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正文346章真杀生茂才戴小楼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这支大军中军五万,两翼则各有骑兵两万,这已经不是开国初,凉国公蓝玉率领二十万大军直捣捕鱼儿海蒙元王帐的时代了,两百年过去了,大明居然还能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来,一时间,九边震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消息,居然直接给传播到了京师,顿时弄得天下皆知,都说那郑国舅跋扈,何况这也违了祖制,朝廷上关于皇帝寿宫的争吵顿时一歇,转而群起攻击郑国舅和宁远伯。

  这种军国大事,要是厂卫里头没人,可能泄露出来么?张鲸吓得先跑去找万历自辩,万岁爷,这真不是奴婢干的……朱州钧就叹气,他在想,自己刚敲打过张鲸,这奴才不会那么大胆就这么跟联顶着干,那么,就只能找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打板子了。

  骖思恭吓得浑身颤抖,要说,他这个锦衣卫指挥使当的不甚称职,要知道,他从大胡子张居正权国那会子就是指挥使了,张居正权国的十年,可说是锦衣卫最低调的十年,夹着尾巴做人啊!皇帝亲政了,骆思恭好不容易抱了德妃的大【敌无龙【龙窝【文字腿,这才勉强把指挥使的位置继续坐下去,给他三颗狗胆,他也不敢挑起针对郑国舅的流言蜚语啊!

  这骖指挥使还真是冤屈,流言谁放出来的?乖官自个儿。

  流言怕什么,正所谓一起一伏,没有平原何见高山?等垒京观、奏大捷的时候,才能更加显得国舅爷的本事来。

  至于什么祖制之流,乖官只当放个屁,祖制?祖制商人是最低贱的,如今朝堂上起码一半的官员,家里头都是商贾.你们好意思说祖制?我呸你们一脸。

  出兵漠北这么大的事儿,根本瞒不住人,既然如何,不如虚张声势,先造势造出去,在这个里头,乖官就借了李成梁的势,李成梁为何能封爵?打仗狠啊!奏十次大捷的主儿,不错.尽起十数万大军这种事情.肯定会被御史言官们攻击的,但是,朝堂上不单单只有御史言官,有说正的.自然就有唱反调的,尤其大明朝廷上头,为了反对而反对的官员不要太多.你说这个是好的,我偏要说他是坏的,没有道理可讲,只要你反对的.我必赞成,你赞成的,我必反对。

  所以说,乖官就要浑水摸鱼,你们慢慢吵,等你们吵完了,我已经帮单叔把军功捞到手。

  这一次打仗.战术出乎意料,别的不说,中军拖拉着一支庞大商人队伍,【敌无龙【龙窝【文字不错,打仗是危险.可架不住乖官使银子,十数倍的利,杀头也肯了,何况这次十数万大军,又是宁远伯爷带着李家诸子亲自出征,怕甚?吃饭还可能被噎死呢!想赚银子,不冒点险怎么可能。

  故此,中军在漠北革原上走的极慢,但是左右游骑却是隐隐把中军护在当中,这两支游骑中,其中一支甚至还是诱饵,真正的精锐全在右军,都是宁远伯手下打老了仗的铁骑,李成梁这次也下了血本,官兵全是双马甚至三马,穿两层甲,后来满清所谓【女直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全是奴儿哈赤跟他这位也不知道是干爹还是亲爹的李成粱李爹爹学来的。

  像是这般主动出击的,已经出乎蒙古鞋子的意料,尤其这还是过年的时候,更是出乎意料中的出乎意料,前头佟奴儿哈赤带着一万三千先锋,看着小部落就一窝蜂上去,尽数砍了首级,然后各种牛羊之类的牲口全部不要,只把马给带在军中,女直人当中,反对的也不少,可奴儿哈赤就说了,一颗首级四十两银子,只要把首级带好了,等打了胜仗回去,要什么没有?何况这次必然会俘虏无数牛羊甚至人口,到时候,价钱就跌下来了,有银子,你们还怕买不着东西?顿时就把那些没见过银子的土鳖女直人说服了。后头自然有中军接应,就把各种牲口以及其便宜的价格卖给商人们,然后杀猪宰羊,尽皆大吃大喝,冷兵器时代,这样就是提升士气的,中军一仗没打,士气却腾腾腾往上窜,一个个嗷嗷地,恨不得就碰上蒙元鞋子狠狠干一场。

  蒙古诸部中,越是大的部落,离开大明九边越远,中间往往是很多小部落,这其实和后世两个大国之间有很多小国缓冲道理是一样的。

  乖官便在漠北大军中又长了一岁,十五岁了,蒙元诸部也被大军折腾的不轻,无数小部落被血洗,乖官亲自付了一次首级的钱,花了他十几万两黄金,由于乖官曾经给奴儿哈赤和舒尔哈齐做过暗示,只要是首级就算银子的,故此,这里头水分极大,好在,奴儿哈赤也不傻,不会当真脑残到拿妇女儿童的并级去换银子,大抵还是男丁。

  大明军中对冒领军功自然有一套辨别的法子,检验首级的都是文官,要看首级的发茬儿和牙口还有胡须来分辨是不是真da子,是不是壮年,你若拿个七老八十的首级去,即便是真da子,也不算首级的。

  所以,奴儿哈赤这里头水分是很大,但挑挑拣拣出来,十颗里面挑一颗,也足有三千颗首级了,那都是蒙元精壮,一颗颗绝对没有水分,乖官便让李如拍把这几千颗首级送到京师去,奏大捷,其余的首级,直接就垒成京观。

  这一筑京观,顿时把威风扬出去了,乖官当初在扶桑那个【杀生茂才】的头衔,再一次喊得震天响,那名气,随着商人来来往往,就通过九边十三镇往大明境内以瘟疫一般的速度传播,据说有九边的百姓,甚至在家供奉杀生茂才的牌位。

  说到底,这时候人还是挺愚昧的,大明百姓就相信这个,像是春宫画辟邪,春宫怎么能辟邪呢?但是大明上至百官下至百姓深信不疑,其实和所谓黑狗血辟邪,女人来月事的骑马布辟邪,道理是差不多了,而像是这种杀了数万鞋子的狠人,你说他不辟邪,都没人肯信的,当然了,从朝廷礼制上头来讲的话,这显然是淫祭,没有朝廷批准的祭祀,通通称之为淫祭。

  这个威风,不但扬到了百姓中去,九边很多军卫也蠢蠢欲动起来.这么明显的顺风仗.谁不会打?但是这又有问题了,首先,总兵官加都督衔才能调兵,九边十三镇中加都督衔的,前两年只有戚继光和李成粱,如今戚继光去广东了,只刺下李成粱.像是大同总兵麻贵,虽然也是这时候数得着的名将,可他只是大同总兵官,没有都督衔.给他三颗虎胆,你看他敢带兵出关。

  这da子又没寇边,他们怎么能出关呢?再说了,人家宁远伯和郑国舅发财,凭什么带上你?

  这时候的大明,还没烂到骨子里头,九边还是很能打的,若不然,戚继光镇守蓟镇多年、文官为什么要抨击他呢?就因为戚继光埋头修长城不肯出去打仗,而李成梁就是在戚继光埋头修长城的那些年冒出头来的那是逮谁灭谁,所以,三千首级送到京师,满朝的议论顿时戛然而止,鸦雀无声。

  三千首级啊!这可是盖世奇功,要知道,da子也不傻,哪怕打输了,也不可能当真就把尸体留下来任由你割首级,所以历史上即便那些动不动大军数万的仗,能砍几百颗首级,就了不得了,可这居然硬生生砍了三千首级,这……这还是人啊?

  兵部的文官们那是一颗颗的验,末了无可奈何,上了折子,颗颗是真da子。

  这里头其实还是有猫腻的,史书上说【杀良冒功】,为何要杀良冒功?首级上不会写明白,我是老百姓,同样,da子的首级也不会写,我是da子的老百姓,这三千首级,都是捡的精壮,看着吓唬人,其实,说杀良冒功也是可以的,奴儿哈赤一路上灭了很多小部落,自身伤亡不到两千。

  新建伯王阳明公说过一句话,【明朝之大,唯有四处重要关隘,非蓟辽,宣大莫属】,如今这辽东总兵官和郑国舅在漠北杀得是人头滚滚,眼看着就是泼天的大功,宣府总兵官董一元,大同总兵官麻贵,这两人那是心里头猫爪子挠一般,而蓟镇代理副总兵单赤霞,这时候却是纹丝不动,蓟镇下面那些参将游击可急了,一个个急着就找单赤霞,这其中两万多戚家军里头,更是有他不少当年同僚,忍不住就要说,总兵大人,咱们都是戚少保帐下出来的,你到蓟镇,弟兄们都力挺你的,这会子国舅爷在漠北泼天般使银子,你好歹也动一动啊!

  单赤霞可没北京五军都督府的左右都督的头衔,但是,他是什么人?一手把德妃娘娘拉扯大的,这事儿,如今谁不知晓?真要出兵,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其中,参将甄美信是最怂恿单赤霞的,这甄美信那是老戚家军了,当年第一批从军的义乌煤矿工,姓甄,因脸黑黝黝的,都叫他媒芯子,那一张脸,真是黑到骨子里头去了,后来一刀一枪砍成当官的了,这才请先生改了名字,那冬烘收了这黑炭的十两银子,摇头晃脑说,圣人云,仁义礼智信,大美哉!将军莫不如就叫甄美信……

  甄美信就说了,老单,当年你剑法第一,杀人第一,我服你,如今你来蓟镇接少保爷的位置,兄弟们也没二话,不过,我还得说一句,这事儿,老单你不够意思了,少保爷到了北边以后,几乎没仗打,以前少保爷跟张居正张阁老混,军饷还足,咱们也还能过日子,可自从张阁老死了以后,咱们日子可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你来了以后,这日子是好过多了,但是,咱们这些淅江出来的老弟兄,家中老的老小的小,那也是张嘴要吃要喝的,也都还想着一刀一枪给儿孙们博一个后路出来。

  单赤霞到了蓟镇,几乎没费多大力气,就死死握住了蓟镇兵权,为何?一是他出自淅江兵,当年就是猛人,第二,自然是使银子,张居正一死以后,蓟镇官兵可就没以前舒坦了,也就是俗话说,寡妇睡觉,上头没人了,他带着乖官给的银子,到任后一顿挥洒,那真是个个服气。

  小弟们跟大佬混,为了个什么?还不是为了吃香喝辣,至于什么理想之类,那是书本上写出来哄热血小年轻的。

  单赤霞当年也是热血小年轻,加入戚家军就为了杀偻寇,至于银子什么的,根本不在乎,可这么多年下来,这人情世故么,也是懂了的,听了甄美信的话,自然就笑笑,就干脆把手下参将游击们召集了,把话给说了出来。

  他刚上任的时候,是参将,随即,就补为蓟镇代理副总兵,有威望,有银子,双管齐下,何况还有后台,这后台还板扎得很,自然顺理成章,他到蓟镇,专一狠练乖官召来的九州兵,这些九州兵,在扶桑那鬼地方,白米饭都吃不上,到了天朝,白米饭可劲儿吃,那真是泪流满面啊!个个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天朝人,不回去了。

  后世只注意戚继光的鸳鸯阵、戚家刀,却根本不注意,戚家军的火器是当时世界上最密集的部队,没有之一,而单赤霞狠操这些九州兵,练的就是火器兵。

  打da子,这是乖官早早就和单赤霞说好了的,单赤霞为何迟迟不动?不错,你的后台是皇帝和德妃,可是,你要早早去了,吃得满嘴流油,别人怎么看?

  一来他资历到底浅薄,别说跟宁远伯李成梁比较了,跟宣府总兵官董一元,大同总兵官麻贵比起来,都要差着老大一截,真早早出关,未免就把别人得罪狠了,像是乖官准备举荐李如松为宣府总兵官,可是宣府总兵官董一元那也是老牌悍将,这总兵官,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要让别人让出位置来,得把人家喂饱了罢!若不然,即便是董一元去别的地方做总兵官,可蓟镇、辽东、宣府、大同,这四镇是九边中最拔挑儿的,军饷最高,手下最多,管理地界也最广,也有无数商人出入,还能借此捞银子,人家凭什么把这么肥的位置让出来?皇帝是你后台不假,可你也不能把天下人全部得罪赶紧罢?

  所以,拉一批,打一批,甭管古今,道理都是一样的。

  单赤霞把这道理给手下参将游击们说了,末了就说,咱们要出兵,兵部的准许不难,关键还得带着宣府和大同,而且,咱们只能带宣大两位总兵,却不能带宣大总督。

  宣大总督是文臣,宣府总兵大同总兵是武将,下面那些参将游击们自以为明白了,当下做恍然大悟状,哦!原来如此,有肉咱们武将吃,不带文臣。

  单赤霞明知道这些人误会了,却也不解释,如今的宣大总督是许国许阁老的人,许国正玩命儿攻击国舅爷呢!给宣大总督功绩,那不是把许国往上推么!

  ps:上一章安碧轩出现是我的错误,但也不能全怪我,庞大的龙套队伍名字太多,有时候记不过来,尤其有时候就是在书评区和贴吧随手抓来的读者,报名龙套倒也不少,关键是大多数不靠谱儿,都要自己安排剧情,真心没法儿写,嗯!被推荐为都知监太监应该是苏州织造太监匡咏梅,就是那位在苏州声嘶力竭发誓【若有半句虚言,男的代代为奴,女的世世为娼】的狠人。(未完待续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做人要厚道,看帖要回帖!
回帖是尊重,回帖是美德!
美德要發揚,我們要頂帖!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