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大道 古城奥秘 血色祭炼 第五百二十三章 岁月的愿望(大结局) 文刀手予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一)

    “按照天道的轨迹,这股力量原本应由此界下一任界主魁木峰获得,”吞天说道:“但天道轨迹早已更改,魁木峰以其修行天赋作了献祭,便也不再是界主后备人选。站在我面前,改变命运的是你。所以,我会把这股力量留下,作为对你的答谢。”

    不二楞了一下,“对我的答谢?”

    “你很快就会明白的。”吞天道:“你是天才的分身,所以无需像艾达一样,通过献祭才能得到力量。”

    “我该怎么做?”

    “天上不会掉馅饼,”吞天道:“璀璨的果实,总是伴随着巨大的风险,需要鼓起毕生的勇气。”

    不二有些明白了,又问道:“我们之前向艾达许下的愿望呢?是已成真,还是一场虚幻?”

    “艾达本就要赢得你的信任,所以你们绝大多数的愿望都已成真,”吞天说道:“唯有你的第二个愿望,成为悟道境修士是假的——因为艾达取巧了,她借用了天才的力量加诸于你身上。”

    吞天说着,此方天地忽然剧烈地震动起来,仿佛随时将要崩塌。在毁天灭地的气势中,不二渺小如同蝼蚁。

    “世界果实也是缚着我的锁链,艾达通过锁链驱使我,掌控这世界。”吞天说道:“我们曾经是最亲密的朋友,却因世界果实变得疏远而陌生,这是悲哀的起始。现在,我要离开了——更伟大的力量和更广阔的世界在等待着我。”

    吞天说完,天空中那一根长长的【敌龙无】黑色锁链,碎成了粉末,黑色的雪片,洋洋洒洒降下来。仿若从天炉撒下的灰烬,把一切都掩住了。

    (二)

    一片黑暗之中,无穷无尽的星河遥遥闪烁。

    黑暗之中亮起一道长长的圆弧光线。

    紧接着,光芒闪耀,照亮了黑暗。

    便可瞧见一只大嘴蝎子,静静趴在几个紧紧相邻的圆球之上。

    其中一个圆球被蝎子压在上面,又被三个圆球夹在中间,萎成了小小的、蜷缩的一团。

    在三个圆球不远处的地方,有两个黯淡的光点在一追一逃。

    不时流溢在光点间的细线,散发着微弱的法则气息,显示光点间正在进行微不足道的战斗。

    大嘴蝎子眨了眨眼睛,移开淡漠的目光,飞到了半空之中,飞向遥远的星河。

    那缩成一团的圆球,渐渐又舒展开来了。

    (三)

    青疆,角族大都附近。

    人角两方紧张地望着天空中一道黑色裂缝,不时有剑气的碎末从裂缝中飘荡出来,便需人角两方一众悟道黑角合力出手,才能消弭无形。

    角族众人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名面容威严、气质不凡的黑角,正是族长无忧望天。

    这时,从大都黑雾之中遁出来一名紫角,满面喜色地飞道一众黑角身前,与无忧望天传音道:“族长大人,喜报!喜报!”

    “快讲。”

    “圣界传来消息,我们先前被相邻界面挤压坍塌的空间尽数恢复了。”

    “哦?”无忧望天神色一肃,“可查出原因了,是暂时的,还是……”

    紫角道:“圣巫占卜过了——是圣界顶上那个不可参透之物离开了。圣巫说它再也不回来,圣界——圣界得救了!”

    “***,”无忧望天抬头,瞧向天空中的黑色裂缝,“这还打个屁啊。”

    (四)

    吞天离开之后,幽暗的空间里面便只剩不二。

    他望了望四周。这里已经很不稳定,到处都在震动,七个门洞和门洞前的祭台在剧烈的摇晃,空间的边缘在扭曲坍缩,好像一幢即将倒塌的房屋。

    必须赶在彻底坍塌之前离开。

    他脑海里反复琢磨着吞天先前讲得话——“角族天才真正的力量被封印了,就在这里”“你是天才的分身,所以你无需像艾达一样,通过献祭才能得到力量”“璀璨的果实,总是伴随着巨大的风险”“艾达取巧了,她借用了天才的力量加诸与你身上”……

    按吞天话里的意思,绝不会留给自己一条死路。那么,破局之法一定是得到天才的力量,抵抗空间坍塌的威力。

    他望着七色光幕的门洞,目光缓缓转过,停留在黑色门洞前,空空的祭架像无声的召唤。

    他缓缓遁向黑色门洞,看着门洞两边七个“生”字,七个“死”字。

    如果猜错了,就会万劫不复罢。但是如果不作选择,那么所有人,包括岁月,还是会葬身于此。

    他深吸一口,义无反顾遁入黑洞之中。

    (五)

    在一片黑暗中,他听见了岁月的声音——“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许愿的过程。”

    “魏不二,你怎么那么死心眼儿啊。”“魏不二,再见了。”

    不二现在知道了,那时说话的人其实是秀秀。

    秀秀许的愿望是什么,他也许永远无法知道了。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清清楚楚地看见了秀秀的笑容。她身着一袭黄衫,头戴一个斗笠,容颜之娇艳,眉目之灵动,旁人远远比不上。一如那年百花丛中,含笑问话的姑娘。

    忽地,她摇身一变,成了一身脏衣的小乞丐。她满不在乎地说道:“我猜,那姑娘定是你的心上人。只可惜,郎有情,妾无意,可惜啦。我劝你想开一点,万事全凭缘……”“男女之事,不是你一个人痴情到底,别人就会领情的。”“我也劝劝你,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追着一个跑。你只须把眼光放长远,宏然好女千千万,够你小子天天换。”

    说着,她仿佛觉得自己说得极有道理,捂着嘴,嘿嘿直乐。

    她微笑看着不二,在黑暗中不知不觉地远去。

    一束淡淡的光照在她身上,把黑暗温柔地褪去了。她飘去哪里,那道光就跟随去哪里。直到她远远离去,变成一个小小的光点。最后消失不见。

    在黑暗的寂静中,不二再次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仿佛与生俱来的力量。

    (六)

    屋子里很暖和,地底温泉的蒸汽蕴蕴晕晕地飘上来。不二头顶上一个无色透明、晶莹如玉的长角被蒸得湿漉漉的。

    岁月望着窗外千万里冰封飘雪的景色,一道秀逸凌厉的身影气呼呼的远远飘去。便与不二道:“这位本领通天的大人物来找你做什么?”

    不二道:“她要去神界,想让我助她一臂之力。”

    “神界?”

    “我也是头一次听说。”

    “去那里做什么?”

    “她说这里的灵气太稀薄,修到我这个地步再想往上门儿都没有。”不二笑道:“不过,这只是个由头。我暗中与这位冰凤大人使了一道【识人心】的法门,才知道此事竟与我内海中两个镇海兽大有干系。”

    岁月睁大眼睛,等着不二说下文。他却一脸坏笑看着她。

    “你快说,”岁月板起脸,“不要讨打。”

    不二笑道:“我告诉你冰凤去神界做什么,你也告诉我一件事。”

    岁月道:“你想知道,当年在古城我与艾达许了什么愿望吧?”

    “你爱说不说。”她摇了摇头,笑道:“这件事,我打定主意不要告诉你的。”

    不二拿她没办法,只好道:“冰凤跟我说,我肚里这只蛇精抢了她的夫君,她要上去抢回来。我算看清楚了,天底下的女人都是醋坛子,轻易便可打翻了。不管修为高低,又或者是人是妖,都一样。”

    “你找打!”岁月笑道。

    ……

    晚上睡觉的时候,岁月被不二搂着。她忽然转过身来,与不二道:“我先前把钟秀秀的事情都与你讲了,不过单有一件事没说。你想不想知道。”她晓得秀秀的事情,自然是因为先前与秀秀换过身子。

    不二道:“钟姑娘的神通太厉害,我怕了。”

    岁月轻笑一声,“那我便不说了。”

    不二正要说什么,忽然听见有人敲门。

    他心下惊疑不定,探出神识去查,却发现此时此刻神识竟不管用了。

    岁月笑道:“好像有客人来了。”

    不二道:“这荒滩冰地的,怎么会有人敲门。”

    “那可说不准儿。”岁月笑道:“你看看去。”

    “别疑神疑鬼了。”

    “你去不去?”岁月的玉手在不二大腿上摸索着,寻着靠里的一处,使劲儿一掐。

    不二叫唤着起了床。他走到门口,听见外面寒风的呼啸声。打开门,看到的是白茫茫一片。

    他合住门,心想要是外面有人早就冻坏了罢。便说道:“害我白跑一趟。”

    刚走几步,敲门声又响了。

    他一抬头,看见岁月不知何时也走过来了,指着门外,盈盈一笑。

    他转过身,门忽地自己开了,白茫茫雪地中立着一个俏生生的人影儿,笑道:

    “别来无恙啊。”

    他望着来人,瞪大了眼睛,下意识迈步迎上前去。回头一瞧,岁月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这一步,悬在半空了……

    (全剧终。如有意外,纯属意外)

    (ps:结尾写了很多稿,一度把所有主要人物、次要人物的结局都交代了,把人角大战的后续也写清楚了,将近一万多字。后来,我嫌繁琐,又嫌生硬以求圆满,于是又一个个删去,到最后便只剩这些了。至于其他诸人,我心里有了结果,但你们不知道,尽可以去想象。)

    (再ps:正在写后记,但是感觉很难产。我会慢慢写出来)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看了好看的文章当然要多谢了。
感谢楼主更新!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