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蝉 第一卷 夜将行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身是宝(下) 卧冰求鲤鱼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余休捏着两颗细蛇珠,一抬头,忽地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前的女尸。

    女尸依旧低着头,双手轻轻靠在身前,白发披散,让人看不清她的目光。

    余休看见女尸如此乖巧的模样,心中的情绪略微局促。

    难怪对方会将青蛇妖的两只眼珠子特意挖出来,原来是识破了其中的端倪,想要将此物交给余休。

    余休略微沉吟,心中一动,捏起另一丸细蛇珠,他走到女尸身前,抓住女尸的小手,将蛇珠放在对方手中。

    女尸似乎有些诧异余休的动作,抬起头,漆黑的双眼藏在白发中,静静的看着余休。

    余休不理会女尸是否能听懂自己的话,说:“刚才是贫道错怪你了,很是抱歉。”

    他退后一步,拱了拱手。此时余休忽地想起来,他并不知晓眼前女尸的名字,也还没有给对方取名号。

    “是否该给她取个称呼?”但是这个想法在余休心中只是一闪而过。

    在余休的内心中,他其实并不想和眼前的女尸牵连太深。

    归根结底,眼前女尸非人,且不受他控制,让他从心底里就有一种提防和抗拒的感觉。

    现在余休之所以能容忍对方跟随在他的身边,不过是力不如人罢了。

    女尸灵智不俗,她静静的看着余休,五根苍白纤细的手指合拢,将细蛇珠紧紧的捏在手中,口齿张开,生涩的说出:“谢、谢谢。”

    再次听见女尸说话,余休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但并没有表露太多,他点了点头,拿着自己手中的蛇珠,径直走到床铺上盘膝作息,开始仔细琢磨蛇珠的品质和用途。

    虽然已经从红蛇妖的魂魄中知晓蛇珠此物,但余休想要用上此物,还是需要妥善的测试一番。

    一人一尸待在房间里面,期间用了两次饭,直到傍晚时,有寨中人再次前来敲【敌无龙】门。

    砰砰砰!“少侠、少侠?”旅店老汉站在门外,小声的问着。

    “来了!”

    听见余休回话,老汉声音大起来:“少侠!药材都炮制好了,都已经泡入酒中,正在蒸煮,明日便可出锅……”

    “但是少侠吩咐的高炉已经砌好,可以用了!”

    吱呀!余休打开客房的木门,看着门外的老汉点了点头,“麻烦了!”

    他说完话,便抬步外屋子外走去,但突然停下脚步完身后看去。

    一道娇小的身影正跟在他的身后。

    余休想了想,挥手让老汉先走一步,自己走进房中,寻找其某物。

    等他在走出房间时,女尸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白发已经被竖束起,双眼处也蒙上了一条白布带,遮住了古怪的双眸。

    来到寨中人炮制药材的地方,棚子中的人比之前少了许多,只剩下几个人待在火炉前看管蒸笼和锅子。

    现场的酒香味比之前更加浓郁,而且充斥着一股中药的香气。

    余休扫视一眼现场,忽地发现东南面有个新搭出来的竹棚,高一二丈,四周被遮蔽了起来,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样子。

    “少侠!您吩咐的高炉就这里面。”旅店老汉躬着身子,小声说:“时间不多,但寨子拆了铁匠铺的炉子,应该可以用用。”

    “嗯。”余休点点头,当即大踏步往竹棚走去。

    一进入竹棚,里面一个临时搭建出来的高炉就出现在他的眼中,表面抹上的白灰都还没干透。

    高炉里面已经烧起了火,旁边还备着木炭,一并有打铁的器物。略微检查一遍,余休发现条件虽然简陋,但是也够他用了。

    “将蛇妖的蛇肉、蛇血搬过来,闲杂人等一律退去。”余休吩咐下一句话,便下达逐客令。

    老汉等人也不敢多言,立刻就将余休要的的东西搬了过来,然后便立刻退去,就连酒灶前看火的人也赶走大半,生怕惹得余休不快。

    余休站在高炉前,闭上眼睛,回想着血纹钢的炼制方法。

    一遍又一遍细细的回顾之后,他当即打开风门,堆入木炭,用力推动风箱,将炉子烧得红彤彤的,连天边的夕阳也比不过。

    “血纹钢,采妖血为料,以木薪烧之,化顽铁生灵……”

    余休心中默想着血钢口诀,立即抽出腰间的火童刀,将刀置入炉中。火童刀本就掺杂了血纹钢,烧制起来十分缓慢。

    他也趁着这个机会,将寨中人搬进来的蛇肉蛇血进行检查,以免其中被混入了鸡血鸭血。

    余休斩杀红磷蛇妖时还不觉得,但等寨中人将蛇肉、蛇血一一挖出,腥味扑出,肉色晶莹发红,立即就让人感觉这些血肉不俗。

    “若是将这蛇肉蛇血都食了,或许也能增长数年的血气。”余休猜想到。

    毕竟蛇妖一身修为都在其血肉之中,类似于武者,血气充盈,可以说是大补大药之物。

    “若是青蛇妖的尸体还在,将两条蛇妖的血气都炼入火童刀中,火童刀甚至有可能蜕变成秘兵!”

    想到这里,余休瞥眼看了下静立在一旁的女尸,“青蛇妖一身血气都被女尸给吸食了,不知女尸是否比之前更加凶厉……”

    怀揣着各种想法,等炉中的火童刀出现动静,刀身微微发红,余休立即压下所有心思,将备好的一碗蛇血往刀身上泼过去。

    滋!蛇血落在刀身上,烧出一团红雾,可诡异的是,红雾没有飘出炉子,而是被挡在了炉中。

    火童刀表面也出现数道红痕,血一般,时明时暗。

    余休待在火炉之前,正双目微阖,或他立或坐,时而盘膝着像是在修行,时而起身抓起蛇血,将其毫不吝啬的泼入炉中。

    等蛇血泼完,他又抓起大块大块的蛇肉,往炉中猛掷,像是在加柴一般。

    从傍晚至深夜,竹棚中火光不断,同时有黑色的烟气从高炉顶上冒出。细细的漂浮在夜空中,被火光照着,明暗不定,像是一条正在挣扎的长蛇。

    空气也有烧焦的味道,并隐隐发臭,像是在烧尸体一般。

    如此场景,惹得捕蛇寨的人诧异连连。但他们一想起两条蛇妖的惨状,都连忙移开目光,不敢过多的关注。

    慢慢的,一夜过去。

    当太阳升起,一线金灿灿的阳光正好落在余休的眼帘上时,他陡然睁开眼睛。

    “成了。”两字吐出,这声音有些疲倦。

    ————————————

    “道子善烧火技……骨为柴,肉当茅,血作油,点铁成金。”——《续道论:杂技篇》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主题颇具新意,内容紧凑,情节跌荡起伏,人物特点分明,关键处,总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变化!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