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诧异无比的樊卓明当然也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自然是要问个清楚的,当把前因后果全都了解清楚后,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樊卓明纠结该不该答应之际,房门突然被打开,一位身着西装的年轻人,引着两位穿着军装的高级将领进到屋内。

    樊卓明和哪位领导见状都不自觉的站起身来,因为他们都很诧异,怎么忽然来了两位泰国的高级将领。

    “介绍一下,这位是泰国枢密院主席,廷素拉暖上将。”蒙建业指着最前面的一位个子不高,但十分精神的老者冲着樊卓明介绍道,说完又指了指跟在后面的说继续道:“而这一位是泰国海军副参谋长那猜中将。”

    “而这位,【龙敌龙】就是中国海军对外联络办公室主任,樊卓明,而这位是……”

    蒙建业介绍完泰国的要员后,便开始介绍自己这边的人,只不过说完樊卓明,下一个却十分陌生,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跟他一同来泰国的军贸团里有这么一号人,顿时有些卡壳。

    “哦,他是某省主管招商引资的某领导……”

    一见蒙建业卡在那里,樊卓明连忙过来介绍,旋即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他本意是让蒙建业心里有个数,等招待完泰国的客人后,再跟该领导详细谈。

    结果他这些话刚说完,蒙建业的脸就沉下来,直接怒斥一声:“胡闹!”

    也不怪蒙建业会如此态度,不管他跟那家船厂矛盾如何,那都是一个系统的内部事,跟人家所在省没啥太大关系。

    结果一个外人插手进来不说,还拿投资项目做要挟,事情成不成暂且不说,这个名声一旦传出去,上面该怎么看他?是不是动不动就要拿自己的海外关系拿捏下国内?

    表面上没人会指责他蒙建业,可背地里讨厌他的人必然会成倍增加,当这个数量达到一个临界点时,那他在国内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因此蒙建业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件事蔓延下去,不但这次要打住,而且还要让背后擅自做主的人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于是他转过头看着那位领导:“投资商是怎么跟你说的,一五一十跟我说一遍。”

    哪位领导已经知晓面前这位年轻人就是蒙建业,心里庆幸自己没白来的同时,眼睛不时瞄着廷素拉暖和那猜,那意思很明显,自家的事儿是不是等会儿再说?

    蒙建业明白该领导的顾虑,也没为难他,而是转过身,将情况大致跟廷素拉暖说了一遍,廷素拉暖也很吃惊,宫内的事情他很清楚,没人跟那个投资商打过这样的招呼。

    于是沉吟一下问道:“你这段时间跟王储一起见过什么商界的人物?”

    “太多了,根本记不起来。”

    廷素拉暖点点头,沉吟一下:“这件事交给我吧,等我一个小时,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旋即跟身后的那猜交代了几句,那才听完郑重的应了一声便离开了房间,而蒙建业则跟那位领导解释了一下,便和樊卓明说了下有关泰国准备采购053H2护卫舰的事情。

    樊卓明差不多都快忘了他此次来泰国的主要目的了,一听泰国准备正式启动采购053H2护卫舰谈判,顿时将这段时间的郁闷一扫而空。

    同时也明白了蒙建业把枢密院主席这样的大佬拉来的用意。

    没办法,也不看看樊卓明是跟谁混出来的,那些单位领导迟迟撬不动樊卓明,那是因为老樊故意装糊涂,可一旦精明起来,那些所谓的聪明人根本就不够看的,正因为如此,当他发现蒙建业有意就军舰谈判的事保持距离,就知道这货是在避嫌。

    既然如此樊卓明自然是要全力配合,毕竟能把军舰卖出去才是硬道理。

    于是樊卓明跟廷素拉暖简单交换了下意见,便结束了这次短暂的交流,急匆匆前往大使馆,向国内做汇报去了。

    至于那位某省主管招商的领导,在此之前就已经离开了,尽管没有得到明确答复,可蒙建业和廷素拉暖的态度他是看在眼里的,早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了,都是成了精的狐狸,自然知道该怎么拿捏分寸,于是走得很是干脆。

    ……

    卢耶埃这几天过得很是惬意,住在芭堤雅的皇家别墅里,享受着泰国女郎周到而又热情的服侍,卢耶埃很有种乐不思蜀之感。

    好在他还知道自己的位置,玩儿玩儿没什么,真要是在此终老,还不太现实,正因为如此,当他接到蒙建业的信后,立即把缠在身上的泰国女郎推到一边儿,旋即叫上司机跑到芭堤雅的电信公司,向万里之外的欧洲打了一个电话,内容就一个词:“辟谣。”

    仿佛是事先预演好的一样,就在泰国王储的强虏门在欧洲逐渐发酵,进而变得愈演愈烈之时,一家名为斯克莱特的房地产公司突然将强虏门的当事人,那位生成被泰国王储那啥的女游客告上法庭,指控她涉嫌欺诈。

    由于强虏门事情还在发酵,于是这个普普通通的民事诉讼很快便吸引众多媒体的关注,进而通过这个案子把那名德国女游客祖宗八代挖了个底儿朝天。

    结果发现,这位自称是德国著名哲学家,黑格尔后裔的女人,之前跟媒体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假的,就连她的德国身份都是假,因为她早年是罗马尼亚偷渡到西欧的难民。

    连根子都是假的,就更别说跟泰国王储有一腿了,纯熟子虚乌有。

    此消息一出,挑起事端的英、法主流媒体集体失声,就仿佛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法国的《世界报》稍微良心点儿,在一个最不起眼的版面上的最比不起眼的角落将这件事掐头去尾的刊登上去,算是对过往的失误了以弥补。

    至于道歉什么的,根本就没有,至于为什么,很简单,媒体嘛,当然要有言论自由,我刊登丑闻是自由,什么也不说当然也是自由,怎么?不服?爱服不服,无冕之王就是这么尿性,有能耐你咬我呀。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