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十恶临城 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二章 科学会之说明(3) 言桄 [打印本页]

作者: haoao    时间: 2019-5-9 18:48     标题: 十恶临城 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二章 科学会之说明(3) 言桄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柴哲威勃然大怒,立刻传令各国派出人马,浩浩荡荡杀向呼犍谷城。

    这是一支各国的联军,也是一支庞大的军队。自从击败突厥、进驻西域以来,这还是大唐第一次在西域召集如此多的人马。

    这支军队遮天蔽日,像沙暴一样朝着西夜国进军,他们先来到疏勒国南部暂驻,等汇集了于阗、佉沙、无雷等国的人马后,直接向东挺进大漠。

    他们先是经过一座废弃的城市,疏勒人说,这里就是子合城。

    柴哲威命令军队在子合城安营扎寨。他在城里巡视,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根据之前的牒报,这里已经废弃了三年了,三年的风沙已经让城里房倒屋塌。柴哲威发现这里的大部分生活用品都留了下来,唯有灶台上面空空如也。

    他叫来疏勒人和莎车人,这两个大国离【龙敌龙】西夜最近。他询问这些人,西夜军队是不是每到一处,都会把各国的锅碗瓢盆全部掳走。

    两个国家的人说,好像是。这时候无雷国的人站出来说话了。

    无雷当初受过西夜的侵略,虽然保住了国家,但几个城镇都遭到洗劫。无雷的将领们恨得牙根痒痒,他们说,西夜人不是掳走锅碗瓢盆,而是只掳走锅!

    ——西夜人可不是玩意儿了!俺们收复了城池,都吃不上热乎东西啊!

    永徽元年九月初五,联军从子合废城开拔,继续朝呼犍谷城前进。

    据曾与西夜交战的无雷国说,西夜国有一只特殊的军队,名叫“魈人团”。这个魈是山魈的魈,不是专门削人的削。

    山魈是传说中的怪物,它们蒙面反踵,能徒手撕裂虎豹。西夜的“魈人”也是戴着蒙蔽五官的面具,它们行动迅疾,力大无穷,所到之处,无不以一敌百。西夜国虽小,但正是因为有魈人在,所以才短短一年吞并三国,称霸西隅。

    所以柴哲威一路也十分谨慎,他没有催促军队急行,而是避开地势复杂之处,沿着大路堂皇行军。同时他也加强了对主帅营帐的戒备,“遴健儿三百余人,护卫牙帐”。

    但一路上却平平安安,既没有遇到什么山魈,连个西夜国的斥候都没发现,大军所到,一路畅通,完全没有遇到什么风浪。

    就这样走走停停,到了九月十四日,西域各国联军终于兵临呼犍谷城下。

    这次的联军共有一万人,但是号称五万,相比之下,西夜国虽然号称万人,可实际上能拿起武器抵抗只有不到一千人,剩下的老弱病残有两千人左右。

    “天兵满营,譬如沙数。三军呼号,声似奔雷。匡正驱邪,士气张天。失道之国,城破旦夕。”

    一万人马顿时将小小的呼犍谷城围了个水泄不通,用文书上的原话便是“围城如笼网,鸟兽不得入。”

    完成围城的时候已近黄昏,副将阿史那社尔认为力量悬殊,此时攻城也不失仓促。但柴哲威还是决定次日天亮再行攻击。

    文书上记载了柴哲威在军议中说的一句话。

    “令邪魅之徒,睹我天威,或可不战屈人之兵。”

    当然,跟后面那句话相比,这更像一句面子上过得去的话,因为他又嘱咐了另外几句。

    “观城中魔像,妖气森然,白骨累累,邪氛张天,复有无雷言山魈之事,传兵将勿卸铠甲,枕戈而眠,勿怠勿忽,防夜袭也。”

    阿史那社尔本是东突厥王子,他甚至称过可汗,后来在突厥内斗中失败,投奔唐朝,成为驸马。郭孝恪在龟兹战死的时候,唐军一度群龙无首,还是副元帅阿史那社尔镇住了阵脚,平定了龟兹、于阗等国。

    社尔一生戎马倥偬,已经是一名老将了,所以他深知柴哲威的用意。他传令下去,让将士们燃亮火把,照得大漠里亮如白昼。

    “加派斥候,彻夜觇望,一动一静,悉数知之。”

    这些斥候都在沙丘上瞭望,虽然夜色迷茫,但因为将近十五,月光如水,照亮孤城。

    他们惊讶地发现,西夜人对外面的重重围困完全无动于衷,他们依旧在那尊神像上忙碌着。这些人趁夜将一个巨大的头颅安在神像的颈上,然后又在上面忙忙碌碌,给神像描眉画眼。

    ——难道这些人都疯了吗?他们不怕明天国破家亡吗?也许他们见天兵到此,早就没有了对抗之意,恐怕明天号角一响,这些疯子就会打开城门,跪地求饶吧?

    斥候整夜都在岗哨上眺望着,后半夜月落风起,沙尘弥漫,呼犍谷已经朦朦胧胧看不清晰,他们怕敌人偷袭,只好全神贯注盯紧了这座小城的四个城门。

    东方的天空渐渐泛白,沙漠秋晨还有些寒冷。风慢慢停了下来,视野也逐渐开阔,但斥候们突然发现,整个呼犍谷城中已经空空荡荡,不见一人!

    他们惊讶把消息告诉了社尔。但柴哲威仍害怕偷袭,唐军很谨慎派了一千人先遣队入城。

    城门果然没有一兵一卒看守,先遣队入城之后,发现“街巷整饬,市井肃然。灶灰未冷,残酒犹温”,这说明西夜人根本没有恐慌,而是在一种平静、有秩序的情况下消失的。

    柴哲威和阿史那社尔也率军入城,他们发动所有将士,在呼犍谷城中四处搜罗,但仍旧没有发现一个人。

    昨天一整夜,唐军都将西夜国围了个水泄不通,而且斥候们都盯紧了城门,西夜国人绝不可能乘机出逃。而且在这种软散的沙漠之中,用地道的方法也行不通。

    难道是逃到了地下?

    柴哲威立刻传令下去,要搜遍城中每一寸土地,务必要找到地窖的入口。但正当唐军展开行动的时候,一阵妖风突然猛吹过来。

    “通天邪魔,应风而倒。所毁屋楼上百间,城垣一角,亦为坏圮。魔首斜坠,落于湖中。风沙大作,天兵震悚。谯国公饬令班师,半日之间,西夜城为黄沙所掩,昔为人间之邑,恍然沙下之城也。”

    就算这样,柴哲威依旧不甘心,两天之后,他又打发斥候去探看。斥候回来报告说——

    “沙山巍然,片瓦不见也。”

    柴哲威这才放下心来,因为就算西夜国人藏在了地下,他们也已经被沙丘压在了地下,再也无法回来了——从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自我坑杀。










欢迎光临 无敌龙龙窝 (http://www.wudilong.com/ssb/)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