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冥主 一代圣僧 第2章 盛夏梅子汤 中原五百 [打印本页]

作者: haoao    时间: 2018-4-30 21:57     标题: 冥主 一代圣僧 第2章 盛夏梅子汤 中原五百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一株花能活数千年么,答案是可以的。

    这是一株紫荆花,长得还和一般的紫荆花不同,叶子好似金箔,花却娇艳水嫩,如含玉露。

    紫荆花长在深山里,人之罕至的地方。此时它的旁边是个让人觉得温暖的女子,好似春风春雨。

    女子道:“下次,你可不要那么莽撞了。”

    花枝颤动,好似在点头,花瓣一开一合,有精神震荡空气发出声音,说道:“顾姐姐,我知道了。”

    顾姐姐道:“你活了几千岁,还叫我顾姐姐,在你心中,我是不是老怪物啊。”

    “额。”

    顾姐姐见花窘状,笑得的柳腰似水波荡漾,她道:“逗你玩呢。”

    花枝道:“嗯,顾姐姐我最近遇到一件怪事。”

    顾姐姐道:“什么事”

    “前段时间,我附近搬来一个邻居,这人好奇怪,他妻子死了,居然还敲着瓦盆,发出欢快的乐声【龙敌龙】。”花枝道。

    顾姐姐道:“大约是个负心汉吧。”

    花枝道:“可我看他不像,因为我觉得他好似没什么欲望,他挖了个池塘养鱼,却不钓,家里养了鹿,却不驯化,只是任由它们到处跑,树林的鸟儿也不怕他,你知道的,鸟儿最是敏感,若他是那种有歹意的人,鸟儿不会靠近他的。”

    顾姐姐道:“那这个人在什么地方,我去瞧瞧。”

    花枝对顾姐姐说了那个人的居处。

    山里的路很难走,但顾姐姐的步子像风一样轻盈自由。

    她到了花枝说的地方,不太远,也就两三里地。

    “乘风而行,真是轻快啊。”一个穿麻衣布鞋的人向顾姐姐道。

    顾姐姐看见他,便知道他是花枝说的人。

    她道:“小女子顾葳蕤,见过先生。”

    麻衣布鞋的人回道:“我是庄周。”

    顾葳蕤道:“庄周是著作南华经的庄子么”

    庄周微笑道:“是我。”

    顾葳蕤道:“我很喜欢你的逍遥游。”

    她此时的神情,好似见到偶像。

    庄周道:“喜欢就好。”

    顾葳蕤道:“先生为什么躲在山里现在山外面很多人喜欢你的书。”

    庄周含笑道:“为什么要用躲呢,我出入红尘,都是随心所欲,在这里,不过因为是此心安处。”

    顾葳蕤道:“受教了。”

    庄周道:“你可曾做梦”

    顾葳蕤道:“我思绪少,烦恼不多,而且身体健康,因此不怎么做梦。”

    庄周道:“你来这里,我没什么招待你的,便请你做一场梦吧,”

    顾葳蕤道:“先生还能教人做梦”

    庄周微微一笑道:“待我为你做一碗梅子汤,你先靠在树上睡一觉。”

    他这么一说,顾葳蕤真有些困意,所以靠着大树睡着了。

    如果人间世是清醒的,那么梦应当是茫然无知的。

    但对于顾葳蕤不是这样,她做了梦,才真正清醒过来。

    旁边是天河水滔滔,前面是一块石头,坐着一个人。

    不需要任何多余的思考,顾葳蕤一切都明白过来。

    “到底我那边是梦,还是你这里是梦,季寥”顾葳蕤看着石头上的人。

    季寥微笑道:“我这里是真实,你那边也是真实。”

    顾葳蕤道:“那我可以和你一直呆在这里么”

    季寥道:“可以啊。”

    顾葳蕤道:“我还以为你会说不可以。”

    季寥道:“你能来我很开心,我为什么要说不可以。”

    顾葳蕤好奇道:“那你现在是怎么回事”

    季寥道:“你们那里是现世,我这里是无之界。”

    顾葳蕤道:“我不是很明白。”

    季寥道:“我去了现世,那么无之界也会出现在现实,将有归于无。所以我一直留在这里。”

    顾葳蕤道:“辛苦你了。”

    季寥道:“不辛苦啊,这是我乐意的事。而且你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见我了,上一世也来过。”

    顾葳蕤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季寥道:“你们在现世里要经历生老病死的轮回,而我在这里却超脱了生死。我一直在这里,你来,我很开心,你离去,我也不悲伤,因为你想我了,还会再来。你记不起来上一世,是因为你在我这里呆了很久,久到你寂寞了,所以你暂时离开。但你心里觉得内疚,所以哪怕再次回到了这里,一切回忆都浮现,但你也刻意忘掉那段记忆。”

    顾葳蕤道:“那我这次一定要一直陪着你。”

    季寥道:“说什么傻话呢,你是有情众生,自然不只有爱情,你难道就不想季笙,你难道就不想医治那些需要帮助的可怜人。有情众生的生活很多姿多彩,何况你又不是一直不能见我,没必要把我当成羁绊。若是羁绊,那你终归是不开心的,我也不开心。”

    顾葳蕤道:“季寥,你变了。”

    “嗯。”季寥轻声道。

    顾葳蕤道:“以往你很好,也很沉稳,但现在的你,很让人喜欢,又很让人心痛。”

    季寥微笑道:“其实我很快乐。”

    顾葳蕤继续在这里陪伴了季寥很久,不知天风声,不知天河声,眼中只余下季寥,但这里没有天荒地老,没有海枯石烂,顾葳蕤终归还是离开,但她很释怀,因为离别是为了再次相逢,她还会回来。

    顾葳蕤从梦中醒来,庄周已经做好梅子汤,放在她面前。他笑道:“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顾葳蕤明白庄周话里的意思,世间之情动,看似不可理解,其实是一瞬间的事,或许是那天阳光很好,花很香,他穿了一件白衣,仙气蒸腾,所以就喜欢上了。更或者艳阳天里,燥热难耐,遇见一个人,心头燥热好似就被一碗碎冰梅子汤消去,通身清爽。

    漫长的时间过去,甚至都会让你不知道到底是爱上了那个人,还是白衣飘飘的那个样子,还是那梅子汤清爽的感觉,更或者是那个时候的自己。

    重要么,不重要。

    情便是情,喜欢便是喜欢,骗不得别人,更骗不得自己。

    她向庄周轻轻道:“先生,此情无计可消除呢。”

    梅子汤没有喝,顾葳蕤洒然离去,毫无人间烟火气。

   










欢迎光临 无敌龙龙窝 (http://www.wudilong.com/ssb/)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