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国舅爷瞧着跪在地上的王姑苏,说实话,虽然他也是明知如此,可是,每次都有人哭着喊着送闺女,他有时候实在很想如后世一般吐槽一句:哥们我鸭梨山大啊!

    但是,在这个时代,他还不得不如此,若不然,别人一瞧,我送上闺女,国舅爷不肯要,那是嫌弃我,不把我当一回事儿……说不准他要觉得受了侮辱,嘴上不讲,什么时候抽冷子给你一刀,捅完了还要振振有词: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真要出了这种情况,他却是上哪儿说理去?别的不讲,只说先前王锡爵王阁老暗示他,意思说他是王家的姑爷,可他回驳了王阁老的面子,后来在朝堂上不就被王阁老捅了一刀么!换了谁是王阁老这般,心里头肯定也要有芥蒂:我堂堂内阁次辅、建极殿大学士,那么明显地暗示你,可足够给你面子了,哦!结果你非但不领情,还说你做事有底线……这不是打我的脸么,不要我女儿,还拐弯抹角骂我做人无底线?

    甭管哪朝哪代,不是一路人,合作只能是有限合作,最明显的例子,便是后世国共合作……

    如何变成一路人呢?在这个年代,自然是姻亲相对可靠,王姑苏说[有一女可堪为侯爷洒扫],说白了,就是说我想投靠侯爷您,您给不给这个机会?

    你要说不【龙无敌】收人家闺女,人家自然不信,心中肯定要想,侯爷这是敷衍我呢!非亲非故,他哪里肯真心为我出头?你必须得收了人家闺女,人家心中这才有谱儿,我闺女那也是侯爷的枕边人了……

    你要说是为了女人,双方都不信,但是,若没有女人,双方更不信,说白了,送闺女就相当于一个纽带、桥梁,倒不是真的就说,人家真以为把闺女洗干净送过去就成一家人了。

    乖官坐在鸡翅木南官帽儿椅上头,一只手就无意识地在椅子扶手上来回摩挲,王姑苏跪在地上,心就拎到了嗓子眼儿……

    旁边秦良玉看不懂,甚至还颇为鄙夷王姑苏的行径,不过,真白杏跟在国舅爷身边日后,当下便用眼神示意秦良玉静观,她和秦良玉那天一起伺候过国舅爷,和秦良玉就有了类似主仆关系的名分,她想如秦良玉这般做到广州前卫指挥使,想想也是不可能的,《红楼梦》里头袭人再好,能代替林黛玉么?故此她就要帮衬秦良玉,日后水涨船高,却也不是没可能。

    偏厅中一片寂静,只有乖官无意识拿手指头敲击椅子扶手的沉闷木响。

    半晌,乖官起身去扶了王姑苏起身,口中就道:王世叔请起……”

    王姑苏一听这个称呼,立马儿浑身骨头都轻了三两,这个世叔一喊,那基本就是定下名分来了。

    “阿杏,怎么不烹茶?太不懂规矩了。”乖官转首沉下脸来呵斥真白杏,不过,不管是王姑苏还是真白杏,都没把这个呵斥当真,反而是秦良玉嘴巴一撇,当即张口要说话,旁边伺候着的伊能静斋一瞧,赶紧抢先说话道:秦公主,下官最近练剑,颇感艰涩,不知道秦公主能否从旁指点指点……”

    他说着,往旁边走了两步,从鞘中抽出剑来,右掌小鱼际冲天空,整个剑身下垂,摆出一个古怪的剑构,大声就道:都说枪棒要诀是[连脚赶上,只管撒手定他枪,便无敌天下],秦公主,下官这一式自问对枪无敌,不知道秦公主何以教我?”

    扶桑枪法和中原枪法多有不同,中原讲枪棒功夫,枪和棒是不分的,你若只会拿枪头去捅人,那肯定是枪法没学到家。

    而扶桑枪法,在宝藏院之前,甚至没有单独的枪法流派,即便是宝藏院胤荣发明了十文字枪,实际上也是比较冷门,只是后世喜欢那一段扶桑战国历史,凭空臆造出许多擅长十文字枪的高手,可实际上呢!连加藤清正这种扶桑历史上的名人弄出一个片镰枪,扶桑人都要煞有其事地记载下来,可想而知这枪法衰微,剑圣上泉信纲是上野十六枪笔头不假,但他到底还是以剑扬名,为什么?枪杀人或许管用,但说不出道道来,而剑,可以扯的东西就多了,什么杀人剑活人剑,越扯越玄乎。

    譬如后世扶桑战国游戏必然出现的名词[枪衾],说的神乎其神,其实就是让农兵整齐排成一列,然后上下用枪去抽人,对,你没看错,就是上下挥动枪杆,用枪尖去抽打敌人……

    伊能静斋这一式剑势,整个剑身斜斜横在空中,若是对方枪身抽过来,只能抽在剑身上,剑刃若随着枪杆往下滑去,甚至能把执枪的手指头给削断了。

    秦良玉是武痴,一听伊能静斋要讨教武学,当即就把旁边乖官和王姑苏的事儿给抛到脑后了,快步走了数步,在门后头摸出一根白蜡杆子,把后面乖官看得一头汗,这傻妞,怎么走哪儿都能摸出一根白杆来,怪不得历史上弄出那么骁勇的一支白杆兵出来。

    秦良玉白棒在手,一喝之下,就往伊能静斋胸前挥去,空中顿时挥出一片白棍身影,伊能静斋是京八流的剑豪,这京八流是古流剑法,不是后世所谓的古流,而是在当时来讲就已经是古代的流派,多数招式都是单手持剑,多有中原剑法的影子,他剑刃一格棍身,只觉得一股子大力,手腕巨震之下就拿捏不住。

    这时候秦良玉顺势进步,换了一个阴把,枪身顿时收短,枪尾如巨蟒缠腰,一下子就掉转了一个个儿,枪头冲后,枪尾[嗵]得一声就砸在了伊能静斋的脑门上。

    即便是秦良玉及时收手,这一下也疼得伊能静斋差一点儿晕倒,额头冷汗都疼出来了,把剑收回鞘中,他摸着脑袋就苦笑道:秦公主枪棒功夫果然了得,这一式下官在扶桑却是从未见过,能否仔细说与下官听?”

    秦良玉吐了吐舌头,不过,这时候就觉得在老师跟前露了脸,一股子[别看我不是你的对手,我却也是枪棒高手]的味道,当下故作老成就说:你肯定没听过一句话,棍将不可力敌,你这单手剑哪里架得住我的棍……”她说着,皱眉看看四周,正好也讨厌看到那王姑苏的嘴脸,当下就道:这儿施展不开,到演武场去,我给你仔细说道。”

    看两人出去,乖官叹气,“静斋也算得是苦心孤诣了。”伊能静斋虽然肉脚了些,但却也是不折不扣的剑豪,怎么可能当真就那么不经揍?何况扶桑的剃刀术也是有类似的招式的,说白了,他是怕秦良玉说出什么不好收场的话,故意把秦良玉的注意力给引开。

    王姑苏赶紧凑趣,“侯爷手下,却是一个个都忠肝义胆。”乖官转首,脸上似笑非笑,心说你这是夸你自己么?

    却说伊能静斋把秦良玉引到演武场,也陪着秦良玉练了一会子枪棒,他心思不在这上头,秦良玉只是醉心武学,却也不是真的就笨,当然便瞧出来了,一个退身,把白棒一收,缓缓点头若有所思便说道:方才你是……”

    伊能静斋赶紧道:秦公主,请恕下官无礼。”秦良玉便有些意兴阑珊,“怎么你们……都那么喜欢勾心斗角。”

    “秦公主。”伊能静斋一个俯身就跪了下来,“请恕下官直言,大都督身边妻妾众多,秦公主您……即便您不去算计别人,总会有人来算计您,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秦公主您天真烂漫,心性儿是极好的,大都督想必也是喜欢,但是,下官拼死一言……秦公主您,千万要记得沉默是金这四个字。”

    说到此处,伊能静斋连连叩首,秦良玉又不傻,当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当下点头,“伊能老奉供,我明白了,多谢你的提点,快快请起。”

    既然话说开了,秦良玉这时候也没了练武的兴致,瞧伊能静斋如此苦心孤诣,她忍不住就要请教,伊能静斋当下就仔细给她说其中人心鬼蜮之处,“方才大都督沉脸呵斥,无非就是给那木邦土司一个面子,甭说真白杏没当真,那位木邦土司也是心知肚明的,您若一开口,未免坏了大都督的事,那位木邦土司说不准就要记恨您,再则说,大都督若不收纳他家女儿,他如何敢真心投靠大都督?姻亲到底是一根相对比较亲密的纽带关系……”

    他仔细给秦良玉掰开了揉碎了讲述其中道理,秦良玉不时点头,两两相对印证,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在这上头似乎挺笨的,忍不住就敲了敲自己的脑壳,懊恼道:我怎么这么蠢笨呢!”

    “秦公主万万不可妄自菲薄。”伊能静斋赶紧劝说她,“大都督对您的宠爱,那是众人皆知的……”

    秦良玉到底年纪小,比较单纯,被他好言好语一说,顿时又高兴起来,老师对我,当真是……她一时间想到许多男女之间不可告人的事情,脸上却是微现赧然之色,不过随即就觉得自己太也厚脸皮,怎么能光天化日想着跟老师的那些事情,她赶紧摇头,然后握着白棒对伊能静斋大喝了一声,“伊能老奉供,再来比划比划。”

    却说那边国舅爷收拢木邦土司王姑苏的忠心,好生安慰了他,又赐予了他金银,随后,便让他在土司当中煽风点火,若是能说动那些土司在昆明城内闹事却是最好了。

    他这一说,王姑苏心中一惊,还以为国舅爷试探他,忍不住小心翼翼就道:侯爷,您千乘之躯,身子多矜贵呐!万一那些粗人冒犯了您……”

    这个马屁拍得雅致,千乘之国,在上古春秋时代,那就是一方诸侯国,此等诸侯可自称寡人了。乖官笑着伸指点了点他,“王世叔,你这话,却是有些瞧不起我……”

    王姑苏顿时使劲摇手,“在下绝无此意,只是担忧侯爷安危。”

    乖官眼神缓缓在他脸上扫来扫去,把王姑苏看得有些发毛忍不住伸手拽了拽自己的衣袂,这时候真白杏煮了茶来,乖官却先从真白杏手上接过,然后亲自递到王姑苏手中,缓缓就道:我就怕他们不闹事儿啊!”

    这话中,就隐含了杀气,王姑苏双手托着茶盏,听了这话双手一颤,托盘和杯子[叮叮]震而微声。

    乖官不去看他,自顾自说道:我大明三十五个宣慰司,旧港宣慰使司(苏门答腊)废弃日久,其余的多有垂两百年者,一个萝卜一个坑,不拔掉一些萝卜,哪里有坑呢!”

    王姑苏颈毛竖立,赶紧低头盯着手上的茶盏,好像茶杯里头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一般。

    “我也不瞒你,为何去年到现在,我磨磨蹭蹭才到了昆明,来了之后也不接见土司,安抚地方,为的是何事?恐怕你们这些土司以为我是年轻气盛,不晓得战阵凶险,下来镀一镀金的。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为何要安抚你们这些土司呢?”乖官说到此处,端起茶盏轻轻吹了一口,这才缓缓轻吮,随即对旁边真白杏笑了笑,“阿杏啊!烹茶的功夫已经及得千代姐姐五成了,不错。”

    真白杏得了国舅爷的夸奖,真如吃了人参果一般,浑身上下无一不舒坦,眼睛顿时眯了起来,甜甜一笑。

    王姑苏却是顿时就想通了里头的道理,几年前岳凤作乱,木邦、孟养、孟密等宣慰司可是附和岳凤,一起出兵寇腾越、永昌、大理、蒙化、景东、元江……当时可是祸害得不轻,后来是巡抚箫思学一力主张剿不如抚,这才派出使者招抚了孟养、孟密、木邦三司,随即其余作乱的土司一看,连这三个坑害最深的土司都被招抚了,想必再次倒向朝廷也是无事的,便纷纷归降……

    他顿时就打了一个寒噤,只觉得一股子凉气从小腹窜起,一下就冲到顶囟门……

    浑身激灵灵一颤,他手一滑,茶盏叮当一下落在地上打碎了,这时候再看国舅爷,只觉得似笑非笑,分明是张嘴准备吃肉的饿狼啊!

    他噗通一声,再次跪倒,连连磕头道:多谢侯爷救小人与水火……”这话是不假,如果这位侯爷没虚张声势,那么,如果他今儿不被这位侯爷叫进府来,想必日后自己免不了一个杀头的罪过,妻子女儿却就不知道便宜谁了。

    乖官只是敲打敲打他,正所谓打一个巴掌给个甜枣儿,他看王姑苏这副姿态,这才一笑,弯腰去扶他起来,“如今你我一家人,却是不必如此了。”

    王姑苏满头冷汗,却是赶紧脸上堆笑,“小女璐璐,能伺候侯爷,那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敲打也敲打了,安抚也安抚了,乖官这时候便跟他说实话了,“璐璐先暂且不要送来,你离府后,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王姑苏做欢迎垂询状,连连点头。(未完待续。。)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感谢更新~~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