个月内长高了足足一个头!居然让一向自认为和艾俄洛斯差距不大的扎力罗晃产生了一种自身很渺小的感觉,可身为泰坦的扎力罗晃明明比对方要高大得多……

    扎力罗晃心中凛然,他很早就已经知道艾俄洛斯是一个越打越厉害的天生战斗类型,修行只是他的消化手段,而战斗才是他的本能和养分!那两百场的实丹巅峰对决早已让他积累了太多,可即便如此,他也无法想象这家伙的进步,竟然已经到了要让自己仰视的程度。

    仅仅只是两个月就能成长到这样的地步,如果再给他两年、二十年呢?

    “吁……”扎力罗晃一时间竟然走神,下意识的将手中的信件藏到了身后。他突然觉得,如果给艾俄洛斯二十年的时间,说不定他真有挑反血魔族、创造奇迹的能力!

    “是地球的信?”艾俄洛斯笑着说道,他根本都没有特意去看扎力罗晃手中的东西,却就好像早已洞察了一切:“有什么好藏的,我早就已经知道了。”

    “啊?”扎力罗晃愣了愣:“你在静室中怎么……”

    “有人能通过奇异的力量直接和我的脑子对话,早在一个半月前文明战资格审批出来时,我就知道了。”艾俄洛斯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脸上非但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畏惧和担忧,反而是洋溢着满满的兴奋和战意:“否则,你以为我怎么能耐得住性子不打架,在这鸟不拉屎的静室空间里修行足足两个月?这枯燥的日子真是比沙场劳役时还要黑暗一万倍。”

    扎力罗晃呆滞中。

    他一把勾住明显还在发呆的扎力罗晃的脖子,也不提对方隐瞒这消息的事儿:“哈哈,哥们,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三年内,我们三兄弟一定会扬名整个地界吗?”

    “吁……”扎力罗晃这才想起艾俄洛斯似乎确实这样说过。

    “现在就是我们三兄弟扬名的时刻,谁都不能阻止。”艾俄洛斯大笑着说道:“哥们,打起精神来,区区血魔族而已,别犹豫,赌身家的时候到了!听说现在虫族那边赌盘的赔率可是很高的,还是,你不相信我?或者,不相信我那两个兄弟?”

    扎力罗晃给他一串话不歇气的轰下来,早都已经瞠目结舌了,这个足不出户的家伙,居然连虫族赌盘的赔率都了解得一清二楚,亏自己还想着瞒他……

    也是只有苦笑,坦白说,他以为艾俄洛斯应该就是地球人里最猛的了,可真要和他另外那个兄弟的战绩比起来,艾俄洛斯这实丹不败的成绩还真的是不算什么……

    这时候再说什么空话都是多余,以艾俄洛斯的性格,扎力罗晃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阻止不了了,也用不着现在去说血魔族到底有多强大来打击这兄弟的信心了,那些东西,等时机合适时再说不迟。现在他需要的,只是支持,而自己能做的,就是陪这兄弟走到最后,哪怕为此输得倾家荡产!

    “你们这三兄弟,还真是一个比一个猛、一个比一个疯……”扎力罗晃苦笑,可很快,他就换上了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成,你要发疯,哥们说什么也要陪你疯到底!”

    ………………

    距离文明战正式开始还有九天,坐标:第五维度冰极世界,冰封区,一场盛大的狂欢正在进行中。

    这是独属于朱莉安的狂欢盛宴,能在短短几个月内就从排名第九杀到前三,朱莉安已经创造了一个历史,一个冰极宗的晋升历史记录。这可是一个强盛的大宗门,排名越是靠前,想要往上晋升一步也就越难,没有恐怖的天赋加上逆天的运气是很难越过一级的,就更别说连跳六阶了。但真正让宗门重视的原因还并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她手中的‘冰王子’。

    巨冰魁是冰极宗的正统,虽然稳定高效、研究透彻,但战力恒定,宗门长者早就已经在寻求新的突破了,可即便是宗门那些长者们的创新作品,也都远远赶不上这冰王子的完美。

    这恐怖无比的冰傀儡太牛了,仅仅只是实丹状态的傀儡肉身,却已经干掉了一个金丹傀儡!

    除了炼制的手法和朱莉安的天赋之外,独特的肉身真是特别,拥有傀儡的无限吸收寒气的能力,却有保留了战斗智慧,而且已经可以使用寒冰碎片法则了,这个是决定性的,也是一路过关斩将的关键。

    冰极宗上层现在对她是十分满意,而现在仍旧还排名在她之前的两位师兄,则早都已经借口任务而躲到了冰极世界外面去,他们已经彻底丧失了和朱莉安、和那个恐怖的冰王子一战的勇气。

    坐在水晶冰雕的椅子上,看着四周那些开始重新对她阿谀奉承、对她关怀备至的师兄弟们,朱莉安的脸上满满的全都是不屑之色。

    当初自己的冰傀尸出事时,这些家伙那幸灾乐祸的丑恶嘴脸,她早就熟得不能再熟了。如果不是自己找到了‘弗’,这些家伙恐怕早都已经骑到了自己的头上为所欲为。

    事实上不止是冰极宗,整个冰极世界都是如此,弱肉强食,残酷的黑暗法则无处不在,朱莉安并不以为意,就像身边那些师兄弟们,明明知道朱莉安对他们的不屑,可仍旧还是一个个满面红光的围上来,浑然不知羞耻为何物一样,这是冰极世界的生存之道,千万年来都是如此,谁又会不适应呢?只是,适应并不等于认同,朱莉安知道规则,但却并不代表她就一定要同流合污的去伪装出让自己都恶心的样子,这恰恰也是这规则中唯一让朱莉安感觉认同的一点,实力代表了一切。

    听着那些阿谀之词,她感觉有点烦躁,这个宴会还不如不办,

    忍不住就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一动不动的守护着自己的‘冰王子’,完美的身体,朱莉安早就已经不知道看过、亲手抚摸过了多少次,就像是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只不过进入他的身体和在外界观看时又各有不同,进入时感觉到的是全身血液的沸腾,而当站在本体的角度来观看时,那英俊的外表或许因为一成不变的表情而显得有些生硬,但却正是那种生硬,区别于周围这些讨厌的阿谀奉承之色,让朱莉安每次都总是能在各种烦躁的情绪中得到平静和安宁。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
以迅速回贴为荣,以看贴不回为耻。
以认真回复为荣,以恶意灌水为耻。
以虚心受教为荣,以屡教不改为耻。
以真心称谢为荣,以背本趋末为耻。
保重身体保护胃
木已成舟,文明战既已定下,那就已经再无任何的退路。

    王重沉浸在冥想当中,自从进入之后就一直如此,外面什么样,他都不去管了。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