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隋唐大猛士 第五卷 龙升天 第1037章 汝之妻子吾养之 木子蓝色 [打印本页]

作者: yatan    时间: 2019-7-11 12:59     标题: 隋唐大猛士 第五卷 龙升天 第1037章 汝之妻子吾养之 木子蓝色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泯江畔,嘉诚县衙之中。

    细封步赖向父亲细封犀介绍唐俭,“父亲,这位就是大秦的上使,礼部员外郎唐俭。”

    细封犀与他的儿子长相极似,不过一张脸更显沧桑,眼睛里也显得很有成府,他见了唐俭也没急着起身,反而是坐在那里打量着唐俭。

    “上使所为何来?”

    “细封族长,先前某已经来过此地,与令郎商议过归附朝廷之事。令郎愿意劝族长率部归附我大秦,今日我再次前来,已经带来了朝廷的授封诏书。”

    细封犀听了,这才起身,“原来如此,那是某怠慢了,请恕罪。”细封犀以犀牛为名,那是他年轻的时候猎过犀。在西山一带,古时代犀牛、大象遍地跑,貔貅(大熊猫)到处爬。到如今虽然山里少见象群,但还是能见到一些犀牛和貔貅的。

    虽名为犀,但细封犀却被党项诸部称为老狐狸,这是一个很狡诈的家伙。秦人来招降,他并未深信。只不过上次随吐蕃出兵攻秦,无功而返,他也担忧秦人报复。

    “门下。”

    “诏封党项细封部首领细封犀为积石郡太守,统领党项八部以及黑党项、雪山党项诸部,赐爵积石伯。”

   【龙无敌】 细封犀听完诏令,却很不满意。

    “这个积石郡在哪?”

    “便是在大积石山以南,党项诸部所在地。”

    “那包括此处吗?”

    “此处是同昌郡下,自然是不包括的。”

    细封犀强忍着怒火,“积石郡太守?为何不是党项国王?之前我儿步赖与我说,你跟他说的可是许诺为国王。”

    唐俭呵呵一笑,“先前不同眼下了,如今吐谷浑国都灭亡了,吐蕃也和亲称臣,连西域的数十国和西突厥诸部也纷纷称臣归附,吐谷浑和西域之地,如今都全面设郡置县,这西山之地,当然也当如此。”

    细封步赖忙劝说父亲别生气。

    细封犀冷声道,“其它的我都可以答应,但积石郡应当北起大积石山,东抵雪山,南抵玛柯河。”

    “族长如此要求,那不但要把迷桑和春桑部的地盘划过去,而且要把我大秦之同昌郡大部也划过去?”

    “同昌郡大部在雪山以西,朝廷过来管理也困难,这里也没有几个汉人,不如交给我管理。”

    看到细封犀这般强硬的态度,唐俭想了想道,“此事我不能做主,但我可以先奏请朝廷,由天皇和朝廷府院宰辅们决定。不管成与不成,这都是后话,我们倒不如先来讨论一下如何攻打拓跋部。”

    拓跋部本党项诸羌中最强,又是细封死敌,若不除拓跋部,细封部也不可能成为党项首领。会面结束后,细封父子私下密议。

    “这些秦人太可恶,先前许诺我为国王,如今却只是个伯爵,还不是开国爵。区区一个郡太守,还要我们退出此地,简直是太过份。”

    “父亲,还请息怒,眼下不比先前,吐谷浑兵败,慕容顺不也连屁都没放一个,就带着全家老小去了长安?他先前可是率部为秦军打仗的,结果仗打赢了,吐谷浑却不归他了。如今能得一个太守之职,也不错,起码有朝廷的支持,我细封部能灭掉拓跋,然后成为党项首领,今后这积石郡还不是我们细封家说了算。”

    “说的也是,那就先借他秦家旗号,灭了拓跋再说。”

    拓跋上次在大非川受损不小,损失两千余骑精锐。不过瘦死的骆驼依然比马大,细封部若无朝廷支持,就算拼赢了,也还得防着其它诸部。但有朝廷旗号,则诸部不敢插手他们两部的斗争,说不定还能拉点帮手过来。

    “待我们先灭了拓跋部,再坚持不交雪山以西之地,逼朝廷退让,把山西划给我们。”细封犀做出了决定。

    南面。

    苏定方率领两万余大秦府兵,沈光则带领着两千汶山郡兵以及熟羌附从,正在山谷间穿行,他们沿着泯江河谷一路北上。

    道路难行,沈光便让羌人驱赶着山羊驮着粮袋运粮随军。

    有那两千本地向导,大大帮苏定方减轻了负担。

    泯江两岸,遍地羌人,大多都是趁隋乱时过来劫掠,最后干脆就占地不走的。曾经的粮田,许多成了牧场,也有一些羌人开始耕种。

    路上有许多羌寨和碉堡,不过这次苏定方的目标是细封部,枪打出头鸟,要干就先干硬的强的。

    沈光派着羌人向导与沿途诸羌先行打招呼,说只是借道经过,诸羌看着秦军兵多势众,又不来犯,倒也不敢主动的拦截袭击,各放开一条路让秦军经过。

    “总管,是否先派人去把唐俭接回来,他还在嘉诚县细封部中,我们若是进攻,只怕到时他就真没命了。”

    “你知道何为死间?”苏定方问沈光。

    “以死为间。”

    “想当初,西汉初年,有个大臣叫郦食其,他去游说齐王,劝说齐王不要与刘邦为敌,齐王还真以为刘邦派他来议和休战,于是就放松了警惕,可韩信却趁机挥兵灭了齐国。恼怒的齐王,便把郦食其烹杀了,郦食其就是死间。”

    苏定方没把唐俭的死活放在眼是,现在是战场,是战争时候,如果牺牲唐俭一人,可以换来胜利,那苏定方觉得值。因为一场硬战下来,也许死的就是成千上万的将士,唐俭的命是命,将士们的命同样是命。

    战场上,没有谁的命更值钱,有的只是多和少的区别。

    “唐俭还在细封部中,那细封部必定会放松警惕,我们突然袭击,便能大大降低我军之伤亡。机不可失,以唐俭一人,换我上千子弟性命,值。”

    “若唐俭死了,我苏定方会寻回他的尸首送回其家乡,他的妻儿,我养。”

    嘉诚县中,细封部正在备战,准备出兵突袭拓跋部。

    大战之前,按传统他们杀牛宰羊,祭祀天神,然后饱餐一顿,痛饮美酒。

    晚上,饱食醉酒的细封羌人沉浸在梦乡,沈光率领的前锋土兵已经悄然摸到山下。

    沈光亲自带一队擅于攀山越险的羌兵,从山城陡峭一面攀爬而上,悄然摸入城中。

    细封族人大多酒醉,其余者也毫无戒备,沈光等人如神兵天降,很快就突至城门处,一番砍杀夺下城门,然后打开城门,点起火把发起信号。

    山下,苏定方见信号起,长刀一挥,无数秦军士兵呐喊着冲向山城。

    城中的细封父子发现不对时,已经晚了,苏定方率领的秦军精锐,身披明光甲,手持破甲矛,源源不断的涌入了城中。

    本来坚固险要的山城,此时却反而成了困住细封犀父子的牢笼。










欢迎光临 无敌龙龙窝 (http://www.wudilong.com/ssb/)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