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沉闷的炮声不断在阵地上响起,空气中四处回荡着刺鼻的硝烟味。隆隆炮声中不时隐约可以听到斯图卡俯冲轰炸机俯冲时出的警笛声,相比于隆隆的坦克履带声和炮声,那些盘旋在半空中的黑色秃鹫几乎就是死神的化身,它们在俯冲时会发出犹如地狱死神般的呼啸,再次爬升时会在地面掀起一阵血肉横飞。

    “班哉。”

    “突斯给给。”

    战场上响彻着背负着炸药包进行自杀攻势的日军士兵绝望的喊杀声,许多日军士兵在跳出战壕的瞬间便同时拉响延时二十秒的炸药包导火索,拼命朝着正在突击的坦克群冲去,一边拼命奔跑一边发出绝望般嘶嚎的日本士兵完全不顾面前横飞的弹雨,即便是下一秒钟被坦克上的并列机枪机枪或伴随步枪的子弹就会将其击倒在地也不能阻止他们这种自杀式的攻击。

    许多嚎叫着的日军肉弹一旦在距离坦克数十米外被击倒后,很快就会在短短几秒后伴着一阵剧烈的爆炸被炸成肉沫,纷飞的血肉混杂着泥土四处飞溅甚至于连一些细小的肉块飞到坦克上堵住了坦克驾驶员的观察孔。

    “啊呸。该死的小日本,死了也不让人省心,溅了老子一脸。”

    周小波把脸从观察孔后挪开,忙不迭的赶紧吐了几口唾沫后又伸手在脸上擦了几把。把手伸到了面前,接着坦克内微弱的灯光,只见到手中是一片血红的液体混杂着一些肉末,看得周小波一阵反胃,干呕了几声后又被他强行压了下去。周小波的举动被旁边的

    将手在裤子上使劲擦了两下,周小波伸手在前面的驾驶员马东昌的背后拍了两下,示意他将档位调至四档全速前进。随后他又转身对着正在自己右边操作着并列机枪朝前方扫射的鲁达亮大声喊道:“鲁达亮,日本人实在是太多了。你用机枪封锁前面,我到上面去用航向机枪清楚周围的日军。”

    说完,周小波站了起来。就要推开头顶的舱盖,但却被鲁达亮给拉住了。只见鲁达亮大声对周小波说道:“长官。上面太危险了,你可是连长,你应该在坦克舱里指挥,这才是你的位置。”

    周小波瞪了鲁达亮一眼:“鲁达亮你赶紧把手放开,老子都不怕你怕什么,再说上面的机枪刚装了防护板,日本人的子弹射不进来。”

    此时的鲁达亮早已不是半年前的新兵蛋子了。经过了几场大战的洗礼,他已经从一个单纯的【无龙敌】菜鸟装填手变成了一个成熟的老兵,现在的他不但装填炮弹的速度已经纯熟无比,闲暇时连炮手和电台员本事也被他学会了。因此他对周小波话中的水份早就是门清无比。

    只见鲁达亮对周小波苦苦哀求道:“长官,还是让我来吧,要不你来用我这挺并列机枪好了,我到上面去操纵那挺航向机枪吧。你可是咱们的一连之长啊,万一你要有个好歹我们连不就废了么?”

    “你小子。”周小波苦笑了一声。他对于鲁达亮的好意很是感动,自然明白坐在坦克内部拿着机枪往外扫射,只要坦克不是被日本人的大口径火炮直接命中,在安全上就没有什么问题。比起在外头冒着枪林弹雨搂着机枪扫射可舒服多了。

    周小波正想说什么,但鲁达亮已经抢先一步推开了顶盖钻了出去。很快头顶上就响起了“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

    看到这样的情形,周小波一咬牙,拿起了耳麦大声喊道:“一连所有人注意,全速加速,立即冲上敌军阵地,为后面的步兵铺平道路。”

    随着冲过来的坦克越来越多,日军十三联队的阵地也多处被攻破,眼看着阵地要失陷,十三联队长青森正仁提着指挥刀绝望的看着己方犹如四处漏风的阵地,再看看已经突破进来的华夏坦克,眼中闪过一丝绝望的神色。

    看着越来越近的日军坦克,青森正仁叹了口气对身边的一名军官说道:“小仓少尉,你身为护旗队长,现在是你履行职责的时候了,准备焚烧军旗吧。”

    “哈伊。”

    小仓少尉的眼中喊着泪水,在他的伸手是四名手持步枪的士兵和一名旗手,旗手的手里高举着一根长长的旗杆,旗杆上是一面银黄色的军旗。小仓少尉走到旗手的面前,他用戴着白手套的手轻抚着护旗手中第十三联队军旗上的长长的流苏,节穗上代表着日本军队的军旗与古代华夏的外交使节手中拿的符节很相似,它们都是很长的一串流苏,木制烤漆旗杆顶部是镀金的,象征着日本天皇的十六瓣菊花纹浮雕金徽。小仓少尉双手展开军旗,长节上缝于流苏上的旭日旗“熊本联队”的字样赫然写于下角。

    对于任何一支日本军队来说,军旗都是最重要的东西,军旗在则编制在,军旗无则编制无,这个规律是一条铁律,任何人都无法违背。

    小仓少尉平日里是一个极为冷静的人,但此时的他手中拿着军旗的手却在不住的颤抖。终于,他转过了身子带着哭腔对青森正仁说道:“联队长阁下,十三联队还没有完全战败,我们完全可以派人护送这面联队旗出去的,我愿意留下来和您一起战死在这里。”

    “八嘎雅鹿。”

    青森火了,他大步上前了几步走到小仓少尉跟前伸手就给了他一记耳光并骂道:“你这个笨蛋,难道我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吗?可是你要知道即便是我们将军旗护送回了师团部,可是师团长会怎么看待我们这群败军之将,这样我们就这样仓皇的逃回去第十三联队就会继续存在吗?”

    不得不说,青森正仁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军官,受武士道茶毒极深,平日里更是把动不动就喊着剖腹的乃木希典为偶像,是以今天一吃败仗就要喊着焚烧军旗。

    小仓少尉心里虽然焦急,可也没有办法,正当他急得团团转的时候,一名传令兵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他一边跑一边大喊道:“联队长,师团长阁下有令,十三联队立即撤出阵地,转进至第二道防线继续布防。”

    “纳尼?转进?”

    这道命令一下,不禁小仓少尉激动得热泪盈眶,就连青森正仁也在暗地里松了口气,毕竟没事的话谁也不想死啊,刚才他之所以要下令焚烧军旗那是因为担心战败回去后会被町尻量基勒令剖腹,这才想先下手为强的自己解决问题,可是现在既然师团长下令撤退了那还有啥好说的,赶紧撤退呗。

    很快,伤亡惨重已经面临崩溃境地的十三联队接到命令后纷纷朝着后面撤了下去。

    正指挥着手下七八辆坦克在日军阵地上横冲直撞的周小波很快就察觉到了日军的动静,杀得兴起的他正要带领着剩余的坦克继续追击下去,却被告知坦克油料已经不多了,心有不甘的他这才悻悻的停止了追击的步伐。

    其实不止是他,装甲一师此时的攻势也全都停了下来。原因和周小波一样,毕竟t-34的航程最高也不过五百多公里,经过一夜的长途奔袭,再加上一个早上的战斗,现在全师几乎所有的坦克油箱几乎都要见底了。

    李晨哲站在一个土坡上,看着前方的坦克纷纷撤下来,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遗憾的神色。而站在他旁边的吴成枫却是悻悻的说道:“真是可惜了,要是你们师的坦克还能有三分之一的油料,我们就能追着十三联队的屁股打他个趁胜追击了。”

    李晨哲微微一笑道,“老吴,你也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要是不服气可以让你们四百师自己上嘛。”

    “你当我傻啊。”吴成枫给了李晨哲一个大白眼,“老子的部队赶了一天一夜的路,今天又打了一个早上,兄弟们又不是铁打的。再说了,就算是铁打的坦克他还需要换零件呢,要是让我们师单独继续强攻下去,那伤亡能小得了才怪呢,我们师可是刚回复了一点元气,可是经不起折腾了。”

    “你知道就好。”

    此时的李晨哲经过了数年的战争洗礼,早就不是当初那位带着同学们在徐州堵住军营要人的愣头青了。他看着前方在阵地上打扫战场的士兵感慨的说道:“老吴,虽然今天早上我们打得还算可以,但你也看到了。第六师团可不是什么善茬,在我们两个师的联合攻击,还有那么强大的空中支援之下他们依旧能抵抗得这么顽强,这就足以证明我们想要击溃或是吃掉这个师团绝非易事。”

    “嗯。”吴成枫也点了点头,脸色有些阴沉的说道:“你别忘了,根据空中侦查显示,他们的第十三师团现在已经快速赶了过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最迟后天上午就会赶到,如果我们不能在后天上午之前击溃第六师团,那么今后的仗就更不好打了。”

    ps:

    谢谢cjj71的打赏。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来聚聚集中午餐馆长时间谍你长途汽车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