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魔角大圣和云深大圣是妖族目前最老牌的两位大圣,他们的领地最广阔,手下的强者最多。那些早年跟随他们部下,也都是资深天境,后者是普通天境了,这些妖族没有战死的、没有背叛的,大都有了个好归宿封为小圣,自己拥有一片分封的领地。

    这些人才是魔角大圣势力的真正骨干,他丢出了书信之后,就不动声色的观察这些手下的反应。

    最后无奈的发现,看来的确是自己老了,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兴奋,显然很希望能够跟那位人族合作。

    而大贤者那边,到现在也没有什么表示,难道是默许?

    如果手下全都赞同一件事情,即便是魔角大圣本人并不乐意,他也会认真考虑推行这件事情。因为他不仅仅是一位飞升强者,他还是一位领袖。

    “好吧。”他开口了,表现得很勉强,似乎是“迁就”了众人的意见,但实际上这是一种手段,他早就想好了要和陈志宁合作,哪怕是做不到金刚大圣和吼天大圣那样亲密无间,但也不能落后太多。

    “你们商议一下,这件事情派谁去合适……”

    大圣的话还没说完,一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巨鸟就站了出来:“大哥【龙无敌】,肯定是我最合适,我一日飞行数十万里,来去方便。”

    “胡说!”又有一位小圣站起来,这是一头六头金蟒,他嘶嘶的吐着金色的火煞:“当然是我最合适了,我当年跟圣者堂起过冲突,我去了能够让陈志宁阁下有种同仇敌忾的亲近感!”

    “切!”第三位小圣站起来,他是一头由冰魄组成的巨人,头生三目,开口讥讽道:“你当年狂妄无知得罪了圣者堂,还是大哥仗义,出面和圣者堂谈判,才将你保了下来,这么多年你不敢踏出领地半步,现在这种丢人的事情,怎么还成了优势?大哥,还是我去合适,我好歹是人形,跟他们更亲近……”

    “我呸!”第四位小圣站起来:“就你那副尊容出了门能把人吓死,还亲近!大圣,还是得我去,我能说会道啊……”

    “非也,不妥,还是我去,我沉稳让陈志宁阁下感觉大圣您是个可靠的合作伙伴。”

    魔角大圣头大无比,顷刻之间手下十七位小圣全都站了出来,各自力陈自己的优势,觉得这个“使者”的职位非自己莫属。

    尽管魔角大圣知道陈志宁如今非同小可,对于手下们会努力争夺这个使者的职位也有了心理准备,但一直到了此刻才真正明白,陈志宁如今在凡间界的影响力。

    他暗暗心惊,同时嘀咕一声:“还是小看了那家伙啊。”

    他毕竟高高在上,有些消息传到他这里的时候自然会有些迟缓和变化。他不耐烦的挥挥手:“都给我滚出去!谁都不许争了,本圣自有决断。”

    大圣爷发火了,手下们不敢再聒噪,一个个溜溜的出去了,巨大的山洞内,只剩下魔角大圣端坐在宝座上,身躯魁梧伟岸,心中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虽然大圣爷说了不准再争,但是本人不争了,还可以请别人帮忙。于是可怜的魔角大圣回到寝宫之后耳朵根子就没有清净。

    他不好女色,如今的后宫几十位嫔妃,都是早年跟随他一起征战的伙伴,也有几位是老部下的妻子,战死之后他为了方便照顾索性收入后宫不得不说妖族的思维的确和人族有些不一样。

    这些嫔妃和那些部下也都是老朋友了,有什么事情都会互相通气帮助,于是枕边风呼呼大吹,魔角大圣烦恼无比,索性出了寝宫,自己找了一处荒山安睡。

    到了第七天,他终于将自己的丞相喊了过来,悄悄一问这才明白为什么这帮家伙争得头破血流。

    “珲殿下和吐格鲁,如今已经是那两位大圣手下的第一权臣。”

    “和陈志宁交易的过程中,据说陈志宁很够朋友,总会赠送一些小礼物,算不上贿赂,但是超九阶大师送出的礼物岂是等闲?他两人也是实力大增。”

    “而且还可以顺带,从陈志宁手中以比较优惠的价格购买一些机关法宝装备自己的手下若没有之前的合作关系,陈志宁凭什么便宜他们?”

    丞相一条一条的说完,魔角大圣这才恍然大悟:“珲殿下和吐格鲁已经如此强大了?那怪那帮家伙打破了头也要争抢。”

    他这么一琢磨,忽然冒出一个主意:这等好事,可不能便宜了外人。

    于是三天之后,魔角大圣终于宣布了自己的决定,他派出自己的一位儿子和一位女儿作为使团的正使和副使,而后有三位叔叔护送这三位叔叔都是小圣,心中无比郁闷,没抢到差事倒也罢了,还得辛辛苦苦护送大圣的孩子们前往人族领地。

    但是大圣爷发话了,谁也不敢反抗,还得装作欢天喜地的陪着太子公主前往人族的样子。

    魔角大圣暗中交代了儿子女儿一番,然后将他们送走了。几天之后,云深大圣那边传来消息,云深大圣派出的使团也是以他最疼爱的一个孙子为首。

    这一瞬间,魔角大圣忽然觉得自己跟老对手之间心有戚戚焉!

    ……

    阴暗的深涧之中,泉水冰冷,魇眸大圣扭动着身躯,怨气冲天:“独独撇下本圣,哼,好、很好!”

    ……

    开阳长老守在太炎王朝堵截唐天河,荒洪和通天那边另外别的长老负责。

    他连续扑空了几次,但是也逐渐得到了一些情报,从中分析出唐天河他们恐怕是为了某种特殊的材料才会不断劫掠。

    而后又收集了各种材料,询问曾经被劫掠过的城市的幸存者,终于确定了这种特殊的材料就是酥壤。

    可是他随后就发现,整个太炎王朝,或者说整个凡间界的酥壤,似乎都被人搜刮过了一遍,留在外面的已经不多了。

    开阳长老费了不少力气收集了一箱,存放在一座城市之中,并且将消息放了出去,而后守株待兔,在城外等着伏击唐天河。

    可是一直等了七天,也不见唐天河上钩,他们倒是又袭击了一支圣者堂的押运队伍,抢走了车队中大量的五阶灵玉。

    开阳长老很愤怒,感觉自己的计划出了什么问题,却又想不明白问题究竟在哪里。

    到了第八天,忽然外围警戒的一名修士飞快而来,沉声禀报道:“大人,有个女人要见您。”

    “见我?她知道是我?”开阳长老马上意识到其中的诡异,修士点点头:“她靠近之后,不等属下警告,就直言求见圣者堂开阳长老!”

    “哼!”开阳长老一声冷哼:“故作高深,好吧,让她过来。”

    一名妖娆高挑的女子被领了过来,途中那些修士看到她都有种奇怪的感觉,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开阳长老看到她,皱眉道:“妖族?你们掺和进来要做什么!”

    众修士这才叹服,不愧是强大的资深天境,一眼就看穿了,难怪觉得有些古怪,原来是个妖女。

    白鸡冠微微一笑:“我不代表妖族,我代表太炎太上皇。我知道,你们想要知晓陈志宁和妖族之间的关系,想要知道陈家的真正虚实,这些,我都可以给告诉你,而且跟太上皇合作,你们还能收获一位身份地位足够高的内奸!”

    开阳长老不能不心动。

    ……

    消息传回雪山圣殿,天枢大长老心中大定,终于可以确定陈志宁和吼天大圣只是一次性的交易关系,没有妖族大圣做后盾,陈家就显得“孱弱”很多。

    而陈家真正的实力,也从白鸡冠口中得到了佐证,的确不弱,但圣者堂有信心轻松获胜。

    “宜早不宜迟。”天枢大长老立刻开始布置,准备亲自去劝说那几位闭死关的太上长老。

    ……

    “冥海战舰!”当那艘庞大的机关战舰在虚空战场之中冉冉升起的时候,所有看到他的人都发出了巨大的惊叹声。

    这一次,陈志宁没有准备会场,索性将所有赶来的宾客一齐拉入了虚空战场。因为冥海战舰太过庞大,即便是皇宫与之相比,也不显得宽敞。所以冥海战场才是最好的展示场所。

    陈志宁站在冥海战舰下,抬手高举,仿佛是他托起了这艘巨大的战舰。

    宾客分为五个部分,来自人族四大王朝的各自在一个区域,第五个区域属于妖族。

    四位妖圣的人正坐在一起来到人族的领地之后,他们很自动的抱团聚在了一起。倒不是因为恐惧,只是天性使然。

    但此时,这一艘冥海战舰一出现,吐格鲁当即站出来,和其他的妖族使团脱离开来,悍然开口道:“小陈阁下,我家大圣曾经救你于危难,虽然是一笔交易,但这份交情总是在的,这第一艘冥海战舰,请你出售给我们,我们格外需要!”

    从现在开始,他和其他三位大圣的使团也是竞争的关系。

    人族方面,四大王国的人都觉得自己比妖族“聪明”,还在仔细观察这艘冥海战舰,想要弄清楚它的细节,并且在心中盘算,怎样才能以最小的代价拿下这艘战舰。

    (起个大早赶出来一章,今天一更。)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感谢楼主更新!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