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请自重 卷二 或跃在渊 第二百二十二章 埋伏与反埋伏(月票1500加更) 姬叉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再看室内的大钟,巨大的钟型把整个密室都笼罩在内,此时灵虚就悲剧地被罩在里面。钟壁呈半透明,还能看见钟内满溢着粉色的气体,一看就知道那是什么用途。

    还好此时灵虚已经晕倒,否则一个人在钟里吃了这些气体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忍直视的场面。

    钟明显是个法宝,用来坑孟轻影的。虽然进宝库的已经不是孟轻影,也没临时换东西。

    只是换了人,本该在这里的观寂不见了,换成了慈慧,和另两个生面孔和尚,看似修行都与慈慧差不多。

    两个和尚身形交错,与慈慧呈三角把秦弈包围在中间,一时有些慎重,没有出手。

    秦弈未卜先知似的表现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秦弈笑道:“你们可真是孟轻影的好盟友,这钟内缠绵可大有创意,谁想出来的?”

    慈慧神色慎重,没有回答秦弈的调侃,慢慢道:“你如何勘得破我们的埋伏?”

    他们潜匿用的是大欢喜寺的独门法宝“无色界”,名字喊得高端,实际也就是个隐蔽用途。但不管怎么说,绝对不该是秦弈的修行能勘破的,他实战再强,这种需要修行基础的事情,修行没到就是没到。

    当然他们不知道,这种感知,秦弈有流苏……他很久没靠过流苏的帮助了【龙无敌】,好像流苏的存在只为卖萌,那是两人都有意识地锻炼秦弈的独立能力,而不代表他什么时候都必须只靠自己。

    胆敢长期在腾云敌手的眼皮子底下晃悠,各种交易……除了知道对方有顾忌之外,秦弈自己岂能没有一点实力底气?真那么放心对方绝对不出手的吗?又不是傻。

    流苏如今是一个腾云级的魂体,因魂体所限,某些层面发挥不了腾云之能,但某些方面却不止腾云之能。有流苏在侧的秦弈,面对腾云敌手是完全有一战之力的,这一点无论敌友没有任何人知道,这是秦弈最根本的秘密,也是在此局中晃荡的最大底气。

    而且他还有大招诛魔剑从来没动用过……曾经跟孟轻影表示敌人太强想走,那是以退为进,实际上他从来就没想过要走,他本就有自信能在观寂手头保命。

    当然这些话就不可能对和尚们说了。秦弈一声长笑:“腐朽恶臭之意充盈满室,不是你们这群腐尸蠹虫,又能是什么!”

    话音未落,他身形爆射,骤然一棒挥向了右侧和尚的脑袋。

    和尚见他爆发凶猛,便略撤一步,打算避其锋锐再做招架。

    原本这是很正确的应对,可脚步一撤,却忽然脚心一阵剧痛,地面似有奇阵闪烁,一道神光从地面上串,把他的脚底板刺了个对穿。这本身是重心后移的状态,脚下忽然剧痛,这就算秦弈不揍他都可能因为失去重心而自己摔下去。

    然而秦弈的狼牙棒已经到了!

    和尚这种状态之下,哪里来得及做出其他任何动作?只来得及下意识地横起禅杖挡在脑袋上面,只觉小腹一阵剧痛,秦弈狼牙棒没敲下去,早就改成了一个膝撞,重重顶在了他的小腹上。

    一个胖大和尚竟然被这一膝撞整个顶得飞起,重重落在长廊地面。

    “嗖嗖嗖”,数不尽的白光从地底冲了起来,这和尚连个为什么都想不明白,就被射成了马蜂窝,仰天气绝。

    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慈慧和另一个和尚也不是没反应,他们早在秦弈一棒挥向那和尚的同时也动了,两个人都攻向了秦弈。可全在同一时间被地底上冲的神光阻挡,就阻了这么一刹那,同门已然浑身都是血洞地躺在廊道上一动不动了。

    这可是个绝对不逊色于慈慧的同门强者,秦弈真正要战胜他都要花很大精力的那种,竟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

    两个和尚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忽然有种极度惊悚的感觉,好像遇上了莫可名状的事件。

    这地底神光,是这宝库自己的守护阵法,在密室门口最重要的一关守护!他们大欢喜寺都不知道阵核在哪里,这是灵虚掌握的东西。本来阵法暂时关闭,是指望灵虚配合他们开启阵法来应敌的。可此时灵虚晕在钟里,阵法又怎么会自动开启,反把他们给坑了?

    就像之前室内的剑气禁制一样,为什么秦弈碰了没事,灵虚一碰就触发?

    这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谁在埋伏谁,这特么是谁家的宝库啊!

    秦弈当然不会跟他们解释,身形一转,狼牙棒再度往老熟人慈慧脑袋上敲了下去。

    慈慧刚刚避开一道神光,这诡异的场面让他自己胆气先虚了七分,几天前还能跟秦弈打得有来有回的,而这一回却根本无心恋战,只想撤退。

    狼牙棒迎面奔来,慈慧迅速挥起禅杖挡了一下,正要脱战而走,后心却骤然一阵麻痹。继而“滋滋”电流瞬间蔓延全身,只一眨眼间就把他彻彻底底电成了个焦炭。

    慈慧不能置信地转过头。他为了脱战,这一禅杖是汇聚了很大的精气神才能迫退秦弈,当然一时顾不上后心,可后面明明没人,这又是哪来的偷袭?

    只见明明空无一人的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个黄衣服胖子,正一脸人畜无害地看着他笑眯眯。胖手按在他的后心上,堪比琴心圆满的恐怖电流再度爆起。

    妖的化形,人的琴心。化形巅峰的寒门,本就不比他们弱半分,何况还是偷袭?

    “砰!”慈慧浑身焦黑地栽倒在地,再也没了声息。

    最后一名和尚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

    明明都与秦弈差不多的同门,全都是一个照面就被秒了,三打一反而变成了他自己孤零零地一打二?

    寒门身形一晃,和秦弈一前一后地把他夹在中间。两人同时露齿一笑,表情十分同步。

    看在和尚眼里,如同恶魔的狞笑。

    出奇的是,随着寒门现身,地上的神光也不冒了,阵法不知何时已被关闭。

    和尚终于懂了一件事,颤抖着指向寒门:“此地的阵法与禁制,是被你暗中操纵?我们都不知道阵核所在,你如何找得到?”

    寒门小眼睛眨巴眨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这就是名捕的嗅觉吧……”

    和尚此时才感觉到了寒门的妖气。

    妖怪……老鼠?

    找阵核,破禁制,没有比这种妖怪更合适的了。这秦弈是哪里找出来的帮手?

    和尚简直想哭。

    下一刻秦弈挥起了狼牙棒,寒门手心里电流涌现。

    这一场埋伏与反埋伏,再也没有悬念。

    秦弈一棒击杀和尚,神情却不见轻松。他转过头,看着密室之中大钟笼罩的灵虚,低声自语:“他为什么变了态度,这事必须弄个明白。”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 ̄▽ ̄~)~~( ̄▽ ̄~)~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