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民国生涯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绝望的日本飞行员 千斤顶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他的同伴笑道:“是啊,子爵能带给初拥多大力量?呵呵,其实有一点我很早就怀疑了,难道中世纪以后咱们血族就没有留下一个侯爵以上的大人?”

    金发小伙子看着同伴憧憬的眼神,不禁摇头道:“恐怕咱们俩一辈子都不会拥有那种地位,现在咱们血族人才凋零得可怕,仅存的侯爵和三个伯爵都被凯斯大人视为上宾,和大人平起平坐,虽然咱们拼命地发展初拥,但效果并不明显,没办法,咱们的等级实在太低了。”

    两个血族微带焦急地等待着,他们不知道这次黑暗之王会派些什么人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绝对比自己在本地的人要强很多。

    这时,其中一个金发小伙子从黑色风衣里拿出一瓶暗红色的液体,打开盖子一口气喝下半瓶后,递给同伴道:“你也来点吧,这个***鬼天气,真是叫人浑身不舒服,为什么今天不是阴天呢?”

    三个浑身散发着浓重黑暗气息的身影出现在小巷子中,他们身后跟着两个和金发小伙子穿着一模一样的欧洲老头,不用说,他们也是血族,在这五人的身后,跟着一百多名身穿灰衣,满脸充满残暴的壮汉。

    最早开口的那个金发小伙子恭敬地道:“回禀大人,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廷教没有再派人来,仍旧是两个红衣大主教,和十名裁判所的高级执事,以及二十多名裁判所的中级执事。”

    黄天想了想,点头道:“好吧,目前看来只有这个办法了,但是最好不要惊动法国政府,有政府出面事情就麻烦多了。”

    就这样,一个人跑,五个人追,天空每隔一段距离就会闪现六团光芒,就像千百年飞逝的流光,又似六朵凛冽而壮观的花朵,在这寂静的天空中不断地消失,闪烁,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行人飞过高山,跨越大海,已经飞出了中国的地域,进入欧洲,很多国家的雷达都显示出六个不明飞行物,可速度也未免太快了点,只一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弄得工作人员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他的同伴也似乎急需这种暗红色的粘稠液体,迫不及待地接过来,一口气喝干后,呼出一口气道:“不要抱怨了,咱们只是低等血族,只要是有阳光的时候就会不舒服,真羡慕那些可以生活在阳光下的前辈们啊,在阳光下可以和充满了新鲜血液的处女跳舞,可以接触上流社会,可以品尝浓郁香醇的红酒,多么美妙的感觉。”

    尖锐的声音再度【无龙敌】响起,也看不出来是哪个议员发出的声音:“很好,你们这次盯上的目标,凯斯大人很满意,情况没有变化吧?”

    两个金发小伙子看到跟在三个议员身后的两名老血族,激动崇拜得简直不知说什么好了,他们知道,这两人就是仅存的三个血族伯爵中的其中两个。

    哈森克飞到黄天身边,道:“要不要找黑暗世界的人帮忙?我们三个老家伙这点面子还是有的,他们在这里肯定有驻地,算是地头蛇,找人的话他们一定比咱们方便,而且他们的势力很大,整个巴黎都有他们的眼线。”

    尖锐的声音哈哈大笑道:“太好了。这批人都是廷教的中坚力量,只要把他们消灭掉,亲爱的教皇陛下一定会很伤心的,哈哈哈哈。”

    黄天微微叹了一口气,他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真是大隐隐于市,看到天涯快要发飙的模样,黄天劝道:“别这样,下面的普通人很多,他们根本承受不了你的大范围攻击,有点耐心,那个混蛋跑不了的。”

    黄天微微思索了一会,缓缓地道:“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不过咱们现在唯一掌握的情况,就是那个家伙受了很重的伤,因为先前他使用邪法大幅度提高了自己的能力,现在一定不好受,这样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人群里,总会有破绽的。”

    巴黎,一个阴暗的小巷子里,两个面容俊朗的金发欧洲小伙子站在这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苍白的面孔,尖锐的獠牙,鲜红的嘴唇,高贵的气质,这些无一不说明了他们的身份,是的,他们是黑暗世界的血族。

    黄天和三个老血族也有点吃惊了,对方一个地阶的修真者竟然能够施展瞬移这种高阶功法,不用说,肯定是使用了一种能暂时提高自身实力但事后对身体危害非常大的邪门功法,看到天涯狠厉的神色,黄天知道这家伙是动了真怒了,看着拼命地进行着瞬移的天涯,他心里也有点紧张,万一真让天涯追上了黑衣人,他还不立刻把那家伙给宰了?不行,黄天一努劲儿,决定一定要先天涯一步赶上黑衣人,他如果死了,今天的整件事就算是彻底失败了。

    突然飞到了一个大城市的上空,黑衣人一个瞬移,消失了,一阵红光闪过,天涯第一个跟到,接着,黄天,克瑞尔,法拉迪,哈森克也一一到达,六人停留在空中不知所措,很明显,黑衣人并没有继续向前逃,因为他的气息已经消失了,这说明他就在下方,只不过隐藏了自己的气息而已。

    这时,巷子里忽然响了一个尖锐的声音:“不错,说得对,咱们不能永远躲藏在黑暗中,咱们也需要荣誉和美女,也要能在阳光下生活的自由。”

    两个金发小伙子惊异地对望一眼,连忙慌张地行礼道:“属下拜见议员大人。”

    黄天也感到有点辣手,底下的这个城市很大,而且他以前在电视上见过,知道这里是巴黎,是的,法国巴黎,法兰西的首都,要在这样的大城市中找出一个人实在太难了,他可以随便躲在一个地方,等待着时机以正常人的身份逃跑,即使散布能量大范围的搜索也没有用,对方已经有所准备,他不会笨到连这个都察觉不出来,更糟糕的是,黄天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见过黑衣人的面貌,因为他始终蒙着脸,除非面对面,否则很难从人群里认出黑衣人来。

    天涯一翻白眼,哼了哼道:“说的好听,你有更好的办法么?”

    金发小伙子神情黯然,无奈地道:“应该是这样,中世纪那场大战,血族的大家族都被宗教裁判所的家伙们灭族了,如果不是这样,咱们用的着天天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只能偷袭一些廷教的小人物?”

    天涯气得脸直发青,他发狠道:“操***。这个阴险卑鄙的小畜生,太狡猾了,惹急了老子,我就算把这里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混蛋抓出来。”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这个发稿的同学,能否看一下再发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