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蝉 第一卷 夜将行 第一百二十九章 蛇获(中) 卧冰求鲤鱼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芊芊细手落在蛇妖的尾部,看似要被直接折断,化作糜烂的血肉。

    但是少女的指尖却是轻而易举的戳破了蛇妖鳞片,她的五指抓在蛇尾的尾巴上,捏的紧紧地。

    同时一股巨力从蛇妖尾部传递到少女身上,少女竟然只是身形略微晃动,便挡住了袭来的巨力,半步也没有挪动,只是脚下的青石板尽数碎裂成渣。

    “你!”蛇妖看见这一幕,脸上神色一僵,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挡住自己的少女。

    少女白发道袍,双眼蒙着布带,身形娇小,静静的伫立着,正是被余休携带至此的女尸。

    蛇妖惊疑的看着面前女尸,她张开口,吐出信子,其舌头分叉,长长的,像是蜥蜴一般,并在半空中不停吞吐、抖动。

    刚吐出舌头,蛇妖的眉头就紧皱起来。

    蛇妖是妖,且是由蛇成妖,无论是对气味,还是血气、阳气等物都极为敏感,这也是她胆敢直接找上余休,准备取余休性命的原因。

    皆因她未至此地时,便已经用蛇信子捕捉气息,知晓寨中并无七品、甚至六品的武士。

    但是眼前的情况超出了蛇妖的预料。

    “没有血气、连人味儿都没有,这气味好生古怪,有点像……”蛇妖皱着眉头,眼中神色变化。

    瞬间她睁大了眼睛,瞳孔变竖,脱口而出:“僵尸!”

    听到蛇妖口中的惊叫声,余休面上露出冷笑,他拿起手中的一盏小铜铃,指着跟前的蛇妖,喝到:“道友请出手,斩杀此妖!”

    叮铃铃的声音摇响,蛇妖被吓得身子一抖,下意识的就想要往后退。

    要知道在她的记忆中,道士可是和天敌相挂钩的凶恶东西!

    可是蛇妖忘了,她的尾巴正被女尸抓在手中。她向后游动,尾部顿时传来一股举动,是皮肉被撕扯开的感觉。

    恰在此时,女尸抬起面孔,望着蛇妖,她脑后白发忽地散开,落在身周不断的蔓延。

    一股冰冷的煞气从女尸身上四散开来,让人感到死亡的气息。

    与此同时,女尸额头上的符箓也忽地自燃,化作一阵灰色烟气,钻入她的眉心之中消失不见。

    余休看见符箓坏掉,眼中并没有露出急色。其实他压根就不是在用符箓操纵女尸,而是在用符箓沟通女尸。

    初次遇见女尸时,余休便发现尸【无龙敌】符虽然能够暂时定住女尸,但是不到三息时间,符箓里面的尸气反倒会被女尸给主动吸收掉。

    刚才一幕便是尸符内的尸气被女尸吸取,自燃烧掉了。不过符箓贴上时,余休就已经摇动铃声,下达了杀死蛇妖的指令。

    女尸虽然懵懂,不知晓人事,难以理解清楚人言,但是余休此前已经试验过数次,能用尸符和铜铃声下达指令,让女尸如普通行尸一般,知晓他的意思。

    而且女尸和余休的关系莫名,极其眷念、依赖余休。只要余休下达指令,她都会严格的遵守,便是让她跳入火坑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望着跟前白发生长的女尸、面色惊疑的蛇妖,余休眼睛微眯,细细看着。

    唯一值得疑虑的,是女尸能否轻易擒下蛇妖,而不让对方逃了。

    现场形势好似突地转变过来,刚刚还占据上风,稳操胜券的蛇妖,面色一下子焦急起来。

    虽然她尚未露出败像,只是用力的一击被僵尸挡住,但是她的心中已经生出了退意。

    蛇妖的眼皮疯狂跳动着,牙齿紧咬。

    道士、僵尸,两种大凶之物凑在一块,便是她嗜血如命,也不敢再有丝毫小觑心理,唯恐自己一个不慎,便被眼前的道士坑害掉了。

    “罢了!性命重要!”蛇妖望着白发生长的怪异僵尸,心头一狠,鼓起劲力,粗大的蛇身向后猛地一扭。

    刺啦!一条血肉突地从她的尾部撕扯下来。

    只见白发女尸还站在原地,但手中却抓有大块的蛇肉、鳞片,并有暗红色的蛇血从指间不断滴下。

    竟是蛇妖拼着扯掉身上的血肉,也不想再耽搁片刻,而是果断的就要逃走。

    “臭道士!”蛇妖声音尖利的吼道,完全没有刚开始出场时的温婉、懂礼数。

    余休听见,嘴角露出讥讽之色,“果然只是头装模作样的妖怪。”

    他左手捏上了最后两张火符,同时右手提起火童刀,随时准备扑上去拦住蛇妖。

    但是余休并未直接行动,而是望着跟前的女尸,眼中有着期待。

    既然有帮手站在跟前,他余道长又何必自行上阵!

    此时女尸不再静立着不动,她迈开步伐,轻轻向前走着,并不快,但是脑后的白发却疯狂的生长着,猛往蛇妖席卷而起。

    青蛇妖动作迅疾,且性情果决,瞬间就撞入一栋房屋之中,想要借着之寨子建筑的掩藏逃掉。

    女尸白发也随之钻入房屋之中。

    “啊啊啊!”很快,房屋中响起蛇妖的痛呼声,她突地身子翻滚,又从屋子中撞出来,落到了街道上。

    蛇妖刚一出现,余休就发现她的身上多了许多伤痕,无数鳞片掉下,特别是一张美人面上面,有着不少的孔洞,针刺过一般,密密麻麻的,让人惊骇。

    而此时,女尸已经站在蛇妖的跟前,伸出两只苍白纤细的手掌,往蛇妖的美人头抓过去。

    蛇妖望见女尸,面上绷不住,终于露出惊骇之色。

    “啊啊!走开!”她尖叫着,瞬间弹跳起身子,脊背弓起,用力的往白发女尸打过去,弹弓一般。

    砰!女尸直接就被击中,发出沉闷的响声。因为蛇妖是奋力一击,她被打的后退数步,眼睛上蒙着的布带都掉落下。

    一双黑漆漆,没有白仁的眼珠出现在蛇妖的眼中。

    “妖女,杀、杀死……”女尸站定身子,面色僵硬的看着蛇妖,口中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蛇妖看见女尸漆黑无比的眸子,又听见女尸说话,瞬间惊叫起来:“你、、你、邪祟!”她的身子战栗起来,整个好似碰见了天敌一般。

    女尸慢步往青蛇妖靠近,脑后白发像蛇虫一般蠕动在地上,疯狂的扑向蛇妖。

    青蛇妖看见,转过身往后逃,同时口中大叫:“道长饶命!求道长快收了这邪祟!”

    余休听见蛇妖求饶,眉头忽地一挑,他看着大战中的女尸和蛇妖,口中咀嚼到:“邪祟……”

    青蛇妖忽地被女尸的白发追上,绞做一团,她面色更加惊恐,口中不断大叫:“道长饶命!我有从主人那偷得的宝物,愿意献给道长!”

    见余休不为所动,四周白发可怖,她惊惶的呼喊到:“我愿认道长为主!”

    到这时,余休念头跳动,终于张开口,扬声说:“且慢,留此妖一命。”

    可是女尸压根就没有理会余休,好似未曾听见一番,脑后的白发丝丝竖起,疯狂的扎进蛇妖体内。

    “啊啊啊!”凄惨的叫声响起来,蛇妖在街道上挣扎着,打烂一栋又一栋屋子,可是依旧被女尸的白发死死地纠缠着。

    她的美人头已经被白发戳成了筛子,可怖至极。

    余休见女尸不听自己的口令,连忙掏出一张尸符,并奔过去,口中呼到:“道友留手,此妖已无威胁!”

    他奔到女尸身后,并未靠近,距离五六步远,一张符箓打出去,咻得落在女尸身上,并用力摇动铜铃,发出停下的指令。

    但是尸符一落在女尸身上,便突然自燃起来,瞬间变作了灰飞。

    而女尸的动作也是没有丝毫的停顿,径直走到蛇妖跟前,躬下身子,双手往蛇妖的头抓过去。

    同时她身上白发钻进蛇妖的体内,正疯狂的蠕动着,由白变红,鲜红色从发肩倒灌至发根,像是无数根吸管一般,正在从蛇妖体内吸出血液。

    余休站在她身后五步远的地方,看着她的动作,面色发怔。

    “啊啊!不要!道长救命!”

    青蛇妖还在不住凄厉的呼救着……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主题颇具新意,内容紧凑,情节跌荡起伏,人物特点分明,关键处,总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变化!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