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心突然一沉,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的心在不断下沉,那里好像一个深渊,自己的心在一直往下沉去,似乎永无止境。

    这是杨奇听见电话里母亲说的这个消息时候的心理感受,捏着香烟的手指微微一颤,温铜人好像听见杨奇电话里的声音了,也是!罗尚梅在电话里的急切声音不小,温铜人能听见也正常。

    温铜人一时也忘了吸烟,诧异转头看向杨奇,杨奇自己没有察觉,但温铜人看见了——杨奇的脸色在这一瞬间突然白了几分。

    但杨奇神情还算平静,只是深吸一口气,问道:“妈!你们叫的是哪家医院的救护车?”

    温铜人这次没有听清,只听见杨奇随后说了句:“我马上过来!”就立即挂断通话。

    “我【龙敌龙】有事先走了!这里的事交给你了!”

    温铜人听见这句交待,就见杨奇已经快步下楼去了,刚开始还只是快步走,没走几步,温铜人就见他变走为跑,并且速度越跑越快。

    等温铜人反应过来,杨奇已经冲进电梯,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温铜人这才深深吸了口烟,皱着眉头,眉间浮现忧虑之色。

    杨奇爷爷这个时候晕倒了?但愿不是什么重病吧!否则,《七杀》的后期制作可还没有完呢!最终版还没有确定,配乐、片尾曲、报审、联系发行方什么的,都还没做。

    晕倒不是什么大事,但温铜人听说过杨奇爷爷的年纪,七十多岁了好像?

    这个年纪突然晕倒,可未必是好事啊!

    但愿没什么大事!

    ……

    杨奇从电梯里冲出来的时候,刚才接到他电话的莫文静已经在大厦大门处等着了,一见杨奇出来,她就马上快步迎过来,手上拿着车钥匙。

    “老板!出什么事了?这么着急?”

    一边迎过来她一边担心地问,杨奇这样火急火燎的样子,她还真没见过。

    杨奇一把夺过车钥匙,脚步不停,快跑出去,只留下一句:“我爷爷病了!快跟我去三院!”

    莫文静眼皮一跳,没工夫再问,赶紧追着杨奇跑出去。

    等她跑出大厦,杨奇已经把车开到她面前,驾驶座的车窗降下,“快上车!”杨奇喊。

    莫文静没时间说话,赶紧上车,坐上副驾驶。

    她还没坐稳,车门还没关上,车子已经往前冲去,莫文静吓一跳,赶紧拉上车门。

    自从她担任杨奇助理以来,平时基本都是她开车,杨奇亲自驾车的次数还真的很少,此时莫文静坐着他开的车,还真有点心惊胆战,因为杨奇开的太快了,车子横冲直撞似的在大街上往前冲,每每出现惊险画面,似乎随时都可能与旁边的车相撞,但每一次杨奇的操作,又都能眼看就要撞车的险情有惊无险。

    刚开始,莫文静还惊叫连连,不迭声地提醒杨奇小小一点、慢一点,注意安全。

    但十几分钟后,她住口了。

    因为她发现自己的提醒对杨奇一点用都没有,杨奇神情紧绷,对她的提醒充耳不闻。

    同时,也因为她发现虽然惊险连连,但杨奇的神情一直镇定、冷静,情况好像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

    莫文静一手抓着车门把手,后背紧紧贴着椅背,侧着脸看着杨奇的侧脸,见他并没有手忙脚乱,她心里也渐渐平静下来。

    只要没有手忙脚乱就好。

    她这么安慰自己。

    她第一次发现原来杨奇冷漠的外表下,对家人如此在意。

    这就是大家说的外冷内热的性格吧?

    杨奇这个时候根本没心思管莫文静,此时此刻,他恨不能背生双翼,立即飞到爷爷面前,察看爷爷的情况。

    对于爷爷的身体,他早有预感会有这么一天,这一世,爷爷苍老得太快了,没有内力的支撑,丹田被废的爷爷身体早就接近油尽灯枯,这一点杨奇是一直清楚的。

    所以对于这样一天的到来,他心里是有心理准备的。

    但即便如此,真正听说他晕倒了,杨奇心里还是难以接受。此时的杨奇自己都没有察觉,他那颗被阴极境冰封许久的心跳动的很快,平时犹如被冰封的各种情绪、杂念,也纷纷涌上心头。

    一幕幕前世今生与爷爷生活的画面,在他脑海中纷乱涌现,甚至包括不少前世他很小时候,和爷爷生活的情景。

    这一世,他和爷爷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前生他自小与爷爷相依为命。

    前生,他父母早早过世之后,是爷爷一点一点将他拉扯长大,教他读书识字,教他修炼家传的《铜符铁券》,教他各种做人和修行的道理。

    没有过类似经历的人很难理解他对爷爷的感情。

    对大多数人来说,从小到大,身边一直有很多亲人,两个、三个……乃至更多。

    但前生的时候,对于杨奇来说,从他父母过世,他的身边就只有爷爷一个亲人,那是他唯一的牵挂。

    所以前生当他爷爷过世,当他的修为臻至练气大圆满可以尝试冲击金丹境的时候,他没有多少犹豫就尝试了。

    即便尝试之前,他就知道自己成功的几率极小,但他还是去尝试了,在他32岁,风华正茂,还有大好年华可以享受的年纪做那样的尝试。

    就是因为他心无牵挂,对那个世界已经没有多少留恋。

    这一世他和爷爷朝夕相处的时间极少,但前生他对爷爷的那种感情却延续过来,因为这一世的杨伯原和他前世的爷爷太像了。

    只是更苍老一些,因为早年丹田被废,身体虚弱许多而已。

    奔驰车迅速接近第三医院,爷爷现在什么情况,杨奇没有得到进一步消息,但不知为何,越是接近第三医院,他心里不好的预感便越来越浓。

    于是,杨奇的脸色越来越冷,他知道情况好不了了!自己的预感有多准,杨奇自己最清楚,以往他很满意自己超强的预感,但这一次他很悲哀自己有这样的预感。

    也愤怒为何这次的预感来得这么晚,今天早上到他接到母亲电话的那段时间,他以往总会提前向他示警的预感,这次竟然一点征兆都没有给他。

    这个时候才给预感,还有什么用?

    还有什么用啊!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