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民国草根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四章 军警齐下手 二宝天使 [打印本页]

作者: okgod    时间: 2019-7-31 13:29     标题: 民国草根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四章 军警齐下手 二宝天使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这时候你们的会长还想着借着我的手给对方施压?”

    “你还是赶紧回去,提醒一下你们会长注意一下自己的小命吧。”

    “短时间内也别出门了,等到这事儿平息了之后,我再找人给你们两边的人说和说和。”

    “咱们看看彼此之间是握手言和呢,还是死磕到底。”

    “只是现在,人家还在火头上呢,我劝你还是别触对方的霉头才是。”

    说完这董局长就带着一脸的幸灾乐祸滋溜一下喝了一口面前的热茶。

    这三井夭寿不来找他,他还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拖住对方要债的脚步呢。

    现在倒好,他自己惹出来的大乱子,怕是也没心思去盯着老郑那边的事儿了吧。

    等到他跟邓红把该吃到手的都拿到了,他管对方与青帮怼成什么样啊。

    到时候这个三井的小命在不在还是要另说的。

【龙敌龙】   看着董局长这般敷衍的态度,端木温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他冷笑着用手指着董局长连说了三个好字儿,带着只剩下一个的桃太郎气势汹汹的走出了这个并不欢迎他的办公室。

    他现在就要返回株式会社,将董局长的反应全数的告知三井君。

    还有,董局长刚才说的报社的报道?

    端木温在马上就要抵达到公馆的路口处下意识的让车子放缓了速度,在一个报童的手中将济城每日都会发行的几分重要的报纸各买了一份,就给带回到了公馆之中。

    这几张报纸的页数不多,单只日本人杀害济城同胞的新闻就占据了正反两大最主要的版面。

    甭管这三家报纸曾经是多么的不对付,但凡济城出现些什么具有争议性的话题的时候,只要一家说好,另外两家绝对会反着来的。

    但是现在,在日本人这件事上,他们三家人的态度却是极度的统一。

    那就是日本人就是刽子手,是杀害我们善良同胞的大恶人,是横行济城的大毒瘤。

    所表达出来的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窝里斗的事儿也要分个轻重缓急,但凡是涉及到国家利益方面的原则性的问题时,大家的枪口都是要一致对外的。

    而报纸在这样报道了之后,所造成的最为直观的问题就是,就在刚才端木翻译想要走正门进入到公馆内部的时候,却发现位于租界区边缘的这一整条大街都被抱有极大的爱国热情的学生与社会民众们给堵了一个水泄不通。

    他们手里并没有什么事先准备好的标语,他们只是看完了报纸之后,想来表达一下自己内心愤慨的普通市民。

    这条街都被堵成这样了,就别说株式会社大门外会是个怎么样了。

    见到事情不妙,端木温那是十分的果断,立马带着桃太郎走了人数相对少一些的后门,在门口守卫的保护下,快速的进入到了会馆的大楼之内。

    此时,坐在大厅之中的三井夭寿看没看过这些报道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他从未曾在中国这个国度内受过这样的待遇。

    他愤怒着,他咆哮着,这其中是不是还带着一丝莫名的恐惧与迷惘,并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但是在三井夭寿的眼中看来,这可比英家人还不上他的钱还为严重的。

    因为一旦中国人对他这个所谓的外国人失去了敬畏之心,那么他在中国即将要展开的一系列的动作,怕是就要施展不开了。

    而就在此时端木翻译来了,并且开始向他汇报这个济城警察局十分官方的回应与态度。

    只是在这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内,他们所在的书房的窗户上就已经被两三块从大门外丢过来的石头所击中了。

    “这帮该死的学生!这群愚蠢的支那人,就算是学到了再多的学识,表现出来的也是毫无礼仪感的野蛮状态!”

    在三井夭寿怒骂的时候,他并不知道,他完全误会了在外面只是十分单纯的抗议的学生们。

    因为朝着日本公馆院墙内扔石头的人,实际上全都是闻风而动的济城黑帮势力。

    别瞧着丁九爷只是赌场这边分支的要债人,但是他入了帮会,拜了码头,就是清清白白的自家兄弟。

    而自家兄弟不但被人给堵在巷子里如同一条野狗一般的给人杀了,连带着他替帮里面要回来的账也被这群不讲规矩的日本人给顺手拿走了。

    这已经不单单是个人恩怨的问题了,你拿了青帮的钱,就要做好与其翻脸的准备。

    但是因考虑到对方毕竟不是中国人的问题,青帮现在只是在暗处做着一些小动作,来试探日本人与济城官方的态度。

    昨夜他们得了良善人的通知,去给丁九爷收了尸,大晚上的就知道这第二天的报社们会写些什么。

    所以兄弟们难得的起了大早,在老大的吩咐下,专门去济城大学和济城师范的门口去走了一圈。

    伪装成还算是有些良心的闲汉和社会人,用言语作为托儿,去刺激那些正义感爆棚的学生们,将这一切都上升成为了国家与国家层面的交锋,十分成功的引出了这些既具有爱国情怀的学生们隐藏在心底深处的自卑之情。

    是的,这一次的拱火十分的简单,那就是日本人在对待中国普通人甚至是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的过于傲慢。

    谁不知道前一阵被波及到的外国使团被绑架案,这不过几十个人的观察团的抗议,竟然有能力撼动现任济城督军的地位。

    什么时候中国已经孱弱到能由外国人来操控一省大员的任命与撤离的地步了。

    我们是不是对于外国人的态度有些过于的卑微了?

    只需要带着一点脑子的学生,就会对现在中国的现状有着一种无助的惧怕。

    我的国,我的家,为何至此,为何至此!

    泱泱万里国疆,无数热血男儿,无惧枪炮的威胁,愿意为这个国度付出所有的一切,可是前提是,你必须要有一个不怕,不惧,敢刚,敢扛的政府领导在前啊。

    哪怕付出我们的生命,我们也无怨无悔。

    而现在呢,他们看不到现任的北方政府有任何这样的苗头。

    现任北方政府直接的掌权者东山省真正的东北王张大帅正与日本人处于蜜月期。

    许多政策和方针都是对日本人极为有利的。

    而这位张大帅暧昧的态度,直接影响了现任政府对日的态度。

    让这些年轻人们敏感又脆弱的神经就这么紧绷着,唯恐有一日听到另外一个卖国的大消息,来让他们肝肠寸断,悲哀不已。

    所以,日本在济城杀人一案一经报出来之后,他们的反应才会如此的激烈,他们甚至都没有任何的组织就形成了如此的规模。

    这些只有一腔热血的学生们,又怎么不会成为怀揣目的的青帮人士的踏脚石呢?

    不过是半个时辰的围堵,混在人群之中的青帮人的动作就开始步步紧逼了起来。

    因为他们惊奇的发现,这群已经严重的干扰了租界区秩序的抗议者,在这条大街上堵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济城的警方竟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而在租界区内负责巡逻与维护日常治安的德意志的警察们,竟然如同睁眼的瞎子一般,一旦走到了这条大街的边缘之处,就自动的脚下一转,立刻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仿佛不曾见到这条街上现如今的乱象一般,彻底的将这一片区域给无视了。

    哎呦,这下就全明白了。

    这是赤裸裸的支持的态度啊。

    几个觉得接收到了真相的青帮成员将双手往袖口里边一拢,缩着脖子就从拥挤的人群之中溜了出来,转向回到济城的大本营,跟自家的老大汇报去了。

    这德意志与小日本因为青城的租界区闹翻的事儿看来是真的了。

    那他们接下来的行事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一堆人的堵在这里,等同于想着各行各业表现了各方面的态度。

    就在济城大佬们因为这事儿或是按兵不动或是蠢蠢欲动的时候,谁也不曾想到,造成这一切乱局的源头,归拢到最后,只是一个坐在济城中学里边学着新上的英吉利通用语的普通高等部的学生。

    因为自从邵年时在校园中埋了英仕达了之后,跟着他来聊城的小兄弟,就没断了对于英家大宅的监视。

    他们轮换着各自上工休憩的时间,尽量的保证全天在那边都布上点眼线,若不是富人区内不允许乞丐进去的话,说不得连丐帮的人也会过去凑上一手。

    然后呢,一位上完了夜班,正好过来瞅一眼的小兄弟就看到了两个日本武士埋伏丁九爷的一幕。

    这小子着实是个机灵的,他趴在那颗郁郁葱葱的大树之上,等到那条小巷中空无一人了之后,这才一溜小跑的去给他们的邵大哥报信。

    因着这个消息,他得了足足一块大洋的奖赏,邵大哥还承诺了,等到他的面粉厂开工了之后,就让他在线上学个技术,当个一个月能领五十五块钱的技术工人。

    在济城有了这种收入,不但能在杂居区域内买一处一间一院子带厨房厕所的小院子,还能养活的了一家多口,生三四个孩子是没有问题的。

    小兄弟很高兴,邵年时也十分的高兴。

    接下来报社的消息以及与青帮报信的消息全都交给了邢六来处理的。

    毕竟史进钱与青帮之间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不别苗头,而邢六若想在这条道上取得更大的成就,在以后自己挑山头出来做事儿的时候,就一定会少不了对青帮的接触。

    无论今后的邢六是想要投了青帮底下还是自己打出一片产业,现在的这个卖好一般的消息,让他去送,总是没错的。

    至于事情最后会闹成这样?

    邵年时可不知道一件小事儿为什么最后会发展成此等的模样。

    他只知道自己想要从英家所得的,以及他对于自己的朋友臧克加所承诺的事情,他全部都做到了。

    就像是此时,与周围的人就着日本人的讨论的热火朝天的臧克加压根就不会想到,所有事件的起因,只源于一起校园凌霸,一起色胆包天罢了。

    哪怕是对此隐隐绰绰有些感应的彭程程,也只不过用疑惑的眼神看过他两三天之后,就彻底的放弃了。

    因为单独的英仕达事件怎么瞧都不像是与现在所发生的大事儿有所关联的。

    他们彭家甚至还因为英家的乱局而跃跃欲试,打算对着对方一些遗留下来的生意下手呢。

    这大概已经成为了济城有些能量的人家的常态,毕竟这种占便宜的事儿,现如今可着实是不多了。

    只不过,这些人虽说是要对英家咬上一口,但是他们的心中并没有多少的喜悦之情的。

    若说这济城之中,对于日本人的遭遇谁是最高兴的?

    莫过于现任督军田中玉了。

    就因为上一次抱犊崮的事件,他受到了名义上的管理者,也就是现任的北方政府的屡次申斥,因为他的鲁莽,让政府受到了多国政府的严重抗议,为他们与这些国家的友好交往设置了重重的阻力。

    但是田督军知道,就算是那些使团的人闹得再凶,现任政府的当权人,也就是幕后的张大帅,也是拿他没辙的。

    但是只有一个国家,在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了之后,还是死咬着他不放,那就是在此事件之中死了人的日本政府。

    他们就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的,就盯着田督军咬了,并且多次发布公函给北方政府,要求更换山东督军一职。

    根据北平方面传过来的消息,甚至有几个日本人还明目张胆的给张大帅送去了贿赂,并与张大帅身边最信任的副官面前说了一下将山东督军换成自己人的好处。

    是的,自己人,田督军并不是张作林的直系,甚至连他们那一派的都不算。

    现在之所以还能坐在任上不被调离,靠的就是实打实的功绩以及手中还算是强健的兵力。

    但是田中玉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

    北方政府那边之所以会向他透露出这般的口风,就说明了现任的掌权人是真的存好了打算换将的心思了。










欢迎光临 无敌龙龙窝 (http://www.wudilong.com/ssb/)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