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正文353章大帐议军机戴小楼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中军大帐。单赤霞瞧瞧帐内武官。一个个脸上全带着笑,那都是发自内心的笑容,这没法不笑,一仗斩首鞑囘子万余首级,功劳可不小哇!由于这一次是四镇联合作战,故此像是李成梁那样封爵不大可能,但是,荫庇妻儿老小,却是笃笃定定的,想到能给自家后院葡萄架挣一副诰命,金花八宝凤冠儿,云霞五彩帔肩儿,到时候脸上也有光彩,说不准,夫人一高兴,还能批准纳个妾,又或许,床上耍一个倒浇蜡烛,这些都是可能的。

  故此,人人高兴,个个开怀,至于董一元和麻贵,作为宣府和大同的总兵官,总还矜持些,不过,内心也是乐开了花,心里头便想,说不准,朝廷还能给加个太冇子少保的衔,到时候,便可以在老家竖起牌坊,那是多威风。

  有了这一万首级打底,赤霞老爷的面【龙无敌【窝龙【文字子就涨起来了,众人公推他做了头一位,这功劳可说是这位蓟镇代囘理总兵官单赤霞老爷双手奉上的,真真是厚道,若不然,人家后台板扎,自己不会去挣功劳,非得分你一杯羹么!

  单赤霞谦虚了数回,架不住众人抬,连李如松都坚持说:“小子年轻时候就在老师青藤先生口中听说过单总兵晰兵剑法第一大名,小子是晚辈,这首位,应当单总兵来坐。”

  徐文长那眼高于顶的毛病,能瞧得起一介武夫才怪了单赤霞也是心知肚明,对方说来说去,怕还是因为乖官和若彤姐弟两个的面子,推却了一会儿,终究还是依照众人的意思,坐了首位。

  众人接下来就要议一议,如何才能更多地杀鞋子,甚至,把土蛮汗给干掉。

  这土蛮汗在大明朝尤其是九边和京师附近,可谓能止小儿夜啼恶名昭囘彰,当真是朝廷的大敌。

  隆庆元年的时候,戚继光调到了蓟镇,职务是隐理蓟镇、昌平、辽东、保定等地军务,提出了车、骑、步三军联合作战的策略并且上了《请兵破虏四事疏》的奏章,总的来说,戚少保做妻有章程打仗又厉【龙无敌【窝龙【文字害,第二年,俺答汗就放弃打草谷的行为,内附了,朝廷封了俺答顺义王,不过这时候戚继光也开始被压制,职务成了蓟镇总兵官,虽然打退了朵颜三卫的几次寇边并且威胁朵颜三卫,使其不再骚扰边关,却再也无甚大作为,只能埋头修长城。

  而土蛮汗见在戚继光这儿讨不了好就开始大部东移,往辽东方向去了,就在万历三年的时候土蛮汗纠集了十万骑兵,号称二十万寇辽东,李成梁大败土蛮汗,被朝廷封了太冇子太保。万历六年,土蛮汗又大肆寇辽东,这一次,又被李成梁打败了,李成梁被朝廷封了宁囘远伯。万历八年,土蛮汗又寇辽东,李成梁再一次大捷,朝廷敕建宁囘远伯石坊。

  万历九年,土蛮汗纠集了九个部落,再一次寇辽东,虽然又被李成梁给打败了,但,史称际掠数万,村堡荡然”总之,每一次,都是对大明百姓造下无边杀孽。

  这样的人,若能杀了,功劳不必说,朝廷自然不吝封赏的,也是给自己和子孙后代留一个可以夸耀的武功,到时候便能说,当年杀土蛮汗,我家祖先,当时便在军中,跟蓟镇总兵官单赤霞老爷一起”,…想必旁人便会投来羡慕的眼光。

  当年乖官南下,在往天津的路上,路边小店的店主无意听说单赤霞是戚爷爷帐下,无论如何都要送一瓶酒,便是这个道理,边关百姓,对鞋子的仇恨,是江南百姓无法想象的。

  不过,大明军队打鞋子,有一个弱点,而且无法弥补,想大胜,容易,但是,想歼灭,却不容易。

  鞋子若号称二十万,寇边了,那么,这一支队伍或许是五万人,也可能十万人,也可能十五万人,但是,肯定全是骑兵,而天朝军队若号称二十万,顶天了,里头一两万骑兵。

  朝廷为何把济州岛都给朝囘鲜了?就是因为要问朝囘鲜征马,朝囘鲜要求济州岛养马。

  这也是农耕民囘族和游牧民囘族相比较最大的短板。

  天朝若有名将,打败鞋子容易,要想把对方全灭,这个难度却是无限难。

  故此,夹家要坐下来议一议,如何才能把土蛮汗给灭了。

  这时候大明出关的军队已经超过二十万,达到了当年大将军蓝玉直囘捣捕鱼儿海的盛容,但是,和开国之初相比,勿论是士兵的素质还是骑兵的数量,这二十万都无法和当年那二十万相比较的,任何朝代囘开国之初,军力定然是鼎盛的,士气定然是蓬勃的。

  按当初乖官的意思,自然是钓鱼,可蓟镇、宣府、大同三镇联合的人马已经吃了土蛮汗一次,斩首万余,虽然三镇联军也想扩大战果,但是,土蛮汗手下全是骑兵,草原上又是一望无垠,最合适骑兵作战,两条腿的能跑得过四条腿么?土蛮汗还能上当么?

  大帐内热烈地议论着,说了许久,一个人忍不住就说话了,“诸位将军,要咱家说,就一步步平推过去,一直推到土蛮汗的老巢便是了,何必非得使什么计策呢!”众人一下便愣住了。

  说话的是朝廷派来的监军,御马监太监吕远吕公公。

  御马监掌印太监李进是慈圣皇太后的亲兄弟,而御马监,就等于是朝廷的兵部,这一次,单赤霞进囘京,单独给皇帝和德妃禀告了,但是,慈圣皇太后那边这,终究还是伸出了手,从朝廷祖制和法理上头来说,御马监派出监军,那也是合理合法的,连皇帝也没辙,这位吕远吕公公,就是御马监掌印大太监李进的亲信。

  虽然宁囘远伯爷李成梁不在但蓟镇、宣府、大同、辽东四镇武将齐聚,作为监军,怎么可能不出席呢!不过,当兵的没人喜欢监军,就好像后世资本家没有喜欢工会主冇席一样。

  可这会子,这位吕公公居然冒出这么一句,在座诸位又都是打老了仗的,虽然和监军不对付,但话语入耳,仔细一寻思居然很有道理。

  是啊!何必纠结?如今二十万大军,依然保持中军缓缓向前,骑兵左右游击的军势,就这么继续挺进漠北土蛮汗来了就啃一口,不来,就直囘捣他的老巢。

  有时候便是如此内行人想了半天,计谋奇出,偏生没什么好用的,外行人随口说子一句,居然很好用。说白了,总是这些武将打仗太多,桂抬了想法,而打仗有时候就是天马行空灵光一闪,真是没有道理可言的。

  单赤霞其实也有类似的想法,但是,他不好多说,这是准备留着让乖官回来后说的,不想这太监居然说了,一时间,就有些双气。

  这时候,大帐的帘子突然被掀起来,从外头进来一个少年,浑身披挂,头上是一顶六瓣六棱紫金冠,身上是红铜色九吞八乍锁子连环甲,脚底下一双盘锦宝相薄底靴,腰间是猪婆龙的皮带,左腰处悬挂着一枚明装偻刀,乃是扶桑五大名创之一,名陌吞童子退治”这一身打扮,真是威风凛凛的少将军。

  “去”,…”这少年一冲进来,就对上头单赤霞喊道,单老爷老脸一红,当下很严肃大声冷哼了一声,缓缓伸指,“滚出去再进来。”

  进来的少年自然是大头了,他如今也十三岁了,个头已经蹿到了跟乖官差不多,甚至唇上都生出了茂密细微的黑色绒毛,俨然就是一个很棒的小伙子了,听到自家老爹呵斥,一耷囘拉脑袋,掀开帘子转身出去,然后大声道:“禀总兵官大人,末将单思南,有重要军情禀报。”

  “单小将军好生威风。”那吕远吕公公倒是满脸微笑,甚至,还说了一桩大多数武将不知道的事儿,“这一身铠甲,还是万岁爷钦赐的,德妃娘娘囘亲自给单小将军披的甲……”

  这一说,众人都明白了,感情,这位就是随着郑国舅去过扶桑的单思南,绰号大头,据说国丈极宠爱,呼之为隙儿”德妃也视之如弟,一时间,个个在心底羡慕,这单总兵后台之板扎,真是旁人无法比拟。

  缓缓咳嗽了一声,单赤霞这才道:“进来。”

  单思南这才掀开帘子从外头进来,快步走到大帐中间,一掀裙甲,单膝跪地,抱拳大声道:“禀总兵大人,五军都督郑国蕃业已到了十里外。”

  大帐内包括吕公公在内的众人大多全都一下站了起来。

  乖官如今声势了不得,这一次大军出塞,朝廷大佬们内心明白,背后都是这位郑国舅在呼风唤雨,听到国舅爷到了十里外,众人自然就要起身出去迎一迎,这个态度是必须的。

  单赤霞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倒是监军吕远吕公公对董一元、麻贵和李如松道:“诸位,咱们还是出帐迎一下罢?”

  大同总兵麻贵身材粗囘壮,生着一张国字脸,下领留着短须,说话声音爽朗且豪迈,当下大笑,“这是自然的,单总兵,董总兵,李京城抚,吕公公,请啊!”

  一众人随即就出了大帐,到了营盘外头,站了一小会儿,就感觉到地面轻微震动起来,地平线上也瞧见了大队骑兵而来,没一忽儿了,三千骑兵拥着乖官便到了中军营盘大门前。

  乖官情绪很是低落,不过,随着大头不顾自家老爹杀人的眼神一下兴冇奋地跳起来大喊“少爷,少爷,俺在这儿”,…”却是克制住低落的情绪,当下翻身下马,快步就走了过去,大头早已经虎扑过来,到了跟前,先给少爷磕了个头,然后起来一把拽住乖官,脸上就全是兴冇奋,一张嘴更是噼里啪啦说个不停,“少爷,可想死俺啦!俺进囘京见着若彤姐姐了,若彤姐姐可漂亮了,比以前漂亮的多,俺也见着皇帝来着,很威严,就是没少爷生的俊,若彤姐姐生的公主俺也瞧见了,真可爱,太好了,俺可高兴了,要是今年若彤姐姐再生个皇子,那就更好了……”

  旁边一堆武将听了,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只能表示妒忌,对方口中的若彤姐姐,那肯定就是德妃娘娘了,这可是德妃娘娘的闺名,咱们还是赶紧东耳朵进西耳朵出,至于,皇帝生的没国舅爷侧这样儿的话,更是要忘到脑后去,不过,今年再生皇子?莫不是…德妃娘娘又怀上龙种了?这也太快了罢!去年诞下公主到现在,似乎才半年。

  乖官笑着就伸拳在大头胸前擂了一下,“臭小子,居然长得比我还高一点儿,胡子都出来了……”说了一句后,就赶紧拨开大头,快步走过去,到了单赤霞跟前,看着赤霞老爷,似乎有些憔悴,想来也是,这蓟镇十数万大军,都要他操心起来,比起以前操心郑家上下吃喝,那不知道要累多少,当下一把就抱住了赤霞老爷,千言万语,就化作了两个字,“单叔。”

  赤霞老爷这样的汉子,还真有些不习惯乖官在众人跟前这般撒娇卖乖,脸上有些抽囘搐,不过,内心也颇为激动,身躯僵硬了一下,缓缓抬手就在他后背上拍了数下,这才推开他。

  “奴婢御马监吕远,见过国舅爷。”吕公公首先就上来,白囘嫩的一张脸上满是笑,点头哈腰的,哪儿有一丝监军大人的威风。

  接下来,自然有单赤霞把宣府总兵董一元和大同总兵麻贵介绍给乖官,其余参将、游击,却是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的,倒是蓟镇参将甄美信有些自来熟,“国舅爷,末将甄美信,当年和国丈也有过一面之缘的,今天见到国舅爷,真是高兴得紧…”

  他这么一出来,旁边那些参将游击一个个羡慕得就在心中大骂,狗冇日的甄美信,平日里头看着他粗豪,不曾想,马屁拍得如此娴熟。

  乱哄哄中,李如松瞧见李如柏脸色难看,忍不住就问了一句,李如柏偌大的汉子,瞧见大哥,忍不住就又潮囘湿了眼眶,“大哥,师妹地”,…我……我怎么向老师交代啊!”说着,从眼眶中就落了两颗泪来。

  李如松一惊,转脸看向乖官,乖官脸色就又沉了下来,眼眶也有些酸涩,“清薇她……她……”

  等单大头弄明白是颜小姐被一个小鞋子给刺死了,心中有些撇嘴,心说那位颜小姐,死了就死了呗!又不可亲又不可爱,还威胁过老爷,可厌得紧……不过,他如今也长大了些,到底知道,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单赤霞就皱了皱眉头,像是他这样的,死人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想做名将,有时候,就是要把伤亡看成一个冷冰冰的数字,除非,是他极为亲近的人,或许他会动容,不过颜小姐显然不算他亲近的人,他考虑的是,颜家如今跟郑家,也算关系极近的,出了这事儿,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尤其是,那颜船主还管束着江南银号钱囘庄,这万一……

  当然,赤霞老爷心中这番话不会在这个时候当着乖官的面说出来,只是心里头寻思。(未完待续)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呆妇呆死了啊!
谢谢更新.
谢楼主分享,支持无敌龙!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