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平天策 正文 第一千七十三章 荒古的意味 无罪 [打印本页]

作者: xbl    时间: 2020-2-1 21:47     标题: 平天策 正文 第一千七十三章 荒古的意味 无罪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漩涡里的水流很急,但海水却分外的清澈,一种奇异的力量,似乎将明亮的光线都锁在了水流之中。

    这条海沟很深,但明亮的光线穿行期间,海水却并不见深邃,反而晶莹剔透,呈现出淡淡的蓝。

    这种淡淡的蓝只有在许多白色的礁石沙滩的浅水之中才会出现。

    站在海面上,魔宗即便不凭借强大的感知,也可以透过这散发着淡淡蓝光的晶莹海水看到海底的那两座巍峨尖塔。

    有很多阴影在巨大的漩涡之中,围绕着这两座巍峨的尖塔在旋转。

    那些阴影是一些船只的碎片,还有甚至是头下脚上的人影。

    人影很多,衣饰很新,只是毫无生机。

    可想而知,此时海面上徘徊的那些船只不敢靠近,便是在之前已经付出了很多的代价。

    在这些阴影里,还有天空白云的倒影。

    天空之中的白云好像沉入了海面之下,嵌入到了这些阴影里。

    从海面往下看去,海水之下,那两座巍峨尖塔之上,似乎还有着一个天空,让人不由生出极其古怪的感受。

   【龙无敌】 然而给魔宗带来最怪异感受的,却是这两座尖塔周围萦绕的法阵力量。

    无论是那些穿行在礁石之中的潜流,还是从地底涌出的奇异磁力,都在这两座尖塔的约束下,变成了一种莫名的力场。

    所有人都可以从海面上看清这两座尖塔的轮廓,甚至可以看清它们如黄色砂石般的表面,可以看清一块块石块堆砌的接缝,但魔宗可以肯定,星洲这一带不会有人能够在活着的时候真正触碰到这两座尖塔,甚至南朝和北魏的所有修行者之中,也并没有多少人能够精确的感知到它们的真正位置。

    这两座尖塔周围的力量,能够轻易的惑乱修行者的感知,在海面之上,感知错位并不可怕,但在水压极大的深海之中,这种感知错位导致的时间消耗,便恐怕能够轻易的耗尽很多人的真元,让很多试图接近的人变成漩涡之中的阴影。

    那些阴影也并非永恒存在的,那两座尖塔每隔一段时间,便能够吞噬一些沉船的碎片,包括在漩涡之中的一些人影。

    在那些圣殿的黑衣祭司眼中,此时的魔宗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元气波动,似乎根本就不消耗真元。

    事实便是,他此时消耗的真元极少。

    任何的法阵都来自于对周围天地间固定的元气法则的调整和改变,对于他而言,这个法阵的规则也可以被他利用。

    他只是动用了很少的真元来改变了一些元气流动的规则,便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哪怕只是早个一年,以他的境界似乎都不足以让他轻易的应付这样的法阵,但此时却是时机正佳。

    没有任何过多的思绪,他的心中除了些微的怪异感觉之外,甚至没有生出任何危险的感觉,他异常简单的朝着那漩涡的中心一脚踩了下去。

    他的整个人便迅速的没了下去,就好像那一个小小的水孔瞬间将他吞噬。

    所有的黑衣祭司沉默而紧张的看着这样的画面,在他的整个身体消失在水面上许久之后,从大船上下来的一名黑衣祭司悄然问之前便守候在这里的另外一名黑衣祭司,“就这样直接入水,你觉得他成功的把握有多大?”

    “那下面的水流极为怪异,而且水流上方看似温暖,但往下十余丈,水流便是极为冰寒,任何修行者入水之后,真元损耗自然很大。”另外那名黑衣祭司说道。

    大船上下来的那名黑衣祭司眉梢微挑,“这点你并没有说。”

    那名黑衣祭司道:“只是没有来得及说,看此人的做派,似乎也懒得听我们说。”

    大船上下来的那名祭司缓缓的点了点头,“此人极为怪异,比当年那名中土来的修行者还要可怕…倒是希望他不要活着回来。”

    这名大船上下来的黑衣祭司和另外这名黑衣祭司的对话声音极为低微,就连他们身边其余的黑衣祭司都听不清,但当他这句话出口的刹那,他的心脉和气海处便同时响起了一声轻微的异鸣。

    嗤的一声,就像是陶罐里煮着的水沸了,

    洒了一些出来,洒在炭火上发出的声响。

    随着这一声声响的响起,这名大船上下来的黑衣祭司便死了。

    他的呼吸戛然而至,整个人往后倒去。

    和他对话的那名黑衣祭司骇然的往后跳去,甚至直接落在了海水之中,其余所有人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着那名黑衣祭司见鬼般的表情,他们也隐约猜出此事应该和已经入水的魔宗有关。

    感知到那名黑衣祭司的死亡,这些人的心中再次生出凛冽的寒意。

    ……

    魔宗静静的战立在两座尖塔的中央。

    那股涌入两座尖塔的水流,就像是他脚下的一座桥。

    他此时所在的位置距离海底不过数丈,从他所在的位置可以看得十分清楚,他左右两侧的这两座尖塔上各有一个方形的孔洞,高不过一丈,就像是两扇门。

    在水面之上,在他的感知里,他脚下的这股激流是在漩涡的中心某处生成,然后冲入其中一座尖塔的底部,再冲入另外一座尖塔。

    但此时真正的凝立在这股水流之上,驱除了这个法阵对他所有的感知影响,这股水流也才真正的露出了本来面目。

    这股水流并非在漩涡之中生成,而是在他此时左侧那座尖塔的中心生成,从左侧尖塔那个孔洞冲出来,然后再冲入右侧的那座尖塔上的孔洞,冲入内里,然后莫名的消失不见。

    除了这两个水流涌出涌入的孔洞之外,他在这两座尖塔上并没有发现其余的入口。

    这两座尖塔在他的感知里坚厚无比,而且万顷的海水挤压之下,这两座尖塔散发出来的奇异磁力就像是被压成了一件强大的铠甲。别说此时他体内的真元根本不算充裕,便是在他全盛之时,想要在这样的深海之中直接用毁坏这两座尖塔的方法探究其中的奥秘都不太可能。

    更何况此时谁也不知道这两座尖塔之中是何等样的布置,谁也不知道那个铁棺之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对于一般的修行者而言,这样的两座尖塔存在着无数种可能,然而此时的魔宗心境却异常平静,对他而言,只存在两个异常简单的选择。

    要么从左侧那个尖塔的孔洞进入左侧那座塔,要么从右侧那个尖塔的孔洞进入右塔。

    他只是停顿了很短的时间,便做出了选择。

    寻常人可能会选择顺着水流,进入那个内里似乎有无限宽广空间的右塔。

    然而他却选择了逆流而上,他逆着水流,进入左塔。

    因为他这一生,都在逆流而上,这次他也不想例外。

    ……

    深海之中的水流往往极冷,而这座双塔周围的水流更是冰寒彻骨,只是这种寒意被魔宗利用双塔原本的法阵力量尽数的从身边驱除出去,所以并未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但在他逆流而上,刚刚进入左塔那个孔洞的瞬间,周围的元气性质骤然一变,迎面而来的水流之中,骤然的出现了无数霜花。

    无数晶莹而闪耀着淡淡蓝光的霜花骤然浮现,密密麻麻而至,就像是无数柄小剑落在了他的身周。

    没有任何的声音,这些小剑在魔宗的身外纷纷的破碎,消失,然而内里那种似乎丝毫不属于元气的寒意以及可怕的冲击力,却是不断的传递到魔宗的体内。

    魔宗的身体不停的颤抖,他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就像是漩涡之中那些被溺死的星洲人,他转瞬之间便摸清楚了造成这些霜花的元气流动,然后迅速改变了自身周遭的元气性质。

    他将自己伪装成了万千霜花之中的一朵。

    他原本就很精通法阵。

    在无法强力破阵的情况下,去欺骗这个法阵的感知,原本便是最佳的途径,就如要想从蜂巢之中取蜜,就可以将自己化为蜂群之中的一员一样。

    然而令他都没有想到的是,只是在他完成伪装的刹那,万千霜花对他的冲击并没有停止,无数刺骨的极度寒冷之中,骤然出现了更为可怕的寂灭之意,一股更为可怕的冲击力冲击到他的身上,那些原本已经深入他体内的刺骨寒意就像是变成了引流的符文,许多缕带着寂灭意

    味的元气以比他真元流淌更快的速度冲入了那些符文,然后仿佛瞬间燃烧起来!

    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力量在他的气海之中炸开。

    伴随着一声痛苦的闷哼,他的口鼻之中涌出一个带着红意的气团,他脸上的血肉都因为气血的逆行而变得扭曲起来。

    但也就在此时,他并没有选择退却,他气海之中原本就不多的真元随着他这声闷哼狂涌而出,化为一股分外桀骜的气焰,就像是一根长矛,狠狠朝着前方刺去。

    轰的一声!

    魔宗的前方出现了一道亮光。

    他整个人狠狠的冲破了万千袭来的霜花,冲入了后方的世界。

    这座尖塔除了他冲入的入口之外并无其它的孔洞和外界相连,近乎浑然一体,任何人按照常理推断,内里便应该漆黑一片,然而事实却截然相反。

    他身后的水域闪耀着微弱的淡淡蓝光,而他的前方,却是亮如白昼!

    无数丝紊乱的水线之中,一股悠远古老的气息骤然暴涨,瞬间充斥他的周围,冲击着他的识海,即便他的心智无比坚韧,在这一刹那,他也无法感知清楚这座尖塔内的具体情形,在下一刹那,他才真正的回过神来,脸色剧变。

    那股悠远古老的气息里,竟然让他感知到了强烈的生机,就像是一个拥有无数年生命的强大生命,此时就矗立在他的身前不远处。

    在他所在的这个时代,早就已经没有了传说之中的那种强大到了极点的荒古巨兽,但此时他面对的这种气息,却让他直觉这里面存在的并非是什么冰冷的铁棺死物,而是一头已经存活了无数年的荒古巨兽。

    然而当他真正看清前方的景象时,这种可怕的气息还在不断的席卷而来,似乎要将这座尖塔和他的感知世界都彻底掀翻,但他的眼前,却并没有他第一时间直觉的那种庞然大物。

    相反,他看到了一口冰冷的铁棺。

    一口很大的,散发着寂灭深寒气息的铁棺。

    ……

    可怕的荒古气息还在席卷,但没有更多真正的杀机袭来。

    魔宗的身影稳定下来。

    尖塔很大,他的眼前也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就像是一座小山被雕空了。

    和在外面看来的一样,除了他身后的那个入口之外,这个尖塔的顶部极为紧密,根本没有透光的空隙,内里充满着海水。

    但海水之中,却是有点点的星光不断的生成,就像是一颗颗晶莹的星辰在海水之中悄然化生,然后不断的坠落。

    无数道冰冷而明亮的星光沉落下来,不断的落入下方那口巨大的铁棺。

    这是一种很怪异的感受,就像是那口巨大的铁棺在不断的吞吸着海水之中生出的星辰。

    不需要靠近,就在此时的距离,魔宗也可以轻易的确定,那的确是一口完全用陨铁打造而成的铁棺,它本身就在散发着迥异于这个世界的星辰元气。

    它在坠入这个世界之前,原本就是天上某颗星辰的一部分。

    它是黑色的,但它的表面,如同缠绕着很多赤红色的锁链。

    那些赤红色的“锁链”,都是从它放置的地面下方涌出的真实火焰!

    这口铁棺被放置在了一条地火火脉之上,布置这个法阵的修行者,将下方火脉之中的热力和真实的火焰用元气力量疯狂的压缩,就如同形成了一道道流动的符文缠绕在这口铁棺上。

    这口铁棺是极寒寂灭之物,但这些地火却是极为炽烈之物,这两种不同的元气性质剧烈的冲突,原本必定会不断的冲撞,爆炸,但这两种截然相冲的元气力量,却似乎被这个法阵,尤其是被铁棺之中散发着那荒古气息的活物所牵引,就像是变成了那口黑棺之中活物的养分。

    黑棺本身的元气再加上不断牵引着星辰元气,法阵不断牵引着地煞火气…是什么样的东西,需要这样两股可怕的元气不断的滋养?

    魔宗震惊起来,他的眉头深深的蹙了起来。

    然而他却并没有犹豫,他继续前行,到了这口铁棺之前。










欢迎光临 无敌龙龙窝 (http://www.wudilong.com/ssb/)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