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 第五卷 明月度关山 第八十五章 知为谁生 奥尔良烤鲟鱼堡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人间值得,阳光春花雨露冬雪,还有清晨从薄被起身,胆怯着去取衣服,又被程燃从后面抱住后“吖!”一声轻呼的纤体。

    旋即程燃又把她压倒,手臂平直往下撑住摁着姜红芍枕头左右的手,十指互扣,自上而下,坦诚相对,目光相交,即便脸嫩浮着淡淡红晕的姜红芍,也没有把头撇向一旁,大有你要看便看,那就互望到天荒地老。

    目光游移,将一切尽收眼底,尽情满足内心的邪恶和纯真之后,觉得大致足以拍照片一般在脑海镌刻,程燃才放过老姜。

    这回老姜才像是如释重负,支撑起的勇气之柱才开始坍塌,越显羞涩起来,被子拉过来盖住,然后探手把外面的衣服抓进来,小衣,衬衣,外套,一件一件穿着,不再看程燃,只是秀发垂拂光洁的锁骨和裸肩,动人心弦。

    这一刻其实可以更久一点,但想到老姜今天就要离开南州,还是跟着起床。

    等两人穿好衣服,姜红芍瞥了床一眼,莫名有些恬静,又带着一种蜕变的出尘气质,轻声道,“有一次打羽毛球,运动过度……发现见红了……所以没有……”

    床单没有落红,所以她这是在做着解释,虽然问心无愧,但却还是有一些对面前男子的在意,重要是其实程燃从头到尾就没有询问过。

    然而只有程燃知道,其实就算老姜不解释,昨夜的表现也知道那是她的第一次。那些从灵魂深处透出的颤栗,疼痛,比眼见更深刻的说明着问题。

    看着眼前认真而声音轻【敌龙无】柔的姜红芍,程燃心生恶作剧,伸出手指戳道,“不是就不是……不用骗我……”

    然后手指就被攥住了,紧接着姜红芍空出的右手挥打过来,狠狠照着他肩膀捶了两拳,程燃龇牙咧嘴,再看她的时候,姜红芍正紧咬着下嘴唇,眼神晶莹。

    程燃暗叫罪过,赶忙起身上前手穿过她的秀发,把她头轻轻抱住,“开玩笑的……我知道的,在我看来完美并不意味着无缺,而是从此时开始的关乎于你的一切。所以,你不用为此跟我解释。”

    怀里的老姜在靠着他片刻后,轻轻“嗯!”了一声。

    然后仰起头来,面容如瓷,“我知道你多半不是在说真的……”

    程燃愣了一下,“那怎么……”

    面前的女子道,“就想打打你。”

    “……”很痛的啊。

    吃了早饭,程燃准备打车送她,老姜却说“我自己回去,要去姑姑家,行李都在那边,下午她会送我,所以你不必送啦……回去吧。”

    看到姜红芍一副独立自主还反过来安抚他让他别送别的样子,程燃怎么感觉自己才是被睡的那一个。

    只是在真正临别,程燃还是看到坐进车里的她面对自己的微笑挥手之时,红了眼眶。

    下细回忆这整个过程,程燃觉得这真算是两人之间的一个“壮举”,那边是老姜复杂牵连甚广的家族纵横脉络,各方压力,还掺杂着深层的博弈权衡。而在这种夹缝中的两个人,就这么完成了迎难而上的一步,高歌猛进,劈波斩浪。

    姜红芍回到姑姑的市中心公寓,小心翼翼,玄关小姑鞋在,但卧室门关着的,姜红芍进门后把随身的小包东西放回自己房间,把行李箱拿出来收拾,主卧门就开了,小姑穿着睡衣出来,还惺忪的样子,看她一眼,然后道,“回来了啊?”

    姜红芍点点头。

    又问她吃过饭没有,听她吃过了,李韵本来准备煎荷包蛋的也就算了,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和面包自己对付了,坐在餐桌上,隔着看客厅里把东西往自己行李箱装的姜红芍,道,“程燃今天不送你了?还是说刚才已经送过了?”

    姜红芍手停住,李韵一副平静模样,淡淡道,“生理卫生知识,该做的措施这些你也知道,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你也是成年人了,自己可以决定自己的事情,有把握有分寸,但想好了,这是一场暴风雨,这么做就真的无怨无悔?”

    姜红芍此时上身背脊腰身还挺直着,穿着拖鞋半跪在行李箱旁,扭头看李韵,姿容娴雅,开口,只有两个字,清脆而简短。

    “不悔。”

    李韵微怔,随即面容无奈,用小指掏了掏耳朵,然后道,“真是年轻人啊,哎,我这个做姑姑的,似乎躲不过该掠阵的还是要掠阵了,你姑姑我命只有一条,就不能多体恤体恤我,别跌宕颠簸的把我这副身子骨都颠散了。”

    姜红芍朝她眨眼吐吐舌头。

    李韵一副“欠了你的!”喟叹表情。

    收拾好,李靖平在上班,也就不跟自己女儿道别了,只是打了电话,姜红芍又给南州的亲戚发了短信,接了几个电话,李韵开车载她前往机场,她会在首都和姜越琴待两天,最后飞往伦敦,正式开始ucl的春季课程。

    临上飞机之前,姜红芍收到程燃的短信。

    那是一句诗,出自宋代诗人姜夔的《扬州慢·淮左名都》。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白话解说》译文是:二十四桥仍然还在,却桥下江中的波浪浩荡,凄冷的月色,处处寂静无声。怀念桥边的红芍药,可每一年知道它替什么人开花繁生!

    姜红芍默念着这首诗,飞机已离开南州上升两万里。

    南州地面科大内的程燃则是看着回复的短信,心动神摇。

    “知为谁生?……装痴卖傻之猪也!”

    ……

    而在离地万里的机舱里,姜红芍又想起了路上和李韵的聊天。

    她对自己姑姑说起了程燃在科大的的事迹,最后轻声总结,“程燃很厉害,上了大学有了施展空间,能力得以展现,正越来越厉害……”

    李韵却好似觉得堂堂自己这以往锋芒的侄女居然有些式微了,当即横眉表态,“这趟留学,不光读书学知识,还要实践想做什么,尽管放手去做,姑姑给你兜底!”

    飞机突破云层,窗外开始出现横淌的雾雨,姜红芍轻轻攥了攥拳,唇角轻抿,所谓神雕侠侣……那个男子,在更大的天地里,开始做出了些出色的事情。

    自己本来还带着顺利升学的成绩的,结果也相形见绌……真是的,竟然让自己产生了某种不甘,总觉得,也要让他为自己惊讶一番才行呢,不能光自己生出这种感触,也要让他尝尝……

    毕竟对她来说,还是不甘心的……因为以往,不管程燃需不需要,但到底能够给他补习的还是她,每每在全校第一位置上看着他几乎就要摸到自己衣角的追赶,有时候她恶趣味下还要不动声色在一道难题上给他错误引导,就是故意让他出错,然后看到他在自己面前吃瘪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现在想到科大的历程,姜红芍就是牙痒痒,不甘心呐……

    神雕侠侣,不也就是互为参照,高手寂寞么。

    飞机穿破云层,一轮骄阳于云海升腾。心底已下了决心,此去长空数万里,异国定展光华,待归来之日,亦要让他再露出看待当年十中第一的神情,让他也流露为自己骄傲的模样来才行。

    姜红芍面容迎着舷窗外的光,微笑笃定而清妍夺目。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谢谢更新!!!!!!!!!!!!!!!!!!!!!!!!!!!!!!!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