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战记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不能让他跑了! 七十二编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自从景无色那一剑刺出之后,情形就变成了这样——原本就微薄的信任彻底烟消云散。更糟糕的是,随着怀疑猜忌的滋生,大家现在都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分散开来。

    谁也不知道这些人中还有多少是风家的内奸,也没人知道这些内奸究竟是谁。

    因此,从理论上来说,现在分开,将是最危险的局面。

    因为没有可以信任的同伴,因此每一个人散开之后,都只能是自己孤身一人。

    而无论是继续呆在樊阳城范围,还是干脆离开,都有可能被内奸盯上。一旦内奸有两个或以上,他们完全可以携手袭击任何一个他们选定的目标,各个击破。

    更何况,谁也不知道景无色是不是真的离开了。更没有人知道,可以随【龙敌龙】意进出星幕的两位风家天境强者,是不是正暗中盯着自己。

    单是想想那隐藏在暗中的凶恶眼神,就让人寒毛倒竖。

    因此,尽管城外没有星幕,但申行云悲哀地发现,这里同样成为了一个囚笼。

    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被锁在了这里。

    大家从头到尾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所有人就这么沉默着,互相注视着彼此。

    这种死寂,让申行云的身体有些发抖。

    他不知道这究竟是冷,是愤怒,还是恐惧……他只是忽然发现,自己原来从来都没有真正看透过风商雪。

    此人不光实力可怕,心机同样可怕!

    他想干什么?

    这是不是他早已经设计好的?自己这些人来樊阳城,是围猎,还是落进了一个陷阱?

    申行云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这个局面不被打破的话,那说不定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毕竟,对于一个中游世家来说,唯一的天境强者被锁在一个地方,整个家族都会变得虚弱。

    木家就是一个例子。而下一个是谁?

    不行,这个局面必须打破!

    就在申行云心头暗自咬牙,飞速思考着办法的时候,忽然,两道释放出天境气息的身影,自远处而来。

    “是两位燕家客卿。”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了过去。

    之前樊阳封城之后,这两位就去联系燕都了。而此刻,他们再出现,必然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剑拔弩张的气氛,稍稍松懈了一些。

    很快,张国瑞和罗西山,就电射到了众人面前。

    “诸位,我们已经得到燕都消息,几个小时之前,二皇子已经启程赶往樊阳,如今已经在路上了,”张国瑞环顾四周,微笑着道,“估计凌晨时分能够抵达。”

    “哦?”听到这个消息,申行云最先面露喜色。

    他知道,燕弘亲自赶来,意味着这场针对风家的狩猎,已经不再是燕家举旗,其他人各自为战了。

    这意味着燕家更深的介入!

    首先,这些家族将被统合起来。其次,说不定燕家会亲自出手!

    直到现在,摘星楼里的燕然和晴氏兄妹都没有退出樊阳城,就已经说明了燕家的态度。

    其他人,听到消息也都是一阵喜色。

    不过,大家发现,就在张国瑞开口说话的时候,罗西山却无声无息地到了黄家家主黄铁山的身边,密语说了些什么。

    而黄铁山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几乎与此同时,张国瑞正对宿家太上长老宿天鹏道:“对了,宿老爷子,二皇子让我给您老带句话……”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宿天鹏眼睛一眯,根本不理会张国瑞说什么,身形陡然冲天而起。

    “老贼,纳命来!”几乎是在宿天鹏飞起的同一秒,黄铁山的身影就如同闪电一般冲了上去。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多出了一把灵剑,剑光直奔宿天鹏背心。

    “当!”地一声,宿天鹏拔剑和黄铁山拼了一记。身形不停,径直投向远方。黄铁山爆发出一声悲愤的厉啸,紧追不舍。

    “怎么回事?”众人目瞪口呆。

    “宿家是风家内奸,”张国瑞寒声道,“黄家被宿家族灭!”

    他们身为燕家客卿,身负保护燕然的职责,无法直接介入,因此,原本来之前就打算好,一边悄悄告诉黄铁山,一边以言语吸引住宿天鹏,给黄铁山以及在场众人创造机会。

    可谁也没想到,这位宿家太上长老,竟是人老成精,连话也不说,转身就逃。一点机会都没给。

    显然,宿家对黄家是早有预谋。

    不然的话,宿天鹏也不可能反应如此之快。

    “什么?”众人骇然失色。

    “这个该死的老贼!”詹飞熊义愤填膺,怒道,“走了景无色,不能让他也跑了。大家一起追。”

    说着,詹飞熊腾空而起,向着宿天鹏和黄铁山的方向飞掠而去!

    “我去!”李文濡厉声道。

    “我也去!”秦正朗也同时冲天而起!

    “还有我!”郑先锋跟了上去!

    ……

    现实世界,天行管理局观察室。

    情报科长朱哲泡了一杯茶,坐在控制台前,一边喝,一边看着迟小山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着风辰之前的时间魔钟画面。而旁边,舒灵则在剪辑着关于风辰的视频。

    这些都是情报科的工作,等到事情结束,视频需要整理成文件,上报给高层。而至于会不会公布,那就要看上方的意思了。

    朱哲扭头看了局长梁安明一眼。

    现在,梁安明几乎把这里当成家了。局长办公室都只是每天上班去坐几分钟,应付一下。

    风辰的出现,是开发局这几年……不,应该说是有史以来,最轰动的一颗炸弹。朱哲心头估计,这位局长大人,是一定会用这个消息,轰炸整个银河天行界的。

    只不过,他现在还在积攒TNT当量罢了。

    “小许,”朱哲将目光投向环形控制台另一端的另一名属下许正直,问道,“风辰新的魔钟出来了吗?”

    听到问题,正在身后休息区沙发上喝咖啡的梁安明,也直起了身体,望了过来。

    “还没有。”许正直摇了摇头。

    众人有些泄气,觉得观察室里的气压都低了很多。

    现在,风辰的记录就是所有人心头挂念的唯一了。除此之外,提什么都没兴趣。

    谁也不知道风辰的时空魔钟会什么时候来。

    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位玩家是不是会连续上天行。这一点才是最磨人的。万一人家有事不上呢?万一人家想睡个懒觉呢?万一人家在逛街,吃饭,乃至出去旅游了呢?

    还有漂移时间。

    每一个人的时空魔钟恢复时间都不一样。有些人进去一个钟,就得在现实世界等两天才恢复。有些人一个魔钟在天行世界里待两天,现实里一天多就恢复了。

    众人正心烦意乱地想着,忽然,迟小山灵光一现,大声道:“我发现一件问题。”

    舒灵扭头,问道:“什么问题?”

    “你们没发现么,这个风辰的每一个时空魔钟,在天行世界里待的时间都比别人要长不少,”迟小山道,“而且,从前一段时间的时空魔钟记录来看,基本是每天都有一个。”

    众人一听,顿时都来了兴趣。

    朱哲,梁安明和其他情报科的成员,都围了上来,而迟小山则调出了程序,开始计算。

    在舒灵的协助之下,很快,就有了结果。

    “我的天,”舒灵震惊地捂住了嘴,“他的时间天赋太可怕了,提升速度竟然达到了三倍速!”

    所有人都相顾骇然。

    三倍速意味着什么?!

    就像两个人一同跑步。一个人跑一步,对方跑了三步。前者跑到一千米的时候,后者已经飙到三公里之外了。

    前者别说跟后者比赛,就是跟在后面吃灰的资格都没有!

    单单是这样的差距,就足够可怕了,更别提如今这个拥有三倍速时间天赋的家伙,在天行世界里还出身于一个中游世家,拥有远超常人的恐怖资源和天赋。

    而这又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这个风辰如果成为职业星斗士的话,他的成长速度,将是银河共和国三百年天行职业史上前所未有,宛若神皇一般高高在上的存在!

    “啊!”迟小山一脸的羡慕嫉妒恨的嚎叫起来,捂住自己的眼睛,“我的眼睛,刺瞎了,瞎了!”

    “太可怕了!”

    “是啊,这他妈还是人吗?!让咱们这些苦逼怎么活?!”

    其他人也纷纷议论,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不知道是羡慕,嫉妒,惊喜还是唾弃。

    而梁安明和朱哲对视一眼,都看见彼此眼中那道狂喜的光芒。

    新人!

    这家伙还是个新人!

    他不是职业星斗士,还没有成为战协的一员!

    这一点,对天行开发局来说,简直太重要,也太完美了!

    “现在我下封口令,”梁安明当机立断地道,“朱科长,你立刻去准备保密合同,所有人都要签。谁也不许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另外,今天这里的每一个人,多发一个月的奖金!”

    在一片欢呼声中,他看着迟小山道:“小山,你算头功,奖金翻倍,再接再厉!”

    “谢谢局长!”迟小山乐得眼睛都没了,跟旁边的同事一击掌。

    而就在这时候,许正直的好消息传来:“风辰的魔钟记录更新了!”

    观察室里顿时就炸了锅,刚刚哗啦一下围在迟小山身后的人们,包括迟小山本人,又呼啦一下围住了许正直。

    一个个眼睛发绿,活像一群转移阵地的秃鹫。

    。

    。

    。

    。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
以迅速回贴为荣,以看贴不回为耻。
以认真回复为荣,以恶意灌水为耻。
以虚心受教为荣,以屡教不改为耻。
以真心称谢为荣,以背本趋末为耻。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