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恒店第三医院急救室门外的走廊里,杨奇大步赶到的时候,急救室的门还关上,门头上“急救中”的标志亮着,杨奇婶婶王淑英焦急在急救室门口来回走着,双手握在一起,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杨岳坐在旁边的长椅上,低着头,双手紧紧抱着头,情绪显然也很不好。

    杨奇大步到来的脚步声把他们注意力都吸引过来,看见杨奇,杨岳嘴唇动了动,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王淑英则小跑到杨奇面前,抓着杨奇手臂,六神无主地急道:“小奇!你爷爷进去好长时间了,到现在还没出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吧?啊?”

    王淑英这是慌了神了,事实上此时距离杨伯原被推进急救室,时间才过了十几分钟而已,只是可能这十几分钟在她焦急等待的过程中,显得特别漫长,所以觉得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吧!

    而且,杨奇刚来,了解的情况还不如她多,杨奇怎么可能回答得了她这个问题?

    不过,见她如此紧张,杨奇还是安慰着:“婶婶!您别太担心!爷爷不会有事的,你放心!”

    王淑英连连点头,连声道:“对对!你爷爷不会有事的!是我多想了,是我多想了!”【龙无敌】

    杨奇拍着她手背安慰着,目光左右望了望,问:“我妈和小叔呢?”

    王淑英:“你妈在家里收拾爷爷的东西,你爸说你爷爷这次可能要住院,让你妈在家里收拾一点爷爷的衣服什么的带过来,应该快来了,你小叔接到电话也说马上过来,应该也快来了!”

    杨奇安慰婶婶片刻,父亲杨岳起身走了过来,对他使了个眼色,往走廊前面的窗口走去,杨奇收到父亲眼色,点点头,又安慰婶婶几句,然后抽身走到父亲身边。

    窗边,杨岳沉默着递给杨奇一支烟,杨奇接过,杨岳自己也抽了一支含在嘴里,父子俩站在窗口沉默着抽烟。

    杨岳沉默着,杨奇感觉到父亲沉重的心情,也下意识没有开口。

    过了片刻,杨岳又吸了口烟吐出之后,忽然说:“小奇!你爷爷这次怕是过不去了!”

    一句话落在杨奇耳中,他捏着香烟的手微微颤了下,头也微微低下,越发沉默。

    他最近没有和爷爷住在一起,但父亲是和爷爷朝夕相处的,既然父亲这么说,杨奇心里知道肯定是有原因的。

    果然,不用他问,杨岳后面的话就证实了他的推测。

    “最近你爷饭量小了很多,晚上我起夜上厕所的时候,经常听见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声音,想必他最近的睡眠质量也很差,而且,他最近的脸色也一天比一天差,是那种灰败的颜色你知道吗?这种脸色我以前见过几次,一次是你太公,我爷爷临死的时候是那种脸色,另几次是我看见别人家的老人临死前几天的脸色也是这样!”

    说到这里,杨岳又沉默下来,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低头大口大口地吸着闷烟。

    杨奇还是沉默着,来医院的路上,他就有不妙的预感,父亲刚才的话,只是进一步验证他的预感而已。

    他知道无力回天了,无论是他的预感,还是父亲刚才说的那些细节。

    灰败的脸色……前生爷爷过世前几天,他也在爷爷脸上见过,那种脸色意味着他体内的生机快要熄灭了。

    油尽灯枯,灯油快要燃尽的时候,灯火会越来越弱,弱到最后不仅亮光极小,火苗的温度也会越来越低。

    而爷爷最近的情况,应该就是这种感觉了。

    杨奇束手无策。

    如果是什么伤,或者其它什么病症,他还可能帮爷爷治好,但油尽灯枯这种情况,神仙都没办法,别说他现在的修为还没有恢复到前世最后的高度,就算恢复到练气大圆满的境界,他也依然束手无策。

    这种眼睁睁看着爷爷走向生命终点的感觉,于杨奇而言很不好,让他觉得自己很无能。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一支烟抽到大半的时候,杨奇闷闷地问。

    “我们是打算打电话叫你回来的,但你爷不让!他说你工作忙,说他身体没事,让我们别打扰你工作!”

    杨岳的回答也是闷闷的,却让杨奇的心更加难过。

    工作忙……

    如果放在普通人身上,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可是杨奇自己知道自己事,工作、事业从来不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七杀》他是想拍好,剪辑的时候也想做到尽善尽美,但如果他早知道爷爷最近情况如此差,他一定会放下手边所有的工作,回来陪爷爷走完他生命的最后一程。

    指责的话,杨奇说不出来。

    这一世的父亲和爷爷不会理解他这种情况,不会理解工作对于他而言,可有可无。

    他们以为工作对他很重要,就像小的时候,妈妈总觉得他会冷,总是尽量多给他穿一两件衣服。

    他能指责什么?

    何况,事已至此,时光不能倒流,就算指责,又能挽回什么?

    时间在等待中一点点流逝,急救室的门依然关着,偶尔有护士端着托盘脚步匆匆地出来,每一次王淑英都冲上去问里面的情况怎么样,每次护士都说里面还在抢救,话不多说一句,就匆匆去了,一会儿又匆匆拿几样药品什么的回来。

    这个过程中,杨岳、杨奇父子俩站在窗口边,烟一支接着一支的抽,多数时候父子俩都沉默着。

    期间,杨海匆匆赶到这里,之后罗尚梅和杨英琼也匆匆赶来。

    一家人全到齐了,都汇聚在这长长的走廊里,但说话的人却很少,几个男人都沉默着,罗尚梅和王淑英彼此低声安慰,亭亭玉立的杨英琼蹙着眉头在急救室门口走来走去,不时看一眼母亲和婶婶,不时又看一眼站在窗口沉默抽烟的三个男人。

    压抑的气氛让每个人心头都像压了一块大石。

    终于,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急救室门头上的“急救中”三个字突然暗了下去,杨英琼最先注意到,低呼一声,把一家人目光都吸引过来,然后所有人都快步聚到急救室门口。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