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对于嗒旺多来说,他的人生,是圆满的,作为神子,他本来就已经高高在上,更何况在成为神子的同时,他还是一个最顶尖的九层古圣的传承者。

    在族群之中,别说普通的族人古圣,就是一些八层的古圣,对他都是恭敬有加。

    族群之中犹如浩日临天一般的老祖,在面对他嗒旺多的时候,一般也都是笑颜相迎,很少会有针对他嗒旺多的指责,更不要说批评。

    这一次进入混沌神海,别人只能够依靠名额进入,但是他嗒旺多却依靠着自己传承者的身份,带进来了足足十五个属下,虽然他们的修为被限制,但是这就是实打实的实力。

    对于那些在这里搜寻机缘的神子们,嗒旺多的心中充满了不屑和愤恨,他不屑的是,这些人未来的成就,绝对不如自己,而让他不爽的,则是这些家伙,正在窃取属于他嗒旺多的荣耀。

    不错,那些宝物,在嗒旺多看来,都是属于他嗒旺多的,这些家伙窃取了属于他嗒旺多的好处。

    吃了我的,都要给我吐出来,而且还要吐得更多。

    在众多进入的神子圣女之中,他最注意的,就是神角族等几个强大种族的天才人物,至于其他的,他根本就没有在意。

    之所以提到郑鸣,是因为这个家伙和神角族的存在走的实在是太近,而他一副一切都在掌中的模样,让嗒旺多从心中感到很是不爽。

    所以他想要在自己出去之后,就给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乡巴佬一个教训。

    可是,就在他觉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时候,他自己信任的属下力维,竟然朝着他出手。这种情况,让嗒旺多的脸上,瞬间露出了一副的恼怒之色。

    嗒旺多是什么人,他乃是一方神子,对于自己的安全,他自然是有防范的。

    虽然有一点措手不及,但是嗒旺多还是快速的朝着力维挥出了一拳,与此同时,他的身边,更是映现出了【敌无龙】一道道的镜光,要将力维的攻击反射回去。

    一切都是那样的完美。

    在嗒旺多的反击和力量的反射之下,力维的身躯,直接在虚空之中崩溃开来,对于力维的死,嗒旺多的心中,升起的是一种畅快淋漓。

    顺我者生,逆我者死!

    可是,就在力维死亡的瞬间,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种巨大的恐惧,这种恐惧看不见,但是却已经疯狂的朝着他袭击而来。

    在这种恐惧下,嗒旺多几乎没有任何的思考,直接挥动拳头,朝着那恐惧的方向重重的砸了下去。

    那映照在他身上的反射光芒,此时变的更加的炙热,嗒旺多不管此时偷袭他的是谁,他要做的,都是要将那偷袭者击杀。

    也就在嗒旺多出手的时候,一柄黑色的刀划破虚空而来,在这刀光之下,嗒旺多就觉得自己好似刀海之中的浮游,想要挣扎,却怎么都挣扎不了。

    就在他心中有些着急的时候,那刀光已经快速的袭击而来,嗒旺多的拳头在和刀光接触的瞬间,就崩碎了开来。

    因为得到了九层古圣的传承,虽然这种传承存在着巨大的缺陷,但是却也给嗒旺多带来了巨大的好处。

    别的不说,就说他的修为,因为得到了九层古圣的传承,所以他吸纳的混沌之气,是最为精纯的,而且为了修炼,他凝聚而成的真身,也是最为强大的。

    甚至族群之中的老祖,更是不惜重金,给他从其他种族交换到了修炼身躯的金身混沌液,让他的身躯,比之普通的同族,不知道强大多少倍。

    但是现在,这一切在那一刀之下,全部崩溃。

    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身上的镜光,能够将那攻击反射走,唯有反射了那些攻击,他嗒旺多,才有可能活下来。

    只要活下来,自己就能够借助自己四周属下的力量,从这个可怕的对手追杀之下逃出去。

    可惜的是,就在那镜光要凝集攻击的刀光之时,也就是一个瞬间的功夫,那镜光就崩溃在了虚空之中。

    这种崩溃,没有任何的预兆,甚至觉得自己对于那残缺的镜光已经完全掌握的嗒旺多,都没有预料到自己的镜光,竟然在这种时候,直接崩溃。

    为什么要崩溃,嗒旺多有一种想要疯狂的感觉,要知道这个时候崩溃,带走的并不只是他嗒旺多的荣耀,甚至有可能,被带走的,还有他嗒旺多的性命。

    “饶命,我乃是古圣的传承者,你只要饶了我的姓名,我保证我们可以平分古圣的传承。”

    在性命面前,传承虽然很重要,但是他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性命,是生命。

    可惜的是,郑鸣怎么会听嗒旺多的这些话,他手中的刀,朝着嗒旺多的身躯,直接斩了过去。

    刀光过,嗒旺多高大的身躯,被直接斩成了两段,不过就是这样,嗒旺多也没有绝望,他所开辟的天地之中,孕育着一丝属于他的真灵。

    虽然这真灵很弱,但是只要自己的真灵能够逃走,他嗒旺多就能够卷土重来。

    一道道的混沌之气,汇聚成一刀旋风,从它的胸前冲出,可是就在这混沌之气和刀气接触的瞬间,嗒旺多的神识,就觉得自己遇到了一座巨山。

    那些阻击他的混沌之气,在他的感觉之中,根本就不是混沌之气,而是一个个宝塔,一个个古鼎,一个个宝镜。

    这人的混沌之气,怎么会是这个样子?这是嗒旺多心中唯一兴起的念头,随着这个念头,他的真灵已经被那汹涌而来的混沌之气,直接抹灭在虚空之中。

    也就在嗒旺多死亡的瞬间,郑鸣伸手一抓,一个足足有三分之一的残余镜片,就已经被郑鸣抓在了手中。

    这是万界归一镜的残片,在被郑鸣抓住的瞬间,更是疯狂的颤抖,想要破空而去。

    “将他扔进你的世界,我现在要吞噬了它,哈哈哈,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你现在走的了吗?”

    疯狂咆哮的声音,在郑鸣的耳边响起,此时能够发出这种咆哮的,自然就是已经聚齐了大半万界归一镜的六棱晶体。

    刚刚在对嗒旺多的偷袭之中,它也是发挥了主要作用,要不是它在关键的时候,断掉了宝镜的反射,恐怕郑鸣要想收拾嗒旺多,还是需要费一些手脚。

    对于这六棱晶体的要求,郑鸣自然不会拒绝,毕竟没有这六棱晶体,恐怕就没有他郑鸣的今天。

    在将宝镜收纳体内的时候,那些嗒旺多的下属,此时也一个个的反应了过来。他们看着死去的,犹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嗒旺多,那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们不敢相信现在的一切,但是事实却在告诉他们,他们看到的,都是真的。

    嗒旺多,这个在他们眼中,从来都没有失败过的神子,在他最接近成功的时候,被人直接击杀。

    神魂俱灭,再无生还的可能。

    看着突然出现的郑鸣,所有的,都处在一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状态,虽然他们大多数人都是嗒旺多最忠实的属下,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嗒旺多死了!

    一道道目光,快速的聚集在了郑鸣的身上,这些人,大多都是嗒旺多的追随者,还有两个是他的朋友,虽然他们和嗒旺多之间的关系不一样,但是他们全部都算是嗒旺多关系最亲密的人。

    很多人甚至有一种,想要借助嗒旺多的关系,让自己一飞冲天的,现在一切都完了。

    不过这种愤恨的神情并没有保持多久,大多数的人,都用一种恐惧的目光看着郑鸣,嗒旺多的强大,他们心中清楚得很,现在这人能够杀死嗒旺多,自然也能够将他们诛杀。

    “为大人报仇!”一个属于嗒旺多死忠的古圣,朝着郑鸣冲了过去,不过很可惜,和他一起冲的人,根本就没有,也就是一个瞬间的功夫,那古圣就被郑鸣直接斩杀。

    “你……你盗取了神子的传承!”一个看上去修为达到了五层古圣的强者声音颤抖的说道。

    “不是盗取,而是这传承,本来就应该是我的。”郑鸣看着那些面目惊惧的古圣,丝毫没有犹豫,直接杀了过去。

    他不是怕有人报复,而是怕麻烦,毕竟在这混沌神海之中,他杀人劫货,没有人会知道。留着这些人,让他们散播自己得到了陀天古圣传承,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

    那些嗒旺多的追随者,一个个也都反应了过来,他们在犹豫了刹那,一个个疯狂的朝着四面八方逃窜。

    对于他们而言,现在聚堆跑,那一定是跑不掉,而分开跑的话,却有可能出现漏网之鱼,至于谁死谁生,那就看大家的运气,这一点,谁也决定不了。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郑鸣,在他们朝着四面八方而去的时候,虚空之中就出现了郑鸣无数的身躯,吞噬了镜湖的碎片之后,郑鸣分身的本领提升了百倍,此时的天空之中,到处都是郑鸣的身影。

    也就是一个刹那,这些逃走的古圣,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也就在郑鸣落地之时,那已经开始破碎的古殿,轰然倒塌下去。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